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川普何时亮剑? 中共灭声香江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16日讯】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今天我们要跟大家来聊两个话题:

话题一:共和党大老倒戈逼宫 川普决战在即

话题二:中共牢控香港升级 全面灭声

不过我们要先跟大家说一个好消息,关于这次美国大选的舞弊争议,现在已经有了新的深度调查报导出炉了。我们的合作媒体The Epoch Times推出一部调查报导纪录片《谁在偷走美国?》里面揭露了许多关于这次大选的种种疑点与幕后真相,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上网查询Who’s Stealing America。

好,来看第一个话题。

话题一:共和党大老倒戈逼宫 川普决战在即 

12月14日是美国各州选举人团投票选出总统、副总统的日子,而各州的选举人团也都没有人跑票,投票结果是拜登306票,川普232票,这项投票结果将在1月6日,交由国会进行最后的审查认证。

不过,在上一集节目里我们也提到过,有部分州的共和党党团,紧急推出了自己的选举人,把票投给了川普与彭斯,结果出现了“一个州、两套结果”的特殊场面,我们说这叫出“奇招”。最后,总共有七个州的共和党党团推出了自己的选举人投票结果。

不过我们也说过了,其实这些共和党的选举人票,目前并没有效力,除非等到最高法院裁定,某个州原本的投票结果无效、必须撤回了,那么这时候,共和党版本的投票结果,才有机会递补上去,交给国会来审查认证。

但是,还有一个更关键的致命问题,就是共和党这七个州的选举人投票,都只是党团内部的选举人,并不是通过州议会选出来的选举人。而美国宪法的第二条第一款第二节里明确说了,“每个州依照该州议会所定方式选派选举人若干人”。

换句话说,只有州议会才有权力选出选举人来,再代表该州去选总统。所以共和党这七州的选举人投票,其实没有州议会的认证,也就没有实际效力。因此,包括佛州州长以及电视名嘴都有人出来,呼吁争议州的共和党尽快安排州议会选出新的选举人团,把票投给川普。

但是,这几个争议州的州议会共和党领袖,都向媒体表示,目前他们没有重选选举人的打算。毕竟,如果这么做,虽然在宪法上看起来是可以成立的,但是很可能会引发民主党支持者的强烈抗议,对这些议员也不利。

换句话说,这种推出“第二套选举人”、取代民主党选举人的奇招,目前看起来胜算相当渺茫。所以,国会战可能成为川普阵营比较主要的希望,也就是在1月6日当天,通过国会来否决某几个争议州的投票结果,让拜登得票数减少到270张以下,接着就可以改成由国会来选总统了。

众议员布鲁克斯(Mo Brooks)是国会战的头号战将,从大选后他就一直提倡走国会战路线,要让两党候选人得票数都不过半,就可以触发宪法第十二修正案,改由国会来选总统。布鲁克斯这两天不断在媒体上说明这个战略,并且呼吁有志一同的参议员与众议员们,加入他的行列。

而川普本人也认同这项作法,他在推特上转发了布鲁克斯的相关新闻。不过,这项战法,实际上也有不小的操作难度。

第一个难度,是布鲁克斯至少要找到一名参议员愿意跟他联手,挑战、质疑某些州的选举人投票结果,才能触发这项挑战机制。如果没有参议员愿意出面,那布鲁克斯就会孤掌难鸣。

第二个难度,如果这项挑战机制被触发了,那么国会众议院与参议院,就会分别展开内部讨论,在两个小时之后,两院都各自进行投票表决。如果两院都同意否决某个州的结果,那么这个州的选举人票才会被撤除。

但是,两院里头如果只有一个院否决、另一个院不愿否决,那么投票结果就还是会维持有效,也就等于挑战不起作用。听得懂吗?所以国会战的技术门槛其实也是不小的。

不过,更大、更新的难度是,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在15日表示,他正式承认拜登是总统当选人,他并呼吁共和党内部,不要在1月6日当天反对国会对选举人票的认证。

他还警告共和党的参议员们,不要加入共和党众议员对选举人票的挑战行动,否则“会让共和党参议员们处于相当不利的地位”,他强调,这种作法“不符合每个人的最大利益”。

好,您看懂麦康奈尔是什么意思吗?就是他认为,这个局面已经很难挽回了,所以立刻见风转舵,先承认拜登胜选,再回头对川普来个阵前倒戈,要求共和党参议员不要抵抗,跟他一起向拜登欢呼。

所以,共和党的资深大老,在这个时候阵前倒戈,显然是想要弃川普而去。不过,麦康奈尔的夫人是前运输部长赵小兰,赵小兰家族跟中共高层拥有相当的交情,她父亲还跟前中共党魁江泽民是校友。而拜登方面也是跟中共往来密切,所以麦康奈尔在最后一刻投向拜登身旁,不是太令人意外。

