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峭岭:我的丈夫李和平律师

【新唐人2015年08月04日讯】编者按:中共当局近期对维权律师及维权人的抓捕、约谈等打压行动持续不断,李和平等律师被抓捕20多天来遥无音讯,并被中共喉舌媒体抹黑、造谣。李和平妻子王峭岭连续发文揭穿喉舌谎言为丈夫正名,并控告新华社等9大机构对李和平律师污名化和混淆视听等的报导。

被捕律师妻子眼里的丈夫

我的丈夫李和平之一

和平个头不高,才164cm。因为太辛苦十年前头发就白了一半。一直染发,最近半年不再染了,戏谑说真相从"头"开始。

和平在我看来,是个思想型的人。因为他话不多,大多数时间在阅读,在思考。

我印象最深的是十多年前,他接了河南林州的一起杀人案的辩护。他急需要最高院的一个司法解释的册子,但是那时网路不发达,而第二天一早就要去林州。那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和平打电话给法律书店的老板,说服那位老板去开了书店的门。和平的敬业执著不怕麻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每次提到他这件事我都佩服的不得了。常对儿子讲,你老爸就是因为坚持,认真,所以能做好。

很多次,有小区的邻居知道他是律师,上门咨询。如果不赶巧我家开饭晚,他也是撂下饭碗就跟人谈。越是保安啊,收破烂的,他相待越是客气。十年前,他所里去了一个老人家,因为承包的山林被强占了,来北京求助律师,找到他们所。老人家很可怜,睡桥洞。和平在咨询完后自己掏了1000块钱给老人家。律所的同事开玩笑,说20岁干这事不稀奇,30多岁干这事太奇怪了。

其实我觉得和平做这事一点都不奇怪。他出身极其贫寒,见到弱小的都心软的不行。特别有了女儿之后,看到虐童的报道,心里难过的要命。他若为了钱,巴结法官,打经济官司即可,何苦做这又危险又钱少的刑事诉讼!

他的微博签名:过去是个愤青,现在是个法律人!我深有体会。他常说的一句话,照法律做就是了,不怕!这十年来,我跟他闹过,吵过包括打过,请他不要再做这危险的行业了,因为十年来他被监视就没有停止过,包括警察日夜守在门口,包括被绑架毒打,被威胁,被限制出境。我只能说,他虽然45岁了,还是很单纯,单纯的相信法律,单纯的寻求程序的合法带来公民权利的保障。

我的丈夫李和平之二

和平被警方无手续带走后,我们从开始的等待警方给拘留文书,到48小时后的主动寻找。被告知都是“不知道”。再后来听说有律师的未成年孩子被警方带走,我再也无法镇定了。

把孩子们送进车站进站口,我的眼泪控制不住。儿子并不想走,我说如果你留在北京,我出外不能带着妹妹,把你跟妹妹放在一起,你们两个都未成年。坏人来了你可以打110,但如果是警察趁我不在家要把你们带走,110管不了。至少你离开北京,在老家有大人陪着。这话我也是安慰自己。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到哪里真正能保证孩子们的安全呢?女儿被老家的狗吸引走了注意力,儿子已经15岁了,经历了四个小时的抄家过程,明显的沉默下去了。儿子被劝走了,我为了活跃气氛,安慰他亲自去接他,问他想去哪里,我们可以自驾游。但是我也知道这可能是空想。

儿子认真地说:爸爸什么也没干!我很欣慰。我说你真要被带走,也不要怕。

当孩子们走了之后,我才知道自己害怕到不能睡觉。开着灯睡不着,睡下了想起来有律师半夜被撬门控制在床上,觉得自己应该穿着衣服睡,并且不能穿裙子。因为我不知道警察抓女人时,派的是否是女警?门外传来有节奏的脚步声,让我的心吊了起来。。一直到脚步声消失我都不能入睡。早晨有轻轻的敲门声,我的心都紧缩了起来。敲了一阵子,没有声音了,我都担心是不是人已经进来了?

我在想,我没有杀人放火,怎么到了一见高大魁梧的男人都本能的怀疑是警察,可能要来抓我跟孩子的?我如此的恐怖,由何而来呢?

我的丈夫李和平之三

以前总是感叹日子过得太快,但是从7月10号起,每一分钟都在煎熬,生活仿佛进入了慢镜头。家被搜查结束时,我想着再难受,也不会超过48小时。等足这个时间,我就请律师可以会见和平了。事情的发展超过我的预料,我这个法律科班出身的、律师的家属,觉得自己知道的法律知识,统统不管用了。

我着急了,只好去天津找人。第一次我去天津,连公安分局和刑警队的大门都没有能够迈进去,理由是周日没有值班民警。把我们支到了看守所。去看守所查人的下落,也是一无所获。第二次是人失踪后的第八天,因为有律师随行,律师终于走进了公安分局的法制处,而我这个家属被看门人一嗓子吼到了大门口。当律师出来说,他们被告知人不在他们分局,让我们去禁毒支队看看。还好,禁毒支队是我遇到的最亲民的一个公安部门,先是门卫让我们都进去了,而后遇到了一个特别高大魁梧的警察,态度相对客气的把我们一干众人让到了会客室,关上门。我心里却突然不争气的紧张起来,这是要把我和律师们都抓起来吗?我看了看律师,心想,要是那样,我真是对不起律师了。还有,我应该再写几份委托书,不仅为和平委托,,连我自己也要委托好律师。几分钟后那个警察又进来了,把我们带到楼上,楼上接待的人听我们说了情况后知道我们是被分局支过来的,也有点莫名奇妙。用电脑查了没有李和平这个人。这个时候,我的揪的紧紧的心才稍稍放下。前一晚因为怕接不到律师,熬到三点才睡。一早六点起来开车又往天津赶,一边咬牙撑著,一边又提心吊胆,如果不是律师带着我,我整个人恍若游魂一般。大家怀着最后的希望,来到了河西分局看守所。看守所的接待处很气派,要拾阶而上,仿佛古王朝的大殿,臣民得俯身弯腰。我记得很多政府部门都是这种格局。我苦笑着,怀着期盼的心来到查询窗口,但是心里面又觉得根本不可能在这里找到和平。当电脑上出现李*平三个字时,我激动的心都要跳到嗓子眼儿了,手也开始哆嗦。原来真有,那律师就可以会见了!!可是工作人员问:“是个女的吧?”我赶紧说:“不是女的是个男的。”工作人员很干脆:“那没有,这个叫李玉平。”突然之间我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巨大的失望涌上心头,我还以为找到下落了。现在看来依然是没有。

