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习政敌谋划溃坝?中共猎狐打异己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09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中国许多省份普降暴雨,特别是长江以及长江南北的水情,尤为凶险。

其中,三峡大坝的安危,一直为人们所关注,因为这里坝高水盛,位置又地处华中,一旦崩溃,后果不堪设限。

三峡超过限制水位 1号洪水已入库区】

有消息显示,截至7月7日,按官方公布的日期来算,三峡大坝已经泄洪约一周,泄洪流量由一开始的每秒2.5万立方米,变成现在的5.5万立方米,这样的话每小时就有1.8亿立方米的水被排出去,一天就是43.2亿吨。还是拿杭州西湖做比较,西湖有水1429万立方米,那三峡大坝,一天就能向下游排出3000多个西湖。这会让下游的负担很重。

我查了一下大陆的“长江水文网”,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的消息有误差,还是到了7月8日,三峡库区排水量骤减。

截至当地时间7月8日下午3点,三峡库区水位是149.43米,而库区的防洪限制水位是144.99米,已经超过了限制水位,所以数字显示的是红色,而当时三峡库区每秒排出的水量是27600立方米,比之前的消息所说的7月7日的每秒5.5万立方米,减少了差不多一半。这样算来,从三峡库区一天排向下游的总水量,仍然有大约1500个西湖。

湖北省气象局的数据表明,截至8日,该省仍有连续性的强降雨,黄冈北部、孝感、宜昌一带,是强降雨的中心,而三峡库区就位于宜昌地区。

【回顾2014昆明火车站事件 背后权斗的刀光剑影】

此前,官方消息称,长江今年的1号洪水已经进入三峡库区。

可见,三峡大坝目前承受的压力还是很大的。

昨天啊,我收到一则消息,从另一个角度,显示出,一旦三峡,或者其它的什么水坝崩溃,有可能并不是天然发生的,这甚至也可能牵涉中共的高层政治权斗。习政府的反对派势力,比如江派,要想搞死习,可是不择手段。

我们之前看过好多类似案例。比如,2015年的天津大爆炸,当时就有分析,说是当中有政治因素在里面,案件并非偶发性的单纯事件。

再往前推,2014年3月1日晚,在昆明火车站的恐袭事件。8个歹徒策划,当中5人参与直接袭击,造成几31人死,141人伤,最后4名歹徒被击毙。一项内幕消息显示,中南海高层断定这是江派策划的袭击,本质上跟恐怖分子、种族仇杀、疆独势力没有关系。参与袭击的歹徒都是来自基层农村的武警士兵,为了利益充当打手。在行动前,他们被利用毛思想洗脑,还获得一笔钱,并得到升官许诺,而且据说案发后15分钟会来车把他们接走。但是,当天在昆明发动恐袭的时候,后援根本没有出现,最后5个参与直接袭击的人,4个人被击毙,1人被击伤后活捉。这些人事先经过多次行动,都得到了保护而脱离险境,但这一次没有。据说当时策划是5个城市同时行动,但是因为发生意外,另外4个城市行动没有出现。案件发生的时候也正是当年两会召开期间,习当局高层震惊。

【习政敌或谋划溃坝大案 “蛤蟆”和“螃蟹”的隐喻】

以上只是举个例子,昨天我收到的信息,也是有关利用搞灾难,来为权斗加辣,这个涉及三峡。

消息是说:““螃蟹”要炸三峡,或者三峡旁边的山,或者退一步炸其它的水电站,或核电,三峡溃坝可能会是红眼狮子逻辑”。

这个消息用了比较隐晦的代号,所以很多观众问,螃蟹是谁啊。这个词要放在中共政治中呢,是指中共前朝的一个,名字中带“红”的政治“亲王”。也被认作是前党魁江泽民的军师。

一说蛤蟆,大家都知道是指江泽民,一说螃蟹,那就会知道,指的是他。这有一些典故。我们可以顺带分享,来自民间的传说。

相传1996年,江泽民去过一个著名的南方寺院,当时方丈劝阻他不要撞钟,但江还是撞了,老方丈沉默不语,默默垂泪,后来才对别人说,江泽民是蛤蟆转世,钟声一响,中原水族作怪,会引发中原连年大水。

