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行俠》、《奇異博士》爆賣 藏好萊塢致富密碼?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6月01日訊】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世界十字路口

今日焦點:《獨行俠》、《奇異博士》爆賣,藏好萊塢致富密碼?全球轉風向,抗拒中共是好生意?屢踩中共紅線,好萊塢不叩頭了?

好萊塢大片《奇異博士2》火爆熱賣,成為全球年度票房冠軍,緊接著另一部續集電影《壯志凌雲2:獨行俠》(又譯為《捍衛戰士2:獨行俠》)首週上映後也締造票房紀錄,成為阿湯哥生涯史上最熱賣電影。但這兩部續集大片,不約而同藏了一個致勝密碼,究竟這個致勝密碼是什麼?好萊塢過去頻頻向中共叩頭,但為何近期卻頻頻踩上中共的禁忌與紅線?抗拒中共,為什麼成為一個越來越熱門的好生意?本集節目,與您探討。

今天我們要跟您來聊一個非常有趣的的娛樂話題:

抗拒中共發大財 好萊塢為何大逆轉?

不知道您喜不喜歡看電影?我自己是相當喜愛電影的,但是我發現,最近有一個現象非常有趣,有兩部好萊塢大片的續集,上映之後票房非常火爆,雙雙締造票房新紀錄,而且這兩部電影還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不怕中共,甚至還挑戰中共的敏感神經。

《奇異博士》第二集

第一部片是《奇異博士》第二集,這部電影相信大家都相當熟悉,不僅僅是第一集的票房大獲成功,《奇異博士》第二集更因為片中有一個特殊場景,意外成為國際輿論的關注焦點。

沒錯,相信您一定記得,電影裡奇異博士跟章魚怪大戰的時候,街頭背景裡出現了一個中文報紙的報箱,這報紙就是我們的合作媒體《大紀元時報》。《大紀元時報》是海外的獨立媒體,揭露中共非常犀利,而且是美國胡佛研究所認證的,北美極少數完全不受中共控制的華文媒體之一。

因此,《大紀元時報》的報箱出現在《奇異博士》電影裡,就意味著很可能會被北京封殺。但沒想到,《奇異博士2》雖然沒有中國市場的支撐,但是卻在全球市場締造驚人票房,不但連續三週拿下北美票房冠軍,全球累計票房更已經突破8億美元大關。

這個票房數字,打敗了此前上映的《蝙蝠俠》,《奇異博士》也正式登上今年全球最賣座電影的寶座。看到了嗎?一部公開踩到中共紅線、不靠中國市場的電影,卻一樣可以熱賣賺大錢,對不對?

《Top Gun》(《壯志凌雲》)第二集《獨行俠》

再來看第二部電影,就是上週末剛剛上映的《Top Gun》第二集《獨行俠》,中文片名是《壯志凌雲》或者《捍衛戰士》,但副片名都一樣是「獨行俠」。《獨行俠》是好萊塢老牌巨星Tom Cruise主演,距離第一集已經有36年的時間。所以《獨行俠》在上映之前,也被影評人質疑,這部片到底還能有多少票房?

特別是電影裡出現了一個非常敏感的政治禁忌,讓這部片子很可能會失去中國市場。因為,阿湯哥的飛行外套上,出現了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這對中共可是大忌中的大忌,所以海外網友也挖苦中共,說五毛們得開始統計要下架多少阿湯哥的電影了。那為什麼中華民國國旗會出現呢?

其實,早在1986年的第一集裡,阿湯哥的飛行外套就有日本與中華民國的國旗在上頭。這個典故是紀念美軍巡洋艦曾經在60年代航行經過日本和台灣等地,所以這外套上的各國國旗是有特殊的歷史意義。

但是,請注意,《獨行俠》在2019年推出第一版預告片的時候,被發現外套背後的國旗換掉了,日本跟中華民國國旗消失了,變成了莫名其妙的幾何圖形,當時引發了廣大爭議,批評片商派拉蒙影業是向中共「叩頭」,自我審查言論。

