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长江洪浪上海安全?国安法先抓谁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30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春夏水淹流” 荆楚水泊不在 连天雨水何往】

中国历史上有一本书,叫《黄帝地母经》,当中对2020黄历庚子年,有这样几句话:太岁庚子年,人民多暴卒。春夏水淹流,秋冬多饥渴。

进入6月以来,中国大陆已经有至少26个省,1200多万人口,遭到洪水灾害的侵袭,20多万人被转移离开家园。似乎是应验了当中“春夏水淹流”的这句话。

黄河和长江,在中国的传统观念里,是两条龙。我看到一张图片,很形象地描绘出这两条龙的形象,非常生动。

也许,大江大河也是生命,如果在大河之上,拦腰摆上一个水坝,横切水脉,从这个意义上讲,似乎不是好事。当然,这段话,也可以视为一种比喻。

被中共强推上马的长江三峡工程,自从开建之后,造成了比以往更多的灾情,这一点,我们在之前的节目中,都有谈到。就包括现今长江流域的洪涝灾情,除了连日的雨水,有关水坝等人为因素,也成为人们追究灾异原因的对象。

治水是一个综合性的工作,单靠水坝,往往起不到效果。原先没有三峡水坝的时候,长江中下游,比如湖北省,有众多的沿江湖泊,这些湖泊,在旱时可以成为补充水源的存水,洪水来时,可以分担水量。这些天然的防洪系统,在过去几十年,消失很多,有一些是因为政策问题,比如“围湖造田”,有一些是因为疏于治理。

天然防洪系统缺失了,于是,就有人提出,由三峡大坝承担长江防洪的任务。但官方对三峡工程的宣传,从一开始的能防万年一遇洪水,到最近,体制内专家又说,防洪不能指望三峡,再到现在,或许这个说辞要再衍化一下,可以说:三峡?只要不制造洪水,就烧高香吧。

【水淹宜昌有疑 三峡排水超3万立方米 到4万则武汉危】

6月28日,一份大陆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的“红头文件”被曝光,这份文件是一个调度令,内容是要求三峡大坝,从6月28日晚8点开始,三峡水库出库流量,要按照每秒3万1千立方米下泄,6月29日晚8点开始,会按照每秒3万5千立方米下泄。

在这份文件所示的28日以前,6月27日,宜昌市区就已经被大水淹没。而6月25日,香港媒体报道,长江流域包括三峡大坝在内的四座水坝,全部开足马力泄洪,这被认为是造成宜昌被水淹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们可以看到,有的车辆陷入水中,当地人站在几乎没过半身的水中,试图解救在车中被水围困的人。

宜昌市西陵区的民众拍到,有众多车辆,被水淹过引擎盖,非常危险。

有的人骑着摩托单车,逆流前行根本寸步难动,最后车子都被大水冲走。

就算是计程车也不例外,无奈的在水流中漂移。

宜昌有市民表示,相比往年,其实宜昌市目前的雨量,不足以出现淹到一米多高的水量,很可能和水库泄洪有关,这可能是40多年来,当地最严重的一次内涝。

而我们刚刚看到的6月28日的文件是说,三峡水库会在29日晚开始,每秒下泻水量3万5千立方米。

学者财经冷眼分析说:如果每秒泄洪4万立方米,武汉就危险了,而超过5万,就会发生灾难,他甚至预计,因为今年长江上游水量会非常大,所以,三峡水坝泄洪甚至可以达到每秒7、8万立方米,甚至更多。那对下游非常危险。

【暴雨下 湖北千座水坝同时泄洪 武汉29日被淹】

继27日宜昌之后,在宜昌更下游一点位置的江城“武汉”,已经在6月29日遭到水淹。

武汉的暴雨,从6月28日上午8点第二天下午1点,武汉市暴雨不停,造成市内大面积积水成涝。其中汉口、汉阳地区,降水达到150毫米左右,武昌区达到230多毫米,更为严重。29日当天,武汉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启动了IV级应急响应。

