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净网行动,五大战线全面脱勾/崔天凯强调合作,王毅服软喊话?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07日讯】大家好,欢迎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今天是8月06日,星期四。

【60秒看世界】

武汉同济医院接到金银潭医院的求援,新发病例显示,病毒已发生变异,传染性更强。而在大连,中共病毒疫情在快速传播,但防控和病毒检测乱像频出。当局称已查处涉疫刑事案4起,行政案38起。

北京燕郊两名男子在某村大院储存并私售汽油,以每升4.5元的价格获利23万被刑拘。有网民质问,这个价格还能获利,当局卖每升6-8元是怎么亏的?

黎巴嫩贝鲁特大爆炸,造成145人死亡,五千多人受伤,三十多万人无家可归。当局已向国际求助。目前美、英、法、加拿大等多国都纷纷提供援助。

华盛顿自由灯塔报导,纽约时报已经悄悄删除了数百个中共的付费广告。外界关注其它媒体是否跟进。

前天朝鲜边境和湖北一家化工厂发生爆炸。朝鲜爆炸造成30多人死伤,湖北仙桃化工厂的爆炸,当局称6人死亡,4人受伤,5人失踪。

——————–

下面进入今天的话题。美国又扔出了一个深水炸弹,开始“净网”了。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昨天(5日)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将在五个领域封杀中共。

美国的这个举动,意味着美中角力已经逐步演变成以国家安全为由,发展到了意识形态的对抗,大陆所有知名的电信公司,都将在美国的净网行动中受到影响。面对美国的制裁,中共战狼部头狼“软了”。

美推干净网络 涉五大领域

蓬佩奥表示,为使美国的数字网络不受中共的影响,美国将扩大“干净网络(Clean Network)”倡议。美国将加大努力,集中五个领域:干净运营商、干净商店、干净应用、干净云储存和干净电缆。

干净运营商,意思是确保“不可信”的中国电信公司与美国的电信网络分开,不能让它们与美国的网络连结,因为这些公司对美国国安构成了威胁。

蓬佩奥表示,他正与司法部长巴尔、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国土安全部代理部长沃尔夫一道,敦促联邦通讯委员会撤销和终止对大陆四家公司提供服务的授权。

干净商店指的是,把中国研发的应用程序从美国移动应用商店中清除,从而保护美国最敏感的个人和商业信息不被中共利用或盗窃。

蓬佩奥表示,中国研发的应用威胁到了美国的隐私,同时散布病毒、传播宣传和虚假信息。他特别提到TikTok和WeChat这些母公司在中国的应用,严重威胁著美国公民的个人数据,“更不用说充当中共内容审查的工具了”。

干净应用就是防止华为和其它中国智能手机生产商预装最流行的美国应用程序,或者使它们可以下载。

干净云存储,指的是不让中国公司参与美国的云存储业务,从而保护美国人的敏感信息和企业的知识产权。比如中共病毒疫苗的研究情况,不能被阿里巴巴、百度、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腾讯等公司运行的云系统接触到。

干净电缆是要确保美国与国际互联网联系的海底电缆不被颠覆,不再允许华为海洋网络公司以远低于其它公司的价格竞标,以使传输的信息不被中共盗窃。

国务院的声明中表示,“干净网络”几乎正在持续成长,现在有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已经加入了这个计划。蓬佩奥继续呼吁,“所有热爱自由的国家和公司加入这个干净网络”,确保各国的数据不受中共监控和其它恶意实体的侵害。

制裁越发简单直接,影响力广泛

美国的这个计划,是对蓬佩奥今年4月宣布的5G网络“干净路径倡议”的扩展,以确保5G网络上传输进入海外和美国境内的数据安全。

毫无疑问,“干净网络”将打掉中共盗窃美国知识产权、搜集个人信息的触手。也意味着在国家安全的前提下,美中角力已经进入了意识形态领域,而且越来越直接。

从当初以涉嫌违反美国出口管制禁令向伊朗出售“敏感科技”为由,对华为实施制裁;到以基于国家安全为由,给TikTok画道要么卖,要么走人;再到现在大规模点名WeChat、阿里巴巴、百度、中国移动等,可以看出,美国对中共实施的科技战、讯息战已经越来越简单直接。制裁的理由很简单,但是制裁方式的影响力却更广泛。

