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拜天:人和人 是不一样的

【新唐人2012年1月11日讯】本来写了一篇文章,自我感觉还是不错的,名唤《说说民国时代的疯子教授》。谁知电脑虽然是新买的,可功能却很败家。一点保存,居然什么都没了,而且这种情况已经有过一次了。写得好好的文章,突然间就这样胎死腹中,难免叫人懊丧。不过,好在那文章的内容,我大部分还得记得。明天没事的时候,再把它敲出来。今天还有兴致,就再说点别的。

广州,经历了两三个月的响晴勃日,风和日丽以后,最近一段,真正地进入了隆冬。我说过很多次,广州最美的时候,不是在春天。天天下雨,环境潮得要命。不是在夏天——因为那份炎热、闷热、湿热,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忍受得了的。更不是冬天。许多对广州,对南方一知半解的人,总说广州的冬天最好。不少的朋友还劝我应该在冬天的时候,把我北方的亲人接来。这是一种有点外行的说法。广州的冬天,虽然不似北方,尤其是我老家那边那样,动辙就是零下几十度(广州从来没有零下的时候),但零上十几度,就已经可以冻死人了。有时我和北方的朋友通电话,我告诉他们,广州这两天真冷。他们就会笑起来,说,你们那再冷,还能冷到哪去,还能冷过我们北方吗?这话也对也不对。虽然广州的温度,绝对不会像北方那样,动不动就会零下几十度,但广州冬天的难以忍受的程度,起码在我看来,绝对超过北方。所以我说,一年四季,我顶顶讨厌,不喜欢的,就是广州的冬天。好在这个时期不会太长。到了三四月份,就会稍微暖和一点了。我最喜欢的是广州的秋天。说实话,我走的地方不是太多,但毕竟也从大北边走到了大南边,我从没感受过,比广州的秋天,更舒服的季节了。应该是从十月末,一直到十二月末这段时间(不是完全自然意义上的秋天,是我感觉中的秋天)。不冷不热,甚至还不刮风不下雨,真的是感觉特别舒服。

不过呢,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前段时间我在学校里遇见一位脾气比较暴躁的老师。因为天冷,我当时就和他说,我宁愿过广州的夏天,也不愿意过广州的冬天。他瞪起眼睛看了我半天,说,我真怀疑你是天外来的。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在他看来,广州的冬天,却是一年四季当中,最美好的季节。所以我说,人是不一样的。

人是不一样的。这两天广州冷的啊。我上下毛衣毛裤,外边还套著羽绒服。回到家来,暖风一刻不停地吹。晚上睡觉,竟然还要盖两床被子。我有时会想啊,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因言获罪,就像那刘什么似的,那么,在冬天的广州的那个里头,住上一天,第二天我准保就冻成冰棍喽,唉!可怕啊。要说人和人乍不一样呢。可是,今天当我穿着厚厚的羽绒服,瑟瑟发抖地下楼去公干的时候,我竟然看见一个小伙子,他只穿着半袖T恤衫。而且看那架势,人家不但没有任何的冷意,反而好像比我还暖和呢!人和人就是不一样。听说,我老家那边,尽管温度有时候会有零下十几度甚至几十度,但还是有不少人,脱溜光地往那冰窟窿里跳呢,冬泳啊。我的天呢,这不简直就是自杀嘛!然而人家一个个活蹦乱跳,绝对活得比我还好。所以说,人和人,真的是不一样啊。

我在家里头,点着暖风,盖着两床裤子,还会冷得简直不能忍受。可我却在电视上看到,就在广州,有那么一个68岁的老人,是个流浪汉,他没有家,所以,天天只好睡在外边。睡在冰冷的地下。他的理想,不过是能有一床稍微厚一点的被子。而且,老人家已经68了啊。你说这人和人,能一样吗?

有许多人说我,你是从严寒的北方来的,应该经历过严寒的考验,还会怕冷吗?这话是不对的。广州一到冬天,到医院里治冻伤的,几乎都是北方人。为什么北方人,比南方人,比广州人还怕冷?因为,北方一到冬天,就有很好的取暖设备。像我在老家霍林河,那是全国闻名的煤城,煤可以可着劲地烧,冬天还会冷嘛!甚至热到什么程度呢?有一天我和老婆一起睡觉,她翻过来掉过去地睡不着,说挨着她的暖气太热了。我这个人不信邪,说,你净事,这么着吧,我到那边去睡。结果,到那边不一会,我就开始浑身冒汗,有苦说不出,本来还想咬咬牙挺过去,后来实在热得受不了,所以只好到地下去睡了。北方这样的冬天,真的就把人,把我惯得不再耐寒了。听说,日本很讲究耐寒训练。他们认为,耐寒能力的训练,可以提高人的意志和体质。所以去日本,我发现日本女孩儿,无冬立夏,都不穿裤子。尤其是学生,全穿的是裙子。哪怕是和咱们东北一样冷的冬天,他们也要把那两条美丽的腿,露给你看。其实,我在老家东北时,东北女人,冬天也有穿裙子的。只不过,那裙子穿得不伦不类。什么意思呢?就是,她们里头要套上一个紧身裤,有的紧身裤,还不算太薄。真所谓,裙子套棉裤,必定有缘故。不过,我听说,比东北天气更冷的俄罗斯女人,冬天也喜欢穿裙子。而且,人家穿的那是真正的裙子,就是说,裙子里头,不再穿裤子的那种。只不过,我没有去过俄罗斯,不知道真实的情况怎么样,知道内情的人,不妨补充之。

前边说了半天人和人不一样,说的基本上是耐寒能力的不一样。文章的最后一段,我还想说说,人和人的另外一个不一样。今天在电梯里的时候,除了见到我刚才说过的那个穿着T恤衫的酷男以外,还见到另外两个女人。一个有四十岁上下的样子,一个可能得六十以上。虽然长得不一定就有多么好看,但一看那穿着,利整,华贵,一看就是两个有身份的人。而且,人家说话,还操著一口的京腔。我们这疙瘩,每天听到最多的,都是广州味或是其他的南腔北调的普通话,虽然我是东北人,但我一听京腔都感到亲切。所以她俩说的话,我就忍不住支楞起耳朵听了一阵。原来这是一对母女,有没有身份,一听他们对话,就可以知道了。原来这女儿给她妈妈买了两张电影票,花了三百块钱。电影就是《金陵十三钗》。你说,两个来小时不到,就消耗掉三百大毛,我真有点受不了。虽然我本人的收入,一个月也有万八块,但是,我却已经是一个十几年没看过电影的人了。唉,有那功夫,买两张碟,或者到网上去看,三百块,干点啥不好呢!所以我说,这人和人,就是不一样啊!

文章来源:《博客日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