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日獨家:習提拔多名親信入常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10月18日訊】二十大習報告透露:毛版備戰備荒2.0版?華日獨家消息:習提拔多名親信入常;四通橋事件是民意對習轉折點 | 唐靖遠 Jason | 熱點互動 10/17/2022

習近平二十大報告,外界解讀不強調經濟而強調安全。而報告中再提不排除對台動武,引發關注。此前發生的北京四通橋抗議事件,也在海內外迅速輿論發酵。

四通橋事件會激發什麼樣的後效應?習近平如連任對中國和世界意味著什麼?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0月17號星期一。中共二十大10月16日開幕,當天習近平宣讀工作報告,中共再創新詞「中國式現代化」,受黨媒熱捧。外界解讀習近平講話不強調經濟,而強調安全,同時表示清零政策將堅持下去。而報告中再提不排除對臺動武引發關注。此前發生的北京四通橋抗議事件,也在海內外迅速輿論發酵。

那麼四通橋事件會激發什麼樣的後效應?習近平如果連任,對中國和世界意味著什麼?今晚我們請來兩位嘉賓來做解讀,兩位都在線上,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一位是Jason博士,二位好。

唐靖遠:方菲好,Jason好,大家好。

Jason:方菲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謝謝。我們先請唐靖遠先生來解讀,唐靖遠先生我們看到這個二十大的報告,現在很多人在做各種各樣的解讀。當然它裡面基本上我剛才在開場白中已經提到了,外界普遍認為的一些分析。在您看來,習近平這個報告它透露什麼樣的信息?它有什麼樣的特點和看點呢?

唐靖遠:我覺得他這份報告其實透露出來最大的一個信息,肯定就是首先第一個他要連任。然後連任以後,第二個就是他可能會要再以二十大作為一個起點,一個分水點,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要成為下一個一百年的一個起步,所以他說未來5年是非常的關鍵,成為他的所謂新時期的,他的要建成一個所謂中國特色的現代化的模式的這麼一個起步的階段。那麼我對他所提到這個叫作中國特色的現代化。

主持人:中國式現代化。

唐靖遠:我覺得他的這個名字,中國式現代化的名詞其實和那個叫做中國特色的全過程民主,它其實是同樣的一種政治邏輯,它是一種同樣的黨,中共的這種話語術的一種思維方式。它本質其實可以說就是一種數字極權式的,監獄式的社會。他要把全中國建成一個以數字極權來管控的一個超級大監獄的這麼一種社會。就是說它可以每個人基本保證你的溫飽,但是你其實基本上所有的人身的權利可能都要被政府所剝奪,被政府所接管。

把全社會變成一個類似於准軍管,或者是半軍管這樣一種狀態,這樣一種性質。其實說白了就是有點朝鮮化那樣式的,他對外是比較封閉的,但是他也不是說絕對化的完全的封閉,他會有一些選擇性的開放,因為他需要獲得一些資金和技術,我覺得這個其實可能就是他所謂這個意義上的。同時在經濟上,他因為中國大陸事實上已經有了相對完備的自己的製造業的這麼一個基礎,所以他覺得我們完全有條件實施這種內循環,就是所謂的獨立自主。

我們不需要依靠外面,我們自己一切東西都可以生產,從原材料到他的消費,這個內循環我們都可以完成。那麼他就覺得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不需要依賴西方,所以他會和西方有一個更加明顯的脫鉤和對抗的這樣一種姿態。我覺得這個可能就是他所說的這個中國是現代化的真正的涵義。如果說他一旦要是上任以後,我覺得他帶來最大的一個變化就是,很多人都在討論這個問題,說他對整個世界,對中國人他會帶來一種什麼樣的變化。

我覺得可能從幾個方面,首先第一個他在政治上,毫無疑問他會走向越來越意識形態優先,政治掛帥,這個會越來越突出。而且在意識形態上他會越來越全面地走向反西方,反普世價值的這樣一個方向,也就是他在外交上會表現得更加的戰狼。其實今天我們可以看到倫敦不是才爆出來中共駐倫敦的領事館。

主持人:對,沒錯,拖進領館去打。

唐靖遠:居然把香港人拖進去這種暴力,這個真是讓全世界人都瞠目結舌。所以你會看到它這樣一種形式的行為方式,它會更加的所謂的強硬,所謂的暴力,它會越來越突出的,這個是第一個在政治上的。第二個在經濟上,就是我剛才說它會更進一步地加速這種內循環。計劃性的經濟和管制性的、強制性的這種經濟的特點,它會更加的突出。所有大型民營企業,我覺得可能都會被進一步地削弱的。

要嘛是被削弱,比如說類似於像阿里巴巴或者是滴滴這樣的被強制性的,就是削枝去葉,壓縮它的規模,或者是類似於採取一種政府入股的方式,來對它實施一定程度的管控。那麼這個他也會越來越強化。第三個在軍事上,它一定會要擴軍備戰的。我們可以看到這次它針對著臺灣,在時隔20年以後,再次在黨代會的報告裡面,把不承諾放棄武力進攻臺灣,這一點他重新又把它寫上去了。

