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真:恶报悔恨迟 除非己莫为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日,中共凉山州广播电视台主办的彝族人网发讣告称,中共云南省委前副书记、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杂志社前总编王天玺,本月二日在天津死亡。王天玺在任职云南省委副书记、宣传部长与省“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期间,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追诉并登上明慧网的恶人榜。神目如电,善恶报应丝毫不差。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王天玺积极追随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云南省小学六年级的思想品德课本中编入了栽赃诋毁法轮功的内容,假期作业中都要求学生写一篇诬蔑法轮功的作文。王天玺曾两次花费巨资找来辽宁省“马三家帮教团”的坏人,在劳教所及全省各地开办洗脑班,多次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亲自向一百多人实施“转化”迫害。

王天玺还操控红河州电视台、广播电台及当地媒体,转发中央电视台、中央广播电台大肆造谣、诽谤与栽赃法轮功的诬蔑宣传,煽动民众仇恨法轮功,胁迫所有人参与迫害法轮功。为了执行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血腥政策,王天玺使用了包括“破坏中枢神经药物”、强行“洗脑”、送进“精神病院”等手段;开除工职、扣发退休金、罚款、抢劫私人财物;抄家、绑架、关押、非法劳教、判刑,直至迫害致死;对法轮功学员强行堕胎、高压电棒击、钉竹签、禁闭、严管、“坐小凳子”、殴打、熬鹰(不让睡觉)、脚镣手铐吊铐与关“猪笼”(小铁笼)等酷刑折磨。

王天玺犯下了反人类罪、酷刑罪与群体灭绝罪,滔天的罪责难逃,他的毙命只是报应的开始。如王天玺之流,自甘充当中共的传声筒,喉舌媒体人的现世果报足堪炯戒。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中共喉舌媒体央视主播罗京因癌症不治死亡,他在罹病期间,口腔严重溃疡,舌头溃烂,疼痛难忍,不能说话。

罗京在生前一直昧著良心播报诬蔑法轮功的假新闻,在媒体抹黑法轮功中起着极其邪恶的作用。罗京用嘴造谣栽赃,上天就让他患淋巴结癌,出现无法言语的症状,这鲜明果报不正是上苍警示世人吗?

历年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喉舌从业人员,也频频遭到报应。诸如︰二零零二年凤凰卫视总裁刘长乐遭“双规”,其新闻大陆组的三名女记者或死或遭重创,资讯台记者钱志红被绑架,中文台副台长赵群力驾机坠毁身亡,《杨澜工作室》的主持人杨澜遭痛揭老底。二零零四年六月,凤凰卫视前副主席周一男更惨遭灭门之灾。

古人敬畏天地神明,笃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随着中共长期灌输“无神论”的邪恶思想,现在许多中国人视“三尺头上有神灵”为迷信,甚至嗤之以鼻。《太上感应篇》有云:“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人下场都一样,难以幸免,应验了中国古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中共迫害法轮功逾二十年,已有两万多人因参与迫害而遭恶报。仅二零一九年,即有529个中共各级人员因参与迫害而遭恶报。刊载这些现世报应,非出自幸灾乐祸,而是真诚的为这些生命受到中共的谎言欺骗、成为助纣为虐的帮凶,而深感惋惜。这些真名实姓的事例,值得人们深思。

邪恶可能逞凶一时,但终究不能长久。在法轮功学员锲而不舍的长期讲真相中,广大民众已经逐渐觉醒,迫害正信的恶徒面临穷途末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鉴往知今,真诚奉劝曾经参与迫害的中共相关人员,赶紧悬崖勒马,停止为虎作伥,以免它日恶报临身,再多悔恨终难弥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