在大陆众多有关武汉淹水的报导,几乎都是在谈暴雨,而不提泄洪影响。但是民众坊间却在议论相关问题。

一位名为“独行侠”的网友说:武汉洪水如期到达,上游三峡大坝却在争分夺秒偷偷泄洪,共产党一定要在暴雨掩护下泄洪,这样暴雨就可以帮他们这种罪行背锅。

一位武汉观众上周给我留言说,当时据他了解,已经有长江水从市区下水道,倒灌上去。

在湖北省,除了三峡大坝,6月29日,中共湖北省水利厅发消息说,全省共有1081座水库超过防洪限制水位,这比前一天增加了76座,而这1000多座水库,全部在泄洪。

其实,今年入夏以后,仅三峡大坝大规模排水腾库的报导,就常见报端。

【7月主汛期考验三峡 蓄洪量1500多个西湖】

今年6月8日,大陆媒体报导,截至当天下午5点,三峡大坝由于排水腾库,已经将库区水位降到了144.99米,这是三峡库区的防洪限制水位,而向中下游排出的水量是多少呢?221.5亿立方米,这也是三峡防洪库容的总量,相当于1550多个杭州西湖。1500多个西湖,这么多的水排下去,而且是自豪地说:提前两天完成任务。可见,库区是加大力度排水,这会令下游短时间内,水位被加的更高。

开闸泄洪,很大一个原因是,三峡上游的水多了,三峡水库要为更多的洪水,腾出容量。这样可以保证上游如重庆等地,不被严重淹水,也同时为这个三峡水坝减轻负担。

我们之前的节目分析过,三峡蓄水多了,上游重庆会被淹,本身坝体也会受到威胁,但是一直放水,下游就会遭殃。

而今年的水量比去年同期,要多很多。

2019年7月22日,当日三峡的洪水入库流量达到每秒每秒3万5千立方米,那是2019年截至当日的最大洪水。而当日的排洪下泻速度,到上午10点,也只有每秒3万立方米。

而今年,比去年同期早了近一个月,就远远超过了每秒3万立方米。特别是,专业人士说,长江主汛期是在7月份。现在刚刚要进入7月份。所以接下来,长江流域会怎样,还很难说。

最近我们谈到的,其实最多的是长江中上游地区,而位于长江下游的上海,其实也存在隐患。特别是进入7月以后。

【长江还有10天雨 上海亦面临水灾困扰】

6月以来,长江流域已经经历5轮强降雨。大陆气象台预报,6月30日开始,长江流域还要出现暴雨,时间预计是6月30日早8点到7月1日晚8点。而在未来十天,包括四川盆地,到黄淮、江淮、江汉和江南北部地区,仍会是主要的降雨地带。也就是7月上旬,长江流域要雨水不断。

我们回顾一下近日的新闻报导,先是重庆綦江大洪水,然后是宜昌淹水,又有武汉淹水。这些淹水的背景,除了持续暴雨外,就是长江中上游水库,正在大规模泄洪。因此,按照长江的流向,接下来遭殃的会不会是南京、上海呢?

上海市28日接连发出雷电黄色预警、暴雨蓝色预警和大风黄色预警等,有上海人分享当地视频,描述当天天气是“一秒天黑、一秒暴雨”。

实际上,近日上海的降雨量,达到了往年的两到三倍,接下来雨水还不会少,而长江水坝继续泄洪,这些因素都会让这个长江出海口城市,同样面临水灾困扰。

除了长江流域,黄河流域也出现水灾情况。

长江支流“淮河”上的淮南市,也有当地市民发来拍摄到的短片,显示淮南市区,也被大水浸泡,景象与27日的宜昌有几分相似。
(淮南内涝12345)

【北京无水灾却“强拆” 香港抗争场面现京城】

正在全国上下遭遇洪水袭击的时候,在中共中枢神经所在地北京,党官们没有为防水灾、救黎民而研议奔走,却因为继续执行“强拆”,而造成北京当地一些民众的激烈反抗。

6月29日早上5点,北京昌平瓦窑地区,民众为了抵制政府强拆,与赶去的公安、武警和黑衣保安发生了“肉搏”战。这些业主所住房屋,是在政府同意下修建的,但是现在却被说成“违章”,而且据当地人描述,政府也没有给这些业主满意的补偿,只是要强行拆除,这激起众志成城地反抗。

在当地人传出的视频中,我们能看到很多人头缠白布条,高喊“保卫家园”的口号,而公安则是举起盾牌,排成人阵,向前推进,双方发生推搡。

期间,有民众朝公安投掷杂物,以灭火器阻挡前进。公安一边则是举起辣椒水,向人群喷洒,有的人被辣的睁不开眼睛,多人遭到殴打,至少十几个人被抓。有女性声音高喊:我们都是老百姓,你们这是何苦呢?

