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歸案!米爾格拉姆實驗 電醒了全世界的人!

大家好,我是扶搖。歡迎和我一起探索未解之謎

今天我們來介紹一個全新的話題,心理實驗。如果有人設計出這樣一個實驗,讓一個心智正常的普通人在短短一小時中成為一個殺人惡魔。您覺得這樣的實驗會成功嗎?

緣起 惡魔歸案

時間回到1961年4月。二戰中臭名昭著的德國戰犯,600萬猶太人被屠殺的主要責任人之一,阿道夫‧艾希曼(Otto Adolf Eichmann)終於被捕獲歸案,接受公審了。然而法庭上艾希曼拒不認罪,翻來覆去就是一句話,「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而正是這句話引起了耶魯大學心理學家米爾格拉姆(Stanley Milgram)的注意。因為為這場審判做系列報導的女作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是這樣描述艾希曼的:他不是一位狂熱份子,而是一個極其平庸而平凡的人。「表達能力匱乏,思考能力缺失」。那麼這樣一個看上去沒什麼主見的普通人是怎樣一步步走向惡魔之路的呢?鄂蘭評論說,任何人如果放棄對善惡是非的判斷力去服從權威,那麼最平凡的人也會導致最極端的邪惡。

米爾格拉姆非常贊同這個觀點。不過,簡單的服從真能導致極端的邪惡嗎?於是米爾格拉姆決定設計一個關於權威服從的心理實驗來研究一下。

米爾格拉姆實驗

不久之後,米爾格拉姆的研究團隊就招來了40名志願者,年齡在20─50歲之間,來自不同的行業。他們被告知參加的是「記憶和學習」的研究,時間大約1小時,酬金是4.5美元,相當於現在38美元。

實驗一共三名參與者。實驗人員,扮演「老師」的志願者和扮演「學生」的另外一名實驗人員。不過「老師」被告知「學生」也是跟他一樣的志願者。

實驗在耶魯大學的智能心理學實驗室進行。規則很簡單。「老師」被要求測試「學生」的記憶能力。如果學生答錯題,他必須給以懲罰。懲罰方式是電擊。

兩人被帶進了一個小房間,「老師」被要求把「學生」綁上「電椅」,讓他無法逃脫。緊接著「老師」被帶到了另一個房間。這裡有台「電擊發生器」,上面有30個開關,標著不同的電壓。最低15伏,最高450伏,以每15伏為一個進階。180伏以上的電壓被標記為「強烈電擊」。300伏則是「非常非常強烈電擊」,360伏以上是「危險:嚴重衝擊」。420伏以上就只有三個X(XXX),表示極端危險。實驗人員會陪在「老師」身邊,隨時提供幫助。

每當按動一個電壓開關的時候,紅色指示燈會閃個不停,電表開始轉動,電流嗡嗡作響。這位「老師」還會被安排感受一下45伏的電壓,是一種強烈刺痛的感覺。幾番操作下來,「老師」對這台機器的功效深信不疑。

實驗開始後,「老師」和「學生」雖然見不到面,但可以聽到彼此的聲音。「老師」按要求在學生答錯的時候按電擊開關 ,15伏,30伏,45伏……層層加碼。

扮演「學生」的研究人員會在電壓升到一定程度時作出一些反應,比如嘟囔抱怨,痛苦尖叫,要求退出實驗,拒絕回答問題,甚至徹底保持沉默。

而當「老師」開始擔心學生,要求終止實驗時,實驗人員會按以下四句話依次答覆:

1.請繼續
2.實驗需要你繼續
3.你絕對有必要繼續下去
4.你沒有其它選擇;你必須繼續下去

如果四句話都用完了,「老師」還是堅持要求終止實驗,那麼實驗結束。

大家認為有多少「老師」會最終按下450伏極度危險的開關呢?

事實上,在實驗開始前,米爾格拉姆曾在不同的人群中做過調查。得到的答案驚人的一致。大家都認為大約4%的人會按下 300伏的開關,而只有大約1%的人會走到最後。

然而,在米爾格拉姆的第一次實驗中,所有40位志願者都按下了300伏的開關,其中有26位最終走到了450伏,服從率為65%。大家都不相信這個結果。然而在之後幾十年中,許多國家的心理學家,包括米爾格拉姆自己都做了很多次這個實驗,結果都相差無幾。根據維基百科介紹,在美國境內的實驗,平均服從率為61%,美國境外,這個數字是66%。而在德國慕尼黑的一個實驗中,服從率居然高達85%。

那麼人心中的惡魔在實驗中是怎樣一步步釋放出來的呢?

