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力图占据舆论高地,如何辨别真伪“香港故事”?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9月12日讯】【热点互动】党机器发力 打造中共版本的“香港故事”?:中共正在运用种种手法,试图讲述另一版本的“香港故事”。日前派两位女富商去联合国作证,还在官媒上宣称香港示威者将在9。11发动恐怖袭击。不过第二天就被打脸:香港抗争者宣布暂停抗议活动一天,向死难者表敬意。另一方面,全球最大代码开源社区GitHub近日公开了中共公安部的来信,要求其封锁大纪元等媒体的新闻。中共力图占据舆论高地的手法,在国际上能奏效吗?如何辨别真伪“香港故事”?

嘉宾
政论家陈破空先生
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今天是9月11日星期三,在今天这样一个日子里,我们首先还是向18年前,在911恐怖袭击中遇难的人们表示哀悼和敬意。那么今天晚上我们来跟大家聊一聊,中共正在试图打造另外一个版本的‘香港故事’。就在二天前中共的官煤中国日报在香港的英文脸书的首页上,居然声称香港示威者要在9月11日制造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不过第二天呢就被打脸,香港示威者说在9月11日他们将暂停抗议活动,以向死难者表示哀悼,另外一方面呢就在昨天有俩位身家过亿的香港女商人在联合国作证,声称一小撮示威者不能代表香港的整体民意,不过这俩位呢都是中共的政协委员。那么中共正在采用种种手法打造了这样一个“中共版本”的‘香港故事’是否能被国际社会接受呢?今晚我们请来二位嘉宾一起来探讨一下相关的问题。二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还有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二位好。

两位来宾;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二位。好的,那么观众朋友我们也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呢就这些问题和我们谈谈您的看法。好,那破空我想先请您来分析一下就是来谈谈如果说中共正在打造一个‘中共版本的香港故事’,那么最典型的一个例子,莫过于就是昨天在联合国有俩位香港的这个女富豪啊,那其中一位还是赌王何鸿燊的女儿,那她们呢就是说去发言,而且说一小撮示威者不能代表整体香港人,并且呢她们谴责示威者说,小小年纪正成为一线的暴力斗士。您怎么看这个事情?

陈破空:何超琼作为澳门赌王何鸿燊的女儿她是,注意:她是澳门人,不是香港人!她根本不能代表香港人发言,这是一个。第二个另外一个所谓富豪,号称“美心集团”创办人的女儿,这些人都是在不管是在香港也好,在澳门也好,她们的地位都是极少数里面的极少数,当她们在说一百万人,两百万人,一百七十万上下都是一小撮的时候,那就不知道她这2个人数,究竟怎么算了?那是不是可以忽略不计?再一个,这个用赌王的女儿跑到联合国去做,本来就是一个很不体面的事情,因为这个赌博这个行业,说得好听叫‘博彩业’叫合法经营,说得不好听就起源于赌博,实际上是根本拿不上台面的一个产业。做这种产业的人一般都保持低调,不要高调,因为很不光彩,就像这个何鸿燊取四、五个太太,这个生活就是让人很议论的,而这个女儿是谁生的我们都搞不清楚。就这样一个代表了一种道德低下,又是投共,卖身投靠共产党,当什么政协委员,政协委员本来就是党机器的一部分,代表共产党到联合国去活动,首先代表了共产党,第二又来自于澳门,哪里能代表什么香港人?跟香港人毫无关系,然后就在那谩骂,然后她说了其中一句话非常可笑,说香港的抗争者小小年纪就成为什么一线的暴力斗士?!我听上去怎么就她好像在骂共产党,骂共产党这个塑造的历史上的英雄,什么刘胡兰(中共地下工作者)啦王小二,什么刘胡兰不到14岁就当了共产党员去策动民众造反,这个王小二又怎么怎么样,12岁什么是儿童团员,她(何超琼)究竟在讲谁?是不是要把共产党历史上塑造的一些小朋友都拿出来都说一遍?叫做那真是小小年纪成了暴力斗士。说这是一方面,那另外一方面,我们中国有一句古话,她可能根本就没学过古典文学,古典文学说:自古英雄出少年。我们看看黄之锋,5年前抗争只有17岁,现在只有22岁,人家那么成熟,表达那么完善,到德国、到台湾表达那么完善。说她这话不管从正面、反面看都不成立,说最后说了半天的话呢,就这种宣传的话在国际上拙劣到什么地步呢?就说拙劣到完全是自己砸自己,而在中国国内可能能够蒙骗一些被洗脑的人,也就是这个效果而已,在国际上是一点效果都产生不了,是反效果。

主持人:横河先生您觉得这样呢一个她们去讲话啊,她是有没有就是说,因为她本身是有这样的中共的政协身份,但是我们是不是能假定说:这其实是中共派她们去的呢?另外这样做达到什么效果呢?

