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蓬佩奥谈如何应对中国和中共

Conrad Black/李敏楠编译

7月23日美国国务卿麦可·蓬佩奥(Michael Pompeo)在理查·尼克森总统图书馆(Richard Nixon Presidential Library)发表了开创性的外交政策演讲。

对于我们这些知道并钦佩尼克森总统的人来说,这是个怀旧的时刻。蓬佩奥就民主世界与中共的关系问题、危险以及必须采取的措施做了透彻的演讲之后,尼克森基金会主席、知名广播节目主持人休伊特(Hugh Hewitt)将蓬佩奥的演讲媲美前国务卿乔治·马歇尔(George C. Marshall)于1947年在蓬佩奥的母校哈佛大学的演讲,当时同样具有军人背景的马歇尔将军首次公布了马歇尔计划(The Marshall Plan)。

最近美国华府四位高层官员发表一系列演讲,国务卿蓬佩奥是其中最后一位演说的官员。系列演说的目的是引起民众、盟友关注日渐复杂的美中关系。过去几周以来,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赖恩(Robert O’Brien)、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雷(Chris Wray)和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先后从不同方面谈到美国与中共/中国的关系。

蓬佩奥谈到的则是美国政府首要关注的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问题,并强调无论大选结果如何,华府都会坚持这个原则。

区分中共与前苏联

蓬佩奥尽力厘清目前针对中共必须采取的策略,是不同于当年对前苏联(USSR)制定、实施的遏制政策(containment policy)。

苏联从未对各国构成经济威胁,也未能真正成为世界经济的一部分,但中共不同。中共对世界经济构成的主要威胁是,窃取西方工业和技术情报、破坏并篡夺西方商业繁荣的基础。

对苏联必须遏制其军事扩张,包括援助非发达国家平息激进意识形态导致的武装叛乱,但中共带来的却是经济与技术诈骗的双重威胁,同时中共逐步深入全球,扩大其军事和经济影响力,经年累月不断扩张,已威胁到北美和西欧民主社会。

休伊特颇有先见之明,随后他便问道:当前的美俄关系是否类似1972年尼克森历史性访问北京时欲联合中共牵制苏联。国务卿巧妙地暗示,川普总统和俄罗斯领导人普京的关系或有进展,藉由两国共同关心的中共扩张势力问题交换意见。中共不断扩大影响力将损害俄罗斯自身和前苏联成员国,以及美国在东南亚盟友的利益。

区分中共和中国

将中国和中共(CCP)分开对待是现任美国政府高层普遍的做法。休伊特就此引用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会长理查.哈斯(Richard Haas)的评论提问:这样的区分是否虚假。

蓬佩奥回答:这是合理的,因为美国和西方国家普遍都想制止中共不诚实的商业操作、盗窃知识产权和恐吓其它国家的行为,但却不是强制地把中国排除在世界之外。

蓬佩奥赞同尼克森当年对中政策的目标:重新把中国纳入世界系统,并与之建立有益的关系,但他把雷根总统对苏联的“信任但要核实”,修正为对中共的“不信任并且要核实”,以期改变中共不诚实的作法。

他宣布,西方的政策将是“与中国人民接触、交流并支持他们。中国人民充满活力,热爱自由,完全不同于中共”。

在当前这种充满种族歧视的氛围中,把世界最古老、杰出的民族与其当权者区分开来是合情合理的。这是尽可能通过正义的方式反对北京政权的极权压迫,以此应对中共在海外实施的干预、间谍战和大外宣。

面对中共的威胁,我们没有理由继续采取单方面克制的政策。

考虑民主联盟

国务卿感叹中共的恐吓实际上已经箝制、威胁到美国的几个盟友,不过他相信,当大多数的美国传统盟友确信美国是很诚挚地在帮助所有国家抵抗来自中共不公平的压力时,他们形成国际决议的态势将逐渐上升。一旦他们理解美国采取的举措只是针对中共不诚实的行为,而不是根本上与中国敌对,那他们便会更加坚定地支持美国的立场。

蓬佩奥提出建立民主国家联盟的观点很有意思。我有一个小小的、非官方的论坛,在论坛中我经常建议:北约组织(NATO)应该重组,最起码要涵盖全球半民主制国家(semi-democratic states)形成一个防御联盟,相互确保现有的边界和现行的措施。

如欲在中共势力扩张范围的周边建立这样的联盟,理当与印度、日本、印度尼西亚和澳大利亚等主要国家合作。如果中共仍一意孤行,联盟就会含括台湾。越南不是民主国家,菲律宾和泰国目前与中共勾结。

当前局势动荡,但从各方面评估,美国及其可靠的盟友都有能力集结所有政治、经济和军事力量保护所有相关国家的合法利益。

希望破灭

国务卿坦率地承认,长期以来美国期待中共能有所改变,为此美国包容中共,甚至放任其藐视国际协议,以期中共能逐步履行缔约国遵守国际协议的义务,而今这个希望已经破灭。

他在演讲中明显保留了一种可能性,即中共可能故意将中共病毒(新冠状病毒)散播到世界各地,从而造成主要竞争国陷入政治和经济困境。

国务卿宣布并鼓励持续追责中共在维吾尔族和香港问题上侵犯人权、违反条约义务的行为。(没有提及西藏)

他特别批评好莱坞:“作为美国创作自由的中心、自命为社会正义的仲裁者”,却卑躬屈膝的自我审查,“丝毫不敢触及任何对中共不友善的言论。”

蓬佩奥认为,中共“在国内越来越专制,对自由国家的敌意越来越强。”即使这不完全正确,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共控制人民和对付不顺从的国家使出的手段越来越凶狠、可怕。

他在演讲结尾时希望“每个国家的每位领导人开始像美国这样,对中共坚持互惠、透明、问责等原则。”这是场精彩的演讲,预示著美国和西方的外交和安全政策都会做非常必要的调整。

原文Pompeo Speaks on How to Deal With China and CCP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康拉德·布莱克(Conrad Black)40年来一直是加拿大最杰出的金融家,同时也是世界先进的报业出版商。他执笔撰写佛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和理查·尼克森的传记,具有相当的公信力。他的最新著作是《唐纳德·特朗普:与众不同的美国总统》(Donald J. Trump: A President Like No Other)。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