後來,有知情人透露,是騰訊公司向片商提出修改建議,因為騰訊也投資了這部電影,因此要求換掉日本和中華民國的國旗,否則擔心會過不了中國的電影檢查。

但是這部片因為疫情爆發的緣故,推遲上演,而騰訊也悄悄退出這部電影的股東。於是,當《獨行俠》今年正式推出的時候,阿湯哥的外套又恢復原貌了,日本跟中華民國國旗又出現了,這個小細節的變化,立馬讓《獨行俠》成為國際討論的熱門話題。

更讓人吃驚的是,《獨行俠》上映的第一個週末,北美票房立刻突破1億美元,成為北美票房冠軍,而全球票房也突破2.4億美元,雙雙打破阿湯哥的個人票房紀錄,《獨行俠》成為阿湯哥個人生涯最賣座的電影。

而且,《獨行俠》不僅票房叫座,連電影內容也叫好,在電影專業網站IMDB上,評價高達8.7分,是非常優秀的水準。那這些火爆的成績,連片商自己都沒想到過,派拉蒙公司的主管笑得合不攏嘴,說「這些結果太不可思議、太棒了!」

踩中共紅線 締造票房新紀錄

好,我說的沒錯吧?這兩部好萊塢大片的續集,都不約而同踩到了中共的敏感神經或者踩到紅線,但是兩部片都超級熱賣,締造了票房新紀錄。為什麼會這樣呢?是因為阿湯哥跟奇異博士都太帥氣了嗎?對,是有這個因素,看看我跟他們的差距就知道。但是我覺得更有趣的重點是,為什麼好萊塢對中共的態度,會有這麼大的轉變?

您一定還有印象,過去幾年有好幾部好萊塢電影都被批評是「向人民幣叩頭」,因為他們為了打進中國市場,不斷自我審查、自我修改電影的情節與元素。

比方說電影《殭屍世界大戰》(World War Z),也叫《末日之戰》,原本的劇本設定是殭屍病毒來自於中國大陸,但是為了迎合中共的政治正確,電影把病毒來源改成了「來自台灣的狂犬病」。而《獨行俠》此前換掉了日本和中華民國的國旗,也是為了迎合中共。

沒有中國市場 為何也能成功

但是為什麼,從去年到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好萊塢電影和藝文作品,都開始敢於挑戰中共的禁忌、觸動中共的政治紅線?而且他們的票房成果都非常亮眼,還讓迪士尼公司CEO高興地說,即便沒有中國市場,相信也能成功呢?這個轉變啊,背後當然是有貓膩的。

原因一:北京強推動態清零 重創中國影業市場

大家知道,電影不只是藝術產業,同時更是一門經濟產業,是要賺錢營利的。過去,好萊塢電影為了打入中國的十幾億人口市場,所以甘於卑躬屈膝地向中共叩頭,但過去這兩年,北京當局強硬推動「清零」政策,搞得各地封城封區,對電影娛樂業帶來巨大衝擊。

根據今年的最新統計,截至5月24日,中國還在營業的電影院有8111家,但是卻以平均每天100家的速度在消失,現在已經比疫情前減少了4297家。而現在存在的電影院裡,還能開業的比率只有67%,但實際的觀眾上座率卻悲慘地不到5%。換句話說,進到電影院裡的貓,說不定比觀眾還要多。

那在商言商,既然中國電影市場已經沒有過去的輝煌盛世,只能在「清零」鐵拳下苟延殘喘的活著,那麼好萊塢片商當然沒有必要繼續把中共奉為上賓來膜拜,電影內容也沒有必要交給中共來審查,那創作的尺度當然也就越來越自由了。

原因二:屈從中共未必獲利 甚至因小失大

過去好萊塢甘願自我審查,是因為他們以為討好中共就有錢拿、就有糖吃,但幾年下來,他們發現這種「自我閹割」的手法不但可能拿不到糖吃,還可能把中共審查的胃口越養越大。

像剛剛提到的《殭屍世界大戰》,電影已經自動把病毒來源從中國改到了台灣,還把「北京掩蓋疫情」的台詞給刪除了,但是電影到現在還是沒辦法在中國上映,等於竹籃打水,一場空。

