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王小石文章暴露了中国处于动荡萌芽状态

【新唐人2013年8月9日讯】在8月1日,中国各大网站,新华网、人民网、环球网、中新网,都在显著的位置刊登了新华网的一篇重头文章,这篇重头文章经过习近平以及中共政治局常委批准,发表了这篇文章,文章作者是王小石,题目是《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中国四大门户网站搜狐、新浪、网易和腾讯都在首页显著的位置出现了王小石这篇文章。

“中国若动荡”就是中国有可能会动荡

从这个题目里边看,“中国若动荡”,那就是说中国有可能会动荡,什么时候动荡呢?现在人们在问。王小石发表这篇文章的目的是什么?他选择在这个时候,是不是和中国现状有关系呢?

发表这篇文章的目的是非常明显的,警告中国民众,你不要反对现在的中国共产党政权,一旦中共政权倒台,那么前苏联动荡的结果将会降落到中国大地。王小石这篇文章用相当大的篇幅描述了苏联在瓦解之前和瓦解之后是多么地悲惨。

在22年前,也就是1991年8月19日,苏联发生了政变。1991年9月中旬,我带领了一个代表团到苏联访问,在现场看到了当时苏联的状况,苏联那时候在倒台之前,瓦解之前的几个月,苏联老百姓生活并不怎么好,物价高涨,物品、食品都缺乏,排长队买食品、买物品,这现象是存在,没错。

王小石引用苏联二十多年前的资料说明苏联当时老百姓多么苦、多么苦,但是现在苏联变了,已变成民主俄罗斯了。所以他用二十多年前的资料来说明这个问题是不切合实际的。我们可以讲,任何一个社会动荡都无法避免要受到损害,包括社会各个阶层。

我当时去见到了一批苏联的将军和苏联的外交部官员,他们一直在喊苦,没有东西吃,我们带去的礼物,他们觉得非常珍贵,包括食品。但是你现在一味地去追求那些痛苦的现象。我们讲,你应该去分析社会动荡的根源,并且要想尽一切办法去清除这些根源,而不是在动荡来临之前吓唬老百姓。王小石现在就在中国动荡来临之前吓唬中国民众。

而中共现在实际应该做的是什么?不是吓唬老百姓,应该是从政治、经济、社会、思想、文化和制度等等诸多方面去分析动荡根源,这个动荡在中国来讲是即将来临的,而你中共现在一味地去批评和恐吓民众是毫无用处的,是没有办法抵挡动荡即将来临的局面。

苏联共产党自己制造苏联的动荡和瓦解,不是苏联民众

既然王小石讲,中国若动荡要比苏联更惨,那么苏联的动荡究竟是谁造成的呢?谁应该负责任呢?在我看来,苏联民众不会负责任,不是苏联民众造成的,是苏联共产党自己,不是美国,也不是北约,更不是希特勒,希特勒已经给苏联打败了,结果苏联反而瓦解了,你怎么去理解这个现象?在我看来这是苏共七十多年来倒行逆施的必然结果。

从赫鲁晓夫在1956年开始批判斯大林,一直到1990年,叶利钦带头退出苏联共产党,叶利钦是当年苏联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委员,是莫斯科巿委书记,他看到了苏联共产党的官僚体系专制独裁,所以他不满意共产党,他要推翻共产党。

到了上一个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是由勃列日涅夫统治苏联,勃列日涅夫死了之后,苏联的经济急遽下滑,人民生活日益困难,缺乏日常生活用品,同时民族矛盾爆发。1985秋后,戈尔巴乔夫担任苏共中央书记,他不得不面对经济下滑、政治矛盾、民族矛盾,所以他不得不提出“新思维”构想,首先推动经济改革,之后推动政治改革。就在改革的关键时刻,苏联共产党内部一批由叶利钦带头把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冲垮了,所以苏联在一夜之间突然消失了。