一位美国官员表示,美国这么做是为了反制中共,防止中共大规模运用从美国偷来的数据,作为攻击美国的武器。

中国科技巨头受冲击

美国推出“干净网络”,大陆股市科创板ATMX的股价出现了波动。ATMX分别指的是阿里巴巴、腾讯、美团和小米。

到今天收市,被蓬佩奥点名的WeChat母公司腾讯,今天一早就跌了近3%。最终报收545,跌了2.8%,成交53.3亿;阿里报收254,跌了0.5%,成交15.8亿;美团报收221.4,升了1.4%,成交25.47亿;小米报收15.56,跌了0.12%,成交10.6亿。

从盘面看,除了腾讯跌幅比较大之外,其它三家的波动似乎都不大。

但是大摩在报告中表示,科技硬件及半导体行业是最受冲击的。11家上市的中国企业,超过30%的收入来自美国。其中在香港上市的瑞声,美国收入占比高达46%。另外联想、联想控股和中芯国际的占比也都比较高,分别是32%、31%和8%。

而信诚证券联席董事张智威则表达了忧虑,美中关系越来越恶化,现在的ATMX受影响还只是初始阶段。如果华府在后面对中资应用程式采取更多限制,ATMX将会受到更大的冲击。

股市向来有经济晴雨表之称。股市如果受到冲击,中国经济也就可想而知了。

看美国制裁中共的所有举措,都是在一步步实施。虽然没有一击致死,但是每个动作都让中共心惊肉跳,加速中共的灭亡。

过去有一种令人非常痛苦的酷刑叫“凌迟”。就是从犯人身上一刀一刀的往下割肉,要割几百次以上,直到这个人断气。

美国一步一步地全方位制裁中共,后面可能还会有更多的动作。如果把中共比做一个罪大恶极的犯人,那么看看美国对它的一个个动作,像不像是在对中共凌迟呢?

不过大家不要误会,美国这么做的同时,随时也都在战备状态。

美防长:更积极抗衡中共,随时应战并战胜

昨天(5日),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参加了华盛顿智库阿斯彭研究所的年度安全论坛。他表示现在五角大楼关注的焦点是与中共的竞争,美国不止把中共看作是太平洋上的竞争对手,更是全球竞争对手。

埃斯珀说,中共的威胁并不是无可避免,但“无论情况如何,该与中国(中共)战斗时就该战。我要确保的是,美国要战就要赢,在每一个领域都要比中国(中共)更有优势”。

就在埃斯珀演讲的前一天(4日),美国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特别公开了一段试射导弹的视频片段。0点21分,在加州范登堡空军基地发射了一枚没有安装核弹头的“民兵三型”洲际弹道导弹。

这是今年的第二次试射,上一次是2月份。美军表示,这枚导弹最后落在了四千多英里外(约六千公里)的太平洋岛国马绍尔群岛的美国军事靶场。

当前美中关系极为紧张,美方发射洲际导弹,这个行动相当引人注目。

新加坡外长维文在阿斯彭昨天(5日)的另一场视频会议上说,“在超级大过的竞争下,战争的风险确实是升高了”。

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也在这个论坛上直言,“美中爆发战争已经不再不可想像”。以往不可想像或者认为不可能发生的情况,正在引起各方关注。

知名中国问题学者、前澳洲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也在本周撰文指出,未来几个月中,美中爆发军事冲突的机会“尤其高”。

但我们的确需要指出,美国所有针对中共的动作,都是被中共一步步逼出来的。无论是贸易、南海、台湾、香港等等,都是中共的恶行在先,美国出手反制在后。包括现在的疫情,也是一样,美国是可忍孰不可忍。

中共“战狼”软了?

有意思的是,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前天(4日)也参加了阿斯彭论坛。他表示,北京不希望在相互关闭对方领事馆之后,双方关系进一步紧张。

崔天凯称,美中应当相互合作,而不是对抗。他说“我不认为一场新的冷战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在面临如此之多的新挑战的时候,我们为什么要重复过去的历史?”

他还强调,尽管目前两国关系紧张,但是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正在履行,“各个级别在保持接触,正在取得进展”。

崔天凯在意指8月15日的美中接触,美中双方最高经贸官员莱特希泽和刘鹤将在视频会议中,评估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执行情况。

崔天凯一直被外界视为温和派,他说这种话也不算奇怪。奇怪的是,中共外长王毅似乎也说软话了。

昨天(5日),中共官媒新华社安排了对王毅的专访,专门回应蓬佩奥7月23日的“铁幕演说”。

王毅表示,“中方将以冷静和理智来面对美方的冲动和焦躁”。他表示目前美中关系“最复杂”,有必要为两国关系“树立清晰框架”。他提出的四点框架是“明确底线,避免对抗;畅通渠道,坦诚对话;拒绝脱钩,保持合作;放弃零和,共担责任”。

