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可怕的來了!佩洛西訪台生變?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7月26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7月25號(星期一),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一個週末過去,南京玄奘寺戰犯牌位事件也水落石出,有了結果。這個結果可以說有點出人意料,但又在情理之中。說出人意料,是因為當事人「吳啊萍」的身分已經很快就被鎖定了,而且這背後並沒有任何一些粉紅群體所猜測的「日本軍國主義分子滲透、占領我愛國主義教育陣地」的陰謀。

說情理之中,是因為事件曝光後,很多了解一些佛教知識的人士就已經指出了當事人設立這些牌位的動機。我們今天就先簡要地說說這個事情,實際上,我們看到這個事件的焦點正在發生轉移。

吳啊萍身分動機曝光

昨天,南京官方以「南京市委市政府調查組」的名義,發布了關於玄奘寺日軍戰犯牌位事件的調查通報。

根據通報,吳啊萍是當事人的真名,是一位90後女性,擁有大學學歷,畢業於北京某醫學院,2013年進入南京某醫院從事護理工作,2019年9月辭職去五台山某寺廟當居士,2022年7月22日被南京市公安機關依法立案調查。

吳啊萍於2017年12月18號前往玄奘寺以朋友名義要求供奉往生牌位,並在登記表上填寫「松井石根、谷壽夫、野田毅、田中軍吉、向井敏明、華群(美國人明妮‧魏特琳)」6人名字。

寺院當值僧人不認識這幾個名字,於是按照正常程序以每個牌位每年100元標準、供奉5年共收費3,000元,將牌位塑封后擺放於地藏殿的「往生蓮位」區第15排7—12號位。

大家注意,這裡的「往生蓮位」是一個關鍵詞,我們稍後來解釋。

這些牌位最早是在2022年2月26號被一名女信眾尋找自己供奉的牌位時,被僧人慶玄、祿玄等發現。當時有一遊客拍下了照片,慶玄隨即撤下5名日軍戰犯牌位,當晚報告了住持傳真,傳真要求嚴禁外傳,也未向主管部門上報。直到7月21號,拍照的遊客將照片發布到社交平台,被大量轉發,才引爆了整個事件。

也就是說,拍照的人是明知寺院已經撤下牌位5個月後,才出於某種原因曝光了照片,這就是事件發生的來龍去脈全過程。

至於吳啊萍的動機,通報的結論是:供奉戰犯牌位屬吳啊萍個人行為,未發現其受人指使或與他人共謀的情況。為什麼她要供奉這些牌位呢?因為她了解了日軍戰犯暴行後產生了心理陰影,長期被噩夢纏繞;在接觸佛教後,產生了通過供奉往生牌位讓5名戰犯「解冤釋結」、「脫離苦難」的想法。

為什麼同時也供奉了華群(美國傳教士魏特琳女士)的牌位呢?因為華群有保護大量婦女兒童的善舉,但也深受戰爭刺激,回國後在家中開煤氣自殺,吳啊萍也想通過供奉幫其解脫。

通報還提到了吳啊萍的健康狀況,說經調查發現,2017年3月以來,吳啊萍曾因嚴重失眠、焦慮等症狀,先後3次到醫院就診,並服用鎮靜催眠藥物。最終,吳啊萍被官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予以刑事拘留,而寺院住持和民族宗教系統的一系列相關官員也分別被處以撤職及黨內警告等處分。整個事件算是就此告一段落。

其實早在上週五我和大家討論了這個事件後,當時就有一位朋友留言解釋說,戰犯牌位被供奉在南京九華山玄奘寺的地藏殿,因為九華山就是地藏菩薩的道場,而地藏菩薩因為大慈悲心使然,不忍造惡眾生在地獄受苦,因此才發願到最艱苦的地獄道中去超度眾生,目的是讓這些地獄惡鬼能夠回頭是岸脫離苦海。這是地藏菩薩那句有名的「地獄不空,誓不成佛」說法的由來。

華群雖然是救人的英雄,但她最終是自殺身亡,在佛教看來,自殺也是有罪的,也需要地藏菩薩來拯救超度。所以,玄奘寺裡供奉的牌位,並不是為了長生牌位,而是往生牌位。

我對佛教教義是個門外漢,但當時就覺得這是一個可以合理解釋吳啊萍看似矛盾行為動機的角度。現在和官方通報的內容進行印證,我們基本上可以得出結論,就是吳啊萍因為出家修行的緣故,加上自身受大屠殺歷史精神刺激的因素,想要借用供奉往生牌位的方式,讓地藏菩薩來超度這幾個有罪的人。

事實上已經有不少人都注意到了,在松井石根等人的牌位上,清楚印著「佛力超薦、往生蓮位」8個字,其表達的含義就是超度惡靈往生的意思,這是「往生牌位」,而不是一般人理解的受人崇拜、接受供養的長生牌位。