所以我覺得它毫無疑問突顯出來就是針對著臺灣,就是真正能不能打我覺得是一回事,但是它一定會在接下來的這5年,或者是10年之內,它可能會全力以赴的做好可能要打一場戰爭的準備,所以軍備競賽、擴軍備戰,這個會成為一個主軸。所以一方面它在經濟上和生活上面,它可能就是過去我們所說的備荒,現在就是備戰。所以其實你會看到它未來的方向,要把它總結起來,我覺得其實就是毛澤東當初那個備戰、備荒的2.0版本,他把它稍微做了一點點改動而已,把它重新給拿出來。

主持人:是,所以很多人對他這個往下,如果說習近平真的是連任的話,對中國和世界的走向確實是,可以理解大家這麼關注吧,因為影響巨大。等一下我們稍微再來談一下他的連任和常委的問題,但我想先再問一下有關報告。因為習近平在報告中特意強調了他三方面的成就。一個就是所謂抗疫,一個就是對於香港什麼由亂到治,由治到興啊什麼的,然後一個就是臺灣。

他認為這三點是他的成就,但是恰恰這三點是外界認為他最有爭議,或者說最惡劣的政策,為什麼會有這種認知上的反差,他是真的覺得。因為你如果說你要覺得外界對我的不滿,我可以去提我其他方面的成就,他偏偏就把這三點認為是他的成就。他是真的這麼認為呢?還是說他覺得對外界非要反著來呢?

唐靖遠:我覺得這個涉及到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現在的中共它其實已經走到了,我們都知道中共有一個特點,它做事行為方式非常的極端,它這種極端已經走到了一種程度,就是它和我們正常人的思維邏輯,它的基點也是不太一樣的。所以我們站在一個正常人價值觀和一個正常人的思維方式,你去看待它你會覺得它搞清零防疫,包括把香港和臺灣,香港把它給廢掉了金融中心,對臺灣現在好像又要不斷的文攻武嚇,好像還要發起一場戰爭。

把整個臺海的關係搞砸,這個臺海關係搞砸之後,直接涉及到中美關係、中日關係,全都被帶在裡面都毀掉。所以在我們看來,它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大的三個敗筆,但是在中共它現在的這種思維方式裡面,它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特點,它現在已經一定是把意識形態和政治掛帥放在首位的,這個是一個非常突出的特點。所以你如果以它中共這樣的一種思維方式來看,它會覺得相反。

就是清零、香港和臺海的這樣一個發生的巨變,恰恰就是它的三大政績。他為什麼會有這種思維方式呢?他的意思就是以紅色政權的安全作為絕對的優先,經濟的發展和經濟的利好,他是作為放到次要的位置上去考慮的,這個是對香港,對臺灣來說,包括對清零政策來說都是一樣的。也就是說,我們舉個例子,就比如說香港吧,香港它本來是國際金融中心,三大金融中心之一,它的這種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它的這種越繁榮,實力越強大,站在中共它現在的基點來看,它覺得這是越有威脅的,對它其實是越可怕的。

所以我們看到習近平他在講到香港問題,他反覆在說的一句話,香港叫做由亂轉治,就是這個話。我們要去怎麼理解中共的思維方式,就是我們正常人眼中覺得是一個經濟高度自由、高度發達繁榮的香港,這個才是真正的治。但是這個在中共的眼裡,它卻覺得這是亂。因為這種體制它就威脅到了中共的它的生存了,因為它就形成一對比,你看香港的資本主義它搞得是這麼的,生活這麼得好,你這個社會主義越搞越糟。

臺灣是相同的邏輯,臺灣的民主,臺灣這種經濟上的繁榮,在中共的眼中這就是亂。因為它直接威脅到了中共的這種體制的合法性,所以它必須得要變成是一個紅色的香港,它才會覺得這是回到了治了,因為是紅色意識形態優先了。它必須要拿下臺灣,把臺灣徹底地給掰掉以後,然後它才覺得這臺灣才是,也叫做由亂轉治了。它是這樣的一種思維方式,它和我們正常人的思維方式完全是,恰好是反過來的,包括這個清零也是一樣。

你會看到其實清零、封城這種政策,一直都是被習近平被中共視為是紅色極權體制的獨家優勢,他們自己都在反覆公開這麼去宣傳。也就是說在他們的概念裡面,全民弄來坐牢,全民管控,完全管得真的像管動物一樣,在飼養的這種方式,反正嚴管像管囚犯一樣這種管,他認為這個才叫做治,如果說像這個像國際社會這樣的叫做開放共存是吧,大家你看自由自在的,你這個經濟、生活你啥都不受影響,這個在他們的宣傳裡面,他公開都這麼說,這就叫做亂,是吧?你看他們已經一塌糊塗,他們搞這個共存、躺平,他們是如何的亂,我們這個才叫是如何的治。