那么我们现在就问:“苏联消失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我们看看,现在正在台上的俄国共产党总书记久加诺夫说:“苏共丢失政权的最主要原因是长期一党专政制度下施行了三个垄断:垄断真理的意识形态制度、垄断权力的政治制度和垄断资源和经济利益的经济制度。”这些话一语道破了苏联瓦解、苏联社会动荡的根本原因是苏联共产党自己造成的。这70多年来的倒行逆施,老百姓不满,民族矛盾发生,经济处于急遽下滑,这些动荡必然发生。

但这些事实中共一概不敢承认,习近平也不敢讲,所以习近平讲:“苏联没有一个男儿出来保卫苏联”,意思是说苏联的瓦解因为苏联共产党的思想改变了。他要么是公开说假话,要么就是昧著良心不敢讲真话,或者是他什么都不懂。最后的结果正是因为苏共的罪行引发了苏联民众的反抗,最终以不流血的手段推翻苏共政权,苏联瓦解了。

苏联瓦解后俄罗斯发生巨大的变化

苏联瓦解22年了,俄罗斯发生巨大的变化,俄国走上了民主化了,它的政党可以自由成立,可以结社、新闻媒体自由了,人民有选举权了,人民有权利监督政府了,人们通过选举议会来制衡政府。俄国共产党的总书记久加诺夫现在是俄国共产党的议员,在俄国国会里头来行使他议员的职权。俄国已经走上民主化了,这22年来它的变化是非常大的。

所以王小石用22年以前的资料再来讲苏联,那已经是毫无用处,那就是污蔑了并且嘲笑了苏联老百姓,我看俄国老百姓也不会赞成的。我们看看,现在俄国老百姓的人均收入(GNI),国民生产总值的总收入,每个老百姓能够得到多少?现在俄国每个人是12,700美元,已经超过了一万美元,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了。而中国呢?国民生产收入总收入的人均就5,740美元,这个数据是2012年的,所以王小石用那些旧的数据去嘲笑俄国和苏联是毫无意义的。

在2007年4月17日,世界银行发表了一份报告,这份报告里面讲到俄罗斯的经济状况,它指出俄罗斯经济的增长是符合穷人利益的经济增长;它在同年的12月1日又发表了第二份报告,这份报告讲了2001年到2003年期间,中国经济每年接近10%的速度增长,但是13亿人口中最贫穷的10%的人群实际收入则下降了2.4%。你看这是两个完完全全不同的发展结果。

从1999年到2006年,俄罗斯的年增长是6%,经济总量增加了70%,然而俄罗斯的工资和人均收入却增长了500%,也就是增加了5倍,扣除通胀之后,人均收入实际增长超过200%、两倍。那8年期间,俄罗斯的人均实际工资和人均实际收入的增长速度比人均GDP的增长速度还高出了两倍,俄罗斯的老百姓实实在在地分享了经济增长的成果。而相反的,中国是每年以10%的速度增长,可是最贫穷的10%的人口实际的收入是下降了2.4%。这个原因在哪里?

原因是苏联消失了,有了民主俄罗斯出来,它们进行了政治、经济制度的改革,有国会、国会议员们在关注著、在提出各种各样的方案,保护了民众的利益。

我们再拿一个很明显的,俄罗斯的住房,住房在俄国是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民间的利益。二次大战之后,因为战争的原因,俄罗斯在欧洲部分的几个大、中、小城市几乎全部摧毁了。结果斯大林进行大量的建设盖了房子,可是那个房子盖的标准规格都比较低,所以后来人们就称它为“赫鲁晓夫式的、火柴盒式的房子”,但是不管怎么讲,老百姓开始有房子住了。到了20世纪50年代,也就是二次战争结束后的10年期间,苏联老百姓所拥有的人均住房面积是5个平方米,到了20世纪80年代,也就是经过30年以后,增加到12个平方米。这样是不是满足了老百姓的需求?No,苏联垮台以后,老百姓住房还是非常紧张。