还有其它民间的说法,说江泽民是蛤蟆转世,而且是缺了一条腿的蛤蟆,而且他的作派、长相也很像。比如在公开场合,扶栏杆的时候,人家都是五个手指一起上,江往往就是伸出三个手指头扶在那里。因此,“蛤蟆”一词就成了江泽民的绰号。

“螃蟹”一词类似,也是民间说法,说是那个江泽民的军师,是一只寄居蟹转生,而且生性也是横行霸道,所以他得到了一个“螃蟹”的绰号。

以上是因为爆料信息里面使用了相关绰号,给大家讲一下相关典故,可以当笑话听。

回到这则信息本身,发消息的人提到的这句话,就是说“螃蟹”可能策划炸三峡或其它什么水坝等设施,以此来打击习当局。当然我们不是替哪一边开脱,中共这个体制整个都是有罪的,无论哪一派,我们这里只是谈这则爆料,就事论事。

结合以前发生的事情,像我们上面举的昆明火车站、天津大爆炸的例子,我们不能完全否定这种可能性,穷途末路,鱼死网破,不一定能做出什么。但是权斗的牺牲品,都是老百姓。

【“红眼石狮”的典故 告诉了我们什么逻辑】

刚才这则信息,还提到了“红眼狮子”的逻辑。这也是一个典故,很多朋友听到过。

这个故事是说,观音告诉了村中一个老妇,说村口的石狮子眼睛变红的时候,就是洪水要来的时候,叫村子里的人走。但老妇人说了,所有人都嘲笑她。还有几个无赖,为了戏弄老妇,自己去把村口的石狮子眼睛涂红,老妇人第二天一见狮子眼睛真的变红了,赶快再通知村里人,结果有人相信,有人不信,相信的人随老妇人一起离开村子避难,不相信的后来就真的遭遇洪水。

结合刚才的那句爆料信息,这个典故引用在这里的意思,我理解是,有人说一个灾难要发生了,大家都会想,怎么可能,那个危险不可能存在,但是,你无法防备的是,真有无赖、坏人,真的就去人为的干了这个坏事,造成了这样的灾难,最后真的发生了!然而,这坏人的所谓故意为之,也逃不过茫茫天数。

以上是围绕近期的热门话题——三峡,谈到的一些事情,有的朋友可能会觉得,说得有点悬。我们就说到这。接下来说说不悬的,但也是相关的。

【98抗洪老兵 分享洪水中实用自救经验】

实际上,没有人希望发生溃坝这样的灾难,会造成很多生灵涂炭。但是有所防备,也不是坏事。在油管上,有一个说是参加过98年抗洪的老兵,分享了一些在这种溃坝或者洪水中,如何自救的一点点经验。我们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

这名叫“陈君卫”的老兵说:首先就是要自己真的去水里,学会熟悉水性,这是很重要的;然后,可以买那种从胯下固定的大浮力救生衣,因为如果不是这种救生衣,很容易在水流冲击下,让救生衣穿不住;还有就是准备那种“防汛头盔”,实在没有,准备摩托车、山地车的头盔也可以,可以增加生还几率,因为力道大的洪水来时,可能会令你在水流中撞伤头部;还有“多功能急救毯”,有保暖御寒防雨的功效,因为一旦被水冲走,即使上岸,会感觉又冷又冻,这个毯子可以避免二次伤害;类似在上岸后继续求生的装备,还有打火石、求生口哨、救生刀;也要准备户外净水装置,因为在中国南方一些地区,水中会有血吸虫,如果不慎喝下去,会很危险,所以应该将水过滤,最好是烧开了再喝,而且大家不要忘了,现在中共病毒瘟疫,也还没有退去,更要注意卫生;还有钛水壶套件,这种金属罐,比谁水还轻,容易携带,可以装水,还能烧水烧饭;这位老兵还介绍一点,就是遇到大水过来,不要一直站在房顶上等,因为房屋可能被水泡塌,应该尽快向更安全的地方转移,至少可以转移到附近,相对稳固的山体上。还有一点,就是注意电线,有些电线没有断电,掉到水中会很危险。

