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林一:中共变异了西方世界的思维和行为

中国大陆发生的“文化大革命”,破坏了五千年的中国文化与文明,也让人看清了“共产主义”的虚伪。之后,中共在1999年镇压以“真、善、忍”为理念的法轮功学员,则让大陆中国人失去了对未来的信心。

现在中共主导的意识形态,既与中国传统文化格格不入,也不再真正相信马克思。它是在“共产主义”旗号下,一种没有法律和道德底线,只求将中共利益最大化的功利性意识形态。

在此指引下,人们什么都不信,为了钱什么都干,现代中国人的思维和行为已经变异。

从上世纪90年代起,大陆经济开始快速发展,直到现在GDP已经达到世界第二,甚至直逼美国。中共由此而鼓吹“为世界提供了一种可资借鉴的新模式”,即经济上不断发展,政治上维系高压控制,在一党专政前提下为所欲为(中共美其名曰“高效率决策”)的发展模式。

但这种模式正是在中共这种意识形态的指引下出现的,是建立在牺牲中国人的自由、道德、环境等基础之上,恰恰是反人性、反道德、反传统的。

换句话说,这种发展模式完全是从中共统治高层的角度在看问题,而决不是真正为了每个中国人好,并从人性上去思考和解决问题。

可怕的是,在当今的世界中,受到这种变异思想侵蚀和影响的国家,乃至西方人却越来越多。

放弃普世价值部分西方人主动迎合中共

美国最早建国时的基点就是民主自由。其自由的含义中也包括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等。现代公民社会普遍信仰“人权、自由、平等、民主、宪政、博爱”的价值观,也被称为普世价值。中共于1949年正式在大陆掌权之前,东西方的普世价值基本都是一致的。

但在中共掌权后,大陆的价值观开始与西方对立。而随着中共不断发展经济,西方很多人放弃了自己的价值观,为了利益而主动迎合中共,有些还进而接受各种变异的观念。

1999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镇压后,西方有部分媒体仍不断报导法轮功真相。有西方媒体会为一个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而刊发报导。但在2002年时任美国总统布希与江泽民在北京见面后,可以看见的是,中美在经济利益上捆绑得越来越紧密,而西方媒体却开始忽略或者故意不报导法轮功遭迫害的问题。

演变到现在,连揭露中共权贵财富、贪腐的调查报导,大多数的西方媒体也已经不太敢再触及。

有一名媒体人一次参加法兰克福书展,发现书展的主宾国是中国;伦敦书展的主宾国也是中国;纽约书展是美国最大的书展,2015年的主宾国还是中国。

一个扼杀出版自由的中共,却在西方自由出版市场屡屡当上主宾国。

美国政客基辛格从毛泽东、邓小平到习近平,不断拜访中共领导人,期间还跑到重庆去为薄熙来站台,谁在台上就拍谁的马屁。

好莱坞是美国文化的象征。1997年电影《红色角落》还在揭露中共、司法部门和高层人员的腐败问题。随着好莱坞“打入”大陆市场,最近几年没有出现一部关于中国题材、批评中共的影片。

好莱坞于是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其电影可以抨击美国总统,也可以“反战”的题材抨击美国的国策,可以嘲笑美国的价值观,但他们唯独不敢触怒中共。

美国、西方的大学最重要的一点在于他们秉持的自由、独立的学术精神。但是一碰到中共的话题,自由精神就很难见到了。过去几年,在美国大学做了演讲、开了会的,来自大陆的异议人士屈指可数,绝大多数是中共官员、商人。

中共官员很多子女能就读名校,是因为他们本人出色,还是因为西方的学校紧盯着中共的金钱,放弃了自己的原则?答案一目了然。

西方的网际网路企业,如Facebook为进入大陆市场,其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的桌上摆着一本《习近平谈治国理政》。2016年3月18日,扎克伯格在北京重度污染的天气下,晒出了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不戴口罩“吸霾跑步”的照片。有媒体人评论,他们还没有得到中共的利益,只是出自对中国市场的想像,就使他们放弃了民主的价值和原则。

西方人的思维和行为渐被中共变异

有媒体引用纽约当代艺术独立策展人的话说,有一些艺术家画毛泽东,毛泽东含一朵花,或画成有点女相,还有按照《最后的晚餐》构图,等等。

而这种变异的画,据报导称,还挺受欢迎,国际市场上拍卖价码很高。国际艺术拍卖市场上,大陆一幅作品动不动几百万。

报导还说,现在去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可以看到挂出的巨幅毛泽东画像,不可想像!

现在中国人家里已经不再挂毛像,生活中“文革”因素也越来越淡,但在西方却有一定的兴起。如,以前只有在“文革”时期出现的《毛主席语录》,现在堂而皇之地在欧美国家议会中出现。

2015年11月25日,时任英国财相奥斯本向议会提交了新的政府开支计划,但是当奥斯本发言结束时,反对党工党影子财政大臣麦克唐奈拿出一本《毛主席语录》,对奥斯本说,“为了帮助奥斯本同志处理好与他新找到的同志的关系,我特意带来了《毛主席语录》”。

接下来麦克唐奈读到:“我们必须向一切内行的人们(不管什么人)学经济工作。拜他们做老师,恭恭敬敬地学,老老实实地学。不懂就是不懂,不要装懂。”麦克唐奈读完后还把这本“小红书”扔给奥斯本。这一幕令整个议会哗然,也令世界震惊。

