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大陆学者谈全球化历史进程与川普连任

2020年11月6号,美国所有主流媒体,包括以保守派面目出现的FOX新闻,都一致公布拜登赢得了选举人票272票,成为下届美国总统。

出于对这些主流媒体的鄙视,第二天,有一位大陆独立学者发布了一则简短的预言,预言川普不仅会赢得连任,而且共和党将连续执政20年。川普之后是彭佩奥执政8年,然后是美国历史上将出现第一位女总统:伊万卡,也是执政8年。

随后,他将自己的预言发布在微信朋友圈和脸书上,和朋友开玩笑说,12年之后,我们可以凭这预言去拜访白宫。

11月24号,在多个摇摆州大选重新计票还没完毕,大选是否存在舞弊尚未调查清楚的情况下,白宫总务主任在民主党骚扰威胁之下,不得不启动交接程序,甚至连国防部也开始了交接程序。网络上再次出现川普输了的欢呼或者悲叹。

这种情况下,有网友问上面的那位学者,你还坚信川普最终会赢吗?他说是的,我没有任何要改变之前预言的想法,我对川普仍然抱着必胜的信心。

网友又问他,你的这种信心从何而来?

他回答说:我可以简单的用一句话答复:从全球化的历史进程而来。

接着,他具体阐述了他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

他说,川普不是提倡“白人至上”、“反全球化”的美国优先吗?我怎么反而从全球化的历史进程里看到了川普必胜呢?

关于白人至上,这次大选,川普所获得的选票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川普是美国有史以来,获得少数裔投票最多的总统。另外,在川普从政之前,他公司里的高管就有黑人女性,他也曾经派出他的私人专机去加州接一黑人儿童到纽约就医。

所以,说川普是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完全是主流媒体的蓄意抹黑。

川普执政之后,所展开的双边贸易谈判,无论和欧洲国家还是和日本,他的目标都是争取零关税,这是反全球化吗?

关于美国优先,请问,有哪个美国总统的执政理念是美国不优先吗?有哪个美国总统不声称他代表美国利益,保护和捍卫美国利益吗?没有,一个也没有!

既然如此,为什么川普提倡美国优先,美国本国的主流媒体和民主党却疯狂攻击川普这个口号呢?

很显然,川普所说的美国优先,不是民主党和华尔街以及超级跨国公司心目中的那个美国,而是另一个美国,一个被这帮家伙欺骗压榨的美国。

至于攻击川普孤立主义,简直不值一驳。在全球化已经触及世界每个角落的局势之下,孤立主义一是做不到,二是自寻绝路,川普有这么傻吗?

所以,川普既不是白人至上,也不是反全球化的孤立主义。川普开启的是全球化的新航向。为了清晰理解川普主义,我们需要简要的了解全球化开启以来的大致历程。

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往哪里去?

全球化发端于英国工业革命后的远洋贸易。

跨国贸易、远洋贸易在英国工业革命之前就有了上千年历史了。为何到了英国工业革命之后,才带来了全球化?

答曰:古代的远洋贸易基本上都是奢侈品贸易,如中国出口到西方的物品茶叶、丝绸、瓷器,西方出口到中国的钟表、发条音乐盒和玻璃器皿,都是有钱人甚至达官贵人才用得起的。这类奢侈品的贸易往来,并没有改变进出口国的经济形态和日常生活形态。

而工业革命之后制造出来的大吨位货船,大大降低了海洋运输成本,远洋买卖日常生活用品,不仅有钱可赚,甚至可以赚大钱。通过生产和买卖日常生活用品发财致富,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事件,这不仅极大的刺激了生产力,而且深刻改变和搅动了贸易参与国的经济格局,迫使他们参与到国际分工中去。这样,就开启了全球化。

第一波全球化是英国掀起也是由英国为首。

这波全球化,不仅开辟了崭新的生财之道、刺激了生产力的快速发展,还导致了下列几个特点:

第一,资本的能量前所未有的释放出来,形成了资本主义经济。

第二,海洋运输成本低廉,决定了资本主义必然沿海发展,沿海国家和城市因此走上了快速工业化商业化的道路,而内陆地区却因此陷于衰败和衰落。

第三,由于以上原因,形成了沿海欢迎资本主义,内陆仇视资本主义。

第四,由于以上原因,法国大革命的左倾浪潮,顺利的沿陆传播,传到俄罗斯,恶之花结成为苏维埃之果。

第五,由于以上原因,法国大革命的左倾思潮在沿海没有市场,沿海更喜欢英国大宪章的道路,她的典范成就就是美利坚合众国。

由于生产力的不断扩张和消费力不能同步增长的矛盾,由于国际市场的扩大跟不上新兴工业国家的崛起,这对尖锐的矛盾,引发了两次世界大战。以英国为首的殖民体系,随着两次大战而崩溃。取而代之的是美国开始引领新的全球化。

