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仙传说(五)

作者:岳小兵

第五章 蛇精作怪害人 千年神松陪葬

话说在明朝成化年间,皖南黄山出现了一只害人的蛇精,这蛇精也颇有来历。大约在三百多年前的北宋,黄山某处的蛇窝被人类整个处理掉了,人们对蛇类大量出没深恶痛绝,一把火将大量蛇窟烧个精光。说是烧精光了,却剩下一条漏网的小黑蛇,它钻入更深的土里,而它又颇为耐热,火烧之下竟然只像掉了一层外皮那样伤害轻微,几天后自地里钻出,但从此与人类结下不解之仇,恨不得见一个、害一个。

也是因缘凑巧,这条黑蛇天赋异禀,总是知道这黄山灵气之所在,每天不辞辛苦、不畏饥渴,就直奔那灵气之地吸取精华。久而久之,这灵气吸多了的黑蛇,竟然功力日增月长,三百多年间竟修练有成,成了一条可以幻化人形的蛇精。这条蛇精平日蜷缩在千年古松里面,那里就像山洞一样宽广、舒适,但里面却摆满了人类的骨头、猛兽的牙和老虎的爪。原来,这蛇精不只吃人,还吃一些猛兽。

这个黄山灵气不是别的,就是山神孕育的灵气,为了滋润黄山的万物所生。灵气所到之处,就特别显得生机勃发。灵气的孕育与绕行都有一定的规律,常常换位,是不轻易让生灵知悉的,以免它们得了灵气、修练成妖。这条黑蛇或许是那场大火激发了天生的潜能,竟然就能嗅到那灵气生发之地的气味,也是一绝。

这棵千年古松也有来历,是五胡乱华之际,北方士族集体逃难到南方来之后,一位西晋士大夫亲手栽种的,有扎根南方、国运昌隆的意涵。一千年后,这棵古松高耸挺拔,幅围已长到了五个人也合抱不起的地步了。这古松也汇集了上百种鸟类前来筑巢,树上的生态环境自成一格,也是别有一番风貌。这古松日日吸取日月精华,也颇得灵气。初期,对这蛇精前来入住也颇为不悦,但这狡诈的蛇精却也千方百计讨好,帮其除去痛苦的树瘤和蛀虫,也帮其清理树皮上为数不少的害菌,久而久之,这古松对蛇精也就越来越有好感了。山神也曾对古松告诫:“勿助纣为虐”,但得了蛇精好处的古松却是充耳不闻。

山神也知晓这蛇精害人的事情,告诫它不可再危害人类,否则将有天谴,三百年修为将化为乌有。那蛇精也是狡猾,辩称:“杀的都是些穷凶极恶之人,不信,看看他们的心,哪个不是黑的?”可山神却不怎么信。

那天,山神化成樵夫,尾随蛇精到一处峭壁旁,化成人身的蛇精又在骗一位采药人去攀爬峭壁,保证自己在上面护着。殊不知,当采药人缓缓爬下峭壁时,蛇精开始用落石砸他,让他跌入深渊,眼看就要粉身碎骨之际,一股力量托著采药人,让他某个时间顿觉身轻如羽,再扑通一声沉入渊底,然后快速浮上水面,这采药人略懂水性,不久就游回岸边,心里虽七上八下,但庆幸总算无事。原来,托住采药人的不是别人,正是这山神的神通法力。这山神目睹了蛇精害人的这一幕,已痛下杀意。

当天夜里,黄山难得大雨倾盆,到处闪电频现,许多古松上的生灵察觉有异,纷纷逃离了去。这蛇精算了一算,知道自己会有一劫,本也想起身离去,后来想想:“哪里比这古松里面安全?”也就索性待在原地不动了。也是这蛇精命该绝,一般来说,处理那些穷凶恶极的人,天打雷劈一次也就够了。而这只蛇精却有道行,一般的雷劈是死不了的,山神就法力召来了五雷轰顶。

这五雷轰顶可不是一般的雷击,而是五个方位同时产生电击,然后汇集一处直奔恶物。这五雷汇集的威力可不只是五倍威力,其加乘作用超过百倍,威力不容小觑。这五雷轰顶一轰下,这古松由内到外通体赤红,瞬间爆裂焚烧,方圆百尺草木不生,都成了焦土一片。想当然耳,迅雷早已不及掩耳,那五雷轰下更是异常迅猛,也是蛇精始料未及,哪里来得及窜逃?瞬间都成了一堆焦黑死物,哪里还有命在?可怜这千年古松未辨奸邪,让这害人的蛇精入住,形同共犯,也是天理难容。

万物皆有生存的意义,在山神眼中,那蛇精,还有山里的魑魅,还有那些猛兽,只要它们不犯规、不害人,山神是将它们当作恶犬或清道夫,任其自然生灭的,但只要它们害了不该害的人,山神就必须清理门户。这些妖邪之物让人类害怕,但品行端正之人是不用怕的,山神是不会放任它们乱害人的。@

点阅【地仙传说】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