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千亿蝗虫直逼中国 犹如186艘航空母舰横扫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3月28日讯】受气候影响,沙漠蝗虫肆虐10多个国家。它们由非洲出发一路向东直逼中国。28日有报导称,此次蝗群令人恐惧,约4千亿只,犹如186艘重10万吨的航空母舰在头上飞过。所过之处寸草不留,将是又一重大危机。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资料,此次蝗群源于2018年夏季在阿拉伯海形成的飓风。在飓风侵袭沿岸国家后导致环境改变,使蝗群于同年秋冬至2019年间,逐渐在东非形成,且隔海蔓延到中东,并在2019年下半年逐渐入侵巴基斯坦及印度。

FAO早前向全球发布沙漠蝗灾害预警,并称此次沙漠蝗灾因初期控制不力,可能会延续到2020年6月,届时蝗群规模可能增长至当前的500倍,一年半内将增加6400万倍。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草蜢为何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蝗虫

至今蝗群累积近4千亿只,肆虐10多个国家,如今直扑中国边境。究竟本来低调生活的草蜢,为何会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蝗虫

香港《苹果报导》28日引述报导说,蝗虫原身是绿色的草蜢,喜好散居生活,对农作物的破坏不大。但当居住环境变得挤逼,粮食又不足时,草蜢便有机会分泌一种昆虫荷尔蒙,生育出变异的后代,成为蝗虫。

这种荷尔蒙,不但会影响自身,更会传染同类,导致其他草蜢一同变异,形成蝗群。

而导致草蜢变蝗群的原因,主要是去年非洲接连出现严重干旱和洪水,令植物数量大增,为草蜢繁殖提供了有利的环境,草蜢大量繁殖后,导致植物不足,因此挤逼争食的环境促使它们变异。

报导说,草蜢与蝗虫,不论是习性或体格都不同。

草蜢是散居动物飞行能力低,以植物和矮树作粮食。( JOAQUIN SARMIENTO/AFP via Getty Images)

草蜢是散居动物飞行能力低,以植物和矮树作粮食。但变异后的蝗虫,改以禾谷为主要食粮,嘴部会变得更大更有力,翅膀变长,令飞行能力由数米大增至数百里。而此次肆虐东非的沙漠蝗虫,更能穿州过省,令多个国家受害。

蝗虫是群居生物,蝗群增至若干大小后,便会朝着同一方向迁移,寻找农田,容易对农作物造成破坏。

报导说,此次蝗灾令人害怕,其一是因蝗群的规模非常大。蝗群至今累积约近4千亿只,好像有186艘重10万吨的航空母舰在你头上飞过一样。而一平方公里的蝗虫群,每日就可以鲸吞近3.5万人份量的粮食。足以造成农收危机。

它们由非洲出发,一路向东,肆虐十多个国家。继早前横越印度和伊朗后,有机会进一步进入中国。

漫天的蝗虫甚是吓人。( TONY KARUMBA/AFP via Getty Images)

《华盛顿邮报》报导说,这批蝗虫远看像是滚滚浓烟,又像难以数计的雨点,这种犹如圣经里恶名昭彰的生物弥漫天空,犹如恶云蔽日。

有网民上传视频显示,蝗虫靠吃同伴的尸体穿越沙漠,一旦遇到大风,蝗虫会自动分成一组一组,呈水滴状前进。水滴朝向风向,阻力最小,个体被风吹走的概率最低。

中共官媒称,沙漠蝗虫入侵风险大大加剧。一旦爆发,将直接威胁农业生产、破坏生态环境,影响正常生活秩序,甚至成为引发社会危机的公共事件。直接威胁粮食安全。

中共林草局曾于3月2日发紧急通知说,蝗灾恐随季风通过三条路线杀入中国,分别从巴基斯坦到西藏、从缅甸到云南及从哈萨克到新疆。

2月底,中共派遣到巴基斯坦考察蝗灾的大陆专家发现,此次蝗灾比预想还严重。不但个体较大,攻击性也较强,专家团队甚至在视察的过程中被蝗虫咬。

3月15日,央视称,中共农业农村部、海关总署、国家林草局日前印发沙漠蝗防控预案,提出努力确保境外沙漠蝗不迁入造成危害,努力确保国内蝗虫不暴发成灾。

预案要求,针对国内蝗虫,要“按照中等偏重发生程度,提升防治准备级别,做好1000-1200万亩防治准备”,重点蝗虫发生区包括天津、河北、山东和新疆。

针对国外沙漠蝗虫威胁,要加强云南、西藏、新疆等可能迁入区的监测、及时预警,一旦迁飞入境,立即启动应急防治。

云南已准备15吨药品和20架无人机应对蝗虫。示意图(RIJASOLO/AFP via Getty Images)

央视10日称,云南大理已储备防控药品15.5吨,防治器械162台,专业队伍18支460人,以及20架无人机灭蝗严阵以待,但效果如何值得关注。

此前蝗虫大军进逼埃塞俄比亚粮仓时,当地政府曾雇佣私人公司飞机喷药对付蝗灾。飞行员说,蝗虫靠上升气流飞达3000英尺高,数量多到能阻塞飞机进气口,非常危险。

某日,当飞行员结束喷药任务后,飞机全身已满是虫击的黏液,多到连挡风玻璃都已看不清楚。

沙漠蝗虫被认为是全球最具毁灭力的迁徙性害虫,每天可移动150公里。它们胃口巨大,每天吃掉的“食物”与体重等同,它们吞噬农田,令市场无物可卖、牲口无物可吃,东非已有约1900万人面临高度食物短缺危机。

目前中共肺炎疫情已在中国大地肆虐3个多月,而非洲猪瘟、禽流感、草地贪夜蛾、蝗虫等疫情虫害也持续不断。沙漠蝗虫一旦进入中国亦有机会破坏生态平衡,将是又一个重大危机。

有湖北居民说,去年至今所发生的一系列疫情,坊间传闻不绝:“在皇朝末年,各种异像都会凸显,看一下中国历史就知道每一个皇朝快改朝换代的时候,瘟疫、水灾、旱灾、蝗虫等各种现象都会出现。这好像是历史的规律。”

(记者李韵报导/责任编辑: 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