第二波全球化与第一波最显著的区别是形成了东西对立的两大冷战阵营。前苏联通过第一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以输出革命的方式建立了社会主义阵营,美国则是西方自由经济的领导者。两种性质截然不同的经济体系同时并存,并且以相反的方向运动。前者以军事化体制管理政府,以高压警察手段搭配谎言欺骗管控社会,以计划经济的模式,将劳动者奴隶化。美国和西方则以自由和人权为价值追求,努力扩展人的政治自由与经济自由。

第二波全球化,美国和西方最大的收获是吸取两次世界大战的教训,深刻认识到生产与消费相互依存的关系,开创了资本与劳动共赢的模式。劳动者的收入随着生产力的增长而提高,社会的兴旺繁荣因此得以持续。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由于它们采取的是奴隶制的计划经济,与美国对抗的过程中日趋衰落,最后土崩瓦解。

苏联社会主义阵营瓦解之后,对美国和西方封闭了半个世纪的市场大门似乎敞开了。想像占领拥有几十亿人口的市场前景,华尔街金融资本和跨国公司巨头激动得手都发抖,两眼直冒绿光。

华盛顿院外游说团体和从事国际公关业务的游说公司,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大公司和华尔街不惜投下巨资,用以影响国会和白宫的外交政策、经济政策甚至军事政策。

至于他们想去占领的市场,是怎么样的政府,是否符合美国的价值观念,他们管不了那么多。他们只需要美国政府尽快帮他们占领市场。

这种只顾眼前利益的机会主义风气,以尼克松访华为开路先锋。尼克松以及他委以重任的基辛格,是非常彻底的奉行马基雅维利主义的无耻政客。对于他们来说,目的无关紧要,手段才是一切。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尼克松虽然因为水门事件的犯罪行为倒台,可是他所引发的不择手段只顾眼前利益的机会主义风气,却像瘟疫一样在华盛顿和华尔街传染开来。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基辛格是最早的中美之间权力与资本勾结的掮客,这是犹太人自古以来的老行当。老布什假惺惺对出动坦克碾压学生的政府实施了短暂的经济制裁之后,很快就以冠冕堂皇的“接纳论”取消了制裁,而克林顿干脆就让人权与经贸脱钩,让世贸向中共敞开大门。

小布什得到好处之后就来北京出席08奥运会开幕式了。如此廉价的美国总统,实在罕见。

美国国内和国外都不断的上演资本与权力勾结的欢乐剧,换来的是曾经辉煌的制造业变成了铁锈带。

资本自由地走了,工厂自由地搬迁了。工会连谈判对象都没了。

超市摆满了中国制造的廉价商品,美国底层享受着廉价购物的快乐,却又承受着找不到工作的痛苦。

这是公平竞争的结果吗?当然不是。

辨别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施政理念到底有多大的差异,成了很烧脑的事情,美国民众政治热情因此逐年降低,大选投票率一年比一年少。

2016年著名的地产商川普飞跃到政界来了。他高喊著:让美国再次伟大!无数饱受第三次全球化挫折的人,因此而振奋起来。多年不投票的人出门投票了,他们决心要把川普送进白宫。他们成功了,他们的成功是如此出人意料,把满以为自己会稳登总统宝座的希拉里彻底惊呆。

川普目标就是通过让美国再次伟大,重置全球化,他要终结不讲原则、无视公平的机会主义。他的施政理念可以归为四个字:公平正义。美国从前的伟大依靠的是这四个字,如今他重新举起这面旗帜,向美国向世界的朋友宣告:原则主义的时期到来了!

川普一定会连任,连任后的川普将把美国和世界引向第四波全球化。他将踢开已经被流氓无赖占领的联合国,把具有共同价值观和自由民主制度的国家,以公平正义的原则主义结合在一起,组成新的联盟。并以新联盟的合力,逼迫想加入国际大家庭的流氓国家作出实质改变,让霸占政权的流氓滚蛋,建立自由民主政体,以换取成为新盟成员的资格。

看完了这位学者上面的论述,我深受启发。你们呢,是不是也对川普终将赢得大选多了更多的信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