所以這個治和亂的概念和內涵,到了中共他們現在這種思維方式裡面,它和正常的人他是完全反過來的。所以也就是說如果說你要在中共體制的這種邏輯之下,你去看待它這一次的大會,包括未來可能會出現的就是常委的新的人選,你得遵循中共它這種邏輯去看。比如說這個李強,很多人都說這個李強把這個上海封城搞得這個民怨沸騰,一地雞毛啊,他怎麼可能還會這個進常委呢?其實恰恰他這種封城,在習近平的眼中,他會覺得這是一個首先這人超級的忠心,就是完全符合了我的按照我的這個要求去辦事兒。第二,這個封城清零,這叫做維護了大的,維護了這個就是清零政策的,這個是一個政治正確絕對的政治正確,這一點是做到了。至於說由於封城造成了經濟的下滑,造成的民生的凋敝等等,這些對他來說那個是次要的,就是他的思維邏輯你得反過來看。

主持人:是,不怪說這個有人形容中共是這個反人類的政黨。那我想請Jason博士也談一下,就是外界普遍認為這習近平這個報告強調安全,而不強調經濟。您怎麼看這一點?那您覺得這個報告整體有什麼樣的,釋放出什麼樣的訊息呢?

Jason:沒有任何新的訊息,其實就是在某種上講是確認了以前大家已經全部得到的訊息,就是大家覺得新奇是因為總有點這種怎麼說呢?就是有點那個覺得好像習近平也許會變,怎麼可能呢?六十九歲快七十歲的人了,他變啥呢?都已經這麼大年紀了。他基本上那個前兩年說的話,和現在說的話應該是一致的。就是整體來說,在我看來幾乎沒有任何你可以說是新思想的地方,沒有任何地方是這樣子的。當然了就是說大家就是確認了習近平要走哪條路,那就是經濟放一邊兒,加強中共的領導,然後時不時的要對臺灣下手等等,這個惦記他心裡,就是就這麼一個基本的概念。

他這麼做的其實也有他的這個客觀的理由,因為我們非常清楚,我以前也談到這樣的概念。他在去年年底的時候提出他最重要的,給他這個豐碑的這個樹碑的這樣的一個理念,就是三段論,中共歷史三段論,它將是第三段的開始。為什麼呢?他知道他幹經濟絕對幹不過鄧小平,一方面他沒有這個能力,最重要是天時、地利、人和都已經過去了。就是當時鄧小平就是在各種這種大背景下,那個整個就是說是做經濟就是一馬平川做下去,每年GDP百分之十幾二十的往上漲,那就是一個輝煌的一個過程。他要再做都只能往下走了,因為沒有任何一個世界經濟體可以在人口萎縮的時候經濟接著輝煌。而中國人口已經不可逆轉了,在中共幾十年愚蠢的計劃生育政策上,目前已經進入了人口不但是老齡化極端嚴重,而且人口在萎縮的情況下。

另外的話國際環境也是那樣,他知道經濟已經是絕對不可能了,歷史上靠經濟贖買確立中共的執法、執政合法性的這種概念已經不存在了。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北朝鮮就是個非常好的例子。因為啥呢?對中共來說,不管是毛澤東的嚴控,還是鄧小平的這個經濟贖買,其實都是為了加強黨的控制、加強黨的領導。那北朝鮮展出一個例子,就是我只要加強黨的領導,哪怕經濟不好,我也能把這個國家控制得死死死死的,我黨的權力是永遠存在的。換句話說,經濟好的時候,我可以稍微空一點、鬆一點,但是經濟不好的時候我一定要嚴控。

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現在走這條路是非常非常清楚的,他當然他自己用了一個什麼叫做什麼自我革命可以保持黨性、黨的不變、不敗、不變味兒這樣等等等等這樣的一個概念。其實在我看來的話就是說,他就是要他這個鬥爭革命這個不停的提哦,就是說執政了這個幾十年了,突然又開始要革命、要鬥爭等等這樣的概念。其實它主要就是什麼,就是說要扭轉中共黨內一切歷史上的一種思維方式。你這個大家經常要學習,學習習近平的思想,其實學啥呢?就是扭轉以前以GDP數據為綱這樣的一個思維方式,就是讓你扭轉到以黨的控制為核心的這樣一個思維方式。我以後評價你不是按什麼GDP搞,現在就是看你聽不聽話,按不按就是加強黨的控制。你比如說李強,那個整個上海的經濟這個因為今年年初的這個防控就是一塌糊塗。但是這不是個問題,像新的這個大的形勢下,它不是個問題。

你聽黨的話,把這個北京、上海清了零了,那麼這個時候你就是符合黨的要求,你把上海整個控制得很嚴格,這就是符合黨的要求。其實這就是它所謂的內部要鬥爭了,就是要這樣的概念。就是在我看來的話,它就是加強了這一點,就是未來中國經濟事實上的不是一個主要的概念了,這一點就是好多人他一直理解不了這個概念,我們在節目中反覆說反覆說,就是經濟問題不重要啦,最重要的是哪一個方面黨還沒有控制得更牢固一些,那那個方向就是黨要下手的部分了。

