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要求年內超美 新版大躍進來了?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4月28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4月27號(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今天焦點:紅都壓倒魔都?饑荒會否重演背後3要素;習近平要求今年GDP增速超美,如何做到?習近平為何選擇視察人大?

北京疫情升溫 3大要素是關鍵

北京市當地時間27號下午的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上通報說,從26號下午4點到27號下午3點,北京新增本土陽性46例,其中確診病例42例、無症狀感染者4例。

自22號到現在,北京5天時間累計報告了138例感染者,首次破百達到3位數,這些病例分布在8個區,其中朝陽區以80例高居榜首。與此同時,北京高風險、中風險地區也分別增至5個及16個。而官方推動的核酸檢測已遍及全市90%人口。

這些數據在我們看來不過是小兒科,甚至在上海人的眼中看來都無足輕重,但在北京人眼中,這已經足夠引發公眾恐慌了。這兩天,北京朝陽區、海淀區等地區一部分消息靈通的居民,可能是得到了來自政府渠道的消息,紛紛收拾行李箱連夜出逃,打算開車離開北京到外省躲避。

那沒辦法沒門路跑的,自然只有瘋狂囤貨來應對迫在眉睫的危機。根據大陸媒體的報導,現在北京地區的冰箱和冷櫃銷量大幅飆升,北京蘇寧易購的冷櫃銷售量,僅在24號當天就超過300台,相當於平時一個月的銷量。而北京國美、大中電器銷售資料也顯示,300公升以上大容量的冰箱和冷櫃銷售暴增59%。

所以,現在的北京,完全就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狀態。北京和上海,一北一南,一個是政治中心紅都,一個是經濟中心魔都,合起來就是紅魔兩都都陷在疫情泥潭中掙扎了。

北京會不會重演上海遍地哀號的悽慘一幕?就目前看可能性相對低一些,一來北京畢竟是習近平自己的地盤,親信蔡奇又是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的狠角色,官場上下的政治配合度遠不是上海能比的;二來有了上海示範在前,北京人的防範意識、囤貨意識、自救意識、包括對政府宣傳反著聽意識等四個意識空前高漲,無論經濟物質基礎還是思想準備等上層建築都比當初一味聽信政府闢謠的上海人好很多。

第三個因素呢,就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上海之所以一塌糊塗,背後有官場內鬥因素。就連葉劍英的孫女葉靜子也在微博公開發帖,說大魔都搞成這樣一塌糊塗,背後沒有人故意搗亂是不可能的。

這個話題我們過去做過很多討論了,也許有朋友會覺得你是不是有點陰謀論啊,其實上海的官場系統自成一套是有歷史慣性的,習近平強龍非要壓住地頭蛇必須封城,引發了上海官場的集體反感是一個客觀事實,這裡面既有派系勢力的參與,也有某種集體默契的抵觸,這種默契甚至都不需要誰躲在陰暗的角落裡組織一個會議來發號施令啥的,官員們在群組平台上陰陽怪氣地發幾條信息就彼此心中有數,就知道怎麼去擺爛、上眼藥,也就是徐雷說的「整麼蛾子」。

我覺得這是我們看到上海物資供應出現明顯不正常的最主要原因。

也就是說,無論北京上海的防疫有多少相同或不同,習近平定盤的清零模式最終一定、也必須被宣布為成功。我們看到上海的數據現在不是已經每天在進行性下降了嗎?我們說了,一旦攻堅這場戲開始上演,數據的下降就是必須的配套設施。這與疫情的真實情況基本上沒啥關係了,基層可以自己去悄悄共存,減少核酸檢測次數或人數,檢測少了自然陽性就少,不檢測了自然陽性就沒了。

這是習近平必欲達到的第一個目標,清零必須成功。第二個目標,是他在政治形象上的塑造和定位,在開始按計劃往毛澤東2.0版本的方向推出來了,這就是廣西對習近平個人崇拜再上新台階的吹捧。

廣西掀個人崇拜新高潮

早在4月17號,中共廣西壯族自治區代表投票確定了廣西出席二十大候選人預備人選,當時的大會就用上了「永遠擁戴領袖、捍衛領袖、追隨領袖」的用語,再次刷新了天津書記李鴻忠「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的低級紅新高度。

4月22號,廣西的黨代表會議選舉產生了廣西出席二十大的代表,習近平作為中央提名在廣西參選的候選人,全票當選黨的二十大代表。然後我們就看到什麼思想上的「定盤星」、行動上的「指南針」,什麼緊跟偉大復興領航人踔厲篤行等等典型的文革修飾語言就全出來了,也不知道他們從哪裡搜羅出來這麼一個習近平大概率又要讀錯發音的成語。

相信很多朋友們在一週多以前就注意到了一條消息,從4月15號起,人民網「領導留言板」、《人民日報》客戶端開設了「我為黨的二十大建言獻策」專欄,就二十大相關工作進行網絡公開徵求意見。這個動作是中共歷史上第一次將黨代會相關工作面向全社會公開徵求意見,而且還是二十大這麼關鍵敏感的黨代會。