有参与抗争的居民说,跟香港一样,这些公安武警,拿辣椒水直接喷人的眼睛,还有一个女性被喷得看不了东西,赶来的武警,直接抓着她的头发,将她的头往地上磕。

还有一名女性业主,根据她的亲口控诉,她在冲突中倒在地后,遭到公安等强拆人员踩身体,从画面中看,她的腿部受伤。

一些网友在看过这些影片后,评价说,此情此景,似乎看到了香港抗争运动的影子。

【人大审国安法或6.30出炉 千里外港人抗议50人被围捕】

与此同时,28日到30日期间,北京人大常委会,正在审议港版国安法。在会议第一天,28日,远在香港的抗争者们,依然走上街头抗议。

这一天的下午3点到5点,他们举办“静默游行”,抗议中共继续推动国安法,从佐敦出发,以旺角为终点。活动过程要求各自出发,不集合、不喊口号。不过仍有人高呼:七月一、维园见!

活动期间,警察多次举起蓝旗,截查路人,警告人们的静默游行违法,并一度使用胡椒喷雾,有市民和记者一并中招。在香港登士打道和弥敦道交汇处,大约50人遭到警察围捕,被带上警车。

我的印象里,去年反送中期间,如果是这种相当平和的静默游行,警方并不会如此大动干戈。如今国安法出台前夕,特别是七一游行在即,中共和香港当局似乎正在制造恐怖气氛,以吓阻人们出门参加游行,反抗国安法。

不少消息将国安法通过的日期,指向6月30日。

【传国安法加“追溯期”算旧账 黎智英黄之锋首批被抓?】

港区人大代表叶国谦28日透露,当天人大常委会内部,分成6个小组讨论港版国安法,截至30日的会议议程中,也加入了表决环节。香港《有线新闻》引述叶国谦的话说,港版国安法的最高刑责,是“终身监禁”。但是对于28日当天,人大常委对港版国安法进行的两处修改。叶国谦说:不便透露。

不过,《苹果日报》报导,修改后的国安法可能加入“追溯期”。就是法令生效日以前多长时间的范围里,你触犯了国安法的有关条目,都要依这个国安法论处。就好比说,国安法若7月1日生效,那么去年7月1日有关违背国安法的行为,也要被追责,这一点十分恐怖。而这一条令的可能性有多大呢,相关报导提到大陆央视在新闻报导中,曾点评香港前政务司司长最近引退一事,大意是说,就算引退也无法逃避国安法的惩罚,被外界解读是,对国安法将设置“追溯期”的暗示。

港区国安法,将对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组织实施恐怖活动,勾结境外势力这四大方面,进行追责,一旦实施,在游行中挥舞外国旗帜,以及将香港打压人权的官员,吿给美国进行制裁,这些都可能要被视为违反国安法的行为。

六四学运领袖之一的王丹,还在自己的脸书上透露了一个消息。

他说两周前,有外媒驻北京的记者告诉他,根据他们从中共内部得到的消息,6月底人大常委会通过国安法,7月1日就要抓捕香港的《苹果日报》老板黎智英,还有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他说自己将信将疑,但还是把消息送给两个当事人。他提醒更多香港人,如果中共敢在香港悍然施行恶法,他希望香港人可以全体奋起,做最后的抵抗。

