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香港是中国的“自由西柏林”

中共费九牛二虎之力,挖空心思想出了一招“一国两制”,终于在1997年7月1日将“东方明珠”香港纳入自己的统治管辖之下。当年,从英国手中“收回”香港。

所谓的“一国两制”,中共自己表述为“一个国家,两种制度,大陆实行社会主义制度,香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大陆和香港两种社会制度根本的差异,乃是大陆被迫实施中共独裁专制,香港实行的是源自西方欧美国家的通行自由制度

对香港实施了100多年殖民统治的英国人,给中国人留下了一份“礼物”——自由的种子:香港。这颗自由的种子很可能成为一棵参天大树并转而荫泽全中国。

相对于台湾那种土生土长的民主制度,香港的民主制度带有西洋血统,香港这种与西方主流社会完全接轨的司法体系能让香港成为世界三大国际金融中心之一,和美国纽约、英国伦敦并驾齐驱。

正是这种有独到之处的自由制度,让香港的“回归”越来越成中共的心头噩梦,越来越成为一杯让中共难以下咽的“苦酒”,越来越成为一颗可能触发中共独裁专制崩溃的“定时炸弹”。

2014年的6月4日,在六.四事件25周年纪念日,香港支联会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六.四”烛光集会,大会宣布超过18万人参加,参与人数历年最多。香港支联会呼吁民众一起携手平反“六.四”,结束中共一党专政。

这也是在全球范围内,参与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一次“六.四”纪念活动。这无疑深深刺痛了中共敏感的神经。或许此刻,在中共眼中,香港正成为中国的“自由西柏林”。

6月10日,中共“国新办”发表《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是香港主权移交以来首份针对香港的白皮书,全长2.3万字。其内容强调中共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香港享有的高度自治权不是完全自治,也不是分权,“中央授予多少权力,香港特别行政区就享多少权力”,不存在“剩余权力”。

白皮书又宣称“一国”是“两制”的前提,“两制”从属“一国”,并称港人治港是有界限和标准,“爱国”是治港者的基本政治要求。

显然,中共白皮书在变相重弹“23条立法”老调。中共的“爱国”是以“爱党”为衡量标准。在中共看来,无论是6月4日的香港维园“六.四”悼念烛光集会,还是6月22日占中行动政改方案投票和七一大游行,都不是“爱党”行为,因此需要以白皮书的形式对香港民众予以恐吓、弹压和威胁。

还有一件事情也很让中共恐惧。

3月18日至4月10日的台湾“太阳花学运”,不仅使中共“以经统政”,渗透台湾的阴谋破产,而且其在自由政治示范方面所产生“蝴蝶效应”,更让中共恐惧。

“太阳花学运”、“六.四”烛光集会、6.22占中公投和七一大游行,港台地区民众近期的这四大自由政治活动,如其聚集的社会能量叠加在一起,再通过香港这个中国的自由桥头堡向大陆腹地辐射,极有可能再次激活大陆民众参与自由政治活动的热情,催化产生新一场类似于“八九民运”的大规模自由政治运动。这对于中共来说,是一种致命的政治风险。

中共抢在6.22占中公投前,迫不及待地抛出针对香港“全面管制”版的白皮书。

如香港民众6.22占中公投取得极佳社会效应,会引起中国大陆民众关注,大陆民众自然会想:香港人能公投,我们大陆人为什么不能公投?在各种移动互联网应用已经相当发达的今天,一旦在大陆普遍形成这种社会心理,那么,大陆民众通过民间的自发投票活动让中共“下台”,可能会触发中国政局突变。

现在,中共严控军队,严控公安,严控武警,严控官员……但中共不能严控一切,更不能严控人心。2007年,中共喊停了“超级女声”,乃是因为那种观众手机短信投票选秀的参与方式太过于“自由化”,一旦形成强烈社会互动机制,就将从社会内部撕裂中共的那一套独裁严控系统。

新技术时代下来自中国社会的广大正义力量正迅速聚集,如出现腾讯“倒戈”或“被倒戈”,微信到处流传“退党”消息,中共独裁政权的末日时刻会降临。

中共发布白皮书,但是自由“黑客”正在改变中国。

文章来源:大纪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