所以到了2004年7月份,一场涉及到几千万人切身利益的社会福利改革,就成了俄罗斯举国上下最具有争议的话题。8月份,国家杜马(下议院)三读通过了以津贴取代优惠的法案。这次福利货币化改革是对苏联时代遗留下来的社会福利制度的彻底改革,同时也是普京在连任时承诺的重大改革内容之一。你看,这些改革,普京是总统,他是行政部门,可是国会介入了,由国会通过法案来解决人们的住房、社会福利等等问题。

在中国有可能吗?中国的人大有没有通过中国老百姓的住房法呢?中国老百姓社会福利的津贴法呢?统统没有!那么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实行了私有化改革,向市场经济过渡,在苏联时代很多优惠政策就作为为数不多的遗产给继承下来了,比如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免费物业管理,以及许多行业和阶层的人们可以享受到免费住房、免费疗养、免费交通等等。

1991年9月份,我到莫斯科去访问的时候,当时给我一个很惊讶的现象,我打莫斯科市内电话是免费的,我没有想到电话在莫斯科打都是免费,这是指国内电话,打国外电话不行。但是现在这一项被取消掉了,现在俄国老百姓每100个人所拥有的手机达到158个,也就是一个人有1.5个手机,这个数量也大大超过了中国,中国现在大概有8亿的手机不到10亿,也就是说每一个人只有半个手机,可是俄国人现在一个人有1.5个手机,可见它的通讯系统以及老百姓的生活福利正在很明显地提高和改善。

上面我讲的苏联瓦解的根源以及俄国现在发生重大的改变,不是王小石那篇文章能够污蔑得了的、能够抹煞得掉的。习近平对苏联瓦解毫无道理地指责说:“苏联当时没有一个男儿出面来保卫苏联”,这是他对苏联瓦解根本不懂,他说苏联瓦解是因为苏联共产党的思想改变了,No!苏联瓦解是由于它70年来长期专制统治的一系列罪行,以及它的政策指导思想所决定的,久加诺夫已经说明了这个问题。

习近平等中共高官对前苏联,对民主俄罗斯根本无知

今年习近平访问俄国,他竟然说了5个“没想到”,哪5个“没想到”呢?住房、教育、医疗、自来水都是免费的,并且工人失业要经过政府批准。说明习近平这批中共高官对苏联也好,对现在的俄罗斯也好,所拥有的知识都是二百五,根本无知。要知道,住房、教育、医疗在斯大林时代就有了,可是为什么习近平说了5个“没想到”呢?

那么现在王小石又写出文章既欺骗中国民众也欺骗中共党员,也欺骗了习近平。既然王小石提到“中国若动荡”,那么有动荡的根源,有动荡的可能,他才用这个“若”字,假若。那么我讲中共正在步苏共的后尘,正走向动荡的局面,因为中共作恶多端,引发了经济、金融危机和社会动荡的局面正在出现。

现在中共政权正处于戈尔巴乔夫下台前的局面

俄国专家说,中共政权正处于前苏联戈尔巴乔夫下台前的局面,苏共高层斗争、经济下滑、民族矛盾爆发,民众要求民主、自由和人权,这些现象正好是王小石文章出笼的时机。俄罗斯《独立报》说:中国社会正朝多元化发展,但苏联解体使中国的权贵阶层害怕政治改革。

俄罗斯战略研究所研究员赫尔伯夫(鲍里斯‧沃尔洪斯基)说,中国害怕走西方式的多党分权改革之路,就是因为害怕苏联解体模式会在中国发生。但是中国的发展已经进入到这样一个阶段,不进行政治改革已经没有其它选择了。

赫尔伯夫认为,目前在中国很像1990年到1991年时候的苏联,当时戈尔巴乔夫和保守派之间进行了你进一步我就还你一步的搏斗,最终导致了整个体系的崩溃。我认为中共也很有可能走上崩溃的道路,但是我们不知道,因为它们是黑箱操作,中国人民也不得而知。

赫尔伯夫说:“我觉得这不是害怕不害怕的问题,在这个世界上,特别是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这方面,有太多的东西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所以害怕不害怕没有用。在我看来,中国慢慢地还是有一点像苏联的改革,因为苏联解体因素,中国害怕政治改革是一种误解。”这是苏联瓦解、民主俄罗斯成立之后,这些俄国专家、学者们对中国问题的看法。

中共是否已经到达要垮台的前夜?