米爾格拉姆曾經介紹過一個非常典型的個案。咱們一起來看一下。

普羅齊案例 釋放心中的惡魔

志願者名叫普羅齊(Fred Prozi),大約五十歲,失業,性情溫和。

當普羅齊非常配合地把電壓逐步升到180伏時,「學生」開始大喊大叫。普羅齊語氣激動地對實驗人員說:「我不會殺了那個人吧?他受不了了。如果那位先生出了什麼事,誰來承擔責任?」

實驗人員非常耐心地回答說,之前已經介紹過了,電擊可能很痛苦,但不會有損傷。「實驗需要你繼續,老師。我對他發生的任何事情負責。請繼續。」

普羅齊妥協了。下一個是195伏。「Zzumph」電擊過後,「學生」開始尖叫:「讓我離開這裡!你沒有權利把我留在這裡!」

普羅齊緊張地拍桌子:「你看他在大喊大叫。聽到沒?」

實驗人員指示繼續。

普羅齊再次服從。很快來到了270伏。這時測試題都做完了。普羅齊以為實驗到此為止。然而,實驗人員卻要求他再從頭開始做測試,直到學生完全答對為止。

普羅齊喊道:「哦,不。我不會殺了那個人吧?我不會給他450伏電壓的。」

實驗人員說:「實驗需要你繼續。」

這時「學生」說:「我絕對拒絕再回答了」

實驗人員說,不回答就是答案錯誤。「請給他懲罰,請繼續。」

測試繼續進行,電壓繼續上升,然而學生沒反應了。375伏後,普羅齊坐不住了,覺得「學生」可能出事了,央求實驗人員去檢查一下。

實驗人員超然冷靜地回答:「我們不會這樣做。請繼續,老師。」

普羅齊問:「你承擔所有責任?」

實驗人員說:「對,責任在我。請繼續。」

普羅齊開始一邊問學生「你在裡面還好嗎?你沒事兒吧?」,一邊唸測試題,繼續按動電擊開關。很快進行到了450伏。

「Zzumph」電擊過後,普羅齊再次央求實驗人員去看看學生:「如果他死在裡面怎麼辦?那位先生可能出事了。」

實驗人員再次拒絕,並且說:「我們必須繼續。請繼續。」

當普羅齊接著又按下兩次450伏開關後,實驗人員宣佈實驗終止。

不過大家放心,「學生」什麼事都沒有。因為那台電壓發生器只是個做得十分逼真的道具而已,而學生所有的反應都只是在做表演。然而讓人細思極恐的是,普羅齊非常清楚450伏電壓可能是致命的,重要的是,他有完全的自由可以走出實驗室,終止這場實驗。可他卻選擇了服從權威,儘管這意味著要虐待甚至殺死別人。而從米爾格拉姆實驗的結果來看,有超過60%的人會像普羅齊一樣選擇服從。

米爾格拉姆同樣也是震驚的。雖然實驗結果證實了自己的觀點,但他高興不起來。他希望他的實驗可以警示世人,告誡大家如果我們拋棄自己的良心而遵從權威,很容易對他人造成致命的傷害。那麼,問題又來了,誰對傷害負責呢?是發出指令的權威,還是造成傷害的個人?

回到開頭艾希曼的案例。按照當年德國的法律,他並沒有犯罪。在第三帝國的制度下,他甚至可以說是個良民。然而第三帝國在一夜之間瓦解了。權威煙消雲散後,艾希曼為他的服從行為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他被判以絞刑。

槍口抬高一釐米

無獨有偶,1992年,另外一個類似的案例也引起了廣泛的熱議。那年,前東德士兵亨里奇(Ingo Heinrich)因為在1989年射殺翻越柏林牆的東德青年而被起訴。他的律師為他做無罪辯護,稱他只是執行命令而已。然而法院最終判他有罪,服刑三年半。網上有份流傳很廣的判決詞,說:「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而打不準是無罪的,你有把槍口抬高一釐米的權利。」

關於這份判決詞,我們一時找不到原文。不過當時的主審法官塞德爾(Theodor Seidel)倒是說過這樣的話:「在20世紀末,在代表權力機構殺人時,沒有人有權無視自己的良心」。

事實上,在柏林牆立起來的28年間,共有超過200人因為翻牆被殺,700多人受傷。亨里奇被判有罪後不久,德國檢方開始著手對300多名像他這樣的邊防警衛一一進行起訴。下達「槍決令」的前東德領導人,已經逃亡俄國的昂納克(Erich Honecker)被通緝。

然而這一切,本來或許可以避免。事實上,當時跟亨里奇一起受審的還有另外三名士兵。其中一位有意無意把子彈射偏了。他被判處緩刑。另外兩位被無罪釋放的士兵一位把子彈射到了地上,而另一位則在規勸其他士兵,開槍只是為了把人抓捕,無需傷人性命。亨里奇在法庭上表示了悔恨。如果當年他可以像這三名同事一樣對上級命令不服從或者消極服從,槍口抬高一釐米,那麽那條鮮活的生命今天就可以和他一樣在自由的德國無憂無慮地生活。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講到這裡了。都說每個人的心裡都住著一位天使。每個人的心裡也都住著一個惡魔。如果有一天我們必須面對一些違心的事情,必須做一些抉擇,不妨想一想今天介紹的這個實驗。是服從權威釋放自己心中的惡魔,還是選擇不服從做保護別人的天使,全在我們自己。

未解之謎,我是扶搖,我們下期再見

歡迎訂閱Youmaker頻道:https://www.youmaker.com/c/UnsolvedMystery
訂閱頻道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zvQZ1p_-AXgAWiyHhE7CxQ
訂閱未解之謎Telegram群組:https://t.me/wjzmchannel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