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北大中兴的愚蠢给中南海添堵

一场本来可以用温和的方式解决的并非是政治事件的事件,就这样被北大愚蠢的处理方式一步步闹得满城皆知,并且为其校庆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其声誉同样受到了严重的损害。甚至有网友还借用清末慈禧太后之语来加以讽刺:“谁要是让我这个生日过的不舒坦,我就让他一辈子不舒坦。”

北大的愚蠢首先在于对于20年前教授性侵女学生并导致其自杀的惨剧的漠然。在该惨剧被自杀的女生闺蜜曝光后,教授先后呆过的三所大学以南大的表态最显大学风骨,坦然承认了相关的责任,而北大则在有限公布了处理决定后,对当年的会议记录却避而不谈。

于是,在北大八名学生依照规定申请信息公开但遭到北大校方以貌似合理的理由拒绝后,北大做出了第二个愚蠢行动,即以恐吓手段逼迫参与的学生之一、外院的岳昕删除手机、电脑中所有与信息公开事件相关的资料,并于天亮后到学工老师处做出书面保证不再介入此事;此外,还向其母亲歪曲事实,导致其母亲受到过度惊吓,情绪崩溃,使其在女儿面前“嚎啕痛哭、自扇耳光、下跪请求、以自杀相胁”。至于另外七名同学是否受到了同等待遇目前并不知晓。估计校方的统一行动,他们也避免不了。

极度的愤怒使岳昕发出了“致北京大学师生的公开信”,此时的北大不是想方设法补救、安抚学生,反而做出了第三个愚蠢行动:不间断地大量在微信、微博和网络上删除公开信以及所有力挺岳昕的评论、文章,导致舆论反应激烈。北大还出现了支持岳昕的匿名大字报。

在北大一再愚蠢的举措下,北大打压学生的新闻成了热点,同时为海外媒体所关注,这自然也应引起了高层的关注。4月24日,官媒《人民日报》发表了评论文章《如何聆听“年轻的声音”》,虽然含糊其辞,但实际上间接否定了北大的愚蠢行动。

试想,对于这样一个并非涉及政治的事件,即便北大不愿公开相关沈阳的会议记录,但如果可以采取和缓的方式向申请信息公开的学生解释,而不是强迫学生删除信息并向其家长歪曲事实,又何至于导致其母女俩关系紧张?又何至于有公开信出炉?在公开信出炉后,如果北大亡羊补牢,公开道歉,而不是动用公权力大量删帖,又何至于引起群情激愤?何至于声誉受损?因此说北大校方愚蠢并不为过。

北大校方的愚蠢不仅使自己成为众矢之的,让世界再次领略专制社会下的大学的可怕,而且让北大清华等高校的未来精英们,亦体会了北大精神已死,在这个没有自由的社会中生存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预料,有多少精英们最终会选择逃离中国。在中南海一再宣讲要吸引人才建设国家之际,北大的愚蠢实在是给发出对外大力开放、拥抱世界的高层们添堵

给高层们添堵的自然还有中兴通讯公司。刚刚被美国制裁的中兴,先是违反契约精神,与明确被美国禁止出口产品的伊朗暗通款曲,其后在被美国政府发现并接受处罚后,又继续撒谎,被抓了正著,于是被重罚。被重罚后的中兴依旧没有意识到错在哪里,感情牌和民族主义牌一起打,其愚蠢由此可见。

据网络上流传的一份文件显示,中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对该事件狠批称,“中兴通讯公司一系列应对都十分愚蠢和被动”,甚至影响“外交布局和国家形象”。文件是真是假估计不论,但其言辞却一点不为过。

类似北大和中兴处理问题的模式,实际上在中国随处可见。也是,作为各行各业高高在上的主子,它们只学会了俯视,而没有学会倾听;只学会了强权,而没学会民主之道解决问题。毋庸置疑,这也是中共当局处理各种问题的模式。显然,在一个专制的国家里,这样的愚蠢绝不会杜绝,而自食恶果的中南海即便添堵也奈何不得。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