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7大尚未发现的神秘宝藏

【新唐人2014年9月4日讯】(新唐人记者陈虎编译报导)从被盗的阿兹特克金币,到丢失的欧洲艺术品,这里仍然有七个神秘的古董宝藏,散落在世界各地等待着被发现。

1.“悲伤之夜”的宝藏(位于墨西哥城的地下)

1520年6月下旬,阿兹特克人终于受够了西班牙殖民者埃尔南•科尔特斯(Hernan Cortes)的入侵。当阿兹特克的土著军队将西班牙征服者从其首都特诺奇提特兰(Tenochitlan)赶走的时候,科尔特斯命令他的手下收集尽可能多的金银财宝,并藏在他们的盔甲内和船体中。

但有2个问题:特诺奇提特兰位于一个湖的中央,金币非常的沉。这让阿兹特克人更易于攻击西班牙征服者,他们从堤道和桥梁上坠下,盔甲和金币的重量让他们淹死湖中。

在“悲伤之夜(La Noche Triste或The Night of Sorrows)”这一事件中,有大量的阿兹特克宝藏沉到特诺奇提特兰周围的湖底。当今,在这块干涸的盆地上方,则是墨西哥的首都——墨西哥城。

2.“利马宝藏”(位于哥斯达黎加南面的科科斯岛)

1820年,一名叫威廉•汤普森(William Thompson)的英国船长奉西班牙总督之令,将一批宝藏从秘鲁首都利马运往墨西哥。但这批宝藏从未到达墨西哥,据信是汤普森见财起意,将宝藏藏在了距离哥斯达黎加海岸350英里外的科科斯岛(Cocos Island)。

在过去的近200年来,寻宝猎人一直都在寻找这批宝藏,甚至是美国前总统罗斯福也在1910年同朋友一起去试了一把。

“利马宝藏”现今价值2.69亿美元,包括有金币、雕像、珠宝、宝剑、皇冠以及金银条。

3.弗吉尼亚州的传家宝(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Haymarket市附近)

1863年3月9日,南方联盟军上校约翰•莫斯比(John S. Mosby)率领他的游击队,在费尔法克斯法院对北方联邦军后方发起突袭。他们不仅俘虏了42名联邦军士兵,还洗劫了埃德温•斯托顿(Edwin H. Stoughton)将军的住所。

莫斯比发现,斯托顿有一屋子从弗吉尼亚居民手中夺取来的传家宝,包括当时价值35万美元的珠宝、华丽的烛台、金银币、金盘等。

但在莫斯比的部队撤离过程中,他们发现前方和东边有一大片联邦军的部队。莫斯比不想让这些财宝再次落入联邦军的手中,于是令他最信任的一名军官将它们埋在一片松树林的2棵大松树之间。这笔宝藏始终都没有再被发现。

4.“阿托查”号沉没的宝藏(位于美国佛罗里达礁岛群)

1622年9月6日,西班牙商船“阿托查(Nuestra Señora de Atocha)”号在返回西班牙的途中,经过佛罗里达礁岛群时遇上飓风,撞上距离岛群35英里外的珊瑚浅礁,全体船员和满船的宝藏不幸沉入55英尺深的海底。

其中部分宝藏已于1985年7月20日被美国寻宝家梅尔•费希尔(Mel Fisher)发现,他称自己找到的这部分价值5亿美元。除此之外,仍然还有17吨的银条、12.8万枚钱币、27千克祖母绿宝石和大约35箱教堂金器尚未被找到。

如今,费希尔成立了一家宝藏打捞公司,一直在继续寻找“阿托查”号的宝藏。虽然他们经常能找到钱币甚至是金链子,但剩余的整个宝藏还没有被发现。

5. 瓜塔维塔湖底的宝藏(位于哥伦比亚安第斯山脉)

据黄金国(El Dorado)的传说,在当今哥伦比亚的瓜塔维塔湖(Lake Guatavita),曾在那里居住一个叫穆斯卡的部落。他们会举行一种仪式,部落的族长全身披满金粉,潜入湖中洗去金粉,再向湖中投入其它珠宝,以此来祭神。

曾有寻宝者尝试过抽干湖水去挖掘金子,但现在哥伦比亚政府已经将瓜塔维塔湖保护起来。

6.纳粹盗取的财宝(位于奥地利的托普利策湖底)

十九世纪三、四十年代当纳粹在欧洲四处打仗时,他们经常掠夺当地的百姓,从而获得了大量的艺术品和其它贵重物品。

当二战的局势开始倾向于同盟国时,许多纳粹便开始销毁和隐藏那些掠夺来的财物。他们最终在邻国奥地利的托普利策湖(Lake Toplitz)倾倒了大量财宝。奥地利几乎不允许任何人去探寻那些沉落湖底的宝藏。

7. 南方同盟军遗失的金币(位于美国佐治亚州的华盛顿市附近)

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1865年南方联盟军正走向分崩离析,准备投降,联盟国政府不得不考虑如何处理其剩余的财富,不想让其被北方联邦军占有。

据称,有当时价值为14万美元的金币,被埋藏在了佐治亚州的华盛顿市附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