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唐山案28人被起訴 民眾不買帳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8月30日訊】【熱點互動唐山打人案官方給說法,民眾不買帳;拜登習近平不確定未來方向;美中審計協議各說各話,中共先答應再扯皮?| 唐靖遠 Jason |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8月29號星期一。中共官方公布對唐山打人案的最新進展,稱起訴28名涉案人員,調查15名相關人員,包括唐山市的公安分局局長馬愛軍等。根據通報及媒體信息,受害女子在店鋪旁邊的巷子裡還被毆打近2分鐘。不過民眾質疑4名受害女子是否平安?黑勢力為何長期作惡?官方通報為何難以平復民憤和質疑?

美中就中概股的審計達成協議,但雙方聲明有明顯衝突。中方聲明稱美國監管機構只會在中方協助下進行檢查,而美方則稱有完全的自由審查權,無需與中方協商。那麼從開始就各自表述的協議能夠被有效執行嗎?中概股退市的風險是否降低?今晚我們請來兩位嘉賓討論這些熱點的事件。兩位都在線上,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一位是Jason博士,二位好。

唐靖遠:方菲好,Jason好,大家好。

Jason: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那我們先請唐靖遠先生來分析一下唐山案的最新的進展。唐靖遠先生,您怎麼看它現在官方給了這樣一個說法了,28嫌犯被起訴,15名相關人員被調查。聽上去人數眾多,這是不是說明正義得到伸張了呢?

唐靖遠:我覺得首先就要看怎麼去理解這個伸張正義的內涵,對吧。我們如果說站在一個法律的角度說伸張正義在法律的意義上面,最起碼你要做到一條,就是叫做罰當其罪。就是你的懲罰與他所犯的罪行,他受到的程度應當是相當的吧,這個才可以說它是公平的,才可以說是基本的實現了一個司法的正義。但是我們可以看到現在唐山案,它最大的一個疑問就是在於這4位受害人他們真實的處境究竟是什麼。

就是他這個案子到目前為止,我們看到還有很多太多的不透明的情況。這4位受害人的情況,官方和民間它仍然依然是完全不同的兩個版本。其實你要站在官方的角度,他如果說要對此進行一個闢謠其實並不難,你就讓當事人出來就是接受一下媒體的採訪,或者哪怕說當事人因為說還在醫院,比如說可以讓他的家屬等等來接受一個媒體的採訪,把這個事情的來龍去脈,怎麼回事兒都把它給說清楚,這個其實並不難。

對中共來說,其實它們並不是說是做不到的。我們舉個很簡單的例子都知道中共這段時間因為防疫,此前它不是做那個流行病學調查,很多的當事人就是因為陽性或者是黃碼這樣的一些人,他一旦做了這個流行病學調查,那個密接者等等。它可以查到幾乎你每一分鐘在哪裡,可以精確到分鐘你在哪裡,你在幹什麼。包括很多當事人,大家可能都看到此前的例子,比如說有些人是因為出現了這種婚外情。

還有的人是因為他的職業也是,比如說她是在個酒吧去當坐台小姐等等,他照樣都被官方給曝光。也就是說你要站在中共的官方的角度,它們其實如果說它們真的認為是有必要的話,它從來不會在乎所謂什麼公民的隱私權。在此前我們看到也有多個公眾事件的當事人,就是他們去公開身分來面對大眾,接受媒體的採訪、講述他自己的這種故事等等。這個已經不是說是一次兩次了,已經非常多了。

但是你就可以看到一個非常奇怪的現象,為什麼一到了唐山這個案子以來,所有的這些,你看從政府到警方,再到當事人,到他們的家屬,包括媒體,連國內的媒體,他們自己的官方媒體,還是到唐山派記者,到唐山去進行採訪,結果都被唐山當地的警察以暴力的方式進行扣押,然後把他們驅趕出來。就是它已經到了這樣的一種程度,它就等於這種做法本身就相當於告訴了全國所有人,唐山這個案子我們有很多不能夠見光的地方,對吧?這是你自己,相當於你用你的行動釋放出來這麼一個信號。

所以它就帶了一個問題,你如果說是整個這個案子到目前為止,我們所有看到的信息都只是你官方的一面之詞。在只有一面之詞的情況之下,怎麼可能說你讓民眾能夠相信你,說是你實現了一個司法的正義,你給受害者討回了公道。我們現在就連這個受害者,就是一個最基本的受害者究竟是不是真的是死了,還是活著,或者說受害者是不是有受過更加殘酷的這種侵害?這個加害者他是不是有一些特殊的背景,因此而對他有徇私枉法等等這樣的一些現象等等,我們現在什麼都不知道。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我覺得是無法去跟他談什麼司法正義的。