横河:这样的,它(中共)为什么要叫这俩个人去呢?本来这俩个都不合适,因为她们是属于这种亿万富翁,这本身就不能代表香港。

主持人:脱节,跟普通市民可能是脱节的。

横河:嗯,跟普通市民没有关系,她根本就不了解,很可能她们就不了解香港的抗争,那么她们去讲的话呢是很轰动的,就是说她不能够去就是把现在国际上的这个观点给扭过来。

主持人:就说您说她们讲的呢是很空洞的是吧?

横河:对,她们没有事实,为什么会没有事实呢?就是她们是中共派过去的人,派过去,因为她们俩都政协委员,而且她们是香港的那个叫什么类似像妇联一样的东西。

主持人:对,对,对。

横河:妇女联合会一样的东西。那个就是共产党的这个统战部门的外围组织,所以说她们没有一点点真正香港的身份,除了她们有钱以外,那么这种人呢,她一定是中共派去的,为什么必须派她们呢?其实也是中共非常就是在香港这个问题上非常糟糕的一个地位的表现形势,它已经找不到人,合适的人到联合国去说话了,就是说它虽然说是说是一个妇女组织,但是谁都知道她们俩个身份是什么,所以说没有人会认为她们是独立的。就是说它(中共)连独立的中间人去替它们说话的人都找不到的一个情形,这个事情是为什么它必须自己出马的呢?非常困难,你知道香港的媒体绝大部分是被中共控制的,但这一次呢,国内啊,去找国内媒体谈到,我看那个高瑜(独立记者)就说出了一个故事,就是说这次香港的记者一面倒,人家说不是说你们花了很多钱买了很多媒体啊?我说媒体被控制了,记者控制不了,所以这次是一面倒,也就是说它要找到一个能被人公认是中间人的,愿意出来为它们说话的人已经找不到了,只能找这种人出来说话。

主持人:其实我在网上看到好像说何超琼都不太愿意(去联合国)的其实,但是我不知道到这个真假,有人这么说。

横河:那可能她自己放一点风出来,表示不是自己的意愿。

主持人:那您觉得它这样能起什么效果吗?她在联合国这样一个地方去讲?

横河:它(中共)要占领这个联合国阵地,其实你记得这个在联合国啊,联合国它们操纵这个人权委员会已经很久了,所以后来不是改成人权理事会⋯⋯

主持人;对⋯⋯

横河:它们继续操纵。那就是为什么美国要退出人权理事会,就不干了,它在那里操纵然后呢把那里变成它的一个舞台,然后呢用这种方式。但是问题是这个方式没有用的,为什么呢?因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现在本来大家就不信任,这才美国另起炉灶,现在越来越强,这次美国开第二次会议的时候,一百多个国家来参加了。第一次只有四十多个国家部长级会议,那么另外一个呢就是,其实一般的人不大会去关注在人权理事会上讲了什么东西,它只是为了反上一次的⋯⋯

主持人;对,之前何韵诗去过。

横河;何韵诗去一次,我记得二零零一年、零二年的时候,零二年的时候就是为了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能够就是阻止对迫害法轮功的谴责的时候,它(中共)们制造了‘天安门自焚’,然后‘天安门自焚’是为那个造的,就是为了人权委员会开会造的,人权委员会一般在3月份开会,所以它们在1月底的时候呢制造了一个自焚⋯⋯

主持人:哦,这有意思。

横河;然后就让这个签名活动能够进行下去,然后就搞了一个一百万人签名啊,把那个签名的那个大布卷子啊,用专机送到日内瓦去的。

主持人:哦,还有这么一个事。

横河:那几吨重,因为有无数人、一百多万人签名吧,把那个大布卷子送到日内瓦,这个它本来也是肯定是有这种目的。但是呢它没有办法制造出一个类似事件来,其实它是希望能够制造出来的,但是很可能是被大家揭穿了或著是找不到人能够卖命去为它们做这件事情,那可能就算了,所以说它是没有办法去扭转国际舆论的,是因为它没有针对性的,因为大家得到的情形是第一手的,而它是第二手、第三手情形。

主持人:是,但是其实不管能不能扭转国际舆论啊,破空,我们看到说它现在确实加紧了这种舆论攻势,那么另外一件事情,大家这两天一直关注的就是中国日报它的这个英文脸书,然后呢居然在9月9日说:香港示威者要这样的去恐怖袭击,而且它配了一个当时世贸被炸的这样一个照片,引起非常大的反响,这个事情您怎么看?它为什么要这么做?