也就是說,吳啊萍實際上只是表達了一個佛教中人很普通的慈悲一切眾生的概念,尤其是地藏菩薩對地獄惡靈也要慈悲超度的這麼一個內涵。她對這個概念的理解正確不正確,是否適合用在日軍戰犯的身上,我們這裡不做延伸討論,但我們可以肯定一點,她的初始動機並無惡意,如果這個行為真的觸犯了法律規定,也可以說是一種無心之過。

更何況,她的行為是否真的就觸犯了法律,還存在巨大的疑問。

根據官方通報,南京警方是以涉嫌「尋釁滋事」的罪名刑拘了吳啊萍,但我們查看一下中共《刑法》第293條關於「尋釁滋事罪」的定義和條款,就可以看到,這個罪名規定了4類行為涉嫌犯罪:

(一)隨意毆打他人,情節惡劣的;
(二)追逐、攔截、辱罵、恐嚇他人,情節惡劣的;
(三)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情節嚴重的;
(四)在公共場所起鬨鬧事,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

很顯然,吳啊萍設立往生牌位的行為與這4條哪條都對不上。我們都知道任何一國的刑法基本原則,就是法無規定即可為——不在法條規定內容範圍內的行為,也許存在道德上的問題,但就不能定以刑事罪名。

我們看到網絡上也有人提出來,說2018年出台的中國《英雄烈士保護法》對尋釁滋事罪進行了擴展。該法第27條規定「褻瀆、否定英雄烈士事蹟和精神,宣揚、美化侵略戰爭和侵略行為,尋釁滋事,擾亂公共秩序,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由公安機關依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在這裡,吳啊萍唯一可能沾得上邊的,就是「宣揚美化侵略戰爭和侵略行為」。這樣一來就涉及到一個關鍵問題,就是我們剛才討論的,這幾個戰犯牌位究竟是「往生牌位」還是「長生牌位」的定性問題。

如果是後者,等於把戰犯當成神來供養崇拜,那當然屬於美化侵略的行為。但如果是前者,其表達的第一個內涵是這些人都墮入了地獄之中,正在倍受煎熬償還罪業,這符合了善惡有報的佛教教義;其表達的第二個內涵,是希望地藏菩薩最終將他們都超度往生,早點還清業債了去轉生脫離苦海,這也符合佛教慈悲眾生,普渡眾生的教義。

也就是說,這樣的內涵,同樣很難和「美化侵略」掛起鉤來。也許在很多人看來,希望地藏菩薩去超度戰犯顯得有點太不合時宜,太「爛好人」,甚至難以接受,但畢竟這只是一個對何為「慈悲」的理解程度和角度的問題,還談不上「美化」對吧。

所以我們就看到,對吳啊萍的刑拘,在現有刑法中很難找到定罪的條款。事實上,官方的長文通報中已經公開承認了,吳啊萍設置的牌位是「往生牌位」。

而警方刑拘她真正的原因,其實是因為大眾輿論的急速發酵。也就是說,南京官方為了擺脫自己的輿論壓力,對吳啊萍使用了電視認罪、輿論定罪及輿論審判的方式。對吳啊萍的刑事拘留,實際上是一次以民意為主導的公審。這就非常可怕,因為民意有時候並不一定就代表正確,尤其在中國大陸這樣的體制與環境中,大多數時候的民意,其實都是被操控、被製造出來的。

很多朋友應該對文革時期的公審大會還記憶猶新:犯人被拉到大會現場,主持人宣讀罪狀——這實際上就是現場版的官方通報了,然後有人帶頭呼喊口號,大叫不殺不足以平民憤,一些事先安排好的人員立即站起來呼應,緊接著民眾情緒也開始被帶動。

於是,主持人立即「順應民意」,宣布將犯人拉到會場外就地處決。過去有句成語叫「一葉知秋」,吳啊萍的行為合不合適宜是一回事,如何對她定罪審判是另一回事,前者只是個人的觀念和道德層面的事,而後者是整個社會最基本的司法公平層面的事,與每個人都密切相關。這樣的例子哪怕出現一個,我們都可以看到其不寒而慄的過去,也看到不寒而慄的未來。

佩洛西訪台生變?中美博弈明顯升級

好的,接下來我們要和大家繼續說說佩洛西訪台的事情,因為在這個週末,中美雙方圍繞佩洛西的博弈明顯升級,都有了進一步的動作,佩洛西訪台一事可能出現變化。

中共這邊多次放出了狠話,一旦佩洛西訪台將會如何如何。最新的一次表態是在今天外交部的例行記者會。貌似沒有完全睡醒的趙立堅眯縫著眼念稿,不斷作輕蔑狀,聲稱中方正「嚴陣以待」,如果佩洛西真的訪台,中方必將採取有力措施,予以堅決應對和反制。

美國這邊的信息相對多。在上個週六,CNN引述三位知情人士的消息,再次證實了佩洛西計劃在未來幾週訪問台灣。報導同時披露,白宮官員擔心,在美國佩洛西可能訪問台灣之前,中共可能會在台灣島上空劃設禁飛區,還可能派出戰機進一步進入台灣劃定的「防空識別區」,甚至進入台灣周圍12海里範圍內的領空。而這可能引發台灣和美國做出應對,使得事態升級。

