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个中央级干部离奇消失的秘密

题记:这是一千个的名字,也是一千条活鲜鲜的生命。其中不少是名人,曾是我们仰慕的对象,然而他(她)们在1957年“反右斗争”后都消失了。消失到哪里去了?直到50年后才发现是北大荒那遍冰天雪地把他们吞噬了……

一千个北大荒人的名字,一千条才华铮嵘的生命

一个偶然的机会,原在北大荒农场“改造”的右派难友,“改正”归来后的90年代,去北京潘家园淘古,发现了这份一千个北大荒受难者的名册,与老板几经交涉,才获得了这一千条才华铮嵘的生命的财富。倒不因为我是右派,而是它里面有我不少悉知的人物,有的还是我的朋友,并且有重大的史料价徝。在它上面详细记载着的这些名字,有的还有简介和事迹,对折磨而死去的难友留有深深的缅怀。行墨走笔情真意浓,不难看出整理不但花了许多时间,还注入了大量的心血,功不可没啊!

这是一千个的名字,也是一千条活鲜鲜的生命。其中不少是名人,曾是我仰慕的对象。比如高汾大姐,是《大公报》的名记者,曾活跃于二战前线,在战火纷飞中出生入死,用生命和鲜血写下许多揭露日本军国主义法西斯暴行的文章。后来她消失了,消失在飞雪茫茫的北大荒。多可惜,这是人才啊!三天前我见着她,已是近九十高龄的老太婆了,可那时才三十多岁,正是,人生风华正茂,遥当年是何等的英勇神韵?怎不令人唏嘘。

新华社记者戴煌,写下过不少名篇,可北大荒的饥饿与寒冷几乎夺去他的生命。他终于顽强地活了下来,活得好凄苦惨烈!由于苦之深,痛之切,归后所写的《九死一生—我的右派历程》,在读者中广为流传,深受世人好评,还译成日文在世界发行。由于这是一本写真写实,记述右派苦难历程的书,各地书店己罄售一空,有点近似洛阳纸贵。

在(这)份名单中还看到名记者殷毅、吴永良。且不说他们年轻时代“日试万言,倚马可待”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锦秀文章,纵是烈士暮年写出的北大荒回忆录,读后也叫人肝肠寸断,回荡九迭。前者叫《回首残阳已含山》,后者名《雨雪霏霏》。文如人,字似血,一文一字都在呼唤中国的民主自由。真是,北国风冷,陈尸未腐, 呻呤仍在,铁钳锁喉,问神州大地,何处是春天?一千条生命,一千个花蕾,记录著历史的灾难。中国知识分子最大的悲哀,是天生的软弱;中国人民最大的不幸, 是迷信“皇帝”。我们何时才不软弱?我们何年才不迷信“皇帝”?噫嘻,悲乎。

(注:原文名单省略)

文章来源:看中国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