上周五,美国已经动手,对中共和香港参与国安法的官员,实施限制签证的措施。未来可能祭出更多制裁,包括撤销香港特别的金融待遇。

但是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却发文说:全球产业链已形成一个互相依赖及影响的布局。他认为:环球政经格局亦由美国独大的单元格局转向更多元的发展,全球经济重心西向东移。基于这些理由,他的结论是:美国制裁对香港没有大影响。并提到,香港当局已经对美国可能的制裁,提出“应变预案”。

《阿波罗新闻网》刊文指出,香港对大陆的经济意义,主要在于三点:第一,贸易转口;第二,资金通道;第三,港币独立地位。这三者,如果香港失去特殊地位,都将面临严峻挑战,中国大陆和香港,也不会一下子适应失去这三大经济优势的状况。因此,陈茂波所言,到底是真的心里底气十足,还是为国安法的出台假意安抚社会,这终将会在现实面前得到验证,但到时,一切也都晚了。

就在国安法积极推动之时,香港特首林郑,传出会按照议程安排,在日内瓦当地时间的6月30日,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表讲话,届时,林郑会否提到国安法,并如何向世界公众介绍这一极具争议的“恶法”,是一大看点。

【灵魂卖给党的申纪兰或染疫死 在世”人民代表“可唏嘘?】

推动国安法,是由人大常委会讨论表决,但是谁都知道,人大其实就是中共的橡皮图章,实际的决定权在上面,而人大常委只是在认认真真走过场。

在中国大陆,有一个人,走这个过场已经走了66年。这个人就是被中共树为宣传典型的,从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大,一直到2020年第13届全国人大,唯一连任13届的人大代表且从不投反对票的申纪兰。她曾提出各种脑洞大开的提案,实践自己“当代表就要听党的话”的理念,比如,她提出取消电视遥控器,电视上只放一个频道-中央电视台。这个人大代表,真是要将人民“置于死地”。

因此,申纪兰得到了一个“举手机器”的称号。

6月28日,中共官方发出讣告,称91岁的申纪兰医治无效死亡。从此前流传出的一张她的病榻上的照片,我们可以看到,她当时奄奄一息。

申纪兰的死,正好是人大常委会的党的图章们,审议港版国安法之时,不知这逝者,是否给活着的橡皮图章们,提供一些警示。

而对于申纪兰的死,有人说她是胃癌晚期,也有人说,她是感染了中共病毒而死。

中共当局对病毒疫情一直极力掩盖,至今如此。

【北京1家医院确诊就超全市数据 赵乐际还无消息】

《大纪元时报》报导独家消息说,北京20家疫情定点医院,当中一家内部通报的实际感染病例,数目就超过了全市的官方数字。

6月19日,北京地坛医院上报一份统计表,显示就这一天,该院就验出246名确诊患者,而当天所有检测人数是773人,可以发现,这个染病比例是相当大的。

而北京市卫健委19日公开的全市新增确诊数据是205例,20日也只有227例,都比地坛医院这一家的人数,还要少。而相关的例子不止这一个。

中共的疫情数据隐瞒,也体现在对中共政府内部染疫情况的遮掩上。例如,中国政治局七常委之一的赵乐际,进入六月以来,截至今天发稿还没有他的官方消息,因此最近引起人们的猜测,在想他是否也感染了中共病毒。

现在大陆的各种灾难非常多,但是都鲜有中共党官到灾难现场慰问的身影,甚至几乎没有中共军人到前线救灾的场面。但是,在其它方面,他们却没闲着。

【中央军委收权备战?预备役、武警全入手】

例如,党媒新华社28日报导,中共发布新决定,2020年7月1日零时起,预备役部队由现行军地双重领导调整为中共中央、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全面纳入军队领导指挥体系。

而在6月20日颁布的一项新的修改,中共的全国武警部队也不再由国务院领导,而是“由党中央、中央军事委员会集中统一领导”,并且在战争时期,接受中央军委或解放军战区指挥,很可能成为对外战争的一部分。