主持人:所以黨媒的這個報導中採訪了一個,據說是受害女子之一的,然後背對鏡頭收音經過處理。那個您覺得完全沒有辦法去核實這個人是不是真的當時的受害者之一對吧?然後從他說的話來講,很多網民也質疑說好像很輕描淡寫。

唐靖遠:對。你就這個視頻的本身而言,首先我們是無法斷定這個受訪者她就是當時,她背對著面,而且還把她的聲音也做了變聲的處理,然後非常簡短的和記者有這麼幾個問答。你隨便找一個就說這個演員是吧,他其實都可以做這個事情,這個一點都不難。那麼還有一個比較關鍵的就是我們可以看到記者在提問的時候,他不是有問到說,他只是問到他說你是否是有被汽車碾壓什麼的,還是追著碾壓什麼的,她說否定,我沒有這種事情。

但是記者其實並沒有去直接的問到,比如說她有沒有受到性侵害,還有你的同伴同事,這個就是同伴,她是不是有這個受到更加殘酷的這樣的一些對待等等。所有這些話都是旁邊記者的話外音,他是他們在說,這個是一個問題。二一個就是說這個視頻,你可以看到它包括,根據這個視頻他說的,這個嫌犯從第一個嫌犯進入到了那個小巷子裡面去。首先這個小巷子,它這個視頻意思就是說那個是一個監控的盲區。

意思是說那是沒有監控攝像頭的。這個本身就與民間的說法是有出入的。民間是已經有拍下了照片,說那個地方本來是有一個監控攝像頭在那裡的,只不過後來被拆掉了。那麼也就是說按照官方的這個說法,說這些人,這幾個嫌犯進入到那個小巷子裡面。進去以後,然後到他出來,整個時間也就只有1分40多秒吧,大概是這樣子,就接近2分鐘這樣的一個時間。然後她當然潛台詞的意思就是說,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她肯定也不可能說發生什麼像性侵害等等這樣的一種行為啦,對她們只是比較簡單地毆打,然後語言上對方進行了一個幾句話的這樣威脅。

這個就帶來一個問題,而且官方它把那一段,小小的監控視頻非常短,我看就可能只有一兩秒鐘,就是說嫌犯從個小巷子裡面走出來了,然後這麼亮了一下。換句話說就是在整個,至少燒烤店的前門那個地方的那個監控視頻完整的、從頭到尾整個的,官方它其實早就有的。但是為什麼這段視頻它一直都扣著,一直都不放呢?就是我們都知道這個唐山打人事件從6月10號到現在已經是兩個多月了,兩個半月了。

那麼在這兩個半月裡面,可以說是各種各樣的說法是滿天飛,各種傳聞,各種版本的是滿天飛。那官方其實它完全可以很輕鬆的,要不就是你讓這些受害者出來見個面,要不然你就把你手裡拿的這些監控的視頻等等畫面,你把它整個,全程完整的你把它給播放出來,那麼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這麼短的時間之內他進去就出來了,那他不太可能大家所說的什麼還有這個性侵害等等有這樣的一些情節,他不自然就闢謠了嗎?為什麼官方他不做呢?

他要等到兩個月以後,等到這些各種傳聞都已經傳得簡直是滿城風雨的時候,讓他出來告訴你說我們現在有監控視頻,這個監控視頻顯示,你看這個時間就不到兩分鐘。那麼我們其實也完全可以有充分的理由來懷疑就是,或者說來質疑你官方這麼做,是不是有一些特別的難言之隱,你是不是還有什麼隱瞞的,沒有告訴給大眾的這樣的事情?那這樣一來就會導致你官方你所謂的獨家視頻,你要證明這樣證明那樣的你的效應、你的信用,首先我們可能就要打上一個折扣,對吧,它就是這麼一個道理。

主持人:現在這個處理結果還有一個比較有意思的地方,就是他也有一個對什麼所謂的保護傘的處理,15名的相關人員的調查,其中8名是公職人員,還包括公安分局的分局長。那您覺得這算不算一個進步呢?

唐靖遠:我覺得這個就涉及到一個問題,就是他宣布對15個警方人員進行調查,同時有8名人員被留置了,而且是從官方的措辭通報來看,就是把他們是作為一個保護傘這麼一個定性,而且涉嫌犯了幾個罪,什麼徇私枉法、什麼濫用職權,還有行賄受賄等等這麼幾個罪,對他們進行了了一個調查。看起來好像是應該這個處罰的力度還是不小,但是它就帶來一個問題,這份通報呢,它是河北省的這個紀委監委,他是發出了一份這個通報,那麼既然是紀委監委所發出來的通報,他就非常的簡略,他並沒有詳細地談到,就是這8個人被留置的這8個人,為什麼他們是被定性為是保護傘的作用,那麼他們跟這個陳繼志這個團夥是吧,這個28人的團夥,他們究竟發生了一種什麼樣的保護和被保護的關係。

