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200万人上街 抗议基因改造农产品

【新唐人2013年5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韩婕综合报导)美国各地及全球50多个国家及地区星期六(5月25日)同步举行了游行示威活动,抗议种子巨擘孟山都公司(Monsanto)生产基因改造(GMO、GMF、转基因)产品,主办方声称共有200万人响应了此一活动(March Against Monsanto)。

主办者卡那(Tami Monroe Canal)表示,希望借此唤起各界关注基因改造食品带来的祸害,以及抗议孟山都生产的产品。全球有52个国家436个城市25日当天举行了类似示威活动“抗议孟山都”,包括美国、加拿大、英国、比利时、荷兰、法国、奥地利、德国和阿根庭等国。示威者挥舞著“真实人吃真正的食物”(Real Food 4 Real People)、“标示转基因食物,这是我们的知情权!”

卡那说:“我们将会坚持奋斗,直到孟山都向消费者的要求妥协。他们正毒害我们的孩子及地球。”

美国参议院23日以71:27的比数,否决了强制标签转基因食品的做法,认为此举会吓跑消费者。因为美国为世界转基因作物的大本营,许多食品采用转基因食物作原料,而且大多数家畜喂养转基因作物;加拿大与美国一样目前未要求生产商标签转基因商标。

在欧洲大多数国家禁止转基因食品,欧盟认可全欧洲转基因食品禁令,在非洲、亚洲、中东和南美许多国家都已禁止转基因食物进口。

在华盛顿,有示威者穿上黄黑色T恤衫,象征蜜蜂死亡地横卧在孟山都总部外围。

转基因食物

基因改造(Genetic Modified Organism)又称为转基因,支持的科学家认为每一种生物都有局限性,作物透过基因改良,可具备原有品种欠缺的特性,例如抗旱、抗寒或抗虫性,让作物提高收成率,更可解决饥荒。

孟山都公司声称基因改造食物安全,并表示尊重人们表达意愿的权力,声称GMO提升产品产量和品质。

而反对人士则认为,基改作物违反大自然法则,导致周边动植物死亡,更破坏生态和人类免疫系统,将是一场浩劫。

目前,转基因农作物中应用最广泛的种类是转Ht基因和转Bt基因,转Bt基因使作物具有抗虫的特性(虫吃了会肠道溃烂);转Ht基因使作物具有抗除草剂的特性。

转基因农产品最初由孟山都公司研发,在动植物基因序列组织中嵌入(非同种动、植)外源基因的作物,号称可以增加食物产量,解决世界人口增长带来的粮食问题;生产出的食物种子无法延续使用,来年必须再向孟山都购买种子;孟山都还创造了包含Bt的转基因作物,将一种可杀死各种昆虫的毒素Bt并入作物,连益虫一并杀死;而孟山都提供的转基因种子只能使用该公司研发的除草剂草甘膦(Roundup),结果衍生出超级杂草(任何除草剂都杀不死,并能损坏除草机)和超级害虫(吃了Bt的转基因作物不会死)。

草甘膦的作用不但除杂草,连传统作物一并除去,使田间寸草不生,只能种植孟山都的转基因作物。或是将深海鱼类的基因转入西红柿中,能够制造抗冻的转基因西红柿,或者向西红柿中转入抑制乙烯产生的反基因,可以制造出耐储存的转基因西红柿。

目前大量生产的转基因作物有如大豆、玉米、棉花、马铃薯、蕃茄、甜菜、稻米等,而美国销售的加工食品大约有70~80%含有转基因成分。

由于欧洲的强力反弹,故至今美国没有转基因小麦,免得农作物无法外销欧洲。

大众食品安全意识上升,对加工或基因改造食品抱有戒心的消费者也日渐增加。有零售商表示,如今对不含基因改造成分的食品需求越来越大,而标明“不含基因改造成分”的食品销量上升了15~30%。

科学家、学者反对转基因食物

多项研究表明,转基因食品对哺乳动物的免疫功能有损害,且试验用仓鼠食用了转基因食品后,到第三代,就绝种了。科学家表示,转基因食品的副作用在人类身上不明显,是因为人类生命周期长于白老鼠,要40年后才会明显显现。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30年(1983年培殖成功)的转基因农作物的发展中,来自专业领域和科学界的相关研究和试验都发现,转基因食物对健康以及生态环境的负面作用不断呈现,转基因食品危害问题受到全世界的关注。