西方世界对中共历史的认识不清,不自觉地接受着“文革”的一些因素,以及由此衍生出的变异艺术。长此以往,西方的整个价值观都会发生变化。

现在西方很多人都到中国去工作,包括NBA的球员去打球等。那些变异了的中国话英文,西方人真听得懂。什么you can you up(你行你上),no can no bb(不行你少废话)……他都懂。西方人到大陆生活一段时间,很容易被同化。中共搞出的这一套东西潜移默化地影响整个人的思维方式、生活方式。

中共改变世界各国行事方式

2015年,中共前全国政协委员、澳门地产商吴立胜与前联合国大会主席约翰‧阿什(John Ashe)之间的贪腐案震惊国际。

2011至2014年期间,约翰‧阿什利用担任安地卡及巴布达常驻联合国代表以及第68届联合国大会主席的职位收取贿款,帮助吴立胜取得投资和政府合约,推动联合国在澳门兴建会议中心,并由吴立胜的公司负责建造。

吴立胜自2011年起,分别透过助手Jeff Yin和多明尼加驻联合国副大使洛伦索(Francis Lorenzo),向阿什支付超过50万美元的贿金。阿什还从多名大陆商人那里收受至少80万美元的贿金。

过去这类惊人的腐败大多在大陆出现。随着大陆与世界的互动增多,这个过程里,中共很自然地把那一套也用在老外身上,且屡试屡成,同样有效。

外国商人为了赚钱而妥协,学会“搞关系”,巴结中共官员。这个过程,在道德日渐降低的人类社会中慢慢成了一种“自然扩散”的过程。

那些在西方看来,由中共内部率先发展出来的,原本应该是很龌龊、很低劣、很见不得阳光的做法,逐渐变成了一种国际间交往的潜规则。

2016年11月,美国监管部门接受了摩根大通银行2.64亿美元的和解罚款。该公司承认有关子公司在北京违法雇用中共太子党的指控。美国证监会表示,摩根大通应中共高干的要求雇用了大约100名实习生和正式员工,在投资银行业务方面获得了数以百万计美元的收益。

美国证监会用26页的篇幅总结了摩根大通的“子女”计划,文章认为总结的内容“好笑,更让人愤怒”,有些靠关系被录用的人很无能,在摩根大通内部被称为“复印员”。

还有一些落后贫穷国家则大量接受中共的金钱和所谓的“发展理念”。

中共对这些国家的援助,往往被西方批评:你援助不讲规则,不讲底线,只要对自己有利,什么人、什么政府都支持。但是中共在国际上收买人心的这一套却相当有效。对急于摆脱贫穷的国家来说,没有什么比直接来自中共的金钱更诱人。

更有甚者,非洲的一些侵犯人权的国家也主动学习中共所谓的“发展理念”,搞起了对网际网路的过滤和控制。

阴霾是神的警告:中共必须被抛弃

一名纽约独立策展人举例,去了黄石公园、大峡谷,到处都是中国人--游客里大概90%是中国人。从中国大陆出来的,你可以想像他们的文明素质究竟怎么样,当然也有文明的,爱护自然,但没有对天、对神的那种敬畏感。

他由此感悟,中国人已经没有了对天的敬畏。美国人对自然的敬畏,实际是对上帝、对天、对神的一种敬畏。

中国文化几千年,老子、庄子、孔子讲“天人合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什么是道?“道法自然”……类似的道理很多。

这一套天人合一的中国文化思想精髓,到了1949年以后,共产党掌权以后,用无神论把中国人彻底洗脑,中国13亿人,脑子里已经没有对神、对天的敬畏了。

中国人有句古话:人在做,天在看。但是在中共的意识形态的引导下,大陆很多人都不信。现在中共一个科长,床底下可以拉出几亿元现金,这在全世界任何其它民族可以说都是难以想像的。

也有媒体报导指,在大陆,虚伪、撒谎更渗透幼小心灵。幼儿园的小孩周末回家,到星期一了,抱着妈妈腿苦求:“不去幼儿园”;但是一到幼儿园了,小脸一变:“阿姨,我想死你了!”

本应该是最正直、最善良、最纯洁的那些人,像像牙塔里的科学院院士,“心灵的工程师”教师,“白衣天使”医生护士,都被污染得面目全非,社会问题层出不穷。

当中国传统文化,如士大夫精神等越来越暗淡的时候,整个社会都在向下滑。

中共通过对网际网路控制,迫使知识份子、大V消声就范,民族主义的鼓噪,对西方国家所谓“反华势力”的抹黑,社会生活与艺术对中共的“歌功颂德”化等等,都在变异中国人,使得他们在生活中精于计算、在道德上日渐败坏。

它的危害,超过希特勒、法西斯。希特勒屠杀犹太人,只是给世界的一部分带来灾难。然而这种中共搞出的变异思维对整个世界的危害长远而深重,加速著整个人类道德的下滑。

也有部分中国学者在反思现状。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几年前就提出中国“社会溃败”这个概念,认为“社会溃败”是中国发展的重大威胁。

2016年年末,大陆的大面积阴霾天气让中国人叫苦不迭。其实中国古代也有霾天,这方面最早的记载,可追溯到还在使用甲骨文的时代,即殷商时期。

《甲骨卜辞合集》记载,“己酉卜,争贞,风隹有霾。”这句话的背景解释是:商代负责占卜的人,他将占得的吉凶报告给商王,“将会出现霾天,也就是凶兆。”

按照古人“天人合一”的理念,西汉思想家董仲舒对此称“将有失道之败,而天乃先出灾害以谴告之”。

如今大陆阴霾,比当时烈之更甚。抛弃中共之急迫,也已需要每个中国人做出决断。#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