尤其是在這個案子裡面,不光是說是他們這個整個團夥的一種利益勾結的關係,在這4個女孩被打得這麼一個案子裡面。那麼這個馬愛軍也好,包括那個機場路派出所那個所長等等,就是這些人,他們究竟在裡面扮演了一種什麼樣的保護傘的角色,他們隱瞞了什麼等等,這些都是大眾最關鍵,最需要知道的一些信息。你看它全都沒有,一個字都沒有。它就只是非常籠統含糊的告訴你說,這些人他們這個有涉嫌犯了這樣的罪,那樣的罪。我們現在已經把他們給調查了,你看我們已經給了你一個,還了你一個公道,給了你一個說法。但是這個說法卻是非常模糊,非常就是不確定的這麼一個說法。那麼我們就不知道你這背後究竟是不是有這個錢權的交易,是不是有甚至可能有一些政治的交易在裡面,我們什麼都是不清楚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上面來講,我覺得它這個通報不但沒有解釋,就是說給出一些答案,它反倒是帶出了更多的疑問。

主持人:好的,那Jason博士,我們也看到就比如說,像剛才保護傘的這個問題,那網民就說這個是不是保護傘的全部,那你是不是只是惡勢力冰山一角,那有關這個4名女子,那網民也說,他說如果你這4名女子,這個親身拿著身分證直播,我才能相信你的闢謠。就說官方現在給出的這些說法,很多人是不接受的。那您覺得為什麼就是官方這些,沒有辦法平息民眾的這種質疑和憤怒呢?

Jason:其實是兩個層面,一個層面是正關注的奇慘無比的鐵鏈女的事件,最後它也是以這樣的一個方針解決的。那麼就說長期的話,大家其實對於中共說什麼都是基本上是打問號,因為它不是一個在掩蓋事實等等,就是說他其實自己把自己放在了整個這個事件的當事人的一個角度,那麼當事人去調查,當然就調查讓人懷疑了。另外的話,就是這個是長期正義得到伸張,它的核心的目的,從各種角度來說,都是以最小的代價,最快的把這個事情蓋住,給個交代。

就剛才唐靖遠提到了一點,就是比如說這個有15個這個中共的在職人員,被紀委監委給調查了。其中8個留置。就是這個事情本身,但是它的最高級別也就是一個區,就是路北區的公安分局的一個幹部。那麼其實這個級別都是非常非常低的人。而且的話這次他不把這個叫黑社會,事實上這28個人從2012年就開始為非作歹,10年在當地就是欺行霸市,整個做了這個案子。據說他們立的這個案件,就是光證據都有3,000多件。但是折騰了10年3,000千多件證據,在前一段時間唐山的打黑運動中,還沒有任何事。還能在打黑運動中過後立刻又把幾個女子打成重傷。

你就可以看到就整個這個體系是爛到底,就是整個它有個打黑運動之後,10年的黑沒有打掉。而且越來越倡狂。這個過程中的話,他沒有詳細說這15個人到底是怎麼樣子行賄受賄,怎麼樣子以權謀私等等這樣子的,沒有任何細節。為什麼呢?他學了個道理,就是說,我們知道了就說這一次它跟那個處理鐵鏈女是非常不一樣。鐵鏈女事件出來以後呢,它出的公告特別快特別多。一說就說錯,一說就說漏,最後是越搞事越大。

它這次學了教訓,當時就是一個報告兩個報告三個報告的不停的出,它是等了80天,整個大家把這個事都已經淡下去了以後,它迅速出了公告,而且這個公告沒有細節。剛才我們談到這10幾個官員怎麼徇私枉法。它如果任何細節說出來,那麼大家都會問,難道他們就是這些保護傘的最終極代表嗎?這個事情肯定不是這麼簡單,那麼網上追蹤這個事情沒完沒了,所以說在我看來的話呢,他們學的就是整個就是在每一個事件中,他們學的其實被老百姓意識到了更多。他們所做的調整是,我們沒有意識到的。將來就這樣事情,他們會做的更輕車熟路,更精緻化。

這就是本身來說的話,就是說未來整個中國對於真理這個缺失感,或者說對於真理真正的就是存不存在這樣的一個真理虛無感,會在這個社會越來越多。而最終的話,這個社會如果這個社會沒有真理、沒有正義,那麼這個社會,其實就只能有一個出路,就是爛,腐爛。人心的腐爛,整個社會事件的腐爛。就是在我看來的話,整個每一次惡性事件出來,你會看到社會的這個憤怒,可以讓當事的那麼幾個惡人得到懲罰,但是整體來說,因為中共宏觀的掩蓋,把這個事情毒瘡蓋住以後,對於社會最終的影響,甚至是更惡劣。