以後你按這個思維走,你就不會有那麼多驚訝的問題在了。同時的話中共就是想,就習近平想給自己就是這個樹碑立傳,另外方法就是開疆擴土嘛。那麼這個臺灣問題就是他一個問題,而且臺灣問題除了給他自己開疆擴土有用。另外對於轉移國內的這個注意力,轉移國內的這個權鬥也非常有用。因為不管怎麼樣,如果國內權力鬥爭厲害了,那就把這個臺灣問題提出來搞得更再厲害一點,那麼轉移一下大家注意力等等。所以說臺灣問題一直會存在,一方面是他這個樹碑就是樹碑的作用,另一方面也是他它對於國內的這種控制的這樣一個作用。

主持人:對,所以他在報告中說這個清零政策要堅持下去。因為很多人之前還抱著一絲幻想說二十大以後這個政策會不會放鬆,那麼現在看來似乎是不會。所以您的意思也就是說是因為中共其實現在不care經濟了,他要的就是控制。所以這就解釋了為什麼清零政策不會放鬆,是嗎?

Jason:對,其實是這樣子的,你看嘛在開會之前的話,人民日報都出了幾篇文章反覆強調清零政策,不但可持續,而且可以就是說不影響經濟等等。這是他反覆,他們這麼觀點鮮明的文章,沒有習近平的認可,這個人民日報是不敢發的。所以說那個文章就已經把習近平的思想展現的非常清楚了。當然你反過來說,你說如果能加強它的控制,同時讓經濟在高速增長,好不好?當然它好,但是在兩者之間,魚和熊掌就是兩者之間的時候,它當然就是取這個加強黨的控制這個熊掌了,而不一定去吃那個歷史上已經吃了幾十年那個魚了。

主持人:對,所以就是說在這種情況下的話,如果說經濟對於共產黨來說不是問題了,但是對於民眾來說經濟是個大問題。我看到有國內的這個經濟學家說,他對中國經濟下面有著前所未有的恐懼。那您覺得中國的經濟,客觀上會怎麼辦?怎麼發展呢?

Jason:我就是還是那個話,很多中國人還是沒有看清形勢,未來不是說是你還能再買幾套房、幾個新車、換新車的問題等等,不是這個問題了。

主持人:是溫飽問題了。

Jason:其實未來問題就是一個生存問題。就是一個你能怎麼樣子讓你的現在的生活水準下降的速度慢一些,這是一個核心問題,不管是在投資、個人理財各方面,你都應該以這樣的思維角度想,不要再想著說我明天還跟幾個哥們兒合夥,再把我兜裡這幾十萬塊錢拿出去投資個什麼東西,千萬千萬要改變一下思想、思維方式。就是至少在未來這幾年,在習近平還在全面掌控,然後清零政策沒有放棄的時候,你啥都別幹,你盡可能的考慮考慮你自己怎麼樣的最穩妥、最保險的把生活過下去,是這麼一個思維方式。

當然了,也有一些老百姓現在確實是已經有點過不下去了,你比如說這個防疫對於飲食業、服務業、旅遊業這些影響是非常非常大的,這些人其實已經牽扯這樣的問題了。某種意義上講你可能真的得另謀出路,就是我們難聽一點就是雖然你餐館已經開了很多年了,你是大老闆做了很多年了,但是面臨目前這個情況的話,你可能得要想辦法怎麼樣子另謀出路,保證自己未來這個能基本生活能夠保證。

所以說如果大家反覆說,我還擔心我未來的經濟發展的問題,那就是你還沒有看清形勢,就說不管怎麼說,一定要從最最悲觀的角度考慮問題,少掙點錢,就是如果說幾年之後中國經濟又火起來了,你說我這個階段錯過了,那是好事兒,因為未來經濟發展起來了,你還有機會。但是如果說你過度投入,而中國經濟這麼一直走下去,你把投的現有的錢全部砸進去了,那才是你最後將來非常非常後悔的事情。

主持人:是,我覺得確實要做好心理準備。好,唐靖遠先生,再請您來解讀一下,因為剛才二位都提到李強的問題。我們看到《華爾街日報》最新的一個獨家爆料是說,根據中共內部人士對他們的放風,說現在習近平很可能要把他的親信,就是多位親信提拔入常,以彰顯自己的地位穩固。李強有可能被任做總理。另外還可能入常的包括李希,還有丁薛祥等等。您怎麼看這樣一個版本的可能性?

