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病毒面前人人平等 中南海这回能躲过武汉肺炎吗?

近日,世界卫生组织已将武汉肺炎正式定名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如果说前一段时间很多国人对于武汉出现的新冠状病毒比较漠然,那么1月19日和20日中共官方爆出的消息敲醒了不少人,许多人担心2003年SARS时的恐惧场景重现。

根据海外媒体报导,包括香港、澳门、新加坡、台湾、韩国、泰国、日本和越南等在内的中国周边国家或地区,都出现了疑似感染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例,其中已经确诊多例。据悉,患者大多到过疫情源头——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其中仅香港一地,截止到17日已发现81宗个案。

除了中共官方和海外媒体披露的信息,网上还有一些网友们提供的内情,但大多已被屏蔽或删除。这些信息传递的内幕让人细思极恐,爆料的一是医护人员或与之认识之人,二是患者和家属。

一、来自医护人员或与之认识之人的爆料

某疑似来自呼吸科发热诊室的医护人员在聊天中透露,在一天中该呼吸科就有几个人死亡,但不让查是否是新的冠状病毒,所以“没有”新增病例。

某网友16日发帖称,自己朋友的父亲在武汉协和医院工作,这两天又新确诊了40例(新疫情),已经死了3个,但当局瞒着不让通报,好多医生被“请喝茶”。

另有一名疑似武汉医生给他人的手机简讯显示:“新型肺炎医生真不是不想报,是不敢报,可是主任下通知了,让我们不要乱说,情况真的比通报的严重很多,我们医院就有好几个医护人员都中招了,多的不敢说了。”

此外,网上还传出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有2个疑似病例被隔离治疗;广州的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以及陆军总医院均传出有医护人员感染。中山第六医院先是在微博公开否认,但随后又删除微博。

二、来自患者和家属的爆料

有网友发贴说,自己母亲死于“武汉肺炎”,在武汉汉口殡仪馆下葬,当天在同一家殡仪馆,跟她们同样的家庭,等待火化领骨灰的就有三家,但这三家的死者,生前都不在专门隔离治疗患者的金银潭医院治疗,也不在武汉当局公布的病例名单中。

武汉网友“树先生sss”也爆料,自己父亲患病毒性肺炎,到同济医院发现全是发热病人,人多到躺在走廊的地上。医生说没有床位,叫其父回家隔离。几经周折才送至金银潭医院,但自己和母亲近日也患上同样的症状。

另一位武汉网友也披露,他表姐的爸妈全部被感染了武汉肺炎,医院不收,求院长进了ICU,肾衰竭,但不予确诊,已病危。路透社要来采访,警察就马上上门。

武汉网友邓**也在微博上发文称,朋友的亲戚逛了一天商场,感染上“冠状病毒肺炎”,被送至金银潭医院。其老公和儿子去送饭也感染了。现在一家三口都靠呼吸机支撑。

还有网友透露,黑龙江也出现疫情。其二姨刚因肺炎去世,在ICU躺了21天,打抗生素打到肾衰竭,样本送检北京,无结果,最后还是走了。该网友称,医院里有很多相似症状的病人抢救,然后进ICU。

对于上述官方和民间信息,想必很多人更相信被当局视为“谣言”的民间爆料,因为中共的公信力早已在其一再掩盖真相中消失殆尽。而中共封杀民间信息,折射的更是其内心的恐惧,即害怕人们了解真相,从而将怒火发向中共。

从官方和民间透出的有限信息中,笔者得出了如下结论和需要质疑、探究的问题:

一、从最北的黑龙江到南方的香港都发现了新冠状病毒,这意味着扩散的范围超出了人们的想像。要知道,武汉人关注这个话题,是因为确诊病例多,但在其周边城市、省份,究竟有多少病例没有被确诊,或者被当成其他疾病对待,没有人知道,但数字绝不是官方公示的。据英国伦敦帝国学院全球传染病分析医学研究会中心估算,这波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个案可能超过1700宗,远高于武汉当局通报的人数。

二、官方似乎并没有采取更多有效措施防止病毒的扩散,而随着春运的开始,病毒将已更快的速度扩散,一场新的危机在酝酿。

三、一些病例显示,新冠状病毒具有高传染率,而且倚重途径是人传人,至于人传人是通过空气还是接触等其他途径,迄今官方并未给出答案,并且似乎想刻意隐瞒。

四、感染上新冠状病毒的患者的死亡率究竟有多高,官方依旧在隐瞒。但根据民间爆料,死亡率应该不低。

五、医护人员感染率高,原因何在?为何当局下令医护人员噤声?当局究竟瞒报了多少信息?

笔者推断,以中共的本性看,以中共一贯将人民的健康安全置于政治稳定之后看,这些问题不会有真正的答案,因为在2003年那场席卷全国乃至全球并造成重大人员死亡的SARS时,这些问题同样没有获得解答。这或许预示著17年的悲剧将重演,而一手造成如此结果的正是中共。

不知道中南海高层是否还记得当年SARS肆虐时,还曾长驱直入攻入了中南海,撂倒了当时的两名政治局常委。根据当年外媒披露的消息,3、4月份,已故元老陈云之妻的一名女佣人、商务部的一些高官均受到了感染,而前国防部长迟浩田、时任政治局常委的吴官正和罗干据传也被SARS相继放倒,新华社长达两个多月的有关吴、罗的间断报导,都无法拿出他们的活动证据──照片。

也因此,一些在中南海工作的工作人员和一些党政高层被隔离,而江泽民更是吓的逃到了上海,并下令要“用生命保卫上海”。对于来无影去无踪的SARS,军队、警察、坦克、机枪甚至原子弹都无用武之地,为了完成江的命令,上海各级官员只得层层隐瞒疫情,弄得表面上形势一片“大好”。

此外,还有消息称,2003年中共中央政府的11名高官死于SARS。据来自北京的消息人士称,死于SARS级别最高的官员是原中共军事科学院副院长宋文中中将。他和妻子莲学双双死于SARS。中共官方的资料称宋文中死于2003年4月26日,死因是“因病医治无效”,终年73岁。据说,宋文中从其发病到死亡仅仅一个月时间。

历史焉知不会重演?尽管中南海高官们有着严密的安保和细致入微的医疗保健,但没有人否认的是,当瘟疫来临时,不管你的地位有多高,不管你有多大的权力,不管你有多少财富,更不管你平时如何小心谨慎,该得的时候,病毒自会找上门来。简言之,病毒面前人人平等。

不过,历史上的例子和现代科学实验都证明,还是有一些人病毒是不愿意光顾的,他们是那些一心向善、保有良知、聆听上天警示诚心悔过的善良之人。对此,中南海高层们不妨掂量掂量,尽快找到上天早已点出的可以避免病毒光顾的良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