在这里,非常感谢这位老兵的经验分享。

目前在长江沿线一些地方,情况确实很严峻。

【湖北千座水坝告急 仙桃紧急转移 黄梅洪水毁庄稼】

截至7月5日,湖北全省有1094座水库超过防洪限制水位。7月7日,湖北仙桃市的一份防洪指挥文件曝光,显示当地防汛指挥部,要求转移沙湖镇、五湖渔场等地的老弱病残,特别是渔池的居民要全部高地转移。

而在7月7日和8日,湖北黄梅县成为全国降雨量最大的城市,当地时间8日凌晨,黄梅县的大河镇一处发生山体滑坡,5户人家9个人被掩埋。

有黄梅当地人给我们发来视频,显示7月8日这一天,那里的河水已经没过了河坝的桥面,而在冬季,河坝顶部距离水面有大约15米,现在全县变成汪洋大海,路基被冲毁、房屋倒塌的情况已经出现。他说这比98年的那场大水还猖狂。而更为隐患的是,因为水灾,当地庄稼基本颗粒无收,能保住房屋财产,就算是大幸了。

【安徽黄山市严重淹水 歙县泡水 百姓斥“人祸”】

大陆中央气象台也发出了今年第一个暴雨橙色预警,显示从7月7日晚8点开始,一直到7月8日晚8点,包括湖北、安徽、江西等省份,都有大暴雨,从图片上看,几乎沿长江中下游以南的区域,都是暴雨集中的地带。

在这个区域的安徽省黄山市地区,水灾已经十分严重,从当地人发出的视频我们可以看到,当地的街道已经被大水吞噬,夹带泥沙的洪水犹如小黄河一般,灌入大街小巷。

被称为状元之乡的安徽休宁,在高考期间,也难免经受大水的洗礼。

同在安徽省的歙县,当地上游的多个水库开闸泄洪,导致歙县在7月7日被大水冲刷,民众损失惨重,怨声载道。香港有线新闻的记者去采访,发现当地人根本不认为,最大的损失,来自于暴雨,而是当地政府没有及时通知他们撤离,也没有事先通知泄洪。

当地餐馆老板:“昨天那个水来的时候,我在楼上看到,沙发都冲走了,隔壁老太婆家也有个木头沙发也冲走了。我一赶下来抓,水到这里了,就是政府这么多人不作为,也没有人打电话来叫我们搬家。就是早上水到家门口了,叫我们赶快起来,没有时间抢救。这不是天灾,是人为。”

【新安江九孔泄洪 上海最高楼成“水帘洞”】

前一天的报导,我们还提到了浙江省钱塘江上游的“新安江水库”,7日中午是5孔泄洪,后来7日下午4点,上升到7孔,再到7月8日上午9点,一直在泄洪可是水不减而继续增加,水位达到历史最高的108.45米,因此又增加了两孔,变成9孔同时泄洪,是新安江大坝61年历史上的第一次!泄洪速度每秒6600立方米。像我们昨天开玩笑说到的,这个大坝泄出来的洪水,可能是有商业价值的饮用水,而且里面也有特产“包头鱼”,泄洪到如此规模,不仅危险,而且浪费。

此外,江西省景德镇,湖南省湘西地区,也都遭受洪水侵袭。

而在上海市,其号称为中第一高楼的“上海第一大厦”,在连日暴雨中,从60楼开始漏水,一直漏到9楼,景象十分“凄凉”。7月6日,大厦官方解释,这是因为设备故障。

这座大厦是2007年时任上海市委书记习近平亲自审定到设计方案,建成后总高632米,一共121层,耗资148亿人民币,如今才建成4年,已经出现漏水情况。

【“军迷”习近平避走军营?李克强灾区秀被边缘化】

说到习近平呢,今年以来,中国先后经历了瘟疫和洪水,至少两项大的灾难,但是在灾难场合,很少见到他去慰问。往往,他出去访问,最爱去的几个地方,军营是其中之一。包括军事院校在内,2018年,习近平去访过至少8次,2019年,至少9次。但是今年,一共只有两次,而且全部是在1月23日武汉封城前。

