張文宏因何現身黨媒?研究證封城無助降低疫情!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4月26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4月25號(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上海饑荒」引北京搶購狂潮,喉舌也囤貨;張文宏因何現身黨媒?研究證封城無助降低疫情!馬斯克拿下推特,商戰之外的另一場戰爭。

一個週末過去,隨著上海「攻堅」行動的開始,疫情每日新增病例重新回到了2萬以上。這個數據一點不奇怪,既然當局要攻堅,要清理存量,數據回升才是正常的,不回升反而不正常。

上海什麼時候能夠「被清零」,全世界都在看著這齣戲一步步怎麼演下去。但今天我們想先和大家聊聊另一個城市的疫情,這就是比上海更重要的中共心臟北京。

上海的慘狀現在已經成為一個範例,但上海並不是第一個做出示範的城市。在上海之前,西安已經就「寧要清零餓死,不要共存飽食」示範過一次,但上海人沒有吸取教訓。所以當上海再次重演所謂的「盛世饑荒」這齣荒誕劇的時候,其它城市再笨的人也看明白了,清零鐵拳相當於地毯式無差別轟炸,越是去歡呼迎接的可能死得越快。

北京疫情升溫 民眾瘋狂搶菜

在這個週末,根據北京市官方通報的結果,從22號到24號累計有41人確診,其中有345萬人口的朝陽區報告了26例,占比63%。於是,北京當局立即下令,要求在朝陽區工作及居住的人,一週內要做3次核酸檢測。曾經以一夜橫掃北京低端人口而揚威海內外的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也公開點名了朝陽、順義兩個區,專門派出了工作組,要求快字當頭,疫情不過夜等等。

這個動作一出來,北京朝陽區的民眾立即做了兩件事:口頭上開始熱烈討論是否應當把朝陽區改個名字,因為朝陽朝陽,等於朝著陽性前進,這實在太不吉利。但如果要改為「朝陰區」,這個「潮濕陰暗」的含義似乎也不太吉利。所以,誰都沒想到的是,北京疫情一上來,第一個焦點居然是朝陽區的名字問題。

第二件事就是手腳上一點不耽誤,嘴頭討論改名,手頭立馬衝進超市採購。整個週末,大量朝陽區居民擠滿了各大超市,菜、肉及各式生活必需品都被搶購一空。還有網友以「今晚每個北京朋友都有一個上海朋友在勸說」為題寫了一篇文章,提醒北京人說:「上海人民已經自己種了,北京的你們好好尋思尋思吧」,呼籲大家「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搶菜、做飯,周遊房間」。

一夜之間,「上海人民在封控中等物資,北京人民在物資中等封控」成為網絡最熱的流行語。甚至還有網友貼出來一幅對聯,上聯是「北京官員指揮上海官員封城」,下聯是「上海人民指揮北京人民囤貨」,橫批「以德報怨」。

儘管官方照例出面闢謠,說北京物資供應豐富大家無需恐慌搶購,但基本沒人聽。上海無數聽信了官方宣傳的人在飢餓死亡線上掙扎的恐怖畫面早已深入人心,連大外宣CGTN的官辦大五毛、總是蹙著眉頭一臉愁容的主持人劉欣,也在推特晒出一堆貨架空空的照片,然後不無慶幸地說,自己也已經囤好貨了,準備迎接兩年來的最艱難時刻。

很顯然,北京民眾搶購食品物資的背後,是大眾對政府反覆自我打臉式撒謊與欺騙的不信任,也是對封城後物資供應渠道、包括物價體系的嚴重不信任。連劉欣這樣最具代表性的黨媒喉舌,都對你黨吹得天花亂墜的所謂大國抗疫高效率完全沒有信心,更何況無數的升斗小民是吧。

北京會不會封城?在我看來,首先這不是一個會不會封的問題,而是什麼時候封的問題。我們只需要宏觀看看大陸現在有多少城市在不斷加入封城半封城的行列就知道,奧密克戎在中國大陸的規模化傳播已經是一個定局,北京進入封控只是遲早的事情。

