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刘少奇 文革的受害者与制造者

【新唐人2017年01月16日讯】尽管多数中共的党魁、将军、元帅等,都曾在中共对人民的迫害中,起到推波助澜、甚至是积极迫害的作用,但这些都没能使他们免遭厄运。前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就是其中一位。文革专家说,刘少奇既是文革的受害者,同时也是这一罪恶历史的制造者之一。今天“百年红祸”特别专题报导,我们一起来看看刘少奇被迫害致死的经历。

1966年8月,刘少奇被定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并冠以“叛徒、内奸、工贼”等罪名,受到“史无前例”的大批判,据《炎黄春秋》估计,1967年的批判文章就达几千万篇。

失势后的刘少奇被软禁在中南海的家中,据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报导,当时刘少奇的右腿被打伤,腰也伸不直,只剩下七颗牙,根本嚼不动窝头、粗饭。妻儿们与他在同一院子里,却不能相见。

后来,刘少奇的孩子们被赶出了中南海,妻子王光美也被捕入狱。

据《人民日报》文章描述,当时刘少奇走路一瘸一拐,到饭厅吃饭,短短30米的距离要走50分钟,看守士兵也不敢扶他一把,帮他打饭的人被骂为“保皇兵”后,再也没有人为他去打饭,只好打一次饭分几顿吃。

大夫每次看病前都要开一阵批斗会,一边检查一边大骂他是“中国的赫鲁晓夫”,有的用听诊器狠狠敲打,有的用注射器使劲乱捅,他的胳膊和臀部被针扎烂,全身没有一条好血管。服用多年的维生素和治糖尿病的药也被停了。

文章说,1968年7月,刘少奇突然得了肺炎,引起多种并发症,随时有死亡危险。当时中央办公厅负责人对医护人员指示:“不能让他死了,要让他活着看到被开除出党,给九大留活靶子。”而医生提出住院治疗的请求,也遭到拒绝。

在刘少奇70岁生日那天,中共中央送他一台收音机做礼物,让他收听自己被定为“叛徒、内奸、工贼”,以及被“永远开除出党”的消息。

“听到这一消息,刘少奇浑身颤抖,频频呕吐,从此,他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似乎此时此刻他才明白,他这一辈子都干了些什么。”

由于长期被固定捆绑在床上,刘少奇全身多处长满了流脓水的褥疮。到1969年10月,已经浑身糜烂腥臭,气息奄奄。

高皋、严加其所著《文革十年史》一书中写出了刘少奇临终前的细节:“没有人帮他换洗衣服,没有人扶他上厕所大小便,以至把屎尿拉在衣服上。

10月12号,刘少奇死后,被放在地下室的地板上,一尺多长的白发蓬乱,嘴和鼻子已经变形,下颌一片瘀血……。尸体被拖到吉普车上开到火化场时,两只脚露在车厢外,还贴上了烈性传染病患者标签。

他被立即火化,骨灰寄存证上名字改为了刘卫黄,申请寄存人姓名刘源,与死者为父子关系。

文革专家宋永毅曾说,刘少奇是文革的受害者,但他同时也是这一罪恶历史的制造者之一。从文革发动,直至他失去自由前,刘少奇都是中共的第二把手,对中共发动文革的一系列文件和纲领,他都是投了赞成票的。

而在文革前,刘少奇也曾经狠整过中共的高级官员彭德怀和高岗、饶漱石。

原《炎黄春秋》总编辑杨继绳曾披露,中共大将罗瑞卿在文革中跳楼自杀未遂,当消息传到杭州政治局会议上时,刘少奇说:“跳楼自杀也要有讲究,应头朝下,他是脚先落地。”

宋永毅曾经总结过,在中共的政治运动中,共产党内的受害者经常先是迫害者,后来才成为受害者,他们曾为最后迫害他们致死的政治运动推波助澜。刘少奇的经历也符合这一理论。

编辑/刘惠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