唐靖遠:首先說李強入常的可能性本身我覺得它還是比較大的,因為剛才我們其實已經有提到了,我們認為李強他在上海封城是他的一個敗筆。但是在習近平的眼中,在現在中共高層,他們已經統一形成了這樣一種意識,這種意識形態和邏輯思維方式之中,他會認為李強的行為這是一大政績,證明此人政治上過硬、靠得住。這個就是中共從毛澤東時代遺留下來,它意識形態優先和政治掛帥所帶來的一個必然的結果,這個是一個原因。

第二個原因就是因為李強,我們都知道他是上海書記,上海在中共的歷史之上,尤其在中共建政以後,它的確是有一定的特殊性的。就是上海書記入常,幾乎從毛澤東時代起,到現在就沒有過例外,基本上都是。唯一的一個例外就是在胡錦濤時代,因為拿下了陳良宇,陳良宇是以反腐的名義,直接都成為犯罪分子了,當然不可能入常了,就是這樣一個唯一例外。除此之外上海書記都是入常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講,這兩個原因,在我看起來就是說,李強他入常的可能性的確是很大的。

至於說他是不是一定能夠當總理呢?這個要看一個問題、一個關鍵的問題就是說,我們可以看到現在在黨內關於中共總理的人選已經有多種說法,比如說有汪洋版本、有胡春華版本,現在又出來這個李強的版本。這三個人不管是哪個人當總理,它都注定一定要打破黨內過去的潛規則、打破過去的慣例。汪洋如果他來當總理,他會打破一個慣例,就是過去所有的總理都是從現任的副總理這個職位上,上升上去的。所以汪洋他不是現任副總理,他雖然當過,但是他現在他是在管政協的。

那麼胡春華如果去當總理和李強去當總理,他們都面臨的一個問題就是,他們本來都是屬於新入常的,剛剛入常的新兵,但是他們卻排名會一下排到前面去,因為當總理的排名至少要排到第三位去,你就會越過之前的老常委,上一屆老常委,這個也是中共黨內的不成文的一個慣例、一個規矩。所以你可以看到現在走目前這種程度的話,無論是誰來當這個總理,過去的潛規則七上八下也好,包括這個排名的潛規則也好,它肯定注定都要被打破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上面講,我覺得李強他去當這個總理,去擔任總理這種可能性,他其實還是存在的。

當然包括丁薛祥入常,我覺得他基本上,在我個人看來,他也是必是板上釘釘的。因為丁薛祥一直都是被習近平視為他的一個心腹,他是從中辦,在他之前是栗戰書,所以其實這個也已經形成了一種在習近平主政以來的一個慣例,是這麼一種情況。至於李希入常的話,他就涉及到一個七上八下的問題,會不會被打破。因為如果李希入常,一定有年紀還不滿68歲的常委必須就得下去。比如汪洋就得下去。

看到《華爾街日報》這個報導提到說,留任的常委其實就是三個人,一個是習近平,一個是王滬寧,還有趙樂際。對,就是他們三個人會留任。這樣一來的話,相當於至少是比如像李克強,他其實是才67歲,還沒滿68歲,他可能會要出局的。還有汪洋也是67歲,沒有滿68歲可能會要出局,也就意味著七上八下可能會打破。一旦說七上八下這個規矩被打破以後,他會出現這個新的常委的人員會出現什麼樣的組合?那個可能就會很亂了,它就亂套了。

因為過去七上八下是一個硬指標,讓大家根據這個遊戲規則,鐵定的遊戲規則,大家還可以做出一定的判斷和依據。你現在這條規則既然沒有了,那麼新的遊戲規則是什麼?那個就會變成習近平他說了算,他覺得他喜歡誰就是誰,他要提拔誰就是誰。這樣一來就變成了變數就會非常的大。而且《華爾街日報》這個爆料裡面,其實我數來數去,它其實只提6個人,還有第7個人,究竟第7個常委是不是汪洋會留任?或者說胡春華依然是可以入常,這個是我覺得它是需要打上一個問號的,還需要進一步的觀察。

主持人:對,我稍微說兩句,我覺得七上八下這個完全沒有什麼不能被打破的。你按照習近平一貫的風格,他一直在打破很多過去的東西,他覺得他說了算就可以了。包括李強做總理,我也認為不是什麼不可以打破的,他不是反正過去提拔他自己的一個親信,不是一個親信,提拔他過去的親信也是直接越級,所以就我們看到的這些版本,可能性確實是存在的,我覺得。

唐靖遠:對,的確是這樣。當然我覺得中共因為它是一個黑箱政治,甚至有的時候爭奪激烈的時候,都不排除可能到最後一刻。因為它真正的常委宣布的時候要到23號,開了一中全會以後才會最後的出臺。所以現在階段我覺得,我是個人這麼看待《華爾街日報》它的這個放風,它這個爆料,其實和此前我看到港媒,還不只一家親共的港媒,它其實也有放風的,版本和這個都是不一樣的。所以我覺得它其實都差不多,它們是一個性質,就是它是屬於不同的派別,可能都通過了不同的渠道,有的是通過港媒,有的通過美國的媒體,來放出這樣一個風聲,想要來左右一些事情。

它其實恰恰說明可能有些事情,或者說這7個人選裡面,可能也許大部分的定了,5個、6個都定了,但是可能剩下還有那麼1個、2個,還沒有完全定。在這種時候可能大家就開始都來放風,都想要力圖左右這個輿論,或者是要借用這種放風,來達到某些他們的目的。它恰恰說明可能有些事情還是在未定之中。

主持人:好的。Jason博士,也請您談談,您怎麼看這個常委人選?您覺得有可能出現,這種感覺習近平大權獨攬的這種局面嗎?