此外,6月18日,中共还进行了全军的“战略管理集训”。

中共中央军委近期动作频频,被解读为是在进一步集中军权,似乎在为可能的战事做准备。

世界局势波谲云诡,接下来这大戏怎么演,我们接着看。

~~~新拍互动~~~

今天的互动环节,我们分享一位,大陆东北观众的来信。

这位东北观众“binbin”说:

“武汉肺炎瘟疫严重冲击中国经济,老百姓整体收入下降,大量职工失业,没有收入来源,但是房贷、车贷等各种债务依然压身,在这种艰难情况下,土匪共产党政府不但没给严重受创的社会经济任何纾困解难的措施,也没给困难群众和企业任何帮扶措施,反倒提高医保等各种社保项目的缴费标准,增加百姓负担,割百姓韭菜,薅百姓羊毛,养肥他们自己这群脑满肠肥、不干人事的狗官公务员!中国百姓缴纳的医保当中80%都是用在土共官员身上,他们整天胡吃海喝、坏事做绝,得了病不得不进行器官移植时,就把魔掌伸向百姓,随意摘取公民的健康器官!这群天杀的畜生王八蛋!

东北这些年经济被土共祸害的不成样子,东北老百姓的收入和生活水平普遍不高。辽宁丹东的社平工资却连年提高,并且一直不合理。我相信,不仅是我所在的城市如此,全国各地的土共政府也都是如此搜刮、压榨百姓的。其实丹东当地老百姓都清楚:本地普通老百姓普遍月收入在2500-3000元之间,加之今年疫情冲击,收入更少。土共政府那些狗官心里没点数吗?他们不可能不清楚!可是他们还这么干,肆无忌惮地加重百姓负担,说明政府财政被各种无节制的开支掏空了,土共维护自己政权的维稳、军费开支和官员贪污腐败等等恶行消耗了绝大多数财政经费,而花在百姓身上的钱寥寥无几,土匪共产党根本不顾百姓死活!

再说说我的家乡东北。东北以前是个很好的地方,满洲国享国14年间,通过当时3000多万东北人的共同努力,130多万平方公里的东北成为亚洲第一工业强国,GDP超过当时的日本,土共上台时,东北占当时中国经济总量的85%。2010年前后央视10套科教频道还播放过一部纪录片,讲述东北(包括满洲国)曾经的辉煌,但是现在网上难觅踪迹了。彼时的东北不仅工业基础雄厚,百姓生活富足,而且金融、贸易、电影、娱乐等等产业也非常发达,各项指标远远优于关内和南方数倍。直到强盗野兽苏联和土匪共产党入侵东北和全中国之后,东北人的好日子就到头了,东北的辉煌便不复存在了!随之而来的不仅是土共的各种政治运动,整人杀人,还同时把东北的矿产资源、石油、木材、工业设备和产品、技术人员等等,大量挖空、搬空、掏空,几乎统统运到了关内和南方;土共实行计划经济后,在东北实行双剪刀差政策——重工业产品和轻工业产品的剪刀差,以及工业产品和农业产品的剪刀差——极力压低东北的工农业产品价格,源源不断地运往关内和南方,肆无忌惮、无休无止地剥削压榨东北人民。连日本经济学家都看不过去了,批评中国政府在满洲(东北)实行的是殖民地经济,所谓的“共和国长子”称号就是这么来的,而这些年东北经济下滑,产业凋敝,很多东北人到关内和南方打工,而关内一些人完全忘了当初是谁支持了全中国的工业建设和经济发展。经过这70年的掠夺,富庶的东北逐渐沦落,东北能支撑到今天实属不易!

最后,我想说一句肺腑之言:天灭中共,大势所趋!期盼中华大地快快乾坤再造,迎来真正的民主自由和法治!”

在这里,感谢这位观众为我们,给东北地区的历史和遭遇,做了知识普及。同时我也由此联想到了香港,一旦香港一国一制之后,会不会也遭遇当初如东北被中共“收编”之后,所经历的掠夺性的“殖民地经济”呢。

好,如果您有爆料信息,可以息给我们发邮件,我们的节目电邮是:xwpajq@gmail.com。如果您喜欢我们的节目,欢迎订阅和分享我们的节目,订阅的时候,可以点击订阅按钮旁的小铃铛图案,及时收到新节目通知。我们也正在推出会员专属的特别节目,很高兴您能加入会员,收看这些内容。这期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下期再会!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