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捲入公安內鬥 民營企業家遭刑訊逼供致癱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8月14日訊】雲南省宣威市身家上億的民營企業家寧德貴,曾經頗受地方政府的青睞,但其命運在三年前發生逆轉。寧德貴疑因捲入公安系統內鬥,他和他的十幾名屬下被定性為「黑惡勢力」,並遭到持續刑訊逼供,他本人因刑訊而癱瘓。陸媒日前披露了此案的部分黑幕。

民營企業家刑訊逼供致癱

新浪財經頭條號「光子星球」8月12日發表了一篇題為《404監室的失蹤者》的長文,披露了雲南省宣威市民營企業家寧德貴等人被指控為「黑惡勢力」的「703專案」部分內幕。

據此文披露,寧德貴出生於1970年10月,是一名退伍軍人,退役後自行創業,成為了雲南貴鑫建築工程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貴鑫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發展至今,他旗下的公司和產業包括建築工程、農貿市場、典當、物業、酒店等。

寧德貴曾經是宣威市和曲靖市兩級人大代表,多次受到當地政府的表彰。然而,2019年6月11日,寧德貴接到雲南宣威市紀委監委的一個配合調查的電話通知,此後命運發生「180度的大轉折」。他被終止人大代表資格,並被定性為「惡勢力糾集者」。

寧德貴及其屬下15人在宣威市看守所關押期間,被專案組帶到了由管教室改造而成的「特審室」,遭受了持續的暴力「特審」和刑訊逼供。

半年後,當寧德貴再被投入看守所時,他已經成了雙下肢癱瘓的殘疾人,生活不能自理,只能坐輪椅並靠同監室人員幫助生活起居。

據陸媒報導,寧德貴最初是以涉嫌「尋釁滋事」的罪名於2019年12月5日轉入公安看守所關押,2020年1月11日逮捕。2020年7月31日,宣威市檢察院提起公訴時,指控貴鑫公司犯串通投標罪,寧德貴及其下屬等15人犯故意傷害罪、非法拘禁罪、串通投標罪、強迫交易罪、尋釁滋事罪。2020年9月3日,檢方變更、追加更多起訴。

然而,寧德貴等人的代理律師卻堅稱其當事人「無罪」,並指控專案組及公安對嫌犯進行了長時間非人虐待和刑訊逼供,其所取得的口供均應被視為「非法證據」而予以排除。

寧德貴的親屬也向上級有關部門寄送了舉報信,指稱寧德貴遭受了長期暴力「特審」而致癱瘓。舉報信中寫到,「本案15個被告人都遭到了慘絕人寰的暴力特審和刑訊逼供、引供、騙供、誘供、指供。一個好端端的民營企業被整垮,一個健康的民營企業家被打成癱瘓。」

「寧德貴案的全部有罪證據均是用非法手段取得的虛假證據,全案被告人無一免遭刑訊逼供。」寧德貴的家屬稱。

值得注意的是,寧德貴的親屬在舉報信中指稱「寧德貴被捲入政治旋渦,是這起案件的起因」。而這個案件的「導火線」,是宣威市公安局拍賣其下屬部分老舊房產時,寧德貴的公司競得了宣威市老交警大隊的房產,事後有人舉報寧德貴與時任宣威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尹大寶「有不正當利益關係」。

寧德貴及其家屬披露的「特審」黑幕觸目驚心

寧德貴的自書材料稱,他在被調查期間遭到辦案人員毆打和污辱,逼迫他承認行賄過尹大寶。他沒有按照辦案人員的指引和意圖供述,因而被多名辦案人員輪番毆打和刑訊逼供,期間還多次轉移留置點。

寧德貴稱,2019年6月20日左右,辦案人員對他進行了連續3天的「特審」和毆打;6月25日至7月初的一個下午,又遭到暴力毆打, 導致他半身不遂 ;2019年8月,他再次遭到數名辦案人員的審訊毆打,並在留置室休克昏死兩次。

寧德貴等被告人在庭審中稱,2019年12月,辦案人員在宣威市看守所「私設公堂」,將302幹管室改造為「特審室」,專門用於「特審」犯罪嫌疑人。特審室裡配備的刑具有老虎凳、木棒、繩索、馬鞭、鐵鏈、鐵條、手銬、腳鐐等。

2020年12月1日,宣威市法院對此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寧德貴犯串通投標罪、尋釁滋事罪、非法拘禁罪、強迫交易罪、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六個月,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六個月,並處罰金220萬元。

一審宣判後,寧德貴等人不服判決,向曲靖中院提出上訴。

值得注意的是,全案243位證人無一人出庭作證,寧德貴、陳滇、王富優和辯護人排除非法證據的申請均遭法庭拒絕,全案未排除一份非法證據。

2021年9月28日,曲靖中院二審發布裁定書,以原審過程中存在違反法律規定的訴訟程序的情形、可能影響公正審判為由,將案件發回宣威市法院重新審判。但宣威市法院於2022年6月13日仍做出維持了原一審判決的罪名和量刑。寧德貴不服,再次提出上訴。

(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