另外,即便片商討好中共成功了,也進入中國市場播放了,但是賺到的金錢利益可能未必划算,還可能因小失大、得不償失。怎麼說呢?舉個例子。迪士尼的真人版電影《花木蘭》,找來劉亦菲擔綱演出,在中國上映三天,拿下2,200萬美元的票房。

但是,劉亦菲卻在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時,發言表態支持香港警察鎮壓香港抗爭者,引發海外網友的強烈不滿,海外發起抵制電影《花木蘭》的運動;加上這部電影是在新疆拍攝,片尾還感謝了迫害維族人的新疆當局,讓國際社會炸鍋,紛紛抵制。最後,《花木蘭》在北美地區只能通過網絡平台悄悄播出,全球票房收入大幅萎縮。

最後,《花木蘭》的全球票房收入是6600萬美元,但是製作成本高達2億美元,簡單一句話:慘賠。所以這次迪士尼向中共叩頭的結果,是百分百的因小失大、得不償失。或許也因為這樣,才讓迪士尼決定不甩中共審查,放開手去拍《奇異博士2》,結果反而賺得盆滿缽滿。

原因三:中共戰狼惹反感 抗共創造話題與商機

過去兩年來,中共強力推展「戰狼外交」與「口罩外交」,不但頻頻發言攻擊海外社會、顛覆普世價值,而且多次霸凌台灣和其它國家,中共還自吹自擂地宣稱中國疫情「公開透明」,結果引發國際社會對中共的高度反感。光是在美國,就有超過八成民眾對中國抱持負面看法。

電影界和藝術界也是一樣,藝術家們不希望作品內容由中共來決定,觀眾也厭煩片商老是被中共的「蘿蔔與棍子」牽著走。即便片商甘願自我審查、向人民幣叩頭,但各國觀眾卻對中共戰狼的銳實力和政商霸凌是越來越反感、越來越牴觸。就在這樣的大環境底下,一股抗拒中共的新商機誕生了。

歌曲《玻璃心》:「對不起傷害了你,傷了你的感情,我聽見有個聲音,是玻璃心碎一地。」

歌手黃明志的《玻璃心》,去年10月推出之後立刻在全球爆紅,不但歌曲動聽,歌詞更是精準生動地結合時事話題來嘲諷中共、批評中共,到現在已經累積4,670萬次的點擊量,「玻璃心」現象更成為全球媒體與自媒體的討論焦點。我們過去也做了一集節目來分析,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找這集節目來看。

而且,更重要的是,《玻璃心》創造的營收超過數千萬台幣,換句話說,抗共是一門好生意,抗共是一門好商機。因為抗共傳達了無數人群對中共不滿的心聲,幫無數人向中共說出心中的厭惡與反感,同時也維護了正常社會應有的道德觀與普世價值,這些都是人們心中最重要的、不可撼動的基本價值。

原因四:管制過多 外商外企與中國脫鉤

中共雖然口口聲聲說要對外開放市場、歡迎外資外企投資,但實際上這兩年卻是言行不一、反其道而行,對外企和網絡企業的監管與限制是越來越多,中共打著「反壟斷」的口號加強對企業的監管與限制,不但打趴了中國網絡企業,也讓許多外企外商紛紛掛冠求去,撤離中國。

比方說,微軟旗下的「領英」網站在去年10月宣布關閉中國網站;接著雅虎也退出中國市場,前兩天,全球知名的民宿網站Airbnb也宣布退出中國市場,成為最後一家退出中國的網絡巨擘。

而同樣的監管與限制也同樣發生在電影業,中共不但每年都有嚴格的外國電影配額限制,而且只要有任何的「政治敏感」問題,中共立即出手封殺。像中國導演趙婷執導的漫威大片《永恆族》就無法在中國上映。這種通過商業制裁來封殺海外言論自由與創作自由的手段,已經讓西方社會厭倦了,所以美中雙邊的電影產業,也漸漸地走向背道而馳,漸漸地走向脫鉤。