陈破空:这个事情有三个看点,第一个看点就是说这个中共在9月9日造了这么一个‘假新闻’放在脸书上,用英文,说是这个在9月11日,911恐怖攻击的这一天纪念日的时候,说是这个香港会有人炸热气管,有人会无差别的攻击不说广东话的人、讲普通话的人,还有一个说法会放山火,说得非常具体,说是会发动大规模的恐怖攻击,但是我们看到9月11日发生什么?9月11号是香港民众为了纪念911的死难者或者纪念这个911恐怖攻击,那么全体停止抗争一天,那么在各地都是唱着个“光荣归于香港”这个新国歌、这个新的圣歌,非常感人的场面,那么跟这个《环球时报》跟中共媒体散布的谣言刚好相反《中国日报》,这是第一点,但是,我认为这里面有另外一个背景和内幕在里面,就是中共打算搞事结果没搞成,就中共估计是想⋯⋯因为中共对不管是西藏、新疆还是中国人民的抗争,香港的抗争,你没有暴力,我给你制造暴力,你没有恐怖攻击,我给你制造恐怖攻击,你没有什么给你来什么,怎么呢?我就派便衣、派特务就行了,很简单,公安、国安变装派,估计中共有一个阴谋,因为香港民众每天都抗议,那刚好911到了,那就下令特务准备制造这个恐怖攻击⋯⋯

主持人:当天混到人群里面去

陈破空:对,混到人群里面,戴上口罩、戴上头盔、戴上眼罩、穿上黑衣,然后你去搞燃气管,你去搞攻击这个讲普通话的人,然后你还要去这个所谓的第三款、搞什么放山火,放山火很容易谁都可以到山上放火。好,然后你看我们《中国日报》的报导正确了,那就是发动恐怖攻击,它(中共)想在国际上制造说香港民众不仅是一般的抗议,不仅是暴力,还说是恐怖分子、恐怖活动,中共是做得出来的,但中共为什么失策了呢?因为香港全民要求不抗议这天,接着大家来静默地来纪念911,结果中共的特务傻了,中共特务说这成了少数混不进去,我要搞的话一下就被人逮住了,中共特务临时放弃了计划,所以搞得王志民、胡锡进(《环球时报》总编)等人可能很尴尬,这是一点。但是911这一天确实发生了类似恐怖袭击的一件事情,是什么事呢?就在《壹周刊》老板、《苹果日报》创始人黎智英住所的门口有人去骚扰,有些人跑去喊口号,想按门铃被保安阻止,想递请愿书保安接了请愿书⋯⋯

主持人:哦,就在911当天?

陈破空:他们就在911当天,这是唯一的一个类似于恐怖攻击的活动,因为你去骚扰人的住所,这是违法的,它们这是第二步骚扰,原来前上个星期四去放火,丢掷汽油弹,《环球时报》是幸灾乐祸的报导,我当时就说刚刚林郑说撤回逃犯条例,结果《环球时报》幸灾乐火的不仅不报导林郑撤回逃犯条例,幸灾乐祸的报导说黎智英家门口被放火,被人投掷汽油弹,就是证明这个王沪宁、胡锡进这条线在煽动暴力,在鼓动暴力,它们要的就是暴力,就怕香港平静下去,那么这一次911整个香港都不抗争的时候,中共的特务活动了,亲共份子出动了、地下党员活动、黑社会活动了。它们先到了黎智英住所,继续想制造暴力,但没有成功,被保安所制止,但它们本身是违法行为,它们停留了五分钟快闪走了,又跑到《壹周刊》门口去举牌抗议,你《壹周刊》门口举牌抗议没问题,你可以抗议,但是你到私人住所是严重的违法,但是没有警察出现去处理,所以说911有没有事?有事!有事是来至于中共方面的事,它策划的大规模恐怖攻击没有成功,想转嫁香港人,但它表面上的一些动作成功了,实施了,这就证明了中共的国安系统,在王沪宁主导的国安系统政法委还在实施,因为国安会主导了政法委,就在香港事态不断平息的时候连续发二次威胁,一次发文威胁要在中秋节采取行动,这个所谓的“政法委的长安剑”,第二次是香港都撤回了特首撤回修例,北京政府也一片沉默的时候,这个政法委继续的威胁说是你们(香港人民)要跟十四亿人作对看你们够不够格。意思是只有共产党才可以跟十四亿人作对,你们算什么?你们怎么能跟十四亿人作对?所以我们共产党跟十四亿人作对是有力量的,我们一直在跟十四亿人作对你们还想代替我们?这不可能!所以说这个证明王沪宁这个政法委系统、特务系统继续在活动,所以要按照过去的电影名字叫做‘特高课在行动’。

主持人:嗯,和文宣系统⋯⋯

横河:这个他们可能在911准备制造恐怖活动的是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会议是配合的

主持人:真的是!