你比如說換了歷史上任何一個事件,比如說北京托兒所事件,或者說是這個鐵鏈女事件,每一個事件在人心目中留下的都是一個毒瘡,或者說是一個疤。讓人就對這個整個中國社會,從根本上產生這種不信任,或者對於真理正義的無奈、放棄這樣的感覺。

主持人:是,你說這個我想起我前幾天採訪另外一個嘉賓,他就說他說這個事情,唐山的這個事情出來以後,很多女孩就問她男朋友說,說如果我在那個時候被人打,你會不會保護我,他們男朋友幾乎全都說,我不能保護你,說如果我上去的話,大家全部都是被滅口的這樣一個結局。所以這種悲哀的現實,讓很多人總結出來說,今天在中國有道德的人是沒有辦法生存的。

Jason:是的、是的,其實這個事情我的感覺上,中共是核心的原因,就是這個事件我們知道了他抓了28個人,但是都是小混混。15個涉嫌,就是所有這些事情沒有細節把他們抓起來,它某種意義上講是平一個最初級的民憤,這個初級的民憤不能從根本上起到一個,它已經是站在幹了10幾年了,10幾年類似的受害者不知要多少。被錄到錄像的只是極少極少的,被全國關注的是極少極少的。每個人從這個事件學到的概念都是,我其實以後要更加小心地保護我自己,在這個事情上撇得更遠。這事實上是每個人都從這個事情能意識到的一個概念。那麼這個結果就什麼呢?整個社會更爛下去。

主持人:確實是這樣。好,那這個事件我們談到這裡。再請唐靖遠先生來分析一下,下面一個話題,就是有關這個拜登最近說的一些話,因為他這個很有意思,大家都在說拜登為什麼會說這樣的話?就是他說習近平和中國對未來是不確定的,而且他還提到說,他們這個越來越不確定,然後說以前就說我們這個有市場,現在不是這樣了。這個話,我覺得很有意思的就說,他為什麼會說出習近平和中國對未來不確定這樣的話?是習近平告訴他的嗎?還是說他自己猜的呢?還是根據一些跡象來判斷?或者有人說他是不是主觀上,希望習近平能夠改弦更張,還是回到原來發展經濟的路子上呢?您怎麼看呢?他這個話。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我覺得這個,他更像是拜登自己的一個判斷,而且他這個判斷可能是分成兩個層面的。就第一個他本身他話是分成兩句來說的,他先是說的是,他認為中國現在的這個道路將來要怎麼走,是不確定的。我覺得他這個話很有可能他應該是,就是根據中共尤其是這次開了這個北戴河會議以後吧,習李二人明顯的是吧,一個北上一個南下,明顯地出現了這種就是各唱各的調,各說各的話的這種分裂的一個局面。

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我覺得全世界所有的觀察家都應該看到了,就是中共內部現在出現兩條路線,是兩種聲音。所以它內部發生了分裂,那麼這兩種這個路線究竟誰能夠占上風,最終習近平能不能夠連任?那麼最終中國是不是還能夠繼續地保持一個改革開放,跟這個世界來學會和平的共處。還是說要繼續走向習近平所期望的這種偉大的鬥爭是吧,這樣的一個局面。那麼他認為這個的確現在看起來是不確定的。因為中共高層內部的這種爭鬥,現在究竟是這個鹿死誰手,那目前的確他的一個不透明嘛,外界很多時候也很難去下一個這個結論,我覺得這個可能是一個層面的。

那麼另外一個層面就是,他直接提到了習近平,他說習近平自己本人他認為他也是對他將來這個路要怎麼走的還是不確定的。他這話下面還緊接著說了一句下文,就是你剛才提到的,他說過去你看習近平還有一句那個廣告的招牌是吧,就說什麼我們這裡來投資吧,我們這裡巨大這個人口市場。但是現在呢,他說他不確定了,他不確定他自己有這種能力了。我覺得他其實這個也是相當於是一種判斷,什麼呢?就是習近平的這句廣告的巨大的招牌,就是我們這個人口的紅利、我們巨大人口市場,是被習近平自己親手毀掉的,就是被他搞封城、清零等等,包括他搞監管風暴,就是打擊自己的經濟,相當於是自廢武功。但是習近平他為什麼要這樣來自廢武功呢?他最根本的原因,確實因為他要證明東升西降嘛,他要證明這個社會主義,紅色體制比自由的、民主的這種體制,是更加具有高效、更加具有優越性的。

所以這樣一來,其實相當於點出來習近平他其實面臨的一種兩難的處境。如果習近平要放棄他的清零政策,他其實就相當於放棄了他的政治正確,放棄了他自己的東升西降,相當於一個變相的,不就等於向美國認輸嗎?認同了西方的這種秩序、西方的這種制度,它其實是具有更大的優越性的。這個對習近平無疑就是一種政治上的自殺。