2009年5月,美国环境医学科学研究院推出的报告引起了轰动。报告强烈建议:转基因食品对病人有严重的安全威胁,号召成员医生不要让他们的病人食用转基因食品。因为一些动物实验表明,食用转基因食品有严重损害健康的风险,包括不育、免疫问题、加速老化、胰岛素的调节和主要脏腑及胃肠系统的改变。世界知名生物学家巴加瓦(Pushpa M. Bhargava)在参考了600多篇研究报告后,得出的结论是转基因食品是美国人身体显著恶化的主要原因。

美国军方退伍科学家胡伯(Don.M. Huber)是高级土壤学科学家、农业部国家植物疾病恢复系统(NPDES)协调员、普渡大学名誉教授。胡伯博士过去40年一直在专业机构和军事机构担任科学家,帮助对防备包括细菌战和疾病暴发在内的自然和人为生物威胁进行评估。他于2011年2月11日写信给当时美国农业部长,指出在转基因作物中发现一种新的病原体,是导致动物绝种(不孕或流产)的根源。

令人联想到多年前在中国就已经出现的“杀精玉米”,以及先玉335玉米造成老鼠退化等现象。

在美国和欧洲揭发基因改造食品黑幕的作家杰佛瑞.史密斯(Jeffrey Smith)曾著书《欺骗的种子:揭发政府不想面对、企业不让你知道的基因改造灭种黑幕》爆料生物科技公司运用雄厚财力影响政府官员和研究者的立场,并透过媒体持续鼓吹基改食品的安全性。

法国卡昂大学的分子生物学教授塞拉里尼(Gilles-Eric Seralini)和他的研究团队经过两年独立、秘密的研究,得出结论:转基因食品是有毒的,甚至可致死。这一研究结果发表在2012年末出版的法国《新观察家》杂志上。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地缘政治学家恩道尔(Frederick William Engdahl)在《转基因战争—21世纪中国粮食安全保卫战》的序言中指出:“把转基因作物对人类健康、食品安全的威胁太大了,无论怎样强调都不会过分。如果中国的农业被转基因的种子掌控,最多再过20年,中国将不会作为一个国家而继续存在了。”

恩道尔在《粮食危机》中指陈转基因食物是一个由少数人策划的阴谋,他们正在图谋控制全世界的粮食供给,控制世界大多数人生存的物质基础,从而控制世界大多数人的生存状态与生存空间,让全世界的人们成为他们猎食的对象。

恩道尔痛陈这些人以援助为名,强迫别国的农民采用由他们控制知识产权的农作物种子。最后,他们利用人类用于鼓励创造发明的专利制度,以保护知识产权为借口,强迫征收种子的专利使用费。他们更以科学为名,诬蔑作传统的耕作方式为落后的生产方式,大规模推广未经严格检验的不育种子(转基因作物),让农民播种“断子绝孙”的农作物,从而赚取源源不绝的“买种”利润。

阿根廷的梦魇

打着拯救贫穷和饥荒的名号,跨国生技公司一直都持续不断地在积极扩展基因改造食品王国的版图;但是根据瑞典的一家报章媒体指出,南美洲从当地小规模的农业模式转型至大规模工业化生产基因改造黄豆,实际上不但无法脱离贫穷的困境,反而还会破坏环境、伤害人体健康。

全球前五大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国家是美国、阿根庭、加拿大、巴西和中国。

南美洲的阿根廷农业曾是自给自足,无须政府补贴。阿根廷总统1996年推行粮食生产的基因作物工业化种植,拟高产多卖以偿还外债。而采用单一种植大豆的方式后,土地关键养分的过度吸收与消耗,放牧的牛群,如今被迫圈进了大型牛栏,传统的谷物和农产也几乎消失殆尽。

而孟山都转基因大豆专用的农药不仅杀死了附近农民的庄稼,还伤害了牲畜。动植物畸形,人也频繁出现恶心、腹泻、呕吐和皮肤损伤等症状。

统计显示,20世纪70年代,阿根廷全国生活在贫困线下的人口比例仅为5%。到1998年,这个数字竟然陡升至30%,2002年又激增至51%。而以前闻所未闻的营养不良现象,到2003年上升到3700万总人口的11%~17%。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