横河:恩,就是配合的,这个跟我刚才讲的是同一个事情。

主持人:对,其实我觉得在对香港这个局面上,中共可以说是比较的就是可能头疼,因为经常发现自己很失策,但是呢它不仅仅是在舆论方面,它在政府层面其实也是在制造这样一个舆论战,那我们看到说其实最近就是在像美国政府国会复会以后,他们是要推进这个香港的人权民主法案,那么最近呢黄之锋他又在德国访问又和德国外长见面也谈到香港情况,所以似乎中共对这个非常恼怒,那么对于前者,它说这个是外国势力干涉内政,对于后者它批评黄之锋是挟洋自重,那您怎么看中共这样的一个说法呢?

横河:这个在国际上呢,中共这次搞得非常被动,这个被动的原因其实很清楚,因为我们可以看一下,现在中共所面对的它自己也知道不是一个政府、不是一个团体、或者是某一个可以被它定位的目标。这是全人类的事情⋯⋯

主持人:它到处定位,到处都是它的目标。

横河:对,全人类的事情,它没办法,所以就只好找美国,但是美国其实是要区分的,美国政府?还是美国国会?这是不一样的,美国还有媒体,那么这么多媒体是不受任何人控制的,美国总统拿媒体都没有办法。媒体天天都跟总统过不去,总统也没办法,所以说这不是一家人,不是说像在中国所有的事情都是一家人的事情。这样的话就造成它(中共)一个呢就是非常难去针对某一个人、某一个组织,或者是某一个什么情况,那么现在它只能抓住一个是美国,还有一个就是⋯⋯,其实这一次香港抗争是没有领袖的,黄之锋是2014年占中的时候是领袖,在这之前还有一个就是国民教育的时候,他是领袖但是现在并不是,只是说这是什么呢?是民间的公关,自发的公关,也没人请他,不像中共
主持人:好像德国方面是不是民间组织还是什么有请他(黄之锋)?

横河:一个出版商,一个出版商请的,只是说他(黄之锋)正好碰到外交部长,然后跟德国的外长对了话,就这么一个过程,那么所以人们得到的信息,不是说从一个消息源来的,是从无数消息源不同的地方,没有组织得出来的是同样的东西。但中共就很困难,因为中共是要编假故事,编故事的话就有个问题了。‘编的’,总是要被拆穿的,除非你就是编一个故事,但一个故事一个声音,你永远没法跟无数地方来的真实的声音相比,你又不能多派人出去,多派人出去讲的不一样,互相矛盾怎么办?因为都是谎言,谎言就很难对到一起,你不可能编一个无穷大的谎言,然后每一个分枝都这么细⋯⋯

主持人:但是中共可能就是,我就编一个故事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横河:它(中共)就编一个故事,所以它只能派俩个人到联合国来,前一段时间派了,前一段时间就是香港的议员不是来了两边都有人来,民主派跟建制派的议员都有⋯⋯

主持人:对,派俩个人来⋯⋯

横河:到美国来,但是呢因为大家得到的就是每天铺天盖地的现场的消息,所以不大会有人根据你的说法就去跟你走。所以问题出在于什么呢?出在于就是:中共是花大量的钱去编一个故事然后想叫人听。而别人实际上是没有花钱,完完全全就是自发的,真正的第一线的消息,然后大家自己对照着自己看。对于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就显得非常弱,就是在这方面它花了很大的力气,而且用各种方式,就想叫别人就范,但是现在正好国际形势是大家不就范的时候⋯⋯

主持人:是,很多来源都告诉我同一个故事,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

横河:对!所以这个港人的声音就更容易被人相信。

主持人:破空先生想问您一下,因为现在中共抓着这个‘外国势力’、‘干涉内政’这两点不放,所以想请您分析一下您怎么看这个?