如果一家家看守所找下去能够找到我的丈夫,我愿意一家家找下去。可是,律师说,有一种秘密监视居住,我又去哪里寻找这秘密的地方呢?

我的丈夫李和平之四

最没有想到的是,在寻找李和平律师的过程里,李和平的亲弟弟,同为律师的李春富律师在8月1号晚上,被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带走。同时家也被抄,电脑,卷宗,书籍等被带走。我得知这个消息后非常震惊,想不明白跟和平所办案子并无交集的李春富律师,为何在这个时期被带走?或者就因为他是和平的弟弟?春富律师所办的案子民事较多,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也会被带走。他的五岁儿子,我常常以“小雪球”这个昵称代替他乳名的那个小人儿,煞有介事的说:“爸爸是被手铐拷走的”。小雪球的妈妈在惊恐中不忘哄儿子说“那是玩具。”小雪球以肯定的语气反驳他的妈妈“那不是玩具”。那真的不是玩具。还好,雪球的哥哥并不在场。现在,两个家庭的顶梁柱都被公安带走,留下两个家庭主妇,各带两个未成年孩子。不知道明天将如何?

我安慰完春富律师的家人,开车回家。越近小区越是紧张,索性停在了路边。如果有电话打来,说是我家厨房漏水(春富律师就是被告知厨房漏水,要他回家看看被带走的),我现在就可以扔了身份证和手机跑了。关键是逃到哪里?想了半天,觉得无处可去,不能给亲友添麻烦。又不能住酒店。但是就是害怕回家。我放倒了座椅,躺在上面。路旁不停的有车呼啸而过,有人声说笑着。过去这是多可怕的事,一个女人,快晚上十二点了躺在偏僻马路边的车里。而现在,看着周围漆黑一片,陌生的人和呼啸的车,竟然觉得远比那被抄过的家安全。可是,我要知道春富的消息,手机还没充电,万一有消息进来,岂不错过。我艰难的开车进了地库,上了电梯,想着万一到了三楼,一群人守在那里,我可就是瓮中捉鳖的那只鳖。为什么我拿鳖形容自己呢?艰难中的自嘲吧。

电梯打开了,没有人。我松了口气。但是用钥匙开门时,我在想,会不会人就在里边等着呢?门开了,里面亮着灯,但没有人,是我出门时忘了关灯。我苦笑,自己就像惊弓之鸟,我到底做了什么,触犯了哪条法律了呢?其实,因为我是李和平的家人,连坐,我怕连坐。

我的丈夫李和平之五

(增记和平的弟弟李春富律师)

其实李家兄弟最励志的版本不是李和平,而是李春富。和平老家可以用赤贫来形容。我跟和平当年在老家办婚礼时,婚床上没有褥子,是稻草上铺了粗布床单。在那更早的时候,和平考上大学的那一年,春富要升初三了。但是家里供不起两个人同时上学。学习成绩不错的春富就是要牺牲的那个。我记得我婆婆说,春富在床上躺了几天,终于接受了现实,决定去南方打工,可以资助家里和哥哥和平。春富的打工经历历尽坎坷。他睡过坟场,饿过肚子,被人捅过一刀在腹部,被克扣拖欠工钱也经历过。他说在工厂时当厂里的技术员示范时,他目不转睛,总想我也要会这个。于是好学上进的他,后来当上了技术小组长。终于攒了一万块钱,那时是1998年。他想回老家盖房子,他哥哥李和平说,别盖房子了,用这个钱参加自学考试吧。考律师资格,做律师。

春富动心了,用他的所有的积蓄,在1999年开始了人生的大冒险。他跑到了河南省会郑州,在郑州大学旁,租了小房子,开始自学考试。这一个过程历经了六年,六年的煎熬,无数次的挫败,经济的压力,考试的压力。谁都没想到他能坚持下来。就凭他这六年的坚持,我们都自叹不如。所以,律师资格的拿到,自考的艰难通过,最明显的结果就是:他头顶的头发脱落程度与他年纪不相称。三十岁头顶就已成头发稀落之态。05年春富参加了河南郑州法院系统招考法官考试,顺利通过,参加面试前被一位律师好友极力劝住了。那位律师好友给春富描绘了中国未来的律师宏图及法治蓝图,春富放弃了郑州法官面试之行。他们对未来中国的法治前景和律师的可能作为太向往了。春富正式做律师我记得是2005年,他珍惜每一个工作的机会。前些天我跟儿子讲,真要有一天环境让人上不了学,也别放弃,咱可以自学,你春富叔叔现成的版本不就在眼前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