像去年中國電影市場全年票房達到人民幣472億,但是絕大多數都是中共的「主旋律電影」,比方說《長津湖》,但是海外進口電影的票房營收只占2成;去年中國票房前30強的電影裡面,只有5部是美國電影。

在這種越來越嚴厲的管制底下,外商外企與外國電影越來越難生存,那當然,他們對中國市場的興趣,也會越來越淡薄,漸漸地就會撤離中國,轉向其它海外地區發展,也就不必再看中共的臉色來創作了。

原因五:北京意識形態鎖國 阻絕西方文化商品

北京當局從去年開始,對教育培訓、網絡遊戲等等行業發動全方位的整頓監管,並且開始限制學校的英語教學課程,很明顯,北京想要切斷中國年輕人接觸西方文化與西方信息的語言能力。

與此同時,北京當局卻加強力度推動「習近平思想」的黨性教育,要灌輸「紅色基因」來對年輕人「培根蛋餅」,啊不是,是「培根鑄魂」。其實這兩項舉措,都是在控制思想,一邊緊縮對外國思想與文化的接收,一邊則加速灌輸中共思想與黨性,這兩者合起來,就是中共在啟動「意識形態鎖國」,在對中國人民的思想進行動態清零,要把西方文化與普世價值給清零完畢。

在這樣的政治大氛圍底下,你覺得中共對好萊塢電影的審查會越來越寬鬆呢,還是越來越嚴厲?肯定是嚴厲的,好萊塢也發現這一點了,未來的中國市場會加強排斥西方的文化商品與電影作品,再怎麼叩頭也沒用。因此啊,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好萊塢開始不甩中共,開始走一條不靠中國市場的路子,當然也就不必太理會中共的審查了。

好,看到這裡,相信您應該明白了為什麼最近好萊塢電影開始從「叩頭親共」,漸漸轉向了「挑戰抗共」。當然,這一切都還只是個開端,好萊塢公開挑戰中共的力度也還沒有那麼尖銳,但是就跟黃明志的《玻璃心》一樣,這種對中共的文化抗爭戰不但證明了是有市場的,還且還能贏得跨國群眾的一致共鳴。

預測三大趨勢

所以,接下來我們可以預測,會有幾個新的趨勢會出現:

<<趨勢一:抗共是好生意 更多文化商品問世>>

第一,抗共是一門好生意與好商機,未來不論是電影界、音樂界或其他藝文界,估計會有越來越多嘲諷中共、挑戰中共紅線的文化商品會陸續推出,而且還會獲得市場的熱烈反響。

<<趨勢二:中國市場吸引力降級 中共國際操控力衰退>>

第二,中共實施意識形態鎖國,阻絕對西方文化的接觸,加上清零政策嚇走了外資外企,外資認為在中國做生意的代價與風險太大了,所以接下來中國市場對外資的吸引力將持續降級,也從而讓中共對國際社會的操控力和滲透力日漸衰退。

<<趨勢三:中外思維言行差距擴大 衝突有增無減>>

第三,中共限制人民學習英語,縮減西方的文化產品輸入,雖然能夠鞏固中共的意識形態城堡,但是必定會連帶造成中國人民的世界觀狹窄化、淺薄化,會距離正常社會的普世價值越來越遙遠。這樣一來,就會造成中國人民跟海外人民的思維、言行差異越來越擴大、越來越分歧,最後啊,中國跟海外的衝突只會更多,不會更少。

最後,我們再說一次,好萊塢最近對中共的態度有了越來越大的轉變,背後其實有幾項主因:

原因一:北京強推動態清零 重創中國影業市場
原因二:屈從中共未必獲利 甚至因小失大
原因三:中共戰狼惹反感 抗共創造話題與商機
原因四:管制過多 外商外企與中國脫鉤
原因五:北京意識形態鎖國 阻絕西方文化商品

好,因為電視節目有時間限制,今天就先聊到這裡。您可以上網查詢「唐浩」或者「世界的十字路口」,就能看到完整節目。感謝您收看,我們下次再會。


暮城燈初上
餘照落煙霞
望穹孤辰北
披霜浪天涯

唐浩

《世界十字路口》製作組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