破空:这个它主要在中国国内宣传用,实际上他这次黄之锋访问德国,中共说这个外国势力和挟洋自重的⋯⋯

主持人:它说挟洋自重⋯⋯
陈破空:这个德国外长说两句话,第一句话说:我们对各国的公民社会的代表接见,这是正常行为。第二句话说:我们支持言论自由。非常平淡的打脸了中共,这说什么意思呢?就说我们(德国)会见各国的公民代表就跟会见其他领导人一样。比如说中共领导人见德国外长、见德国总理怎么回事。黄之锋见德国外长、见德国总理怎么回事。这在民主国家是平等的,要不说因为你有个官职,我见你就正常,你没官职我就不应该见你,不是的!在德国政府、民主国家的政府,是一律平等的。所以中共不了解,中共说的话意思是什么呢?就说“只准我”挟洋自重,“不能你”挟洋自重,这挟洋自重的特权是我的,我们有特供食品,我们有特供的挟洋自重,你怎么黄之锋在挟洋自重了呢?所以你就抢了我的特权,我们供俸的是德国的老祖宗马克思,你这个还去这个,我们刚见了德国总理与德国外长你这不是和我们唱反调吗?所以它(中共)这个东西在国际上是完全自我打脸,完全没有说服力,在国际上看就是一个笑柄,那它在国内来去宣传,什么外国势力啊⋯⋯什么,这是它们整个反送中运动的一个宣传。凡是中共有任何事情起来,它们都这么宣传,都是外国势力,那怕新疆的‘七五事件’,它说人家远在美国的热比亚指挥了‘七五事件’,人家后来就说热比亚这么大的威力比中共中央还厉害,比那个中共400万军队、200万武警还有厉害,指挥了全新缰人的起义,这么厉害?!所以中共把自己塑造非常的低,所以这些说法最终来说,按照它们自己的说法,这次德国的事件还不是德国打它们,我准确的说,是环球时报自己打自己的脸,因为它前面刚发个文章,它(环球时报)说德国总理访中,香港议题不是个议题,明明谈了它不报导就不是议题,没报导,其实人家(梅克尔)谈了,它不报导而已。然后第二天,结果接下来就打脸!它说德国只看经贸关系,结果‘德国外长会见黄之锋’当场打脸,结果环球时报发的评论叫什么?说德国政府不应该被乱港分子牵着走,或者领导,不应该乱港分子的领导,就只相差几天,就自己把自己的脸打的啪啪滋响,左右脸打的红了,打青了还没搞清楚。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外国势力干涉内政,西方国家应该不会,它也不是讲给西方国家听。但这次黄之锋访问德国有一点想请您解读一下,很多人注意到他举了个非常意思的例子,他说:‘如果现在是新冷战时期,香港就是新的柏林’,您觉得这样一个比喻洽当吗?

陈破空:对,这个是非常洽当,这名年仅22岁的黄之锋有多么成熟,有思想成熟,但是自古英雄出少年,不分年龄,出道是不分年龄,英雄不分出处。他是今年是柏林墙倒塌30周年,柏林墙倒塌意味着东西方冷战的结束,而且当时柏林墙的倒塌是东德的民众砸烂柏林墙,而西德的民众欢呼拥抱他们,直接来个倒塌。无独有偶十年前,2009前柏林墙倒塌20年的时候,我去了柏林墙,我在那里徘徊了一天,那天其实也是9月9日,但柏林墙倒塌是11月,那天也是九月9日我在那里,这次他(黄之锋)去也是9月9日,其实是毛泽东的死亡日,所以我在怀疑王沪宁下令香港有个恐怖袭击是得到毛泽东的托梦,托梦要去搞恐怖袭击。所以他这个比喻非常洽当,因为柏林墙当时的,1961年建立的柏林墙什么意思呢?东西柏林它是两个国家的首都。

主持人:自由和专制⋯⋯

陈破空:东柏林就把它给围起来,它怕东德的人投靠西柏林,而西柏林并没有围墙,随便你,东柏林的人就无数的在那几十年时间投奔西柏林,少数成功,多数都失败,然后死在铁丝网子上,死在枪下或者死在跨界国境中⋯⋯等等都算是死亡,列了他们的墓碑和名字,我看一下他们的生处年非常年轻,很多都只有20来岁,多数是年轻人跨越柏林墙,所以那个代表着就是共产主义的高墙。今天的中国,今天的中共继承了柏林墙,所以在网路上设柏林墙,设网路长城“金盾工程”、“防火长城”,这是一个网上的柏林墙。另外现在中共号称强国,在网路上叫它‘逆势墙国’,高墙的墙,墙国,这个墙国类似那个,当时我在2009年参观了柏林墙,我就写了那篇文章,叫做‘没有倒塌的柏林墙’,就是中国的柏林墙还没有倒塌,我就觉得只是欧洲的柏林墙倒塌了,但是亚洲的柏林墙还没有倒塌,世界还需要努力。那么这次黄之锋这个定义非常准确,就是说:‘新冷战’,‘新冷战’早就已经各种提发了,我也是很早提的人之一,在新冷战已经可以说是形成这个局面,就是美国为首的民主阵营,和中共为首的实践中共单独的红色阵营的一个冷战,在这个情况下,‘柏林墙’就在香港,非常洽当,因为香港这个地方就体现当年东、西柏林的情况,香港虽然表面上是中国现在的领土,英国一百多年的统治,留下来一个自由的火种,自由的港口。在那里是共产党似乎在统治透过特区政府控制着议会在统治,但事实上香港人民是主人,到目前为止香港的民众有自由价值,有普世价值的民众还是主人!这就在精神上形成一个东西,柏林墙的姿态,所以看很多中国人要去香港。如果不控制签证,不控制香港港澳的签证的话,中国人会把香港挤爆,所以中国人去香港光生小孩这一块,现在香港每年出生的小孩,40%来自内地妇女在那里出生的,来到香港只为了拿到一个香港出生纸,不惜一切打破头,跑到人家占人家的急诊室,冲急诊室,搞得香港现在排急诊室,重诊室都排不进去,有人排队排到几年之后去了,这是香港一个重大的民怨之一,所以黄之锋的比喻是非常洽当,是现状的一个描写。

主持人:是!所以现在应该推倒的是柏林墙,而不失去香港这个自由的土地。横河先生您有什么补充?我想他(黄之锋)这个话在德国人心中应该也有引起很大的共鸣,您这方面有什么补充?

