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事件黑在哪裡?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6月19日訊】【方菲時間】從鐵鏈女唐山女,只是一步之遙。中國社會真正的黑,在哪裡? 德州特別選舉,百年藍區翻紅。這也是馬斯克投的第一張共和黨人票。美國中期選舉將是紅潮?

大家好。歡迎來到方菲時間

上週末我們談到今年中期選舉,民主黨可能面臨大的挫敗。那接著這個話題,我們今天先來說一下,德州的一個百年藍區首次翻紅。6月14日在德州國會第34選區的特別選舉中,共和黨人Mayra Flores擊敗了民主黨對手,贏得了這個席位,使國會共和黨多了一席。大家要知道,這個區超過84%的人口是西裔(Hispanic),傳統上一直支持民主黨;而在其中靠近美墨西邊境的一個郡,2020年的時候拜登以超出13個百分點的優勢拿下;而這次選舉,Mayra Flores在這個郡反超民主黨對手1個百分點。

我只能說,在2020年很多當時支持拜登的人,在這兩年可能真的受夠了。他們看到了民主黨上任後的種種表現,特別是對邊境和非法移民的放任態度,讓他們大為震驚。Flores的先生就是一位邊境巡邏人員。在德州特別是靠近邊境地方,非法移民的侵入成為當地民眾的一個嚴重的安全問題。我去年在德州參加過一個保守派的會議,遇到的許多當地民眾,他們最關心的就是邊境問題;他們談到很多非法移民湧入給他們造成的安全和生活上的困擾。而德州的邊境巡邏人員大多數都是西裔,可想而知拜登政府的邊境政策對他們造成的影響。正像有人在flores獲勝後寫道:民主黨和拜登政府一直不遺餘力地攻擊這些勇敢的男人女人。是時候了!time is up!

其實西裔很多民眾還是相當保守的;我想之前他們概念中民主黨還是傳統意義上那個為工薪和藍領階層發聲的那個黨;而這兩年的事實讓他們發現,民主黨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民主黨了。雖然Mayra Flores在11月還要和另一位民主黨人競選,爭奪從明年1月開始的後面2年的眾議院席位,但這次特別選舉結果,已經成為中期選舉的某種風向標。

有意思的是,馬斯克就投了Mayra Flores的票;而且這是他第一次投共和黨的票。難怪Mayra Flores第二天發推說:我今天早上起來有種超現實的感覺:過去24小時發生的事簡直夢幻。而贏得elon musk的一票更是icing on the cake(就是錦上添花啦)。我期待和他的團隊一起合作!

我理解,可能馬斯克的德州特斯拉總部所在地就是這個區,所以馬斯克可以投票。馬斯克還在同一個推文中預言2022會有紅色浪潮:massive red wave in 2022…共和黨將在2022中期選舉中贏得壓倒性的勝利。

還有人問馬斯克,在2024年會傾向於投誰的總統票,他回覆:德桑蒂斯。當然德桑蒂斯迄今並沒有明確說自己會參與2024的總統競選,但他在保守派中的人氣確實越來越高。我發現他每一次出手,都是實實在在的完成一件事,不玩虛的。無論是疫情中最大限度保障民生和經濟,還是對DISNEY支持左派政治的反擊,還是立法要求公立學校教授有關共產主義受害者的課程。他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說:當他剛任職州長時,坐在辦公室的椅子上他對自己說,我不知道4年後哪個傢伙會坐在這個位置上;但他不會有什麼肉可以啃了。我會把骨頭上的肉都啃掉。意思就是,他會把需要做但有難度的事一件件去完成。從這點上來說,我覺得他比起川普,似乎有更強的決斷力和行動力。

作為真正的政治家,在當今美國,如果真想解決問題,一定要勇於對抗問題的本質,要知道民眾真正關心的是什麼。而美國普羅大眾真正關心的問題,在當今的所謂主流媒體上已經很難看到了。要想了解美國普通民眾的心聲,真的是要走進他們中間才行。最近時代週刊有一篇報導共和黨眾議員馬喬麗·格林的文章,其中有段話在保守派中傳的很廣:當格林走進阿拉巴馬邊境一家小餐館的時候,很多人上來跟她打招呼。他們跟她說:他們擔心下一次選舉也會被盜;他們問為什麼軍隊不能被派往邊境驅趕非法移民;他們想知道為什麼民主黨人似乎不信仰上帝。這真的 是你只有實實在在的和美國普通民眾交談,才能談到的這些最「接地氣」的話題。