反過來,如果習近平他要堅持到底,要把新冷戰要打到底,跟美國對抗到底,要把這個清零進行到底。那麼他就只會讓中國的經濟會進一步的惡化,他越跟美國對立、對抗、脫鉤,經濟的、金融的或者是技術的各方面的脫鉤,只會越來越快、越來越加速。只會讓中國的經濟,包括這個清零也是一樣的,會更加這樣的惡化,甚至瀕臨崩潰。這樣一來,同樣會讓習近平他會危及到他自己的權力和統治。所以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上來講,他其實是說出來,站在他的判斷,認為習近平現在處在了一種進退維谷的夾縫之中的處境。

另外一方面,我覺得他這個話,多少還有一點那種佔據了上風的,什麼意思呢?就有點像兩個交手的對手,我其實已經把你的底牌基本上都給你摸清楚了,你大不了你折騰來折騰去,你就這麼幾張牌了,你沒有什麼其他更大的能耐了,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就看看你究竟你要出什麼牌,我覺得他多多少少可能還帶有一點這種意味的。這是站在拜登的角度,他可能是這麼來看的,他覺得我現在已經胸有成竹,我就看你能夠耍出什麼花招來,你蹦噠來蹦噠去,你就是一隻紙老虎嘛,稍微給你退市幾個企業,你就急了嘛,就說這個意思吧。

但是我覺得,其實從另外一個層面,從習近平這個角度上面來講,我倒覺得拜登他這個話,他說出來的只是習近平的客觀的處境。習近平的確在客觀上,他是處在一種兩難的境地,但是其實習近平他自己,我認為他是非常確定他要怎麼走的。就是他現在調整並不意味著說,習近平他徹底失去了他的權力的根基,也就是習近平他的方向,未來的方向他要怎麼走,他其實是非常確定的,我認為他是不會變的。他只不過現在是遇到了巨大的經濟困難的情況之下,採取了一個權宜之計而已。

一旦他要是度過了這個經濟的難關,一旦他順利的連任以後,尤其是他針對臺灣這個問題,他把它提上議事日程要開始加速以後,保證你會看到,他和整個自由世界、和整個國際社會的脫鉤,和整個自由世界的對立和對抗,他一定會越來越加速、越來越加劇,這一點是他根本就不可能放棄的,他也不可能回頭了。就是這個是中共這種權力體制,已經決定了習近平他走到了現在這種地步,他根本就不可能說半途而廢,然後我還來折回去,我們重新來搞改革開放,重新來取得自由世界對我的信任,然後我們來融入這個國際社會,根本就不可能了這條路。所以習近平我認為他其實自己心裡是非常清楚的。所以拜登所說的,只是說站在一個旁觀者、客觀的表描述了習近平的一個處境,但是習近平他自己要幹什麼,他其實早就打定主意了。

主持人:對,所以拜登說這話,其實人家接下來就會問了,因為美國不是局外人,不是旁觀者,你是當事人。所以人家就會問,你既然做出這樣的判斷,美國要怎麼做呢?美國現任當局打算怎麼做呢?你有沒有看到接下來有可能美中的對抗會繼續升高呢?那你覺得呢?

唐靖遠:我覺得應該是,它是一個必然的趨勢。我們不排除在個別的時候,美中雙方可能它們會做一些努力,就是雙方要緩和一下關係,適當的也讓讓步啥的這樣子。但是美中雙方的這種對抗加速會加劇,它是一個大的趨勢,這個總的趨勢,它是不會變的。因為我覺得最主要的原因有兩個,第一個就是習近平他自己,剛才我們其實已經提到了,他要完成他對自己權力鞏固的一個技術,他要完成他的連任,甚至達成一個終身的執政。而且在這個基礎之上,他要實現他成為一個所謂的中心之主的,這麼一個夢想,也就是他想要實現他的一個歷史的定位。

在這種情況下,他一定只有一條路,就是他要走東升西降,他要跟美國分一下高下。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必然的和整個以美國所領導的國際秩序和整個西方的社會,其實不光是西方,就是整個國際社會的,尤其是遵守普世價值、遵守當前大家共同認同的國際秩序的所有這些國家,他可能都會跟它繼續的發生一種對立,這個是一大重要的因素,就是它的政治因素。

另外一個就是習近平夢寐以求的臺灣問題,這個也是絕對繞不開的一個核心問題。他一旦連任以後,我幾乎百分百的可以肯定,他會迅速的把入侵臺灣這個事情要提上議事日程的,所以只要他把這件事情提上議事日程,他開始備戰,他開始加強對臺灣的侵擾、這種切香腸等等各種各樣的恐嚇、封鎖等等,一定的國際社會對他,對整個中共,包括對習近平本人,對他的不信任感只會越來越強。

所以這個問題幾乎是無解的,在目前為止,在我看來這臺灣問題。國際社會必然會加大力度去支持臺灣,這個在中共看來,這又是我的核心利益,你又踩我紅線了,那不行,我必須得做出反擊。所以它根本就是一個惡性循環,根本不可能。只要是中共這種體制存在,只要習近平他有這個權力基礎,和他自己的目的、個人動機還存在,中美之間的這種對抗和加劇,它就是一個不可逆轉的競爭。

主持人:好的。Jason博士,您怎麼解讀拜登說的,中國和習近平對未來越來不確定這個話,您覺得這個話發出什麼樣的信息呢?