横河:它实际上就是两大阵营的一个冲突点,实际上是这个意思,因为在柏林墙倒之前,实际上是冷战两大阵营对峙的一个象征,现在两大阵营,既然冷战要开始的话,就两大阵营,中共其实还有一些小兄弟,美国和自由世界是另外一边,冷战肯定就是这两边了。冷战这两边实际上,现在最热的热点就在香港,它是代表着两种价值观,两种意识形态,两种价值体系,两种社会制度的冲突点,现在在这里爆发,所以真的和当年的柏林非常相像。中共要讲到外国势力干涉,其实我觉得特别有意思,美国国会现在不是在讨论《香港人权民主法案》,这个法案现在是两党重量级的人物都在支持,众议院、参议院都在支持,其实提出来很久了,现在大家都看来时机已经到了,中共对这点也非常头痛,它就说了非常奇怪的话,香港特首的办公室⋯⋯

主持人:好像是发言人⋯⋯

横河:发言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就讲,香港的特殊关税地位是基本法给的,不是外国给的,这个是情就非常非常奇怪得这种说法,基本法是你自己的,比如说要按照拟定一个法律,就可以定一个特别关税区的话,你不是可以自己在中国随便订上海,你定那个自贸区有用吗?人家不听你的,关键问题是为什么人家会给你这个地位?当然你可以说基本法,但实际上人家看什么?是‘中英联合声明’里面的“一国两制”,保证香港的自由,除了‘国防’和‘外交’归中央管以外,其它都是独立的,在这种情况下,人家才给你,是美国先给的,然后其它国家跟进。也就是说重点并不在于你规定什么东西,别人不会相信你,你之所以别人相信你,是因为有‘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毫无关系,就是因为有个‘中英联合声明’送到联合国备案,人家认为这是国际条约,你要遵守这个国际条约,所以我们才遵守,所以是别人给的,根本就不是你给的。

主持人:这个“独立关税区”是美国把香港做为独立关税区,我同意你免关税,怎么能够不是人家同意?

横河:这逻辑非常非常奇怪,确实想不通,它(中共)也走投无路了才编出这么一个故事来。这个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实际上无论在道义上,在法律上,在任何层面,中共都没理,这就是为什么它拼着命想要去打讯息战,如果说它有一点点理的话,它不需要打讯息战,因为大家都能看到,别人也没有打讯息战,讯息战只有中共在发动讯息战,在发动舆论战,在发动宣传战,别人没有,美国是没有组织这种事情的,美国之音也是普通报导一下,根本就没人管它报导什么内容。

主持人:所以您认为它为什么不遗余力的去在国际上打造一个‘中共版的香港故事’?

横河:就是因为它自己没有理,它最终想,中共花这么多钱搞大外宣,现在又花这么多钱去打造一个香港故事,无非就是证明它是有理的,但是因为它所有的事情都没有理,所以它才必须在国际社会想尽一切办法来证明它有理!如果它只要有一点理,自然就会有人替它说话,但现在没有人替它说话,没有人敢替它说话,也没有人愿意为它说话,因为为它说话就会降低自己的身份,所以即使是中共指派的,如果他是中间人出来说话的话,人家肯定要考虑自己的身份,这就是为什么它一定要想尽办法去拼命去做,就是因为它没有理,是空的,这部分是没有,它要有,它就不需要花那么大的力气。

主持人:破空先生您怎么看?国防部的一位前官员这两天也在美国刊物上发表文章,他说香港这个问题已经不止是香港人民和中共和港府之间的一个反抗,而是也成为了中共对西方发动讯息战的这么一个工具。

陈破空:本来中共的宣传有两手,一个是对内,一个是对外。对内它是比较有效的,相对说来,因为它控制千百年媒体,千百年报纸,所有的互联网,所有的电视台,它控制对一部分被洗脑的民众,中国的民众愚弄有一定的效果,所以才导致所谓的网上喊打、喊杀,对香港“碾平香港”、“踏平香港”这些说法,但是它自以为它在国际上也要搞大外宣,搞大外宣,它以为它能够打造一个“中国版的叙事”的故事,但是它失败了,失败的特征是包括脸书,包括推特,包括youtube关闭它这些频道,为什么关闭这些账号呢?因为大量散布假新闻、假消息被国际上识辨出来了。国际上之所以失败,那它还是这么干为什么这么干呢?这是独裁政权的特性,包括前苏联还专门干这种不堪的事情。在国际上宣传,还有纳粹德国,它专门有个宣传部,这个按照它戈培尔(纳粹德国时期,宣传部长)的名言:谎言重复一千遍就能成为真理。它不得不干,它非得干不可。大量的撒银子,白撒!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入,白撒!中共投入的更多,中共的投入远超出纳粹德国和前苏联,恐怕是百倍千倍都不止,超出!就是甩钱,它就干!干了国际上不信,就像您刚才重复的一句话,中共的名言是:不管你信不信,我是信了。