不过,麦康奈尔以共和党领袖的身份公开表态,等于是宣告这场国会战很难打下去,只要没有任何参议员加入支持,布鲁克斯的挑战计划,就会孤掌难鸣。

因此,目前对川普来说,想要厘清这次的大选真相、调查所有可能涉及犯罪、甚至叛国的叛乱份子,川普可以打的牌已经越来越少,可能只剩下总统特别权力可以使用了。

也就是,川普需要公布明确的犯罪证据来指控叛乱份子,并且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实施有限度的戒严,同时启动《反叛乱法》,动用军方力量来介入调查与执法,才能避免美国的宪政民主淹没在这次铺天盖地的选举舞弊与政变当中。

而且,川普的速度还得尽快,不能拖过1月6日,因为一旦国会认证通过选举结果,就等于获得两党民意的认证,到时候川普想再来动用总统特别权力、强制介入,会削弱合法性与正当性,很可能会引来极大的反弹与抵抗,会让他的处境更加不利。

那么川普到底为不会动用特别权力,来调查舞弊真相、捍卫美国宪政民主呢?我认为是很有可能的,因为眼前其他的路都几乎走不通了,法院体系也很难指望。而且,我们在上一集节目里分析过,目前至少有六个特殊信号,显示川普应该已经在安排这个“核弹级”的军事选项,包括了:

信号一:2018年宣布国家紧急状态

信号二:撤换国防部长 直接统领特种部队

信号三:第82空降师透露:风暴来了

信号四:首度定性“政变”与“犯罪”

信号五:前往西点军校 宣示与军方并肩作战

信号六:神秘暗号出现 西点军校与华府呼应

换句话说,川普很可能准备跟深层政府的势力,来个正式摊牌,但是,深层政府那边肯定也有自己的武装力量,所以不排除接下来,双方会有军事交火的可能性。

那么,川普可能会在什么时候正式启动总统特别权力?我个人推测,可能会在12月18日以后到今年底前,特别是圣诞节的前几天。因为18日,是国家情报总监要提交报告给总统的日子,要告诉总统有没有外国势力介入大选?如果有,证据是什么?川普也许会在圣诞节前,送给美国人民一个“大礼”。

不过,白宫发言人最新的说法是,她还没有听说国家情报总监要提交报告的事。这个说法也许是真的,也许是要误导敌人视听,当然,也不排除川普可能通过其他渠道掌握了更关键的致命证据。

特别是川普上周六飞到西点军校观看海军、陆军大赛时,当时的陪同人员就包括了代理国防部长米勒(Chris Miller)、陆军参谋长麦康维尔(James McConville)以及国家情报总监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所以这四巨头同时出现在军校重地,应该是为了接下来的军事局面作准备。

所以,接下来或许我们可以见证一场美国版的“玄武门之变”。“玄武门之变”是当年唐太宗李世民的父亲,也就是唐高祖李渊,原本想让李世民成为太子、接掌皇位,但是李世民的哥哥与弟弟却决定谋害他夺权,还对李世民下毒酒。

最后,李世民在部下的劝说下,决定出兵,先发制人,这就是著名的“玄武门之变”。最后李世民接掌皇位,成为唐太宗,缔造了名垂千古的“贞观之治”。

至于美国版的“玄武门之变”会不会出现呢?我们拭目以待。

在进入下一个话题前,我们先放松一下,来看一幅有趣的漫画。

在画面中可以看到,代表美国的山姆大叔被一根大拇指压倒在地,而大拇指上头趴着一个人,就是拜登。拜登也竖起大拇指,高喊“为中国按赞!”

再把视线往左上方看过去,才发现,原来这个巨大的黑手,是中国共产党。这幅漫画在嘲讽,拜登靠着中共的介入帮助,才骗倒了美国,成为现在的“总统当选人”。但是,拜登这个“总统当选人”能当多久呢?真的能上任吗?我们一起看下去。

好,来看下一个话题。

话题二:中共牢控香港升级 全面灭声

很抱歉,最近因为美国大选的相关消息太多,节目篇幅有限,我们已经好久没跟大家聊香港话题,但是其实我们也是一直在关注的。

简单说,今年以来,中共不但是“以疫谋港”,最近还试图趁著美国大选的内部争议,想要趁乱夺港,全面升级对香港方方面面的控制。我认为,现在中共对香港采取一种“全面灭声”的统治战略,想要尽快消灭任何反对中共的声音。从目前的举措来看,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一、立法灭声:逼迫民主派总辞 垄断立法权

11月11日,中共人大常委做出决定,取消杨岳桥、郭荣铿等四位犯民主派议员的资格,也就是把他们给DQ了,理由是他们涉及宣扬或支持“港独”、拒绝承认中共对香港的主权以及“寻求外国干预特区事务”等。