按照官方的說法,這個舉動是為了充分彰顯習近平發揚民主、集思廣益的優良作風。但這個史無前例的動作剛一出來,我當時就在推特上發帖說: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們會看到有組織的「勸進」會陸續出現。他當然需要民意,不過只需要某種特定的民意。

現在我們再回頭看看廣西率先示範,推出「擁戴、捍衛、追隨」的造神套餐,就會看到,儘管這些語言讓很多人都感到可笑甚至反胃,但其政治意義絕對不可小覷,因為這就是「有組織勸進」的一個標誌性開端。

對二十大來說,習近平需要的特定民意很簡單,說白了就是樣板戲《智取威虎山》裡面那句曾經婦孺皆知的台詞:「老九不能走」,我想上點年紀的朋友都很熟悉這齣戲,這意思就是復興大業的革命尚未成功,當然不能就這麼撂挑子不幹了,否則就是復興大業無可彌補的損失對吧。

央級黨媒先破例徵求民意,廣西黨代會就緊隨其後給出標準答案,這無疑就是大陸民眾熟悉無比的帶節奏、遞刀子了。當然,這刀子不是遞給境外勢力,而是遞給習近平的,從現在開始,誰要阻擋習近平連任,就叫「逆民意而動」,就叫違背歷史潮流,這刀子就可以幹掉誰。

大家注意啊,廣西這個口號套餐的關鍵詞其實不在於「領袖」,而在於「永遠」。永遠有多遠啊?你的心有多遠,永遠就有多遠,這麼清新而詩意的表達顯然不是陳奕迅的那首廣為傳唱的「十年」可以涵蓋的對吧。

所以,這個所謂的民意,從官方引導,到廣西破題,下一步再到大V跟進,然後無數粉紅五毛歡呼造勢,整個過程會有條不紊地一步步被演示出來。我絲毫不懷疑當局具備這樣的製造力,這是他獲取終身執政合法性必不可少的關鍵一步。

從這個角度上看,廣西的破題的確是一個標誌,是當局發起對二十大全力衝刺的標誌,這個標誌告訴了我們一個事實,大家都在議論習近平是否在發動文革2.0,其實更準確地說,他發動的是一次大躍進+文革的混合升級版政治運動,封城清零就是「人定勝天」的當代版,「偉大復興領路人」就是「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當代版。

這場發動群眾的運動其實早就開始了,只不過形式上從大煉鋼鐵變成了大戰病毒,從萬民上街遊行變成了萬民網絡建言獻策,馬甲換了,那點實質的東西一點沒變。

新版大躍進:傳習下令經濟增速今年超美

說到大躍進,我們就不得不說一下「超英趕美」。

現在的年輕人可能對這個口號不太了解了,「超英趕美」是毛澤東於1958年前後提出的口號,原話是「十五年超英,五十年趕美」。這個口號後來一度在浮誇風的推動下演變為「二三年超英,十五年趕美」等提法。

再後來的歷史就眾所周知了,大躍進引發了三年大饑荒,也就是牆內為了躲避審查而流行的「三年大吃飽」這個梗,這個慘重代價迫使毛澤東在七千人大會講話中不得不把超英趕美的時間尺度重新放寬到了一百多年。

之所以和大家提起這個話題,是因為這與習近平第三個要在今年達到的目標有關。

就在今天,《華爾街日報》刊發獨家新聞,說儘管受到了病毒爆發以來最嚴重的一波疫情影響,中國經濟增速放緩,但有知情人士透露,習近平已要求中共官員,要確保中國今年的經濟增速超過美國。

報導說,在過去幾週的會議上,習近平向高層經濟和金融官員提出要求,必須確保中國經濟穩定增速超過美國,因為這對顯示中共一黨制優於西方自由民主制度,顯示美國在政治和經濟上都在衰落至關重要。

報導還引述內幕知情人士的說法稱,為了響應習近平的號召,中共政府部門正在討論加快大型基建項目建設的計劃,特別是製造業、科技、能源和食品行業的項目,討論的內容還包括向個人發放優惠券的計劃,目的是為了刺激消費支出。

這就是我們看到的最新版本的習近平式的超英趕美,這個大幹快上的最新決策有一個重要的背景,就是2021年最後一個季度,美國經濟同比增長達到了5.5%,增速超過中國經濟的4.0%。拜登當時曾經很高調地表示,這是20年來美國經濟增速首次超過中國,很快就引發了中共高層的整體不安。

中共為什麼要不安呢?美中身為第一和第二大的經濟體,經濟增速你追我趕交替領先不很正常嗎?其實原因很簡單,這個數據被中共高層、其實也包括美國政商界視為中共「東升西降」理論破產的標誌性證據。

「超美」目標 對官員來說是巨大難題

習近平提出來的「超美」目標,對各級官員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難題。中共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王一鳴本週在北京舉行的一個經濟論壇上曾經公開表示,大陸第二季度的經濟增速需要重返5%以上,才能為全年實現5.5%的預期目標奠定基礎。