Jason:糊塗人說糊塗話,我不認為這個話有任何的理性在裡頭。我同意唐靖遠剛才說的,習近平現在非常清楚他要做什麼。拜登當然了,他老拽起來說,我當年做副總統的時候,跟習近平吃晚飯、聊天聊了70多個小時,順便帶我兒子去中國攬了一批貨等等。他一直拎他跟習近平吃晚飯、聊多少小時那事兒,他以為他非常了解習近平,但是那個時候的習近平和現在習近平是兩個習近平。

我們知道習近平剛剛上任的時候,權力還沒有穩固,他事實上還是有一點點沿著以前鄧小平的路線在走的。但是習近平從現在展現出來,他實際上一直都有一個往回折的概念在裡頭。一旦他權力掌握了,他就開始往回折了,非常明顯。他給拜登當時可能留下一個印象,是比較和藹可親的一個印象。此時此刻,習近平又展現出鋒芒畢露的狀態,臺海問題、世界的戰狼外交等等,拜登就糊塗了。當然拜登的智囊也糊塗了,再加上中共覺得之前很多政策好像挺有效的,怎麼冒出這麼愚蠢的清零政策等等。整個中國現在這個狀態,讓海外這些智囊,分析中國分析不明白,他們不明白了,他們是說習近平不明白,他說習近平不知道該怎麼走,換句話說就是糊塗人說糊塗話。

在我看來,其實中共它有這樣一個致命問題,就是它沒有糾錯能力。這個領導一旦起了一個很主觀的願望,這個願望就變成了全中國十幾億人的綱領、準則。很多時候外國人看就是以前他願望是正常的。鄧小平是說,我們要改革開放,我們要發展經濟,讓老百姓生活好一點兒,黑貓、白貓只要能賺錢都是好貓等等,這樣的話說出來以後,全部的人都賺錢,那麼國際上能理解,我們也賺錢,你也賺錢,好,這都是賺錢的概念。

現在習近平的概念不一樣了,就是維護我們黨的統治、維護我們民族大統一、民族復興等等,他把這種抽象的概念凌駕在所有經濟概念之上了,這種概念對於西方人確實是不了解了,就說值不值得呀?或者說你這個清零政策怎麼這麼蠢啊?你怎麼還幹呀?那麼他就開始說人家不清楚。在我看來的話,這個事情其實反過來說明拜登政府整體,從他本人到智囊對於中國整體的狀況,是兩眼一摸黑,他還沒有意識到,整個中共已經完全走上了一個跟他,比如說五、六年前、七、八年之前看到的那個人,已經完全不一樣的習近平了。現在習近平是史無前例的知道自己要做什麼,而且堅定的會按世界驚訝的方式走下去。

主持人:是,好那這個問題我們先談到這兒,還有點時間請Jason博士繼續為我們分析一下最後一個問題,就是有關美中就中概股既然達成了協議,其實中共就是做了讓步。那為什麼中共又願意做這個讓步呢?

Jason:首先的話我傾向於相信美國這邊的說法,因為美國口氣一直強硬,說是你就得按照我的方式做,不按照我的方式做咱們沒得談。那麼最後美國願意跟它簽這個協議,證明大部分它是滿足了美國要求,所以美國說整個這個審計過程是完全美國自主的。這種說法,中共雖然它的聲明中沒有說,但是我相信美方這邊是對的。當然了就是你回過來問說,中共為什麼突然這時候答應了?多方面的原因,首先的話我們知道中共缺錢了,這是最關鍵的一個原因。就是每年到美國上市是什麼概念?就是圈錢,到美國這個投資市場給中共圈錢。那個阿里巴巴一去就是幾百億、上千億的美元就拿走了,每年就包括前一段時間疫情這幾年,一年大大小小的公司上市也有幾百億美元拿走了。

