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钓鱼台霸主 比毛泽东还牛

【新唐人2014年4月22日讯】寂静、神秘的钓鱼台,自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以后,成为了“中央文化革命小组” 成员陆续办公和居住的地方,并因此而成为一系列“文革”风暴和政治事件的策源地。曾任江青机要秘书的杨银禄撰写的《庭院深深钓鱼台———我给江青当秘书》(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讲述了杨银禄自1967年10月调任江青机要秘书到1973年6月被江青打成“反革命”,在钓鱼台工作近六年的经历,披露出许多鲜为人知的历史真相。

书中回忆了中共前党魁毛泽东的夫人江青以“文化革命小组”第一副组长的身份住进钓鱼台后,在这里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的一些往事。

钓鱼台里挖防空洞

据书中讲述,“文革”期间,毛泽东提出“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战略方针。这时,江青要求工作人员在钓鱼台里也挖一个防空洞。

1969年,一天,江青对机要秘书的杨银禄说:“在我住的楼房附近搞一个临时避身的防空设施,我的意见是在我住的楼北边挖一个较坚固的防空洞……唉,挖防空洞,本来是你们应该想到的事情,还要叫我操心,你们这叫失职行为,万一我的安全有点闪失,你们一个个小小芝麻官负得了责任吗?你们如何向党中央交代?如何向毛主席交代?”

杨银禄立即请示汪东兴,汪表示同意。防空洞完工后,江青几次钻进去体验生活,练习怎样才能进得快、防得好。

1969年10月18日,根据毛泽东关于国际形势有可能突然恶化的估计,为了防备苏联以谈判为由,对中国发动突然袭击,林彪下令全军进入紧急战备状态。其“号令”内容包括迅速抓紧布置反坦克武器的生产,立即组织精干的指挥班子,进入战时指挥位置,各级要加强首长值班,及时掌握情况,并迅速报告。这一天,黄永胜等人以“林副主席第一个号令”的名义迅速下达这一“紧急指示”。

“一号令”事件发生后,江青又怕她的防空洞不够坚固,跑到北京边远郊区深山某地躲藏起来,那里有现代化的坚固的防空设施。

1970年1、2月间,传来北京周边地区可能发生地震的报告,江青敏感的神经又紧张起来,把杨银禄叫去说:“光采取防震措施还不行,如果地震发生了,你们还得把我转移到安全地方去,你们要练习如何背我、抬我。”杨银禄把工作人员叫到楼厅,江青坐在沙发上看工作人员们男背女、女背女地演练。练了一遍又一遍,个个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直到江青满意为止。杨银禄就是在这次演练中,由于活动太激烈患了阑尾炎,动了手术。

江青曾对自己的生命安全总是高度紧张,一次,她突然对杨银禄说:“我身边的工作人员都要学会(开汽车),我自己也要学开车……咱们都会开车了,如果遇到敌人袭击,司机被打死了,警卫员开起来就跑了;如果警卫员又被打死了,秘书开起来就跑了;如果秘书又被打死了,护士开起来就跑了,如果你们都被打死了,我自己开起来就跑了。这样,我们增加了逃生的机会。坐以待毙是不可取的,也不是我江某的性格。”

钓鱼台的霸主

据书中讲述,17号楼位于钓鱼台的中央,是一栋设备齐全的综合活动楼,内有会客厅、会谈厅、礼堂、舞厅。这样一栋面积很大的综合活动楼,江青却把它作为自己的专用楼,她每天在那里看电影、打乒乓球、种菜消遣、拍摄照片,有时在里边办公、散步、吃饭、开座谈会等。钓鱼台有18栋楼,其中两栋是工作人员用房,一栋是综合活动楼,15栋是接待外宾楼。江青一个人就住过3栋接待楼,还霸占着综合活动楼,所以有人说,江青是钓鱼台的霸主。

江青不但长期独占着两栋楼,这里还饲养著4匹军马长期供她独用,即使是到北戴河休息,去八达岭游玩,马匹也上专列与她一同前往。放映厅的近百部电影片,由她一个霸占着,没有她同意谁也不敢拿出去看,包括周总理、陈伯达、康生和叶剑英在内。

江青在钓鱼台散步时,如果有汽车经过,司机在很远的地方就会停车、熄火,静静地等待江青走过去;如果行人发现江青,若无道可避,就会往回走,不能也不敢和江青碰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