格林是一位3個孩子的母親,和丈夫一起擁有一家建築公司。在國會共和黨人中,她可算是位異數,因為她從不隱諱自己的觀點。她一直公開表示自己對川普的支持,在拜登就任第二天就推出彈劾拜登的提案。她在自己辦公室外貼出標誌:只有兩個性別:男性和女性,以反擊左派的性別理論。我最初知道她是2020年她還沒當選時,看到她的一個很獨特的參選廣告,裡面她扛了一隻槍,將前面4個紙板目標一一擊中。其中一個目標上面寫著社會主義。今年年初在CPAC大會期間,我也對格林做了一個簡短採訪。當時她告訴我,在2020年時,她的競選廣告詞是:拯救美國,制止社會主義。但在華盛頓DC親身經歷和見到許多政府中正在發生的事情後,她意識到現在美國面臨的是實實在在共產主義的危險,而不是什麼社會主義了。所以她在2022年的競選綱領已經改成了:拯救美國,制止共產主義。

我感覺在今天的美國,保守主義和傳統價值觀正在回潮。人們親眼見到和親身經歷左派理論和實踐對社會造成的危害,正在痛苦地承受著通貨膨脹和經濟衰退。而美國三權分立的基石之一,最高法院也正在經受著挑戰:內部評估意見被外洩;針對大法官的未遂謀殺行為;等等。甚至有左派組織喊出當今的最高法院不是合法機構。在左右正邪激烈之爭的十字路口,美國會走向何方?我們不只是要問,要觀察,還應該有行動。

下面再來聊一聊唐山事件。剛看到唐山打人事件的時候,我就想到了鐵鍊女案件。因為這兩件事,都是實實在在可以發生在任何一個人身上的。晚上和朋友去餐館吃飯,都能遭遇這樣的毒手。誰能保證這事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另一個相似之處就是,手段之殘忍和被害者承受的痛苦之深,都已經超越人的底線。這些流氓對著幾個年輕女性拳打腳踢;把人摔在地上之後,還在往死裡打。那是幾個年輕的女孩子啊。但凡還有點人性,怎麼下得去手?說白了,這已經不是人的行為了。而周圍旁觀的人,居然沒有人上去阻攔或幫助這些女孩。有人說了,啊你一個人幫也是勢單力薄;或者你要是幾個人上去幫,就變成你和這些流氓互毆了。要我說,你有了這些算計的本身,那你根本就不會做這個事了。真正見義勇為的人,看到如此兇殘的事發生在眼前,他會本能的衝上去,根本來不及想這麼多算計。也許結果會對自身不利,但人得有最基本的正義感和良知啊。中國古人這種“明知不可而為之”的事太多了。而且這種行為本身就是一種正氣。如果能這樣做的人多了,那這些惡人的氣焰也就不會這麼囂張。也許對於今天的中國人來說,這樣要求是一個太高的道德要求;可是我相信在即使在7,80年代,能挺身而出的人在中國也絕不少。然而今天的中國,已經變成了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我之前做節目時,標題寫的是中共治下全面黑社會化。後來我想想,不對。說黑社會是不準確的;就算黑社會,也是有規矩的啊。過去做盜賊,還盜亦有道呢。那一般人認為的黑社會,比如老上海的青紅幫,杜月笙,那算黑社會了吧?但據說當時黑幫綁票都要按照他的規矩來。那義大利的黑手黨算不算黑社會?那我們看電影教父,好像貧民百姓,你繳了保護費,黑社會就確實要起保護你的作用的。那當然教父可能有美化黑手黨的嫌疑;我們這也不是要替任何黑社會或黑幫老大洗白。但我的意思是,在中共治下當今的中國,是沒有任何規矩,任何底線的!碰上了,就算你倒霉。因為事先沒有任何機制能保護你不碰上這些事;事後也沒有任何機制來替你伸張正義。這4個女孩,到現在都沒有露面。網傳其中一人,甚至4個人都死了,而且是被及其殘忍的殺害。我這裡不想重複網上傳的4個女孩怎麼被害的,一個太恐怖;一個也還沒辦法證實。是不是呢?沒法確認,因為人和真相都被中共維穩機構鐵桶一樣的包起來了。但確實至今4個女孩子都沒有露面,家人也都沒有發聲。為什麼這些女孩的家人,沒有人出來發聲?都被威脅了嗎?都被嚇住了嗎?都被控制起來了嗎?說黑社會絕不足以形容今天中國的黑暗程度。我看有觀眾說,是社會全面黑化。是黑化;不過要我說,今天的中國甚至可以用魔窟來形容。因為鐵鍊女也好,唐山女也好,這些還只是我們看的見的。我們看了視頻,覺得無法想像這麼殘忍的事會發生。然而有許許多多更殘忍的事,是永遠看不到視頻的;我們會知道這些事情的發生嗎?