其實這種錢是對於中國是不拿白不拿的,就是白給的錢。它覺得把這筆錢我扔了太可惜了,因為中共現在太缺錢了。整個房地產行業,海外已經拒絕給它貸款了,而中國現在雖然出口很厲害,但花得也很厲害。所以說它的整個外匯儲備實際上是在萎縮的。它現在在很多地方都控制老百姓花外匯,就是因為它外匯其實很缺,所以它缺這個外匯。而且再有一點就是說中共的官員、貴族階層,他也是非常希望有這條路在通著的。歷次這種公司到海外上市,都是這些權貴們,把自己的財富往海外轉移的一個非常好的機會。這個通道它不能斷,所以說從中共的官方利益和中共貴族階層的利益,他都不希望斷這條路。

而且還有個客觀現實,是啥呢?就是我們前些說到5個中國的國企要退出美國這個股市,其實在這之前在美國上市的有13家中共的國企、央企。這13家包括這5個退去以後,基本上就11家已經退走了,只剩了2家航空公司,其他的什麼通信行業是被踢走的。然後其他的很多行業要嘛自己退,要嘛是被踢走的。那麼歷史上中共為啥不想讓這些人審這些公司的帳目細節呢?因為這些都是國家壟斷性行業。你看這些公司帳目細節,你就可以看到中國的宏觀經濟狀況。因為比如說中石油、中石化,那麼這兩個公司你對一塊兒一看,整個中國的能源企業的概念你就了如執掌了。

你就知道中共其實大量數據造假,對不上的,你就把中共所有的底都全得的光光的。那麼現在這些國企、央企撤走了,那麼剩下的很多是一些民間企業,當然有大的民間企業,比如說阿里巴巴、京東,它還可以通過這些民間企業看見中國的電商、個人消費的這樣的一個宏觀數據。但是大部分的民間企業,都是一些小的特別小的某個領域的一個很小的一個企業。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些數據就不是那麼讓中共擔心了,就不會那麼揭它的底了。這也是一個客觀原因使它這時候退了一步,所以總結來說的話就是愛人家的財,同時又覺得自己威脅降低了。

當然了它為什麼這次它讓到香港去審?在這個信息高度發達的世界裡頭,美國審和香港審有什麼區別呢?文件都是一個郵件就發過來了,為什麼一定要到香港去審呢?其中一個很核心的原因就是你香港審,你是出差,你不會待很久,不會派很多人去。而要審阿里巴巴、京東這樣的龐雜的大企業,要看清楚它背後很深層的數據關聯、關係,和整個中國的整個經濟狀況。你得要很多人,用大數據等等這樣做分析。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它用香港這個地點就把美國這邊審計的人員的數量和時間限制住了。就使得審計不能進入深度,同時你在香港也比較容易被中共那種氣勢壓著。

主持人:腐蝕。

Jason:腐蝕也是可能的。我們知道了給你派些小姐到旅館裡面陪陪你等等這樣子。

主持人:美人計之類的。

Jason:對,這些東西都是可能,因為只要在它的地盤上它就讓這麼做。所以在我看來的話,中共是經過了一系列的深思熟慮做出這樣的一個表面上的讓步,其實在我看來是給美國挖了個坑。

主持人:是,而且我覺得還有一個原因,可能也是因為他們覺得美國真的來真格的了。因為到2023年馬上就要不行了,所以它也就是用這種方式來變換方式來拖一拖。但是說到這個真正實際上到底能不能執行起來?美國方面我覺得還好不是特別抱幻想,至少美國這個主席說:布丁好不好,吃了才知道,說我們要看這個執行的成果怎麼樣。可是很多人就擔心說中共會像入世貿一樣,它就給你拖或者用各種各樣的方式,就是像你說的給美國挖坑。那您怎麼看中概股這個風險,是不是某種程度上,它就可以先緩解了呢?

Jason:這實際上是根據人定的。就是在我看來派哪些人去,如果他是一個對美國忠心耿耿一個正直的人,他可以在這個過程中看到很多問題。如果他是一個容易被中共利用的人,他或者說是跟華爾街有千絲萬縷這種瓜葛的人,那麼他就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回來蓋個戳說:他們什麼都配合,我們覺得這種形式是可以的。那麼這個事就按他的意思走了。所以在我看來的話,很大很大的事情最後都落到了一些人的身上,這個人的角度上。很多時候我們都知道只能是等到那一天再看,那個人到底派的是什麼人?中共怎麼對這個人下手,那個人能不能扛住這些誘惑,最終得到一個對美國人負責的一個結論。

主持人:好的,唐靖遠先生也請您談談您對這個問題的看法。就是現在美中協議簽了,但是這個協議到底能不能有效的得到執行?那中共會不會又是先簽署協議,然後在具體執行過程中我再給你扯皮呀什麼什麼的。然後有人說用時間換空間,還說用空間換時間,您怎麼看呢?

