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涛:川普:美中或会经济“脱钩”

白俄罗斯,欧洲最后一个独裁国家,昨天大概它在它的首都明斯克,出来20几万人,那个场面有点儿像去年的香港。结果这个他叫什么卢卡申科,就是他的作假当选了总统,作假当选总统,拿着卡宾枪,他16岁的儿子全副武装也拿着卡宾枪,登上直升飞机,说是去发布了戒严令大概是。我个人觉得满荒谬的,一个民选的总统,你如果是民选的总统,你拿着卡宾枪,你的儿子不到16岁也拿着卡宾枪,那白俄罗斯,不是各家庭随便可以买到枪支的,他没有任何意识说,这东西本身就是一种胡来的成分。

权力者就是权力者,以作假的方式成为权力的人,他通常不会放弃权力的。毛泽东的话,枪杆子里头出政权,基本都是以杀人的概念出现。所以这样的男人在我眼睛里一般都是,都是个笑话,表面上,人的层面表面上,他是一个争取者、一个占有者。但真正在生命的故事中呢,你就看到他是一个助纣为虐,助纣为虐最终给自己定位的人。就是他扮演的角色,往往会让更多的人在人性的角度上,有所表达的机会,他所表达、他所做的一切,通常就是这样,确实包含着相当的,一种生命体悟的东西。所以在人的环境中,今天2020年,在我个人记忆当中从来没有经历过,像今年2020年这样的波澜壮阔,就是这样的目不暇接。那不仅仅是新闻的问题,就是人类不同的人都在自己的环境中,被人性的问题、被生命的问题,强烈的撞击著。

网上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川普第一次直接了当的,直接对习近平说脱钩,全面脱钩。福克斯新闻网昨天星期日播出的节目,是一份专访,他当时讲的时候比较简单啦。他说如果中共国,其实他们,他用了他们,那今天的中国呢是习近平的姓习,所以如果习近平,不改变方式对待我们美国的话,我一定会那么做的。而这个问题是来自于记者问他,中国跟美国是不是没必要做生意,是否会脱钩? 是否会脱钩?那他直接的描述就这么描述。这是我们看到的,第一次他以最肯定的方式,我一定会那么做,我一定会那么做,他重复了3遍。这个美国之音,根本就没有描绘出当时的场景。

所以全面脱钩已经成为了,川普在他执政过程中的,内心中的一个定位、一个确定。全面脱钩可以达到什么程度?我给你举个例子吧,你比如说这个华为手机,华为手机,8月17日美国颁布了新的法令,新的一个政府命令,所有第三方,如果第三方能够突破美国的禁令,替华为购买相关的产品的话,这第三方将遭到制裁。在5月15日,美国商务部拿出更新的命令之后,台湾的台积电就不再接华为的合同。华为的芯片,手机5G的芯片,5G是不是5G 瞎掰了,它的芯片的本身就出现了短供。所以当时它就,大概前后囤积了300亿美元的晶片,来保证华为的运作。我以为很多人就说,那是华为手机需要的,我个人以为不一定,它其实借助华为手机,它要为中共服务在其他方面,但是晶片就成为必需的。

所以在当时禁令出来之后,主要制作晶片的为它制作晶片的,麒麟晶片的,台积电就声明不再接受新单子了,那因为美国的禁令。在这个背景之下,那华为就转向三星,跟台湾有另外一家公司,联发科,那透过他们第三方,去购买美国的晶片,或者说去购买台积电的晶片。你比如说是由三星买了台积电的晶片,或者是由联发科买了台积电的晶片,再转手给华为。其中在香港出事之前,它同样可以透过香港的公司,其实它自己的,但透过香港的公司去购买这样的产品,然后再转到香港,进入到大陆供华为使用。

上千亿的企业做到这分上,垃圾,做到这分上就是垃圾,对不对。一个家过日子,说家里过日子靠偷,你妈养了仨孩子是偷,靠偷养起来的,吃了上顿没下顿,你说是不是垃圾。原来印度有个歌叫拉兹之歌,有个电影就叫拉兹,就是讲小偷的故事,小偷的故事,它是讲述了一个血缘的问题。就是说生驴的就是驴,驴家就是驴,马家就是马,我们家是贵族就永远是贵族。那个故事就是说,这个贵族家的孩子,被另外一个仇家给弄走了,说你家是贵族,你孩子不是就非得是贵族吗,我给他弄成小偷,这就是拉兹之歌,说非得改变你们家这个贵族的概念。它里面有着这种,情仇报仇的成分在里面。

但是呢它讲述,就是一个家庭以偷的方式生存,很难想像 很难维系、很难想像,但你更难想像一个国家,一个国家的骨干,对不对,它是以这样的方式生存,但华为真的就是。所以在这个背景之下,美国8月17日下达了新的命令,就是任何第三方,都不得以任何方式,把华为所需要的东西转卖给华为,华为立刻就完蛋了。昨天拿出来的报告,基本上是说,到今年年底,2020年华为首先传出寿终正寝,其实不是寿终正寝啊,是上了这个绞索给勒死了,基本它就没有任何可能,完全给勒死掉。

而仰仗着华为生存的,包括联发科等这些其他外面的公司,跟随着全都死掉。

所以我刚才解释的意思,这是美国制裁所产生的故事。如果美国经济全面脱钩,美国经济全面脱钩,今天从北京开往上海的高铁,那个车毂辘是美国进口的,那个车毂辘是美国进口的。所以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只能拜托习近平,对不对,或者王沪宁,让他们俩在车头前头一握,顺着铁轨爬,那只能这样。它没毂辘, 不开玩笑,那个东西是消耗品咧,你看车速那么高,坐车的只关心自己花了多少钱买车票,你知道那个毂辘,就像我们开汽车的扎皮一样,那个磨损极高的,它的需要更换的概念是,那一定是最强的。如果全面脱钩的话,那个毂辘你就改成,弄俩蜻蜓或者苍蝇,你那个快铁就改成翅膀飞就完了,没有什么别的招。所以这是川普在面对中共的问题上,面对习近平问题上,我们看到他最新的说法,之前没有这么直接了当过。那全面脱钩是川普打击中国共产党,以全球的概念打击中国共产党当中,我们看到的最新的一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摘选今日点击/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