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云:纽约时报攻击大纪元 遭中英语网友反呛

日前,《纽约时报》再次发表文章攻击英语大纪元,引外界关注。此文由凯文‧罗斯(Kevin Roose)撰写,于10月24日首发,后被排在10月25日纸版报的首页,随后,《纽时》中文网也在网站和推特、脸书发布该报导的中文版本,宣传攻势不小。

罗斯声称,大纪元“反对中国”、“挺川普”,提供“右翼假消息”。值得注意的是,《纽时》在中文版本里把“反对中国”(anti China)译作“反华”,这个翻译“错误”与中共的宣传口径恰好一致。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纽时》本想打击对手,却在无意中肯定和宣扬了大纪元的成功。例如,该文称,英语大纪元已发展为“这个国家最有影响力的数字出版商之一”,甚至使用了“媒体帝国”的字眼。

显然,英语大纪元在网络和美国社会受到的认可程度令《纽时》十分不安,妒嫉情结加上报导原则的差异导致它采取了不光彩的手段,而且这不是第一次。

许多网友发声指出:《纽时》因不断向左倾和亲中共而堕落,此番抹黑对手之举其实为大纪元做了免费广告。这表明,大纪元已迈向主流媒体之列。请看以下留言摘录。

大纪元网友的反馈

“我订阅了英语大纪元,因为它是唯一一份系统地揭露中共对内作恶罪行的报纸。”

“简直不敢相信,美国的媒体偏离轨道,为中共作掩护。”“美国大企业同样如此。贪婪压倒了道德。”

“我和《大纪元时报》站在一起!我真心地感谢、尊重和敬佩你们。传统和真相!”

“谢谢大纪元提供的诚实的调查报告。我相信,真理必胜。”

“本来《纽约时报》的读者可能从没听说过英文《大纪元时报》,这下《纽约时报》这么一广告,人家可能得看看大纪元了。”“人家有思想有头脑,一分析就知道谁好谁差了。”

“我是国内网友,我支持大纪元。我就在中共国,这里怎么回事我都清楚,大纪元报道的情况我基本都体验过。《纽约时报》早就臭了。”

“世界让中共搅得黑白不分,人们也看不清中共的丑陋嘴脸。大纪元的出现给人们已经被污染的心灵洗去污浊。黑暗永远挡不住宇宙中耀眼的光芒,《纽约时报》因为助纣为虐已经开始走向灭亡,祝福大纪元所有工作人员,大纪元加油。”

品葱网友如是说

“《纽约时报》是亲共亲拜登的媒体,感觉大纪元越来越有牌面了。”

“The Epoch Times 在美国保守派群体里人气很高。英文版经营了20年,质量很好,像个有点格调的传统媒体。今年早期它们做了出色的新冠调查,视频的点击和传播超广,还挨家挨户送了新冠发展时间线报道。”

《纽约时报》脸书页攻击大纪元文章后面的留言

“纽时还好意思说别人假新闻啊?”

“原来大纪元和纽时是平起平座的哟”

“大纪元真的很红,需要纽时三番两次攻击。”

“纽时终于堕落到与环球时报同一立场了。”

“原来是纽约时报啊,我还以为是环球时报纽约版。”

“《纽约时报》:从自由派大报到左翼中共外宣机器。”

“纽时舔共被唾弃,开始妒忌别人并抹黑批斗,真的很有共产党玻璃心的特色呢。”

“感谢纽时对大纪元的支持与肯定。”

“这段话改写一下完全奉还:‘但自2016年以来,依靠激进的Facebook策略和左翼虚假信息,这份由亲中(共)派支持的报纸创建了一个反川普、亲中国(共)的媒体帝国,在全球制造不实信息,不断将边缘叙事推入主流。’”

“《纽约时报》之流的左派媒体,仅仅因为政治观点不同,就打击其它媒体,真丢脸。”

“大纪元的专访视频质量非常高,一些名人访谈提问都很到位。”

《纽时》推特账号攻击大纪元文章的跟帖

“反华的是你们吧!你们是亲共反华,大纪元是亲华反共,没有他们,我们很多中国人都不知道怎么翻墙;没有你们,中共的罪恶不会被掩盖得如此严实。”

“我以为我看的是人民日报不是纽约时报。”

“不说真话的《纽时》有何资格去评论报道真相的《大纪元》。”

“在全球制造不实信息,不断将边缘叙事推入主流的难道不是纽约时报吗?”

“大纪元的新闻越办越好,纽时这么烂下去,大纪元英文版的影响力有一天会取代纽时。”

“可不可以说纽约时报反美呢?你们反川普政府反到不择手段。你们真的不懂中共≠中国,反共≠反华吗?我看你们是装着傻、卖著坏。感谢你们对《大纪元》的宣传。”

“我不是法轮功学员,但是EPOCH TIMES的订户,主要是想赞助他们的一个YOUTUBE channel(油管频道), American Thought Leader(思想领袖),是偏右翼,保守。但很专业,很靠谱。看了纽时这篇文章,决定继续订EPOCH TIMES。”

“《纽约时报》攻击《大纪元时报》,只是因为《大纪元时报》没有追随《纽约时报》支持拜登。反共等于反华吗?把反共者等同于反华,这是中共的宣传论调。”

“《纽约时报》因为中共的收买,早已成为了地地道道的中共党报。从前说话还有点半遮半掩,现在连底裤都脱了,连‘反华’这样的中共外交用语都不加修饰和掩盖地原样托出了!”

《纽约时报》大费周章,适得其反,后悔晚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