主持人:我信了。

陈破空:它只要我信了就行了,所以它(中共)这个东西,明知道是花钱不讨好的事,它还是要干。它成了一个强大专制的惯性在那里,停不下来。它们也没有什么反省能力。它们也没有别的道路可走,就说已经失去反省能力,失去了纠错的机制。所以基本上它们干了,干了以后没有效果,但是它们没想到,不仅不能取信于人,而且现在还踢到了墙板,这个全世界还取消了它的账号。

主持人:而且引发了西方社会的进一步的警惕。像这位前官员就说我们应该反抗中共这样的信息战。

陈破空:所以人家会进一步的会把它跟纳粹德国跟前苏联相提并论,现在西方不管从政治人物到媒体比比皆是,把中共比喻为纳粹德国,把中共比喻为前苏联。而中共实际上就是对号入座,所以中共历史上就是这么吊诡,历史吊诡的是:前面有坏人倒下了,后面还有坏人会前仆后继。明知道红色苏联就这么倒下了,而中共领导人号称不要重蹈苏联的覆辙,其实就走苏联的道路。那么纳粹德国倒下了,毛泽东说法西斯的生命现在在进攻之上,如果不进攻它的生命就停滞了,当时说纳粹德国说法西斯,结果红色法西斯就这样子,一直要进攻,一直进攻人民还有这个宣传上的进攻。所以一不进攻它的生命就停滞了,所以它们深谙这个道理,所以现在它们就是忙于进攻,进攻到一个成了强迫症的状态,停不下来。

主持人:嗯,不管有效没效。对,其实另外一方面其实就是说,在舆论战的同时,中国确实也在不遗余力用各种方式去封锁讯息,因为它要讲它的,那个它另外一方面也不希望别人听到不同的声音,所以我们看到最新的一个消息,挺有意思的,就是全球最大的代开源社区GitHub,它就发布了前二天中共公安部给它的一封信,要求它封锁大纪元这样一个新闻网站的全球新闻,包括还有一些其它的媒体啊。所以这个我觉得很多人可能会比较惊讶说,中共竟然发信给一个国外的机构,要求它去封锁新闻,就是来干涉言论自由和媒体的新闻自由,您怎么看呢?横河先生?

横河:这个事情并不是很少见的,譬如说很多海外的一些活动,比如说民主人士比较大的活动,或者是像最近还发信去要求国际社会,不要去在开人权理事会之前,不要去见维吾尔族的活动家,它还专门写信。这个它的领馆大使馆整天就干这个事情,一天就这些事。海外在演‘神韵’(神韵艺术团,全球顶级中国古典舞与传统音乐艺术团)恢复中国传统文化,它们老写信给这些剧院,只是说我们看到的是说一些剧院把它(施压信件)拿出来的,还有没有拿出来的,另外对于很多报导它会给这些媒体施加压力。媒体一般不会把它拿出来,因为还有很多公司,就是这一类的事情,实际上是非常多的,只是说被拿出来让大家看到的很少。一般人即使拒绝的话它也不致于把它公开公布。

主持人:公开,公布。

横河:那么这个网站其实在这个之前中共也写过一次。

主持人:对⋯⋯

横河:只是说是以一个民间组织的名义说,什么网络安全协会(中国网路空间安全协会)什么的⋯⋯

主持人:是。2016年的时候⋯⋯

横河:用这种名义的形式写给它(GitHub)。当时为了一个“编程随想”博客里头,实际上是别人贴上去的。并不是像大学里面的文章,是别人贴上去的,贴上去以后它(中共)就要求把它拿下来,说如果你实在不拿下来,那你就考虑把面对中国网民的,把这个和‘法轮功’有关的连结拿掉,它(中共)也知道人家大概不会听它的,或者会公布出来。那么它第一步最好把这些贴字拿掉,如果你们(GitHub)有困难的话,因为人家没有违反规定你不能随便拿,如果你们有困难的话,把下面有关‘法轮功’的连结给去掉。而且特别说了是针对中国大陆。

主持人:对,针对中国大陆的IP地址的这些访问。

横河:实际上它是非常明确的,它是怕中国大陆的民众了解真相,这个其实跟这个香港事件是一样的,你看中国大陆有一批人,就是拍了一些照片就是把自己的眼睛蒙住,表示支持眼睛受伤⋯⋯