最近两年,中共外交人员大多很强势,咄咄逼人,动辄批评指责某个人,甚至是某国政府。所以外界称为中共外交部为“战狼部”、“战斗部”,王毅自然就成了“战狼部头狼”、“战斗部部长”。

但是王毅昨天这些话,无论是措辞还是语气,都明显软了。与之前强硬的战狼风格明显不同,用词缓和。关于王毅的喊话,我们在会员区还会专门谈。欢迎大家加入会员了解更多内容。

时隔两个星期,中共才回应蓬佩奥的演讲,而且用词缓和,中共真的变软了吗?

中共本性不会变

时事评论员蓝述表示,目前的美中关系正在一步步恶化,稍有不慎就会加剧紧张局势,擦枪走火,甚至发生严重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已经越来越高了。但是中共并不希望跟美国打仗,因为无论经济还是军事实力,美中不是一个量级。

说到这,想起一个事来,美军试射导弹的同时,中共也公布了试射东风-16型和26型导弹的片段,不过它没有公布试射时间。中共火箭军一个叫刘洋的发射营营长用“一剑封喉”来吹嘘东风飞弹的战力,“东风快递、使命必达,弹在架上,隐而待发”。

看这个劲头,挺吓人的。但是今年初,中共公布东风-26型导弹正面照片时,有眼尖的中国网友发现,飞弹上竟粘著海绵和胶带。有军事迷就调侃,难道这个号称杀手级的东风系列导弹是纸糊的吗?

蓝述指出,王毅的话表面听起来是有些软化,但这不是中共真的软,而是在避免激化矛盾,防止冲突升级,因为中共一打就死。实际中共的立场并没有变,也不会变。用网络上的那句话形容中共非常恰当:一掐脖子就翻白眼,一撒手就吹牛皮。

*****
Google扫荡,逾2500个中共色的频道被关

蓬佩奥昨天(5日)的讲话产生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同一天谷歌表示,已经撤下了2500多个与中国(中共)有关的YouTube频道。这是他们正在进行的与中共相关的操控影响力调查的一部分。

路透社报导中引述谷歌的季度公告表示,这些频道通常发布“非政治的垃圾内容”,但会有一个分类涉及政治。

谷歌没有公布具体的频道名称,也没有提供具体细节。但认为这些影片与推特(Twitter)观察到的类似活动,以及社群媒体分析公司Graphika在4月观察到的假消息操作息息相关。

谷歌的危险分析小组表示,它们在4月关闭了186个频道,5月关闭了1098个频道,6月关闭了1312个频道。四五月份关闭的账号,主要是发布与政治无关的垃圾内容,但小部分以中文制作发布的政治内容,包括美国应对中共病毒疫情的内容。而6月关闭的那一批,包含与美国暴力示威有关的内容。

对谷歌的大扫荡行动和说法,中共驻美大使馆没有立即做出回应。但北京当局此前否认散播虚假消息的指控。

谷歌的行动,并不是唯一的,脸书已经表示放弃中国市场了,不过脸书的股价却大涨。

黎巴嫩大爆炸,我们知道些什么

前天(4日)晚上,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连环爆炸,已经造成了145人死亡,近5000人受伤,还有30万人无家可归。由于断电,使搜救和死伤人数统计工作增加了不少难度。再加上失踪人数众多,估计伤亡情况可能还会攀升。

第一次爆炸,可能发生在港口的烟花仓库,这个爆炸的威力并不是很大,不过却引发了第二次爆炸。第二次爆炸很可能是由附近库存的2750顿硝酸铵导致。不过这是官方的说法,民间有要求进行第三方独立调查。

贝鲁特在1975年到1990年间陷入了内战,之后经常发生一些爆炸和冲突。所以目前调查人员正在努力调查,以确定爆炸究竟是意外,还是故意引发。

有最新消息表示,爆炸发生前不久,一些当地居民看到了导弹发射。也有人称发现了无人机或飞机。但是官员们否认这起事件是一场袭击。

爆炸的2750吨硝酸氨,据称是来自一艘俄罗斯的船只。2013年从格鲁吉亚驶往莫桑比克,后来停靠在贝鲁特。但是这艘船早已报废,船上的货物已经卸到了那个发生爆炸的港口仓库。

硝酸氨经常被用作肥料,但是也是一种易爆的化学物质。黎巴嫩总统说,硝酸氨既可以制造化肥,又可以制作炸弹。

这样的一种高危险物品,2750吨的硝酸氨,却存在着仓库中长达六年。我们设想一下,假如在美国,这些硝酸氨在仓库中储存6年,得需要多少的费用?货主得买多少的保险金?

