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至上、生命至上(3)?

作者:捨近圍求遠

80、90後們大概對拉大旗作虎皮非常陌生,而在上個世紀70年代及其以前的很多年裡,這種現在看來匪夷所思的現象確實是中國百姓日常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令人難過的是,在偃旗息鼓幾十年後,伴隨著防疫的戰鼓,大旗和虎皮似乎都應運而重出江湖,不管人家是否願意,就是要來給年青一代上課、補課。

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動人旋律,這兩三年裡一直都在響徹雲霄、甚至都快要擂破乾坤,可悲的是,大旗也好、虎皮也罷,都不能帶給百姓真實的福利,除了不斷拋灑的金箔錫紙日復一日地在給某某大人屢屢補妝和保持臉面,百姓只能滿懷焦慮與不安期盼著本應回歸的正常生活,望眼欲穿。

有這樣的大旗,百姓有病不能看,必須首先要去通過這個測試那個檢驗,弄好自己手裡的這個碼那個證,祖祖輩輩未曾聽說過的無數新鮮規定,硬生生地讓孕婦難產於隔離區內;老人痛疼難忍自我了解;即便僥倖闖到了醫院大門外,一句不符合防疫規定,頃刻間冰涼了病人求醫問藥的熱切希望。百姓在如此的豪言壯語下,求醫不得求醫無門,發生在西安、河南、大連、上海,不勝枚舉!

有這樣的大旗,百姓有家不能回,無論你是身居何處,送貨的卡車司機,可以被封在狹小的駕駛室內數日;隔離區的柵欄,可以把無數的家庭和親人阻斷;斷炊斷糧,全然無人在意,百姓唯有鋌而走險為了一點食物,稍不小心,還會被人打翻於自己家門前;苦苦經營的街頭店面,連日無人問津,生意慘澹,夫妻相擁抱頭哽咽。在西安、在大連、在上海,俯拾皆是!

有這樣的大旗,百姓可以分分秒秒被拒之於國門外。任你旅途疲倦、歸心似箭;任你簽證到期、進退兩難;任你貧病纏身、暑濕風寒。更有無比可惡的新世紀最新發明「航班熔斷」,無緣無故慘烈打翻一船人、不明不白無情平添無數難。有家回不得、有國歸不得,腸斷天涯,舉世罕見!

販夫走卒眼裡只有一個個或者一群群的個體百姓,未曾見證過人民這樣宏大的場面。儘管無數次地絞盡腦汁去冥思苦想,試圖尋找和歸於那享用了寶貴幸福的人民,卻每每總是水中撈月、黃鶴西去。既然不能被有幸於高高在上和榮華富貴的人民,就不得不痛苦地吞咽傷心的殘酷現實,我不是人民,你不是人民,他也不是人民,大家作為一個個可伶的小小群眾之一,都不是人民!那個幸福極了的人民,大家只能天天聽得見,只是總也看不見、摸不著,更無法融入其中!

如此,不難斷言,人民不是你我,你我不是人民!這是疫情發生以來這將近三年的時間裡,眾多國民不得不接受的一個新的認知。既然如此,那最好還是讓虎皮繼續是虎皮、束大旗於高閣。百姓生活生命裡並不需要奪目的虎皮、不需要耀眼的大旗。再動人的口號既不果腹也不醫患,一個一個的百姓就只是一個一個的人,不祈求被放大、不貪念被至上,百姓念念在茲的本就是屬於自己的國民待遇,日夜期盼的僅僅就是什麼時間可以被送還自己的柴米油鹽及尋常煙火、被回歸自己的喜怒哀樂及普通人間。

尊重自己尊重他人,是無比堅實的裡子。如若不然,再靚麗的名義,也難免唾面自乾、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天樓塌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作者博客/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