一次是1月19日,视察云南边防军,一次是1月20日,会见昆明驻军。而自那以来,在公开报导中就再没有习近平探访军营的消息。这一方面是秘访,另一方面,有人分析,可能是与军中疫情有关。

海外媒体《大纪元》近日独家报导,根据一项2月17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9个样本中,有8个呈阳性反应,显示兵团感染比例很高。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原本就是准军事组织,现在是“党政军企四项合一”。该兵团的感染状况一直不为外界所知,其实整个中共军队的感染状况,也一直是秘密。但是这数据一被曝光,竟如此严重。也许中共的其它军营存在类似情况。因此这篇文章分析说,习近平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截至目前的今年公开活动中,很少去军营走访。

不去军营,去灾区看看,也好啊,但是身为“一尊”,我们也很难见到习在灾区的身影。到是中共总理李克强,7月6日到7日,去了贵州省考察。但是,虽然亲赴第一线,在党媒的报导里,还是以习近平为大头版,李克强只是习近平有关报导的“配菜”。

例如,上个星期,新华社的报导中,习近平几乎没有公开活动,但是有关他的消息一直在头版头条。在人民日报上也是占满头版,几乎没有其它常委的位置。在李克强贵州访问期间,央视的报导,也要对习近平歌颂长达2分钟,李克强的一线考察与之相当。

这些内容,其实倒不是想说习与李怎样,而是表明,党媒完全是为政治服务,在各地水患最严重的时候,不是专心致志去追报水患,中央领导去了都不当成重点来报,而是继续报导最高领袖的大事小情、每日琐事。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李克强去的贵州,也不是目前受水灾影响最严重的区域,现在最严重的在长江中下游,是湖北、是安徽等地。但是李克强为什么选择去贵州呢?有人分析,就是防止湖北当地,万一出现什么大的纰漏,比如哪个坝垮掉了,那他滩上的责任,可就太大了。

贵州公车坠水大案 “寻短”司机是强拆受害者】

同时,在李克强访问贵州的同时,当地发生了一件大事。是我们昨天报导的,在贵州安顺市,7月7日,坠入水库的公车事故,这件事已知造成至少21人死,但是《自由亚洲》报导,安顺市当局发紧急通知,要求体制内的人禁止接受采访,所有资讯需要由官方统一发布,并要求驻地媒体不要报导和扩大此事的舆论影响。

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有消息显示,造成事故的公车司机,名叫张包钢,是一名退伍军人,当地西秀区的“拆迁户”,多次反映问题不果,而7月7日当时是高考第一天,自己的女儿考试又没考好,因此开车冲入水库自杀,连带车上所有人给他当垫背。这个案子往跟上追究,是一个深刻的社会问题,而且拆迁还在发生。那么社会大众要怎么拷问事件的责任呢?为了政治安全,当局宁愿让这些死者默默淹没在其它舆论中,也不愿正视事件,给社会一个交代。

【惠州狼师诱奸多名12岁女 陆媒或“被低调”】

类似的,需要深刻反省的社会事件,最近在广东惠州市也发生一起。这是一起教师诱奸女学生的案子,原本发生在6月20日,但是因为媒体的漠视,直到7月7日才浮出水面。

7月7日,大陆网络传出一则视频,显示一群人堵在一个门口,围殴一个被警方逮捕的人。原来,这是惠州市水口大和小学的41岁男性教师叶某,他在20日诱奸了十几个年金12岁的女学生,但是作案时被其中一个家长撞见,导致案件曝光。这是6月24日,警察去学校取证时,出现的画面。

教师在中国大陆享受公务员待遇,本来是受尊敬的行业,但是发生这档子事,在民众眼里,他们跟其他一些腐败的公务员也没什么区别。而且中共里来对这种公职人员性侵的问题,处理比较低调,或量刑较轻,为的是“党国形象”和所谓社会稳定,而豁出去的,还是最不值钱的“韭菜”。

