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莫迫害法轮功 报应案例天警示

文: 大陆法轮功学员

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年了,在我身边发生了很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遭现世报应的事例,现写出来,意在提醒世人,切莫参与迫害法轮功,否则真会遭报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我单位一领导,半夜三更抓捕法轮功修炼者,并大会小会煽动仇视法轮功修炼者,四十多岁就得胃癌死去。

单位负责宣传的处长逼迫法轮功修炼者写“悔过书”、“保证书”,她认为写得不深刻还逼人家重写。不久,她丈夫得了怪病,抬着去北京的;儿子的婚姻也黄了。

我们处室里共五人,我工作兢兢业业,室内卫生基本都是我负责打扫,没有毛巾我从家里拿,没有肥皂我也从家里拿,捐款收到的钱存在银行连利息一块上交。领导和同事都说我没一点私心,修炼人是好人。可是迫害后,处长和副处长为了自己的利益,逼我写什么悔过书,还拿出文化大革命的派头,逼我与法轮功划清界限,交出大法书籍,揭发检举其他同修。我讲真相,他们不听。结果,其中一人的丈夫得了重病住上了医院,花了很多钱,她自己也做了大手术;后来女婿也因贪污关进了大牢,判了十年,遭了恶报。另一人的丈夫本是小病,可医院误诊,死在了手术台上,还有一人对大法不善,散布谣言,体检时查出肾坏死,做了手术摘除肾脏。

二零零三年,我调到新单位,主管领导让一女同事监视我的上下班活动。一同修因在办公室看法轮功书,遭两个同事打小报告,她和上级把这个同修抓到公安局,导致同修被非法劳教一年,并遭受包括“死人床”在内的各种酷刑折磨。二零零五年我拒缴党费,提出退党,她以开除公职要挟。结果她的孩子在高考时摔断腿。那两个打小报告的同事也遭到恶报,一人胆被摘除了,一人喝醉酒从楼梯滚下来,脸破了相,缝了十二针。

二零一五年,我实名起诉江泽民,警察频频到我的单位、到我丈夫的单位、到街道、到我家里骚扰。因现任领导明白真相,对我工作非常认可。警察三番五次到单位想带走我时都被领导拒绝,说我是单位最好的职工,还说:“如果这样的职工就因为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起诉江泽民被你们带走,那谁还相信政府呢?谁还相信宪法保护公民呢?”警察也很为难,他们也是执行上级命令,省市把我作为大案要案,只要我不配合他们就先拘留我。但单位、街道等对我评价很高他们没办法,最后关了我六个小时就放了。

但这件事给家人造成很大压力,二小姑子听说后,到我家来大吵大嚷,从楼上骂到楼下,直到骂到马路尽头。嚷着说她哥惯我,揍一顿就老实了,并煽动婆婆、大小姑子让她哥跟我离婚。大小姑子给我儿子打电话都是这样问:“你家精神病在家没?”丈夫以前处过一个对象,婆婆不同意,到单位去搅和,直到搅黄。我是婆婆亲自给她儿子挑选的。迫害后,婆婆阴阳怪气的说:“儿子呀,我对不起你了,是妈妈做了一次法海呀,我要补偿你呀!”她挑拨她儿子跟我离婚,她会给找更好的。二小姑子家的孩子也在家宴上火上浇油说:“姥姥,家里虽然出了这种事情,你也不要太难过,你还有我妈,我大姨哪……”

其实我早就给婆婆一家讲过真相,他们也都做了三退,可是到关键时还是宁可出卖亲人也不能连累到他们自己。这当然是邪党一直以来的株连迫害造成的。

然而佛法是威严的。那一年,二小姑子得了腰脱,走路撅著屁股;她的孩子上大学玩球得了气胸,两次大手术,休学一年;大小姑子的女儿找了个富二代,结婚不长时间就离婚了;婆婆大年三十突然肚子痛,在床上翻滚,年也没过好。开始我也没想到是他们遭现世报应,是学法小组的同修联想到的。

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保护弟子,同时也让弟子看到修炼人只要自己做得正一切师父都为你做主。现世现报也是慈悲世人,让他们少做恶,可救者也要给他们消业的机会。

这些年,亲戚们在我身上看到了法轮功学员的风范,我平时只要做好吃的都先给婆婆送去。婆婆有病,两女儿一个工作忙,一个做买卖怕耽误挣钱,自然全部由我一人承担,婆婆也受到感动。现在我们一家又恢复了从前的和谐。

希望世人多多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不要配合中共邪党的迫害政策,退出邪党、团、队组织,去掉曾经发过的为邪党献身的毒誓,才能保平安。

——转自《明慧网》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