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纵火《大纪元》印刷厂与恐吓记者

香港媒体界,《大纪元时报》是一份为数不多有着相当影响力且转手率极高的独立中文报纸。

按惯例,承印这家报纸的新时代印刷厂,每天都会在凌晨约3时半左右,将印好的报纸送出厂,派送到各区。然而,11月19日凌晨的这个时段,却发生了不同寻常的一幕!

据该印刷厂负责人介绍,当时他们正准备把印刷好的报纸送到报摊,打开工厂大门、刚搬出一些报纸,突然4个蒙面人冲了进来,冲到工人面前,手持棍子指著大喊:“都不许动!”

印刷厂监视器显示,2个歹徒装扮成勇武黑衣人,一个人一只手里拿着一支可以弹出的伸缩棍,另一只手拎着两桶汽油,往报纸和印刷机器上泼汽油;另一个黑衣人拿着一些引火器到处点火,随后工厂起火。全过程约2分钟,这4个蒙面凶手就跑了。虽然火势很快被扑灭,但印刷厂4台机器受损,一些报纸和纸张被烧毁,很多纸张被水淋湿破坏。

那么,这四个纵火的歹徒究竟是什么人?

咋看上去,他们都穿黑衣戴口罩,貌似抗争者的模样。但抗争者会纵火吗?显然不可能。《大纪元》积极支持香港民众反抗中共暴政,抗争者不论是“和理非”还是“勇武派”,都不可能跟自己的支持者过不去,雇凶纵火的只能是镇压反送中的中共及其打手。他们让歹徒将自己打扮成为抗议者的模样,无非是想要混淆视听,嫁祸于抗争者,这是明白人一眼就能看穿的蹩脚把戏!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与歹徒纵火《大纪元》印刷厂差不多的时间,一名蒙面警察在大街上指著记者说,“你拍这里没意思啦,你拍他们(示威者)啦。待会又可能被消失!”《美丽日报》拍摄的这段视频传出后,网友怒斥:“香港警察已经疯了!”“杀人犯!”“本来公开的秘密,就像警黑本来就互相合作一样,只不过一直以来都没说出口而已。”

就表面而言,歹徒纵火《大纪元》印刷厂与警察威胁记者被失踪,这两桩事看似没什么关系,但它们的内在逻辑其实是一致的。

试想中共为何要雇凶纵火《大纪元》印刷厂,警察又为何要威胁记者被失踪?不都是为了打压支持反送中的媒体和记者,掩盖中共镇压反送中的真相吗?!

众所周知,中共多年来一直通过直接兴办媒体、间接收购港媒等方式控制香港舆论,使得几乎所有香港媒体都迫于压力而自我过滤,有意地回避中共眼里的敏感新闻。而香港大纪元自2001年创刊以来,始终坚持报导中共封锁的消息,比如2003年萨斯风暴、法轮功受迫害、大陆维权活动、中共政权博弈等,向读者输送重要新闻和独家政局解析。同时,这家媒体还非常关注香港社会动态,积极报导香港民众争取普选、要求自治、反抗中共的民主活动。尤其在这一次的反送中风潮中,香港大纪元更是全力以赴与各界市民共同守护香港,全方位的报导了香港民众争民主、反暴政的抗争,向全世界展示了真实、丰富、深入、细腻的抗争图片、视频、报导,为香港民众获取国际同情和支持提供了巨大的帮助,为此深受读者好评。对于这样一家无畏强权、敢讲真话的良心媒体,中共自然是恨之入骨,势必想尽各种办法进行破坏。其实,早在这次纵火事件之前,《大纪元》就已多次遭到过中共雇凶破坏,报纸广告客户也曾受到过骚扰、恐吓,还有流氓特务偷拿报纸。

当然,除了《大纪元》之外,全世界有良知的媒体都可以说都在聚焦香港,都在直播香港抗争者反抗中共及其傀儡的壮观场景,中共能不恼怒,恶警能不恐吓之吗?

不过,无论是雇凶纵火印刷厂还是恐吓记者被失踪,中共对香港新闻自由的这种公然践踏绝不会吓倒《大纪元》,也绝不会吓倒所有的良知媒体。这不,纵火事件发生后,香港大纪元负责人已明确表示,报社与“全体香港人一样,在坚持真相和自由方面,已经退无可退”,他们会“坚持不懈揭露中共暴行”!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