那么这个货主是谁呢?目前更多的倾向是中共。中共借一带一路,把生产过剩的硝酸氨倾销到黎巴嫩,导致这次大爆炸。

爆炸地点也是黎巴嫩的粮食集中储存地点,储存着全国大约85%的粮食。但是巨大的冲击波毁坏了粮库,即使没有遭到毁坏的小麦,当局称现在也没有办法食用了。

有目击者表示,第二次爆炸就像地震一样,100英里之外的塞浦路斯都有震感。100英里是多远呢?用公里来说,大约是161公里。这个距离,比天津到北京的135公里还远不少。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显示,第二次爆炸相当于3.3级地震。

硝酸氨引起的爆炸,其实已经有过多起了。比如1947年,造成581人死亡的美国德克萨斯州大爆炸,1995年造成168人死亡的俄克拉荷马州,恐怖分子用大约2吨硝酸氨制造的大爆炸。还有2001年法国图卢兹导致31人死亡的大爆炸,2013年德州造成15人死亡的大爆炸。

人们记忆中最清晰的,应该是2015年天津滨海新区塘沽港的大爆炸。当局称是数百吨硝酸氨和其它化学物质发生爆炸,导致150人死亡。对中共当局的说法,外界一直持怀疑态度。

反恐专家评论

除了我们知道的这些,反恐炸弹专家克里斯·亨特(Chris Hunter )通过观察视频片段,以及目击者的描述 ,研判后分析了爆炸原因,他得出几个结论。

第一个结论是,爆炸发出白烟、粉红烟和红烟,证明不是火药或弹药。根据爆炸的方式或者爆炸的速度的大小,炸药可以分为低爆药和高爆药两种。

爆炸通常会产生两种烟雾,非黑即白。高爆药的烟通常是黑色的,一般用在军事命令或者恐怖分子的汽车炸弹袭击。

亨特认为,深红色是因为现场发生了火灾,所以它可能是由某种物品燃烧引起的。但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地区的粉尘太多的缘故。

高爆物爆炸时,会产生相当大的超音速冲击波,而低爆物会燃烧。根据这些,亨特判断不太可能是火药或弹药。

第二个结论是,仓库的粉尘多,也增加爆炸的可能性。就是说,引发爆炸的不一定是爆炸性材料,因为很多时候,挥发性的粉尘和易燃物混合在一起,也可能引发爆炸。比如那些锯沫厂、面粉厂、糖果厂等,这些地方也容易发生爆炸。

第三个结论是,亨特对黎巴嫩安全负责人的说法感到疑惑。

黎巴嫩安全负责人说,这个地区有高爆材料,但是没有爆炸物。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呢?

我们前面说了,硝酸氨既可以做肥料,又可以制作炸药。它本身就是易爆品,用亨特的说法就是“高爆材料”。

亨特表示,有一些材料当受到某种刺激时,在一定条件下就有可能发生爆炸。比如医院的氧气瓶,在充分加热的情况下就会爆炸。还有丙烷气体,本身不是爆炸性的,就是人们的日常燃料。但是在一些情况下,它也会发生爆炸。

就是说,低爆物虽然被限制在一个营的容器中,但是受到外力或者燃烧加速时,它也会发生瞬间爆炸。

第四个结论是,爆炸发生后,现场的一队消防员为何“消失”了?亨特表示,爆炸中一个真正的挑战是,你不知道它有多少实际爆炸。

他说看到巨大爆炸时,现场消防员不仅仅是在处理一场猛烈和危险的大火,还有潜在的重大生命损失。

大家如果还有印象的话,应该还记得。天津那次大爆炸,官方的通报和民间的说法存在着巨大的差异,最明显的就是关于消防员的人数。

当局称爆炸中攻击死亡的消防员99人,其中包括公安现役消防员24人,天津港职业消防员75人。

但是当地知情人向新唐人电视台透露,消防大队的11个中队,有四百多人在2次爆炸中全部阵亡。香港苹果日报也报导,从警察口中听到,事发后有120名消防人员及武警进入现场救援,最后只有4人出来。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请别忘记点赞订阅。欢迎周一到周六,每天准时收看我们的新节目。也请您将新闻看点推荐给您周围的朋友。

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