我們過去打過一個比方,中共清零模式就是築壩擋洪水的模式,現在我們看到的場景,是這個大壩正在出現數十處管涌,有大有小,而上海不是管涌,已經算得上是一處小範圍缺口,當局正在不惜代價封堵這個缺口。目前看起來大壩似乎整體上還比較穩固,但上游的暴雨一直沒停,一波又一波的洪峰正在迅速衝過來。

所以,對北京這樣的地方來說,一旦每日新增病例上升到3位數,全城封控恐怕就是近在咫尺的事情。

其次,從武漢到西安再到上海,中共先闢謠抓人說不會封城,然後迅速封城坐實謠言為真,這樣的戲碼已經上演了多次了。政府的信用不是為零,而是負數,就是你必須反過來理解。

舉個最近的例子,江西南昌市4月20號下午官方發布還在闢謠,說「南昌要大規模封城」是謠言。僅僅一天之後的21號,南昌官方就宣布全市實施大範圍城區「靜態管理」。政府撒謊之後自我打臉簡直比翻書還快,而這種習慣性、體制性撒謊欺騙的結果,就是人為造成大批民眾囤貨不足甚至沒有囤貨。那些相信政府的人事後把腸子悔青了都沒用,沒囤貨自己就只能餓著,你要是發帖求助可能一堆粉紅五毛就上來圍攻說你散布「負能量」抹黑政府,你可能最終只能在無聲無息中自生自滅。

過去網絡經常流傳一句話,說「相信共產黨,跑進火葬場」,可能不少人會覺得誇張,但我們僅僅從清零封城這一件事就可以看到,中共制度性的撒謊是在天災之上疊加人禍的最根本原因,本來只有2分危害的天災,由於被中共隱瞞、誤導把小事捂成大事,然後又被當局以「集中力量辦大事、犧牲小家保大家」為由把你犧牲掉,活生生把2分的天災演變成10分的人禍。

所以,北京這種政治敏感度天下第一的地方更是如此,官方永遠都會告訴你一切正常甚至形勢一片大好,但私下裡嚴厲封控的程度,捂嘴刪帖消聲的力度,絕不會比上海差,在這一點上我提醒北京的朋友絕不要抱任何幻想。

很多北京人總認為這裡是首都,政府怎麼的也要照顧面子不至於做得太絕。這種想法不能說完全沒道理,但千萬別忘了,任何事情都是利弊同在的,越是中共看重面子的地方,一旦局勢惡化,當局封殺、犧牲掉所有「負能量」人群的可能性越大,手段也一定更毒辣隱蔽。你指望當局為了顧及面子不得不救你、解決你的麻煩,你不知道也許當局為了顧及面子想方設法的是任何不露痕跡不事聲張地處理掉你。

如果北京疫情平穩,也許當局會做做秀,渲染一下如何地「為了人民」而嘔心瀝血。一旦疫情失控,我相信北京真實的畫面可能比上海還要可怕。所以就我個人的建議,北京的朋友不但要儲備食物,能夠喊話的擴音器或剪斷鐵絲網的鉗子等工具也屬必須,這是保證你在極端情況下可以呼救甚至衝破封鎖避免困死家中的重要工具。

京東CEO釋敏感信息

對於北京如果封城會不會重演「上海饑荒」的一幕的問題,可能不少朋友都看到了,在這個月初剛剛才取代了有強姦慣犯嫌疑的劉強東出任京東CEO的徐雷,在朋友圈發了幾條信息,這個截圖在網絡已經傳開了。

按照徐雷的說法,北京市已經開了多次調度會議,對物資保供的方案已經細化到了街道一級,而且朝陽區酒仙橋在4月中旬爆發的疫情已經讓京東形成了封控區如何快遞的方案,得到了認可並在全國推廣。同時徐雷還來了這麼一句話,說:「買點備著沒問題,對自己和家人負責,但我看誰敢在帝都整麼兒子,後果一定很慘的。」