Jason:這是一定的,這是一定的。而且你破規矩,習近平破規矩是必須的。因為現在的規矩是鄧小平立的,他就是要第三段論的開始,他就一定要破鄧小平立的所有重要的東西。包括什麼只能連任兩年,包括其他一些常規的東西,只有破才能證明他立了新的。破規矩對他來說那是必須的。

當然,大家還在討論7個常委組成是什麼。其實在過去這幾年,7個常委大家誰還提?都不提了,連排第二的李克強啥都不是了。就是跟毛澤東時代的時候,毛澤東時代那個常委是誰,我一直也不是搞得很清楚,只是在鄧小平之後,江澤民、胡錦濤是一個弱主這樣的情況下,常委相對來說比較關鍵一些。

在未來這段時間的話,習近平這個常委的內容很可能會回歸歷史上,鄧小平時代、毛澤東時代那種強人政治的時候,常委其實就是他的一個,我這樣講一個輔助班子,而不是一個共同決策的班子,他決定,然後底下的人給他做事兒。唯一差別就是,現在有個李克強,李克強跟他當時就是第一、第二號人物,同時被提上來的。李克強某種上講還有個倚老賣老的能力,雖然說話不算數,整天喊要發展經濟,但是就是經濟,啥政策都不能真正的解決問題,但是他還敢倚老賣老,還敢去說點跟習近平不一調的話。習近平的政策,他可能還不是那麼大刀闊斧地去執行清零政策等等這樣的概念。

但是未來可能唯一區別就是習近平一個話,底下的人會嚴格的實施這個事情,甚至會做得更左、更極端,想保證自己未來的權力等等這樣的問題。所以在我看來的話,其他的6個常委是誰,不像歷史上那麼重要,唯一就是他是不是百分之百的為習近平做事的人。如果是百分之百為習近平做事的人,而且裡頭還有幾個年輕往上爬的人,他們之間很可能為了表功,會做得你比我左,我比你更左那樣子的事兒,那麼中國社會就非常的可怕了。

歷史上你知道毛澤東時代就出現過這樣的情況,就是為了權力鬥爭,什麼幾個人其實都是在比著比著,把毛主席往神壇上推,把毛澤東往神壇上推,把中國往左的方面帶。

主持人:是。不是說現在的常委也都要定期給習近平寫報告,然後之前蔡霞教授寫文章中也說王岐山私下裡抱怨說,現在是一個君臣關係了,而不是一個什麼同事關係了。所以確實我覺得這個常委的意義跟過去是完全不一樣了。

我們談到這邊,再來稍微談一下另外一個事件,就是北京四通橋事件。我不知道Jason博士您怎麼看這樣一個事件?它是一個突發的、一個孤立的一個事件呢?還是它確實代表著某種暗流湧動,然後它會形成什麼樣的效應嗎?

Jason:對,它可以說是呼應了一個人心的一個事件。就是說它不是中國從上往下的一個變動,咱們大家愛討論那個中國內部的權鬥,那是從上往下的,那麼他這個民間意願的一個反應。那麼他反應出來了以後的話,至少在海外我看見陸陸續續有些大學,海外的大學有些中國學生在自己的學校裡頭貼出來,響應他這個說法的這樣子的一些標語。另外甚至在國內很隱諱的方式也有人在表達這樣一個概念,雖然不是明著表達的。它是事實上是一個民意的一個反應。

當然了在中國目前的話,我對民意的反應最後產生這個實際可持續性和它最終的效果,我一直有一個悲觀的態度,就是說中國人其實還沒有吃很多苦。就是說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人其實就是豁出去的那種心其實是不存在的。整個海外可以有很多的呼聲,那個呼聲對於國內的影響是非常小、非常間接的。這個事情我們把他叫做孤膽英雄,就是他是個英雄說出了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話,而且在北京這個喊出來掛出標語,就是個英雄。

那孤膽,就是因為在國內他確確實實可呼應的人還是比較少。而且中共,其實有的時候不是說中國人沒有這個骨氣,是中共本身它控制太嚴而且利用的技術太高,以至於你很難形成一個呼應的一個概念。而每個人出來都會面臨著人身整個,甚至家庭都徹底被砸進去這樣的一個危險。這是一般中國人只有在走投無路、活無可活的情況下,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所以說中國目前來說,社會還沒有發展到有個相當大的比例,可以捨命去做什麼事情的問題。所以說從下往上的這樣的推動力,就相當於來說會弱一些,但是任何事情都有個起頭,那麼這個事情至少我覺得也算是個起頭。但是這個頭起了以後,花多少時間產生真正的社會效應,那個還得看中國社會往下走的這個速度有多快。

主持人:好的,那唐靖遠先生您怎麼看這個四通橋事件?就說您覺得它對二十大有任何衝擊嗎?還是說它只是一個孤立的事件?