那么现在看看中国大陆各种矛盾都已经充分暴露了,并走向激化。我们再回顾一下,最近在上半年,这一系列的一些现象出现使得人们会联想中共是否已经到达要垮台的前夜了呢?中国社会是不是会动荡了呢?那么有下列的现象:

一、7月29日,习近平去视察北京军区,号召军人要服从中共绝对领导。那么人们就想,在社会动荡的时候,首先要关心你的军队对执政者是不是很忠心,会不会谋反,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所以有人讲习近平去视察北京军区,调动了高级将领,也就是先下手为强,防止北京军区、京津地区的军事政变,推翻共产党。在这一段期间,习近平对各个大军区进行了密集的调动,北京军区和空军,以及各个大军区的高级将领都作了频繁的调动,目的是什么?防止军队不听话,防止军队军事政变。这是一个现象。

第二个现象,8月1日有一篇文章出来,作者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他说:中央军委坚决抵制“军队国家化”,要学习贯彻习主席关于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重要思想。为什么这篇文章要出来?8月1日,共产党建军86周年了。可是他这里面特别提到要坚决抵制“军队国家化”的错误思想,他没有讲说这是个反动思想,是一个罪恶的,是个犯罪的,他讲“抵制”,可见这个“军队国家化”的思想在中共军队里边已经长期发生和存在了。

这篇文章一出来以后,我马上联想到,哇,这个思想又在爆发了,在将近20年期间,不断地在不同的时代,以不同的形式表达出来──军队坚决要求国家化。这批将军们,这些退伍的士兵和军官们都认为现在的中共军队是党卫军,是中共的私人军队、私家军队、看门狗。吃国家的粮、用国家的钱,可是为共产党服务,替共产党卖命,用完了以后呢,又把你当臭鞋子丢掉,这个事情正在发生。也就是在今年的8月1号之前几天,有1,600名的中层军官,从营一级到师一级,也就是说从少校到大校这一个阶层的军官们,有1,600名在全国各地涌向了北京,到解放军总政治部去上访。这些军官们统统一个个被抓起来,送回老家。

那么这样的行为会不会对现役的军官、现役的士兵有影响呢?当然会有影响!他们要求军队国家化,要让它有个宪法地位、有法律保证,在他们退伍、退休之后,应该享有国家的待遇。可是呢,共产党都把他们出卖了。

我们回想一下,1946年,毛泽东跟蒋介石见了面,在重庆会谈,当时周恩来发表了一篇文章和讲话,就是“军队国家化”,他要求蒋介石把军队交出来,国家化,他要求军队不属于国民党领导,这个事情没有谈成功。蒋介石后来到了台湾,他的后代蒋经国之后的几个统治者,把军队国家化了。所以现在台湾的军队已经是国家化了。

相反看看,当年要求军队国家化的毛泽东和周恩来,一直牢牢地控制这个军队,党化、政治化,一直沿传到现在。86年了,军队还是党化。那么,你讲话不算话,过去对蒋介石的要求,你为什么不对自己同样作一个要求,把军队国家化呢?所以人们根本就不信任共产党,你们完全是骗子。这是第二个现象。

第三个现象,网上一再传播,邓小平的家族往外逃跑,带着钜额的资金,邓朴方带了一千亿美金,邓小平的二女儿邓榕带着全家跑到澳洲去了。不管这个事情是真的还是假的,我们不清楚,可这个谣言一直传出来,我们中国人一句话“无风不起浪”。那这种谣言也好、传言也好,说明中共高层他们的家族非常害怕会受到清算,所以他们要逃之夭夭。为什么呢?因为公审薄熙来。公审薄熙来就牵涉到一大批太子党们的后路,他们会不会受到清算呢?