在我看來,這句話才是徐雷真正要說的重點。他實際上仍然釋放了兩層信息:1. 他並不認為京東所謂已經獲得全國推廣的物資保供方案是萬無一失的,所以依然承認囤貨是對自己對家人負責的舉動;2. 他說的「麼兒子」,高度疑似為「麼蛾子」的錯別字,也就是說,他暗示上海饑荒之所以會如此嚴重,是因為有人暗中「整了麼蛾子」。

這個「麼蛾子」是北京、天津一帶的方言,大意就是指無事生非,出鬼點子、餿主意,造成了意想不到的壞結果。這話放在上海封城亂象的背景下來看,其指向性很清楚,就是我們從一開始就反覆在和大家討論的,上海封城背後涉及到高層權鬥,雙方都在拿上海饑荒作為內鬥工具。

對徐雷的身分背景,坊間一直有傳言,說他是紅三代,是某元帥孫子等等,他本人也曾經出面闢謠。徐雷是不是紅三代,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即便不是紅三代,他也是某個紅色權貴的代理人,他現在執掌著京東,而京東是當局清零體系的一個重要參與者,我們知道這一點這就足夠了。

也就是說,徐雷的信息佐證了一個關鍵問題,封城清零政策走到現在,一個地方封還是不封,封多久,是軟封還是硬封,百姓能否吃飽飯等等,並不真正取決於疫情嚴重程度的本身,而是取決於越來越多的政治考量以及當政者在內部權鬥的派系站隊情況。

張文宏匆現身 專家證封城無效?

不少朋友可能都看到新聞了,說上海現在封控升級,浦東地區強制性要求「硬隔離」,所謂硬隔離就是用鐵網將小區住戶樓的出入口徹底封死,並派人24小時值班看守。

這種封控方式在我看來根本毫無意義,或者準確地說,毫無醫學意義。所謂的硬隔離,本質上就是一種政治措施,一種直接問你服不服的高壓手段。

為什麼這麼說呢?

就像我們上次節目提到的,上海官方自己公開都說了,攻堅清零是提級管理的,這等於是把上海絕大多數地區都提級為封控狀態,就是足不出戶的狀態。在這樣的狀態下依然無法讓每日新增病例數得到控制和下降。

而上海已經全城封控接近一個月,部分地區已經超過一個月,但每日新增感染數量根本沒有得到控制,依然維持在2萬上下的高位波動。在嚴格封控超過兩個潛伏期的情況下,依然保持這樣的增長,只能說明一個問題,就是封城對遏制奧密克戎傳播基本上是無效的。

就在今天,消失了一段時間的張文宏突然露面了,《人民日報》上海頻道今天發出了一篇對張文宏的專訪,他依然保留了上海新冠肺炎救治專家組組長的頭銜,然後對記者說,上海社會面清零仍非常艱巨,高齡患者與基礎疾病患者的病故是上海當前救治面臨的最大挑戰。

張文宏能夠現身頭號黨媒,這本身已經是一個信號,說明清零的效果太差,使得這條路線在上海實際上難以為繼。張文宏這篇受訪報導中最乾貨的部分,其實就是他說出了兩個數據,一個是明確說上海與早期武漢疫情期間有重大差異,武漢病死率最高的時候超過5%,而現在的上海即便把基礎疾病死亡的病例計算在內,也只有0.0178%。

這個數據比英國0.03%的奧密克戎病死率還要低一半,無論這個數據真假如何,張文宏公開說出來,都是在打清零派的臉,在公開否定「奧密克戎不是大號流感」這個官方論調。

第二個數據,是張文宏含糊稱讚了一下當前形勢,說上海管控區外的社會面病例數呈逐步下降趨勢,病毒傳播的基本再生數,也就是大家熟悉的R0值從封城前9.5左右,下降到了現在的有效再生數Rt值=1.0左右。