唐靖遠:我覺得它涉及到兩方面,在我看來。就是說這次這個彭載舟這個人,他所做出的這樣一個行為。從他本身這個行為的所引發的這種反響,現在不是出現了新的廁所革命嗎?就說他的確在全國、全世界範圍之內引發了很大的輿論的效應,同時也引發了一定程度的很多國人,中國人他就都用行動來追隨他,來呼應他。那麼這個對整個中共的本身它其實帶來了一定程度的衝擊,但是這種衝擊我覺得至少到目前為止,我們可以看到它還是比較有限的。但是我覺得這個事情,其實它更大的意義不在於這兒。就是不在於說它對二十大是不是順利召開了,包括衝擊到習近平的地位能帶來多大的動搖,或者說是這種打擊力,我覺得可能這還是有限的。

但是這個事件它更大的意義在於它反應出來,我覺得把它看成是習近平在整個中國社會民意的基礎的一個分水嶺。我們都知道其實習近平從他十八大上台以後,他當時是因為反腐嘛,對吧。反腐,那個時候他其實是贏得了在那個第一個五年他贏得了相當高的這個民意的基礎的。那個時候,曾經還有人做過統計,支持他達到90%多98還是多少。反正就是他那個時候的民意基礎非常高的。在十九大以後,他開始渲染所謂要強起來,然後開始搞這個戰狼外交了,要開始要挑戰國際秩序了,包括宣傳所謂厲害國等等。其實讓很多人在開始清醒,包括他搞這個共同富裕、殺富濟貧這個等等,對整個中國社會中下層的一些民眾來說,其實他還是有一定的民意基礎存在的。

甚至他包括就是清零、封城。疫情爆發以後2019年底到2020年初,這個疫情爆發以後在2020年到21年到這段期間,前這兩年我覺得可以說他的那個封城、清零的政策都還是得到了相當大多數的這樣的一些中國民眾的支持的。因為在那個時候,我記得在21年那個時候中共為什麼會出來這個呢?它說這個清零就是我們的獨家優勢,就是我們的制度優勢。就是因為那個時候在叫做Delta是吧,Alpha和Delta這個毒株肆虐的時候。

主持人:對、對、沒錯。

唐靖遠:在那個時候他搞這個清零、封城以後,中國基本上是保持了全球獨家的,就是經濟保持的正的增長,其他國家都是因為比較負的增長。其實它真正被反過來是因為到了Omicron這個疫情,一下子整個就變成了在疫情的這個處置上它變成了一個分水嶺。那麼Omicron一來之後,然後整個國際社會實施了共存的策略,那麼馬上很快就都走入了一種正常的生活。但是他卻是騎虎難下,下不來了,因為他自己把這個政治化以後下不來了。但是就在這樣一個就是以Omicron疫情作為一個分水嶺一直走到現在,我覺得我是看到了頭一次就是這個彭載舟是代表著中國應該是普羅大眾啦,中下層的一些數量非常龐大的這十幾億人的,他們第一次公開的喊出來要反對他了。

那麼我覺得這個可以就是說這是不僅是針對著習近平的清零政策,當然也包括針對著他的連任、他的這種獨裁,大家越來越發現這種趨勢是在加速要往懸崖上衝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它其實出現了這麼一個民意的一個分水嶺,才出現了那個爆發點。所以從這個角度上面來講,我覺得對習近平來說,對他的打擊可以說是比他這個動作本身帶來實際的這種打擊其實是更大,就他側邊反應出來這個東西。

當然我覺得從另外一個方面,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待這個事情,這個事情它很有可能會引發中共內部就是他們的這種內鬥會更加的激化。為什麼呢?因為反對習近平的勢力他們肯定會要拿這個事件來做文章。你看,民意對你現在是一種什麼樣的態度了,你是不是要糾正啊,你的這個政策、那個政策,你是不是有問題啊,這是不是你的失誤是你的過錯等等。可能要藉這個來攻擊他,那麼反過來習近平他也有可能會要利用這個事件,他來發起一輪新的清洗。因為一旦這個事件我相信,因為這個事件目前暫時我們還沒有看到官方給它定性嘛。

主持人:對。

唐靖遠:一旦這個二十大開完以後,他這個案子這麼受關注的,它遲早官方它會要做出一個定性。它是不是就是一個有組織、有預謀的一個什麼這個反黨什麼之類的,如果說它一旦把它上升到這是一個政治大案,有組織、有預謀的,我覺得都不排除習近平他可能會利用這個案子來發起新一輪的清洗。針對著黨內他的所有的這些他不喜歡的,或者說對他可能構成威脅的這些人,來進行一場清洗。那麼這樣一個動作,我們都知道就像那個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關係一樣,它勢必可能會引發反習勢力更大的這種反彈。就說他會加劇黨內的內鬥的這種上升吧。這種加劇的上升內鬥,很有可能是最終它會導致了一個最大的後果。

主持人:是,所以現在大家海內外都很關心這個彭載舟的安危。好的,那最後請Jason博士跟我們談一談,因為Jason博士我們剛才一開始說習近平如果連任,對中國和世界意味著什麼。其實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對中美關係意味著什麼,那您怎麼看?因為最近美國方面也出了一些重拳,不管芯片啦還是它的新的國家安全戰略啦,還有包括二十大前美國的議員聯名發表公開信。就說習近平如果連任,中共只會走向更多的這種鎮壓,然後經濟脅迫還有地區不穩定。那您怎麼看二十大後中美關係的走向?

