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芩:从 “说Sorry”说开去

“妈妈,我忘了带东西了,你扔下来好吗?”八岁的儿子在楼下隔着对讲机问我,我笑着说:“说Sorry!”“Sorry!”儿子拖着稚嫩的嗓音说,也笑了。笑的原因是我们全家今晨才欣赏过网上最窜红奥运水立方彪悍大妈的精彩版《说Sorry》。

儿子从小在德国长大,属于地道的香蕉中国人,思维方式、饮食习惯和言谈举止基本上和德国人相似,当然我们也不忘时时给他灌输中华民族的思维方式、文化和语言,但一方山水养一方人,德国文化对他的影响还是非常大。一次我用虾米皮炒菜花,儿子用筷子尖挑起一只虾皮仔细研究那上面两个黑黑的小点是什么,突然他大叫一声:“妈妈,它有两只眼睛啊——”口气很是震惊,结果可想而知,他拒绝吃虾皮炒菜花。说实在他震惊的语气让我都后悔不应该拿虾皮这类的东西来吓着他了,因为德国人是不吃带眼睛的东西的。

奥运水立方彪悍大妈的精彩版对他来说可真是新的体验,看到大妈噘起嘴来对澳大利亚记者说:“说 Sorry!”得到回答后还嫌不够解恨,一转身、一跺脚、一瞥眼,看到这些,儿子止不住乐了,因为大妈的思维方式不是儿子所熟悉的,他感到又好气又好笑,居然有如此不可理喻的人,可我在跟着笑过之余难免悲从心中生。

九九年我曾经参加过台湾三民主义大同盟邀请的德国大陆学生、学者精英团参观过台湾,因为是从郁郁葱葱的德国过去的,我没有对台湾山水特别动心,著名的台湾小吃虽然吃得我不亦乐乎,但也没有被感动,对于民俗也觉得和大陆南方乡下很相似,因为小时候我曾在南方老家呆过两年,给了我不小的震憾的倒是台湾的人。

在台湾的十几天里,无论街上卖珍珠奶茶的小贩还是出租司机,无论是接待我们的政府官员还是在私营电台工作的工作人员,都给我留下了一个共同的印象,从他们身上、言谈举止中看到了中华五千年文化的承传,没有断层,我看到的是一种古老文化的延续,虽然跟人们向往的夜不闭户、道不拾遗还相差很远,可最起码他们还没有丢失中华文化的精华,你能体验到他们身上流淌著五千年文明的血液,这是那次参观台湾留下来最深刻的印象,因为在我接触的大部分大陆人中我看不到这一点。

曾有次回国探亲在广州白云机场登机时,一位大陆妇女无视所有排队的人,一个劲儿地往前挤,一下子把次序搞得很乱,习惯了在德国规规矩矩的我一下受不了了,几乎是将那位妇女提溜著赶出队伍,心平气和地对她说:“请你到后边去排队,飞机不会还没装完人就飞走,你没必要往前挤,也不会因为你挤到前边去了飞机就早点开了。”大概从没有人这么对待她吧,她有点傻了,张著嘴半天说不出啥来,然后乖乖地到后边排队去了。

另一次也是在国内的飞机上遇到一个长期在中国生活的德国人,正在旁如无人的与身旁一位中国小姐用德文聊天,震得我一路头昏昏沉沉,我想他一定是在中国呆得时间太长了,把德国人尊重别人的好习惯都给丢了。后来实在忍无可忍我便向他提出抗议,他才觉得非常不好意思,因为我是用他的母语跟他说的那些话。

曾几何时,中国被称为礼仪之邦,现如今,和蔼可亲的父老乡亲成为遍地皆是水立方彪悍大妈,中国传统的美德在共产党的教育下早已消失殆尽,妇女们不知何谓传统美德,甚至不清楚女人要有女人的样子,这其中也包括了我自己,被共产党毒汁泡大养成很多的陋习,自己甚至都觉察不到。记得有一回我请两位台湾朋友吃饭,席间我一手叉腰、一手指著先生在交代什么事情,让两位台湾朋友笑得前仰后合,我还不知道她们笑什么,直到她们指着我说我的动作在台湾叫“茶壶”,才让我惊觉,感到非常不好意思,因为台湾人管“泼妇”就叫“茶壶”。

像水立方彪悍大妈,据网上人肉搜索说是位护士长,好歹也会两句英文,按理说这也是一个中层社会的妇女,有良好的职业、曾受过不少教育,有家庭,可能还是一位母亲,可在她身上我们没有看到中华美德,没见到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延续,相反却很遗憾地看到了现在这副尊容。难道她天生就愿意这样使自己成为大众的笑柄、骂柄吗?我想没有人会这样想,这绝非她的本意。是谁让这样一位本应成为中国典型贤妻良母的人成为网络窜红的名女人,在一片造假的奥运开幕式后来一场“真情大表露”呢?我想答案就在各位看官的心中吧。

--转自《大纪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