国内这么多大案要案不管,但是中共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却试图将其魔爪伸到海外。

【FBI揭中共猎狐为打异己 港人易遭恶法禁足 传媒受威胁】

7月7日,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揭露,中共现在有一个“猎狐计划”,名义上是反腐,实际上是为了针对被它视为威胁的海外华人,也就是对海外异见人士进行打压。他举了一个例子,说有一个美国华人家庭,属于异议人士,中共间谍威胁他们说,要么回国,要么自杀。非常狂妄。FBI局长提醒,如果海外华人谁认为自己是“猎狐”的受害者,可以与当地的FBI办公室联系。

而在香港,国安法出台后,对那里异议人士来说,处境也许更为不易。特别是,国安法中有规定,对一些涉嫌违反国安法的人,可以被限制离开香港。甚至就算你没有违反国安法,以后可能都面临中共的禁足。

而国安法到港,当地的媒体报导自由,也面临挑战。香港特首林郑被媒体问到,能不能百分百保证,所有记者都可以报导有关国安法的任何内容,而不会被勒令删除报导。林郑的回答是:如果香港所有记者都向我百分百保证,不触犯国安法任何罪行,那么她就可以保证。

其实林郑这话等于没说,但是意思很清楚了,就是说,香港记者的报导将同样受到国安法审查。香港记协主席杨健兴指出,国安法已经出现寒蝉效应,香港媒体开始自我审查,在国安法下,甚至不排除当局会利用国安法,以某篇报导为由,对传媒机构机进行打压,发生大搜捕。

集会抗议的自由失去了,言论自由也失去了,国安法正如一只野兽,在“母猪书记”的带领下,一点点蚕食著香港。

~~~新拍互动~~~

现在进入新拍互动。

前一天,我们报导,中共正在筹备,要在内蒙古的学校,强化汉语教学,弱化蒙语。

后来又有一名内蒙古朋友发来信件,她叫“小娜”。

小娜说:我是内蒙古自治区的一位蒙古人。现在网上一直在传内蒙古自治区的通辽市小学中学,实行双语教程,意思是除了蒙古语课程,其它全用汉语上。这不仅是通辽蒙古人的事儿,这关系到全内蒙古。汉语现在孩子比蒙语说的还要好,为何要实行这种政策我们很郁闷。网上传的很多信息都被封锁,这就是共党的唯一会干的一件事。这个国家原本有好多不同花儿,现在大家必须种一样的花儿,不能有色差不能有不同味儿。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实行了双语教育,逼迫西藏也执行了双语教程,现在到了内蒙古。我们没有语言权,说了被镇压,这个国家不能有不同色彩,只能有红色,这意味着党和国家。我不知道这个政党统治下的愚昧国民什么时候苏醒,也不知道我们人民什么时候才真正有语言权。我们在自己的领土上没有语言权,都成了一群奴隶,他们都被一个政党洗脑,洗的连祖宗都不认的!只希望这个政党快点倒下,人民得到真真的解放!

另外,前一天的节目,我谈到了节目遇到的困境,有不少朋友留言支持。

观众“倾城”说:大宇我支持你,每天都主动搜索你更新影片了没,被黄标也不要气馁,无论如何,倾城都会收看你的影片和报导,直到地老天荒!!!!一直推荐你节目的其中之一人,就是我呢!我推了至少300人

在这里谢谢倾城。也谢谢所有留言支持的观众!

每天都有太多的话要说,今天有些想说,也有点来不及了,我们下一期节目继续!

好,如果您有爆料信息,可以息给我们发邮件,我们的节目电邮是:xwpajq@gmail.com。如果您喜欢我们的节目,欢迎订阅和分享我们的节目。每一期节目更新,如果您点击了小铃铛,但是没收到更新通知,欢迎您常来我们YouTube频道首页,查看更新状态。也欢迎您加入我们的会员,观看会员区专属的特别节目。这期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下期再会!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