主持人:支持香港。

横河:那个香港女孩(8月11日),这些人都被连续的骚扰,然后去那个甚至去喝茶,甚至拘留都有。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其实在中国大陆潜在的想了解香港真相的人,和如果了解了真相以后,会站在香港民众这边的人,应该数量不是很小的。是一个很大数量的,如果数量真的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话,中共用不着花这么大力气,不会这么害怕,它害怕就是它真的知道可能中国民众支持港人的人很多,而且很快的会引起他们(大陆人民)自己的共鸣,我们的情况比他们糟,那我们该干些什么?那可能会造成这样的情况,因为它现在并不是说光用五毛去占领市场,或者是淹没对方的声音,它是用行政的手段,用专政的手段把对方的声音给消除掉。包括抓人、封杀,所以实际上我们现在根本不能够正确判断中共网民的意思是什么,但是有的时候你还是可以看得出来,就是网民有的时候,会用很智慧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意思。所以说中共真的是害怕在当前的情况下,因为经济不行了,各方面的情况都不行了,非常害怕中国民众能够得到真实的消息。这一点我觉得是中共在这一点上很可能看得比外人还要清楚一些,因为中国网友它们每天有统计嘛!有多少人会发表不同意见,肯定这个数量是相当大的。

主持人:是,所以破空先生,我觉得还有很多人可能是会比较忧虑的,因为像中共这样长臂的去管辖,甚至是说管到海外的这种信息自由,那很多人会想说那明里暗里,它是不是会给很多的媒体,包括社交平台,脸书、推特,它会不会也会发这样的信呢?那这对海外的这种新闻和信息的自由,会有什么影响?

陈破空:所以中共的统治集团活得会很累,它们那是两手,一攻又守,再一个就是散布,再一个就是封锁,散布谣言、封锁真相。所以它们必然要干这种事情,你看大纪元什么开源社区(GitHub),它就搞这个这种动作多的很,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所以当中国的网民讲,说中共国库存这么多钱,就是不用在老百姓身上,什么‘三农’(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啊,什么‘教育’啊,这个‘民生’啊等等,中共这个发言人就狡辩说,怎么会没有用在民众身上,我们最大的费用就是用在民众身上,就是‘维稳经费’就是我们最大的一笔开销,比军费开销还大,全用在老百姓身上了。

主持人:不是中共吧,是民间调侃吧?!

陈破空:对!调侃它们,我全用在你们民众身上,干嘛?维稳。我对你们维稳,你看看我多操心啊,对开源社区(GitHub)打交道,叫他们(GitHub)封锁大纪元的信息。不能封锁,封锁你的IP,我们的工作多靠钱,花银子在使银子,所以它们非常费尽心思,我说它们(中共)活得太累了。就是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用在这种无用的工上。做这种反人民、反人类、反人性的事情,如果有这个钱还不做点好事,但这个腐败集团真的是丝毫不会考虑到一点好事,所以王沪宁就说了嘛:人本恶,人性恶。它相信这个,相信这个是人格,所以相信这个的人,就是“钱”净往坏事上去干,所以我还是这句话就是,这些人恐怕有偏执狂、强迫症,活得非常累,我都替他们感到惋惜。

主持人:对,所以横河先生,现在围绕香港确实真假信息很多,我觉得就是说,虽然说很多中共的这个做法呢不一定能够很有效,但是也确实混淆了很多视听。那您觉得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怎么去分辨真伪的信息?

横河:实际上我觉得最简单就是你回到常识,回到最基本的是非,就是说老百姓能不能抗议?然后你就看,老百姓能抗议,老百姓在和平抗议的时候,这么多次的和平抗议的时候,一点声音都没有的时候,那如果有人出来既没有针对人,只是说可能是冲击一下建筑物⋯⋯

主持人:冲击到建筑物。

横河:顶多是这样,而警方是对着人民开枪的,这就是一个基本常识,你不要带感情说这些人是暴徒,你别讲是暴徒⋯⋯

主持人:对,但是那一边的人算是什么?如果设路障的人算暴徒⋯⋯

横河:你想一想是谁在使用暴力?为什么要使用暴力?对和平民众使用暴力,是不是这个暴力应该谴责的?回到最正常的是非对错去判断,常识去判断就可以了,其实没有这么复杂!

主持人:破空先生有什么补充吗?还有一点时间。

陈破空:其实基本上没什补充,就是中共的这个信息战呢,我认为就是过去还有一点作用,这个现在是越来越无效了,它每个事件它都会搞这个事情。但这个香港这个事件,抗争成为全球的事件时候,全球的人都瞄准香港,以致于它无效的,它只好派记者自己去,扭曲信息。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的点评,那我们今天节目的时间很快就到了,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