前幾天,我看到一篇報導,講的是在中國發生的器官移植的事情。一位蘭州大學的教師,在今年5月進入武漢協和醫院等待心臟移植手術;4天後,就有一顆匹配的心臟移植到他身體中。4天!這個人是4月才突發心肌梗塞的,並不是在等待移植的名單上等了很久哎。在美國這樣一個器官捐贈比較被認可所以願意捐獻的人比較多的社會,心臟移植的平均等待時間也超過200天。如果這還不能說明什麼,那麼文章中的另一個例子就更驚悚:在2020年6月,有位女性患者等待心臟移植;在10天的時間裡,武漢協和醫院為她找了4個匹配的心臟源;最終選擇了其中一個33歲男子的心臟。因為細節比較說明問題,我稍微說一下文章中談到的這個過程:

2020年6月12日,女性病患孫某從日本回中國住進武漢市協和醫院,準備進行心臟移植手術。

16日,第一個適配心臟源準備就緒,但移植醫生評估後認爲,這個心臟的冠狀動脈健康情況不佳,於是決定放棄。

19日,找到第二個適配心臟源,而此時,孫的身體出現異常,不適合進行心臟移植手術,第二個心臟源被放棄

25日,孫身體狀況好一些;醫院同時獲得兩個適配心臟源,一個來自當地的女性供體;另一個來自幾百公里以外的33歲男性供體。

醫院最終選擇了33歲男性供體的心臟

文字很平淡,但這裡真的是細思極恐。一個心臟,就對應著一個人的死去。移植給這個病人的心臟,在移植前那個提供心臟的人一定是活著的。不可能是一個死去的人的心臟被拿出來給一個活人,那個是不能用的。那麼問題來了:這個活著的人,為什麼就同意給另一個人自己的心臟?是因為他馬上要死去嗎?那也得等他死了以後啊,誰願意還沒死就給人心臟。難道他剛好在那一天死去?又剛好這個信息被傳給醫院?又剛好匹配這個孫姓的病人?而且同樣的剛好,在10天裡發生了4次?

這是不可能的。那一定是這個活著的人,被別人決定了他的生死。因為需要他的心臟,所以就在那一天,把他的心臟取出來。孫是活了,但這個提供心臟的人死了。這就是按需殺人啊。國際上很多相關組織經過大量的調查和案例已經確定,中國存在著一個由中共政府控制的龐大的活體器官庫。

那麼這個33歲的男子,他是誰?叫什麼名字?他的器官信息是怎麼到了這個中心信息庫中的?他在被摘器官前,是什麼樣的生存狀態?他是如何被強制送上手術台的?他的家人知道嗎?所以我說這個事情,細思極恐。

而這樣的強摘,或者說活摘器官的行為,是在醫院的一個戒備森嚴的屋子裡進行的,不會有任何信息,更不要說現場視頻流出。然而,這些事卻很可能天天都在中國不同的地方發生。

所以我說在中國,真正的黑,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正像唐山這幾個女孩,在鏡頭沒有拍到的地方,可能已經被殺害了。在那個女孩衝進巷子之後,只聽到慘叫聲。發生了什麼事?我們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但據說,唐山當地人,這兩天不少人自發的送菊花到那個巷子裡去。

而唐山打人這個事件爆發後,網上實名舉報黑惡勢力的案件多達數百起,唐山公安局接訪處被「擠爆」。許多案件都與中共警方或政府人員涉黑有關。一位女子實名舉報當地公安分局局長,背後牽出40多名政府官員和富豪。

作為今天生活在中國的民眾,需不需要了解這些真相?要不要想一下,社會怎麼到今天這一步?什麼是社會黑惡化的根源?這其中,我們有什麼責任?接下來,我們怎麼在這個社會中生存?其實要我說,很多事情都說明這樣一個道理:保護別人,就是保護自己。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