很顯然,習近平的要求就是全年增速至少要達到5.5%,但中國第一季度的GDP增長有多少呢?是4.8%,而且這還是一個普遍認為被誇大了的數字。

在這樣的基礎上,加上上海這個經濟第一火車頭被急剎車,北京這個二火車頭也正在剎車,全國至少還有70多個城市正在剎車或已經剎停,我們用腳後跟想一想都知道中共第二季度的經濟數據會是怎麼一種慘狀。

差不多一週以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就已將今年中國經濟增長預期從之前的4.8%下調至4.4%,這已經是很客氣的指標。

為什麼說「很客氣」?一個簡單的客觀現實就是,在上個月,儘管中共政府放鬆了貸款限制,但房地產銷售並未出現期望中的小陽春,而是再次倒春寒,同比大跌了近18%。

而中共嚴厲的封城清零政策又大幅限制了消費者開支,使經濟活躍地區至少超過一億人都無法在旅遊、餐飲和其它服務上花錢。上海這樣的世界級港口物流幾乎全面中斷,進出口貨物在港內港外都積壓如山。

除此之外,自今年年初以來,全球投資者從中國股債兩市已經撤出了至少數十億美元的資金。比如就在上個月,僅全球基金通過陸股通機制,就拋售了價值超過70億美元的中國境內上市股票。

也就是說,中國經濟的三駕馬車「投資、出口和消費」全都在剎車減速甚至倒車,經濟龍頭房地產也繼續待在冰山上雷打不動地歇涼,所以《華爾街日報》的報導才諷刺說,對於許多經濟學家來說,始終都搞不清楚中國經濟的增長究竟會來自哪裡。

「春天」只可能在統計局的鍵盤裡

無數中外專家都想解開這個謎題,都在好奇中國經濟的春天究竟在哪裡,其實我覺得答案很簡單,就像那首著名的兒歌唱的,春天在哪裡?它當然不會在小朋友的眼睛裡,而只可能在統計局的鍵盤裡。

也就是說,對習近平而言,現在的局面就是清零我所欲也,GDP亦我所欲也,二者看似不可得兼,但實際上必須得兼,這是一個哲學問題而不是一個數字問題。對各級官員來說,如何實現這高難度的對立統一規律,那就是黨考驗你們的時刻來到了。

因為這兩個問題都是當局證明「東升西降」絕對正確的必不可少的證據,而「東升西降」又是習近平實現終身執政的必不可少的前提,只有「東升西降」實現了才談得上復興,而他這個「偉大復興領路人」的定位才能順理成章。

習近平高調視察人大

在這樣的基礎上我們再看看前天很熱的習近平視察中國人民大學的新聞,也許就會有不一樣的理解了。

4月25號,習近平在「五四」即將來臨前,沒戴口罩視察了北京的中國人民大學,而數百名被嚴格審查過的大學生也都沒戴口罩衝著習近平整齊高喊「青春向黨、不負人民」的口號。

「五四」前視察大學,這是中共高層的例行動作,但習近平這條新聞在當天半小時的新聞聯播裡占據了足足14分鐘的長度,而在26號對台灣播出的三十分鐘新聞節目中甚至超過了20分鐘。這是非常罕見的現象,而罕見往往就意味著它有更強烈的動機。

首先,官媒的重點報導本身就顯示出,這與清零全國一盤棋,黨媒全民徵求二十大意見,廣西端出個人崇拜套餐,習近平要求GDP今年超美等動作一樣,是一系列造勢安排的一環。

如果要拿大躍進和文革來對照,我們會發現這次對人民大學高調而隆重的視察,其實就是一次弱化版、小規模的「接見紅衛兵」儀式。當年毛澤東就是靠在天安門城樓接見百萬紅衛兵,才掀起了文革奪權的高峰。黨媒高調播報習近平視察人大,不過也是換一件馬甲的手法而已。藉助網絡力量的傳播,雖然現場接見的大學生只有幾百人,但其規模化信號在全國的放大效應並不比毛澤東當年的實際效果差多少。

習近平為什麼不去北大清華而選擇去了人大?用黨媒自己的話說,因為中國人民大學是中共自己創辦的第一所正規大學。北大清華固然是大學領頭羊,但都是晚清政府創辦,遠不如人大來得根紅苗正。

所以習近平視察人大,一張口就說,同學們「一定要把這一光榮傳統和紅色基因傳承好,守好黨的這塊重要陣地」,然後稱讚人大是「黨辦的大學,讓黨放心」。大家看到了吧,這就是他的弦外之音和言外之意了。

毛澤東接見紅衛兵,目的是發動群眾加速文革,其核心強調的就是「根紅苗正」4個字。正是有了這4個字,才有了橫掃一切根不紅苗不正的所謂「牛鬼蛇神」運動的爆發。

發動青年學生,從來都是中共的拿手好戲,以此帶動所謂的民意擁戴,也是毛澤東早就演示過的劇本。所以,視察人大和廣西全票當選,都是習近平進入二十大衝刺階段的「起手式」,以黨外學生倒逼黨內高層,以地方勸進倒逼中央跟進,左有全民擁戴、萬眾歡呼的局面,右有病毒清零、經濟超美的政績,這應當就是習近平在二十大前分階段一步步向外展示的「人算」劇本大綱了。

至於說這樣的劇本最終符不符合「天算」,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好的,今天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