而《華郵》在上個週五下午發表的專欄文章披露,包括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參聯會主席米利將軍、印太司令部司令阿奎利諾和印太事務專員坎貝爾等高層都與佩洛西進行了討論或簡報。

文章說美國軍方正在制定保護佩洛西代表團的方案,按照國會代表團赴台灣的正常程序,他們將乘坐美軍軍用飛機。而正在考慮的措施包括動用航空母艦戰鬥群或派遣戰鬥機進行近距離空中支援。

這些信息顯示美方高層是很認真在看待佩洛西訪台可能引發危機升級的風險。同時也顯示了拜登政府在這個問題上面臨兩大難題:首先第一個是拜登需要有一個明確的判斷:中共的威脅僅僅是虛張聲勢還是貨真價實?其次,拜登是否願意讓全世界都認為,他甘心由中共來決定美方人員誰可以訪問台灣?這既事關拜登的政府形象,又關係到美國的制度根本:誰在這件事上擁有最終拍板權?

到目前為止,我們看到中共所有的威脅都很強烈,《金融時報》甚至引述一位消息人士的說法稱,中共私下對美國表示了比以往「更強烈的反對」,而這種私下的言論更進一步,暗示可能會採取軍事回應。而以美國國安顧問沙利文為首和其他幾個國家安全委員會的高級官員都反對此行,因為這可能導致台海緊張局勢升級。

儘管中共威脅的調門很高,但這些威脅無一例外全都非常模糊,沒有任何具體指向。也就是說,在佩洛西訪台問題上,其實中共也在玩模糊戰略的遊戲。這種策略在很多時候是有效的,美國用模糊戰略維持了台海平衡幾十年就是最好的例子。但這種戰略必須具備一個前提,就是雙方的戰略目的都不想迅速打破現狀,所以才需要模糊來保持政策上的彈性。

但現在站在美國的角度看,這個前提事實上已經消失了。在上週三,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威廉‧伯恩斯已經公開表示了:根據中情局的分析,目前的問題不是中共領導人會不會在若干年後武力控制台灣的問題,而是他們如何以及何時會這樣做。

伯恩斯的講話證實了一件事,根據他們的評估,台海的平衡被打破、現狀無法維持,只是一個時間問題了。所以,他只是沒有明確說出關鍵的一句話:模糊戰略已經起不到威懾作用,或者說,失去了意義。

從這個角度來看佩洛西訪台,中共之所以採取模糊威脅,當然是希望維持現狀:高級別美方人員不要訪台。換句話說,現在的中共不想攤牌。就像美國在出兵問題上保持模糊被中共認為是不想攤牌,是一樣的道理。

所以,美方的視角,應當跳出來從更大的台海未來的角度來看待佩洛西訪台:這個舉動不是在引發緊張局勢,這個舉動只是在回應中共引發的緊張局勢。這個因果關係很重要,因為只有這樣才會讓中共明白,自己單方面改變現狀的企圖可能會導致什麼後果。只有在這樣的代價面前,中共才有可能重新考慮是否要一意孤行。

也就是說,問題的焦點,不是美國如何來看待佩洛西的一意孤行,而是美國應當如何看待中共在武統台灣問題上的一意孤行。佩洛西的一意孤行只是結果而非原因。這個基點理順了,中共的威脅自然就站不住腳,畢竟「今日烏克蘭,明日台灣」這話就是中共自己說出來的。

對中共這種得寸進尺、只許自己放火,不准他人點燈的流氓來說,毫不客氣地點上燈,然後將子彈上滿槍膛,才是最好的威懾。

蓬佩奧:我會跟你一起去台灣

蓬佩奧昨天在推特公開@佩洛西,說,我會跟你一起去台灣,我在中國被禁(入境),但在熱愛自由的台灣沒有,我們到時見。

蓬佩奧是了解中共最深的美國政治家之一,他敢於這麼滿不在乎,當然有他的成熟思考在內。佩洛西訪台已經推遲了一次,事實上已經沒有了再推遲的餘地。更何況佩洛西訪台並非首開先例,25年前金里奇已經做過了,議長訪台絕非中共不可接受的結果。在我看來,中共的威脅,只不過就是威脅而已。

至於說那些擔心台海升級失控的人,應當看看蘇納克的例子。這位受到《混球時報》力挺的英國新首相候選人,出現了令人瞠目的反轉。他誓言如果當選將對中共採取強硬立場,會在就任首相的第一天就關閉孔子學院、審查中共資金及禁止中共收購,同時還要強化反中共間諜的工作等等。

然後他還準備在今天的電視辯論中抨擊競選對手特拉斯對中共政策軟弱。

連蘇納克都可以一夜之間變得如此強硬,不怕搞砸與中共的關係,我想這裡面的邏輯,應當值得拜登政府好好研究研究。

好的,今天我們暫時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