Jason:對,就是在我看來的話,現在輿論界有一些錯誤的概念。就比如說在這一次大會上好像對臺灣口氣硬了一點,對美國甚至國際關係口氣軟了點。會覺得是不是中共是準備對臺灣硬、對美國軟呢?我覺得這是瞎胡猜。其實美國對於中共硬主要還是臺灣問題,就是說其他的問題可能還都能商量,就是臺灣問題其實是兩國有可能刀兵相見的問題。對於美國來說這一次能下決心,這樣子的捨本的、不惜讓自己的企業損失20、30%的銷售的,對中國這麼樣子的斬盡殺絕,這麼樣的不留任何的情面和餘地的這麼幹。其實就是說美國這邊已經非常清楚的意識到,如果這樣的允許中共發展下去,臺灣,中共這麼一直盯著,中美之戰真的是非常難以避免。那麼與其那個時候被中共的導彈猛砸,不如這時候經濟上吃點虧,把中國的芯片行業往下墜一墜。

其實就是說在我看來的話,中美關係這樣的一個概念只能是越來越糟糕。因為美國其實為什麼對中國這麼嚴格?其實你歸根結底就這麼三、四個核心的問題。第一中共在經濟國際秩序上是在破壞國際秩序,偷技術啦、不遵循入世的承諾啦,這事實上引發了最開始的貿易戰,當時川普搞的。那麼其實往後走的話,最核心的還是像中共的擴張野心,對臺海問題、對於跟日本釣魚島的問題,南中國海整個人造島的問題。這種擴張的這種概念,是中國在挑起的,跟經濟上是一樣的。美國是在回應,你如果說中共在臺海問題上不放下調子,在南海問題上不把島嶼各方面擴張停止下來,那麼它跟美國這方面的衝突是不可避免的,而且是不可調和的,就是絕對不牽扯一個降級的問題。

不是說是中共語氣上軟一軟,中美關係就改善了,不是的,都是實際行動促成的。你行動不變,中美關係不會變的,中美關係不會變,其他的問題也很難解決。以前歐洲跟中共還有很多千絲萬縷的經濟問題,現在整個俄烏戰爭打響以後,歐洲現在其實也在開始反省跟中共的關係。當然了,德國最近頭腦不清醒了又跑中國去投資了很多,但是不管怎麼說,歐洲其實對於中共這種概念上,已經開始絕對不可能再往以前那樣子走的再近了。

各方面原因就可以看出來,為什麼習近平他說以後什麼內循環和高質量的外循環?就是說他事實上他強調內循環,他意識到了國際上的大環境絕對不能再像2002年的時候,它剛入世的時候,全世界對它都是笑臉相迎,整個它在全世界風生水起的想幹啥就幹啥,經濟蓬勃發展。這一事件已經完全過去了,留下來的都是敵對的這種概念。所以說在他來說,他不可能尋求以前那種風生水起的狀態。所謂的高質量發展,他也就是變相的說,我們選擇性的發展。那高質量就高質量,那非洲啦、東南亞這種窮國上去了。這就是他的高質量的定義了。所以說在我看來的話,對外其實只能相對惡劣下去,就包括中共的人權也不可能這時候改善。而香港問題,是世界上讓反感中共的概念,它說這是它的優勢,那麼新疆問題同樣是這樣的概念。所以說在我看來,一切現在國際上跟中共反感的這種概念,中共都不可能改變的情況下,中共不可能將來跟國際關係會有所改善。

主持人:所以你覺得它比如說口頭上或者說一些外交行為上,會做出這種稍微和緩的姿態嗎?比如說戰狼外交變一變啦,或者習近平多跟誰見見面啦什麼的。

Jason:其實中共的官員對中共的大方向把握的比我們準,那為什麼剛才你們提到了英國領館的人敢出來踢,然後敢把人拉進去打?因為他意識到了未來想讓習近平注意到你,你得戰狼。所以說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的解讀其實是非常比我們準,因為他們還能看到內部文件。所以在他們來看的話,戰狼這時候更吃虧,如果他一發現說不行戰狼可能要吃力,那他怎麼可能這時候跑出來打人呢?他其實某種意思上講在我看來的話,就說他覺得這個能讓中共看見他。他不是說個人意氣用事氣的不行了,理智不清了來做這個事兒,他是有意設計來做這個事兒。做這個事其實是給國內看的,因為他知道了大使是做一段的,將來在中共的體系是長遠的事了。

主持人:是,預示著下一步戰狼外交的繼續存活。好的,那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精彩點評,那我們的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