大家注意,這裡的R0和Rt是兩個不同的概念,R0代表一名確診者從染疫到康復或死亡期間,對無免疫力人群能夠傳染人數的數值。而Rt代表病毒在一定時間內傳播給人的能力,這個數值會隨著人群因為曾被感染獲得免疫力而變動,通常用最近7天的確診個案數來進行估算。Rt值如果低於1以下,代表疫情開始反轉。

張文宏說現在Rt下降到了1.0左右,但他沒提到的是,如果按照現在上海超過50萬的感染數據,對比封城前大約4萬出頭的數據,就會發現,封城二十多天,病毒的R0值其實基本沒有變化,依然維持在9~10之間。

也就是說封城對遏制病毒傳播幾乎沒有作用,現在我們看到Rt下降,不是封城帶來的,而是大量輕症無症感染人數獲得免疫之後出現的,這才是張文宏真正想表達的意思。

其實在國際社會早就有相關的研究,證明了封城時間的長短和降低感染率及死亡率之間並無直接關係。

2020年3月至同年8月第一波大流行期間,一個歐洲科學家團隊聯合對奧地利、法國、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和瑞典等6個國家進行了嚴謹的系統採樣和研究。這個研究得到的結果令很多人都大吃一驚,結果顯示,封鎖時間較短的國家(奧地利、葡萄牙和瑞典平均封鎖15天左右)的平均病死率為5.45%,而平均封鎖時間較長的國家(法國、意大利和西班牙約60天)的病死率要高很多,達到12.7%。

這項研究還對比了封鎖時間長短對經濟的影響,這部分我們就不羅嗦了。

也就是說,從外國專家,到中國專家,再到我們普羅大眾對上海疫情最直觀的觀察,得出的結論基本是一致的。當然,封城對降低感染和病死率究竟有多大作用,這是一個科研問題,部分專家的結論不一定就是最權威回答,但至少給我們提供了多一條思路:大家都在關注清零帶來的巨大次生災害的同時,不應忽略了清零對遏制感染和病死率究竟有多大效果這個疑問。

成功收購推特 馬斯克的特殊戰爭

好的,最後還有一點時間,我們簡單說說馬斯克收購推特這個重磅新聞。

就在我即將錄製這一期視頻的時候,馬斯克收購推特這個大動作塵埃落定,推特公司最終接受了馬斯克提出的收購交易,以及接受將推特私有化的提議,使得馬斯克以440億美元的價碼最終成功拿下推特。

這條新聞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因為馬斯克入主推特意味著大高科集團失去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堡壘。整個的收購過程可謂一波三折,但回顧一下可以看到馬斯克的出手簡單粗暴,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無論推特董事會挖空心思玩了多少花招設置障礙,什麼毒丸條款等等,一概拿錢砸開完事。

這是我們從商戰角度來看待馬斯克的收購行動,但實際上所有人都明白,這場收購最本質的意義在於這也是一場政治戰。馬斯克此前公開指出:推特目前的狀態,「既無法推動言論自由,也無法服務於言論自由」。

今天中午,馬斯克在敲定收購後自己在推特貼出一句話,說:「我希望即便是對我最糟糕的批評者也能留在推特上,因為這就是言論自由的含義。」

所以,馬斯克的收購將對整個社交媒體圈子的生態帶來極大衝擊是完全可以預期的,往小了說,保守派的聲音至少不至於受到目前這樣的巨大壓制,而這完全可能影響到今年的中期選舉,沉默的大多數恐怕會迎來一波報復性發聲的高峰。

往大了說,言論自由是美國立國最重要的基石之一,馬斯克如果真的能夠兌現其對捍衛言論自由的承諾,這將是近些年極左橫行以來,捍衛美國核心傳統價值的最有效行動之一,這不僅對美國,對整個國際社會都是一次強有力的糾偏。

還是那句老話,物極必反,有些事情走到極端了,改變就是不可避免的,更大的改變可能還在後面。我們不妨拭目以待,繼續做一個歷史的見證者。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