所以对公审薄熙来,共产党内部斗争得非常激烈。有的要严办、有的要放他一马。放一马的人就是要保护他们家族自己的利益。所以这些现象就表明共产党内部现在动荡了。薄熙来如何处理,现在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这一个现象引起了共产党内部自我残杀、自我搏斗,会传染到全社会动荡。于是中国的富豪们从去年的下半年集体的移民海外,原因是他们害怕共产党的清算。

不久前,江西有一个商人叫曾成杰被秘密地处死了,用非法集资的名义把他定罪,把他处死了。那么王石、中国有名的建筑商、万科的总裁王石,他讲话了:“我们过去不讲话,现在曾成杰被处死了,我们不得不讲话。我们对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的时候不敢讲,还害怕的话,那么现在曾成杰被处死了,我们再不讲话,那下一个就轮到我们自己了。”所以这些富豪们有计划地、积极地携老带小的,整个家族带着财产移民海外了,这对中国来讲,人才、资产、资本一起流向海外,这个是社会动荡的一个现象。

再来我们看一点,不久前法广传达了一个消息,说中国有两颗定时炸弹时刻准备爆炸,哪两颗呢?地方政府的高额债务和影子银行金融系统是威胁中国的定时炸弹,而这个定时炸弹已经开始发生作用。6月20日的钱荒引起了中国钱荒,造成上海银行隔夜拆帐利率上涨了30%,这个现象今后还会出现,而中国的金融问题将会造成中国社会动荡最重要的首先的一个因素。

最后一点,王小石的文章出来了,它就说明了,也表明了,或者是暴露了,中国社会动荡已经处于一个萌芽状态了,否则他不需要写这篇文章啊!中国“若”动荡,我把若拿掉,中国动荡,是不是一个正在进行式中?因为共产党害怕动荡,用这篇文章警告中国老百姓,同时也是警告中共党员和干部,你们不要再内斗了,你们如果要再内斗,斗下去共产党垮台了,你们每个共产党员、每个共产党干部都没有好果子吃,都会走上苏联瓦解前后那种苦难的日子。用这个来威胁、恐吓中共党员,你们要听我习近平的话,我们保持现状。

王小石文章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那么王小石的文章的最终目标是什么?他想达到什么目的呢?香港的《东方日报》发表评论讲,它说这篇大有来头的文章是得到了中央主要领导很重要的指示,很可能是吹响了针对自由派的新议论的整肃号角,那就要对中国大陆社会的自由派的知识分子、网民们,以及反抗中共暴政的民众要采取打压、开刀了。

这篇文章得到了中央主要领导的指示,那也就是习近平,从侧面就折射了习近平作为一个班长,新一届领导班子的政治倾向,以及对社会危机的认识。中国政治的主轴,从过去的主要防左,开始向主要防右一转变,这也是政治逐步收紧的一个信号。

习近平上台八、九个月来,是左右摇摆,我们可以预料很可能王小石这篇文章出来之后,他就会急遽向左。因为习近平这批人他们担忧苏联解体的现象要复制到中国,主要是近期以来,自由派发动一轮又一轮的冲击,这不仅仅是学者的坐而论道,还包括街头政治组织者日益明显的行动。

更关键的是作为社会核心力量的先富裕的阶层也开始出来讲话、发声音了,这就是我上面所讲的,王石这批人出来讲话了,他们不但讲话了,他们要开溜了,他们要走了,把资金、人才带走,那对中国来讲是绝大绝大的损失。那么我们可以这样讲,“山雨欲来风满楼”,中国的政治气氛越来越诡异了。

最后我们可以做这么一个结论,王小石文章是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用苏联瓦解后的痛苦、艰难的生活来恐吓老百姓,也恐吓中共党员,不要分裂,不要内斗。但是这是毫无用处的,因为中国社会动荡是中共统治的必然结果,它们正在步苏共灭亡的后尘。

--原载《希望之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