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回眸】人们忘记神 这就是一切的起因

索尔仁尼琴(下) 文/秦顺天

同其他异议人士不同,他认为:共产主义对俄罗斯传统的巨大破坏及造成的深重危机,不是经济的崩溃、不是专制政治的难以为继,而是道德信仰的危机:人们忘记神,这就是一切的起因。

在美国隐居

《古格拉群岛》彻底触怒了苏联当局。1974年2月12日,苏维埃主席团宣布剥夺索尔仁尼琴苏联国籍,当天以叛国罪逮捕了他。第二天,索尔仁尼琴被强制押上飞机,驱逐出境。

被逐出国后,索尔仁尼琴先后前往西德和瑞士,最后到了美国,隐居在佛蒙州乡间的卡文迪许镇。

在那个冷得像俄罗斯的地方,索尔仁尼琴足不出户,拒接电话,也不想学说英语,一直过着真正基督徒的生活,在自己的家庭里,他按自己宣扬的宗教理念行事,不贪恋世俗享受,强调节俭节制的美德。

虽然在美国被庇护,被授予“美国荣誉公民”的称号,但流亡的索尔仁尼琴并未高声赞美收留他的白宫。他在抨击苏联共产主义的同时,也批判西方,认为美国过度崇拜的个人自由及物欲横流的消费主义,导致了人性堕落、文化颓废与道德沦丧,他认为西方文明已经失落了上帝的指引,呼吁以基督教的价值重建社会伦理。

那时,无神论、唯物论也已全面侵蚀了美国,正统基督教文明和西方传统文化渐被瓦解,所以很多西方人不能理解索尔仁尼琴,他们以为索尔仁尼琴与苏联当局的斗争,是为了人权,是向往西方的民主与自由呢。

很多西方人不能理解索尔仁尼琴,他们以为索尔仁尼琴与苏联当局的斗争,是为了人权,是向往西方的民主与自由呢。图为美国自由女神像。(大纪元资料图片)

“小说必须符合道德准则”

在国家无神论的政策下,苏联境内98%的东正教教堂、修道院被关闭,一千二百到二千万左右的基督徒被消灭,被迫害致死的神父高达四万二千多人,很多人接受了共产主义信念,不相信神,不再以仁爱、克己的宗教思想作为行为准则,远离了传统的道德规范及生活方式。

大量西方知识分子以尼采的“上帝已死”为口号,普遍接受了西方启蒙主义、物质主义、马克思主义等无神论思想,各种反传统的现代思潮层出不穷。

在道德相对主义的大背景下,同西方现代派不同,索尔仁尼琴的作品否定无神论所倡导的及时行乐及感官享受,否定科学乌托邦主义。他认为人的价值观伦理观不可以脱离神而独立存在,失去绝对的道德标准,人就会为所欲为。只有通过对神的信仰,人类才能建立道德的根基,才会有爱、宽恕、公义等神性,他相信信仰是人生命的根基与支撑,只有在信仰的基础上,人类方能救赎自身。

在《古拉格群岛》和《癌病房》中,索尔仁尼琴提出了人类生存的终极问题:人为什么活着?他继承了托尔斯泰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道德传统与宗教情操,主张作家的责任就是帮助人明辨是非善恶,认为小说必须符合道德准则,而“劝善”则是作家的真正使命。

人们忘记了神,这就是一切的起因

作为虔诚的基督徒,索尔仁尼琴不仅仅是政治层面的反抗者,其实他一直坚守的是道德信仰。而他之所以有巨大的勇气揭露极权专制,不配合、不妥协,乃因为他是真正信神的人,他超常的道德力量,源自信仰中超越于人的视角与境界。

许多苏联流亡出来的异议人士把苏联的灾难归结为沙皇制度与俄罗斯文化传统。但索尔仁尼琴看透了苏联共产极权的邪恶是无神论,它叫人反神、不信神。如果不相信有神,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没有悔悟、没有爱、没有公义。是无神论使人丧尽天良、冷漠残暴,把苏联拖入了无尽的灾难。

所以索尔仁尼琴对苏联的批判,不只是针对它表面的专制体制,更针对的,是它强制推行的无神论,他认为,共产主义对俄罗斯传统的巨大破坏及造成的深重危机,不是经济的崩溃、不是专制政治的难以为继,而是道德信仰的危机:人们忘记了神,这就是一切的起因。

1974年,索尔仁尼琴在德国。(公有领域)

祖国的问题永远被“虚假的统计数据掩盖着”

结束二十年的流亡生活后,1994年,索尔仁尼琴应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邀请,踏上祖国的土地,受到了国王般的欢迎。此时,他所批判的共产主义苏联,已于1991年宣告解体。

回国后,索尔仁尼琴坐飞机到了当年他被关押的劳改营总部。从飞机走下来,他的第一个动作,就是俯身用双手抚摸著西伯利亚的土地,他沉痛地说:“我到这里,向这块土地哀思,成千上万的苏联人当年在这儿被杀害,埋葬在这里。在今天俄罗斯政治变革的时代,人们太容易遗忘过去的几百万受害者。”他认为,只有追究过去的罪责,“过去”才不会重演。按照索尔仁尼琴的说法,斯大林时代,死于大清洗和集中营的人数高达六千万人,即便最保守的历史学家们估计,至少也有二千万人。

索尔仁尼琴认为,俄罗斯推翻了共产主义苏联的罪恶,问题并没有解决,对物质的崇拜、信仰缺失,结果只能套用西方资本主义,祖国的问题永远都被“虚假的统计数据掩盖着”,他说,比广阔的疆土更重要,甚至比经济繁荣更重要的,应该是人民内在的精神与信仰。

索尔仁尼琴的名字和创作永远与俄罗斯的命运联系在一起,2007年俄罗斯国庆节的时候,索尔仁尼琴获得了俄罗斯国家奖。

2008年8月3日夜,索尔仁尼琴因心脏病在莫斯科家中与世长辞,享年89岁。这位“上一代作家中最后一位代表良知的作家”,曾被苏共百般污蔑羞辱,曾被撵出国门,最后享受了最隆重的国葬,葬于莫斯科顿河修道院。

一生苦于不能高声讲出真话,一生都在奋力冲破阻拦向公众公开讲出真话,索尔仁尼琴活出了一个人的样子:为自己而活着,而不是为谎言而活。

如今,共产主义并没有随着东欧共产党的解体而消失,索尔仁尼琴去世已十几年,他所抨击的共产主义制度仍在肆虐,有形无形的古拉格依然存在,如果索尔仁尼琴看到当前世界的乱象,他一定还会重复这句话:忘记神,这就是一切的起因。@*#(全文完)

参考文献:

柳‧萨拉斯金娜《索尔仁尼琴传》
陈树林 东正教信仰与俄罗斯命运
张达明 苏联的东正教
乐峰 俄国宗教史
约瑟夫皮尔斯 《流放的灵魂索尔仁尼琴》
艾克曼 《伟大的灵魂》
艾力克森《索尔仁尼琴道德的形象》
《列宁与全俄肃反委员会》
尼‧别尔嘉耶夫 . 俄罗斯思想的宗教阐释
安‧鲍‧祖波夫 《二十世纪俄国史》
徐海燕 俄罗斯保守主义政治思想及其实践
《索尔仁尼琴:超越意识形态》
赵凤彩 东正教与当代俄罗斯国民信仰与自我认同《俄罗斯研究》
郭国汀 论共产党暴政的罪恶(二十一) 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点阅【历史回眸】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