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中共的“卸磨杀驴”

对中国大陆而言,朱自清和他的散文作品《荷塘月色》几乎是家喻户晓,然而朱自清的儿子朱迈先却鲜为人知。朱迈先,一九三六年秘密加入中共,一九三八年经中共长江局批准,参加了国民革命军第31军,一九四九年,朱迈先代表桂北国民党军政人员向中共桂林市政府联系投共事宜,并最终成事。一九四九年底,朱迈先以“起义”身份进入广西军政大学学习,一九五零年结业后,分配至桂林松坡中学任教。一九五零年十二月的“镇反”运动中,朱迈先被逮捕,后被押送至湖南新宁县。次年十一月,新宁县法庭以“匪特”罪判处33岁的朱迈先死刑并立即执行。

彭旷高,国军中将副司令,投诚后担任解放军西南军区高参,另一位中将副司令曹冒,投共后任第二高级步兵学校的教员,还有少将副军长曾宪成,到西南军区军政学校学习。在一九五零年镇反运动中,按照中共对率部投诚官兵的许诺,既往不咎,他们根本不是镇压对像。然而,他们都被安上“反革命”的罪名,被押解到湖北的原籍,以反革命处决。

从一九四九年投共,到一九五一年被以反革命枪决,不过两年时间,卸磨杀驴的速度之快是这些为中共卖命的人想也想不到的。

在文革期间,中共需要在北京执行强制管辖的角色,由于善于揣摩及迎合上面的意图,大受高层赏识的原南京军区某军副政委刘传新跳了出来,对高层要彻底改组北京权力机构的意图心领神会,而且跟得很紧,开始了一系列动作,将千余人列为“特务、叛徒、三反分子”。刘传新的官升得很快,官至北京市委常委、北京市政法委书记,北京市公安局局长。

文革期间,刘传新在北京市公安局大权独揽,谁敢说个“不”字,轻则受到批判,不予重用,重则下放、劳改,甚至被关进监牢。

一九七六年的“四五”群众运动中,刘传新不仅组织全部警力,卖力镇压广场民众,而且动用技侦手段,追后台、追线索。

然而文革即将结束时,跳的最欢的,摔得也最狠。一九七七年一月二十七日,刘传新被免去市公安局长的职务,接受审查。当年五月十八日,刘传新得知了自己即将被清算的消息,据现场目击者称,当时,他脸色苍白,一言不发。第二天,传来一个令人惊愕的消息:刘传新自杀了!

刘传新虽死,对刘传新下属的班子成员,也来了个“一锅端”。二把手,军管会副主任王更印,副局长单春林被隔离审查;另外三名副局长被宣布停职检查。

一九七七年十一月,刘传新时期安排的793名军队干部全部撤离北京市公安局。其中17人被秘密枪决,没有经过公开审判程序。据知情者称,军队也按同样模式进行内部清理,把这批军人押解到云南秘密处决,并以“因公殉职”通知家属。

在北京公安系统的这次清理后,对被清理的这些人的家属只是宣布:因公徇职。可是劳改系统的警察们都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对他们震动很大。当时,跟随刘传新在文革中疯狂迫害被陷害的无辜者,到头来却落得个人仰马翻,有的甚至被中共直接抛弃,丢了性命。

自古讲,吃一堑长一智。然而,中共对历史真相的掩盖,以及对于党徒的系统性洗脑,使得仅数十年前中共“卸磨杀驴”的残酷事实,被后来者忘得一干二净。

从一九九二年法轮大法开传,真、善、忍在中华大地尽人皆知,上至北京高官,下至平民百姓,都知道修法轮大法的是好人,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至一九九九年,整整七年时间,但凡有正常思维的人,不可能没听说过法轮功,不可能不知道这是一个教人做好人的佛家大法。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掀起了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疯狂迫害,江泽民以高官厚禄,利用像文革中刘传新一样的薄熙来、周永康之流,对于法轮功群体施行惨无人道的迫害,在将近十余年的时间里,薄熙来、周永康因对打压法轮功卖力,步步高升,权倾一时,可以说为所欲为。

然而,当江、周、薄膨胀的权欲,与中共又一茬权力体系相抵触时,中共内部清洗同样会将这些一时风光无限的高官掀落马下,不仅仅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周永康、薄熙来早已被投监入狱,其他参与迫害的普通干部也被大量清洗。

这些人被抓、被判,表面看是因为贪腐或其它原因,实际上在中共官场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被抓的清一色是在江泽民时期爬上来的人,而这些大小官员无不是在迫害法轮功中,表现踊跃、敢下黑手的“积极分子”,在明慧网上,有着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张张清单。

据明慧网统计,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八年的十九年间,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干部共计被查处3672人。

死刑25人:其中公安局7人,企事业6人,各级官员6人,检察院、法院2人,劳教所、洗脑班 2人,“610”人员1人,基层人员1人, 政法委1人。

有期徒刑881人:其中公安局245人,各级官员212人,企事业100人,宣传教育98人,检察院、法院94,“610”人员47人,基层人员36人,劳教所、洗脑班29人,政法委1人。

其它还有,无期徒刑83人、被双规157人、死缓44人、被警告、记过处分159人、被撤职、免职、降职961人在司法处理中1362人。

直至今天,仍有法官、检察官、警察、国保叫嚣著:“对法轮功不讲法律。”绑架、非法开庭,没有任何依据的判刑,仍然发生著,还有警察说:“我抓法轮功,这么多年了,不也没事吗?”没有出事,恰恰可能是留给你的机会,本着一颗善心,就可能是善果,不辨是非,助纣为虐,下一个说不定就是你。

法轮功蒙受不白之冤已经二十年了,全世界都在关注法轮功学员的遭遇,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油尽灯枯,穷途末路,那些还在为中共卖命的人,看看过去,想想未来,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不要当中共的陪葬品了!

——转自《明慧网》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