唐靖遠:首先第一個我對這份協議的簽署,我其實我也是一點都不樂觀的,這點我基本比較贊同Jason的分析。就是這個可以說是中共給美國挖的又是一個坑,為什麼呢?因為我們都知道中美在此之前,就是這種金融領域或者經貿領域,已經達成過無數次的協議了。那麼美方這邊的官員自己都公開的說過,就說我們過去達成這麼多的協議,中共幾乎從來沒有哪一份協議是能夠完完全全的說是兌現過的。

也就是說,中共跟美國這麼多年打這個交道,它一直都是採取這樣一種手段。就是我實在不行了我就先是盡量耍賴,先是拖跟你強,然後實在是熬不過去了然後我就給你簽協議。簽了協議之後,然後我就拖這個時間,用這種拖刀記,一點一點的這樣去兌現。那麼它其實是在鑽一個什麼樣的空子呢?就是鑽美國這種民主制度的空子。因為都知道美國政府嘛,整體上它因為過4年左右可能它就要大換血。人一換,那麼很多政策跟著也就變了。它甚至會覺得就即便是你這個人沒換,但是只要你的上面的總統換了,這個政策可能換了,那麼可能很多事情我們可能又會出現一些轉機,那麼我們可能就不了了之了或者是就打了折扣了等等。

其實這麼多年以來,中共一直都是用這種方式在和美國打交道的。所以我這時候我就覺得奇怪,就是美國拜登政府他們老是還在重蹈這個覆轍,已經都不知道被中共騙了多少次了。他仍然還是相信中共的承諾,仍然相信中共還會遵守這樣的一些東西。就連剛才提到入世,這麼關鍵的這個條款規定的這麼細的;到哪一年你就應該放開哪個領域、到哪年放開哪個領域,中共全都不算數、全都一概的都耍賴的把它給賴掉。但是你看它到現在為止,誰也都拿它沒有什麼辦法。其實我覺得這是這麼來看的。

那麼第二個就是我針對中共這次為什麼它會至少表面上做出一個讓步達成的那麼一個協議,我覺得它其實可以說是一個側面的證據。它證明中共的經濟真的出了大問題。如果不是它的經濟出了很大的問題,我覺得中共它不可能說這麼的相當於是自損顏面吧。這個對它來說這個是一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跟香港的確也是有關係。就是之前你看在那個滴滴上市的時候,中共那個時候態度還非常強硬:你不准到美國去上市,你必須給我退出來,到香港去上市都可以的,你要不全都…就是習近平當時是他有這麼一個概念嘛,就是肉爛了在鍋裡嘛。你到港股去上市,那怎麼的弄,反正這個錢都在我們這個鍋裡。

但是其實我覺得香港應該是自從習近平對香港實施國安法以後,他相對於廢掉了香港這個金融中心的地位。我覺得應該經過這1、2年的國安法實施以來之後,可能香港實際的表現這樣的惡劣的這個表現,可能遠遠超出他們的預估。所以他們現在是發現,如果說我要真的從美股把這些企業都把它給撤出來,然後回到香港去上市,它會發現根本就替代不了的。在香港這邊所獲得的收益,遠遠彌補不了在美國那邊的這個損失。它的確現在非常非常的缺錢。所以我覺得可能是這兩個因素吧,主要的。

當然也包括中共可能它做了一些所謂的國家安全方面的處理,也因為畢竟都這麼長的時間了,言下之意就是我也不太怕你查了。你查來查去可能也都查不到什麼大的問題。所以在這樣一個綜合的幾方面的因素這樣考量之下,它可能覺得那我就先給你簽個協議,先穩住整個經濟的大盤。我覺得可能是這麼一個情況。

主持人:那您覺得客觀上這個中概股退市的風險是不是降低了呢?一分鐘。

唐靖遠:我覺得它這個風險應該說只是一個暫時的。就是說現在因為中共在跟它談嘛,談了簽了協議以後,然後美國這邊它要來進行這個底稿的審查。但是時間已經非常緊張了,的確這一點我也比較贊同Jason的分析。在這麼一個倉促的時間之內,而且他們跑到香港去,他為什麼到香港去審核呢?它其實有一個客觀的原因,就是說他們認為香港的防疫的規定跟大陸不太一樣。所以在這麼一個相對來說寬鬆的環境之下,他們可能效率會更高一點。

到大陸去一隔離那時間就沒有了,但是即便是這樣我覺得他們的時間也是非常有限的。他們很難說真正的能夠查出,就是他們所需要得到的這樣一些真實的這個數據。所以我覺得對這些中企來說,它可能只是臨時取得了一個緩衝的地帶。但是再往後看,如果說中美之間因為現在極度的不穩定,出現了再多的其他的情況,雙方這個關係進一步的惡化,我覺得它可能還會出現一些變數。

主持人:好的,那非常感謝今天二位的精彩點評。節目時間又到了,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收看,還是下次節目再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