当天稍后,立法会全体民主派议员宣布集体总辞,一起同进退。换句话说,立法会到明年九月改选以前,都不会再有民主派议员的声音。事实上,中共与港府在过去两年来,对泛民主派议员进行百般刁难与无理打压,真正的目的,就是要减少或消灭立法会的反对派声音。

如此一来,至少在未来9个月内,亲共的建制派将盘踞立法会,垄断立法权,这样就有利于中共推动各式各样有利于北京控制香港的法律,抹去过去港英时期留下的自由、民主的立法精神与普世价值,让香港从法律制度上与生活上,越来越大陆化、内地化。

二、社运灭声:截捕12港人 打击社会抗争勇气 

8月23日,12名曾经参与反送中抗争的香港人,准备前往台湾躲避危险,却在海上被中共海警拦截抓捕,并直接送往深圳的盐田看守所里拘押,到现在已经超过110天。他们的情况究竟如何、是生是死,中共始终没对外公开。

中共非但不让家属与律师会见这12名港人,反而还疑似冒名代笔,替12名港人写下“家书”,送回香港,声称他们已经“反省”,要家人“收手”,不要再营救。

对中共迫害人权有些了解的朋友们都知道,这种表达“反省”、“悔过”、“认错”,要家人别再“闹事”的信件或视频,都是中共搞的鬼,想逼迫受害者“认罪”,从而合理化中共迫害人权的举措。

中共这些手段,本质上就是通过司法武器,刻意对香港人民散布心理恐惧,逼迫香港人打消参加社会运动的念头与勇气,达成“社运灭声”的作用。中共想用这种“送中监禁”、“秘密审判”的恐怖手段,扑灭未来任何的社会抗争。

三、校园灭声:扑灭青年人反抗意志 洗脑下一代 

12月2日,民主派组织“香港众志”的三位主要成员黄之锋、周庭与林朗彦,因为参与去年6月的一场示威活动,被法院判处7个月到13.5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特别是周庭没有前科,而且这起案件是发生在香港国安法实施以前,但周庭却依然被判入狱10个月,不但引发舆论批评“判决太重”,就连日本媒体也高度关注这起案件。

事实上,中共是刻意针对这批高知名度的青年学运成员判处重刑,目的是要对香港的青年人、校园学生实施恐吓与警告,北京要用严刑峻法来迫使民主意识最强、自由意志最坚定的香港年轻人自我噤声,放弃对中共的行动对抗与精神对抗。

同时,中共还大力推动所谓“爱国教育”,要用中共那套“忠党爱国”、“党国不分”的八股套路,对香港年轻一代进行洗脑改造,让香港年轻人彻底“内地化”,消灭未来的“反送中运动”。

四、传媒灭声:扫荡不和谐言论 唯北京是从

传媒言论一向是中共最重视的“笔杆子”武器,而香港的思想自由与多元思潮,也跟香港过去自由开放的传媒言论有关,因此中共一直处心积虑,要彻底箝制香港的言论空间,而壹传媒创始人黎智英就是最好的“杀鸡儆猴”的目标。

黎智英先在12月3日以“欺诈”罪名被起诉,接着在上个星期又被警方以“香港国安法”的名义,起诉他“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黎智英至今仍被收押在牢里。

众所周知,壹传媒的言论向来以反对中共而著称,但苹果日报在今年八月就曾经遭到警方大动作搜索,现在黎智英又身陷囹圄,势必会对香港的新闻自由与传媒勇气带来相当程度的压制和噤声作用。

特别是今年8月底,警方针对去年“元朗白衣人袭击事件”发动大动作抓捕,但抓捕对象竟然都是受害者,而非白衣人,警方还公然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声称是反送中抗争者与白衣人“势均力敌”的冲突,警方的言论,是公开挑战香港市民的良知与道德底线。

因此,当时多家传媒纷纷主动反击,详细还原元朗事件的真相与历史经过,披露警方纵容白衣人拿着武器在现场聚集。这些真相报导,让警方与亲共传媒碰得灰头土脸,无力还击,不利于北京与港府的谎言统治、操控思想。所以,北京急着对香港传媒“开刀”,以杀一儆百,于是黎智英与壹传媒首当其冲。

如果我们从宏观一点的角度来看,中共与港府近期的举措,其实是对香港发动一套有序的恐怖袭击,从立法权、参政权、公民行动自由到言论自由,都一一遭到中共狙击与吞食。很显然,中共急着要在2021年中共建党百年前夕,尽快抹灭香港人追寻自由民主的思想根基、行动根基与法律根基。

好,我们再重复一次,中共近期以来利用美国大选的内乱局面,趁机要加速消灭香港人反抗中共的种种声音:

<< 一、立法灭声:逼迫民主派总辞 垄断立法权

二、社运灭声:截捕12港人 打击社会抗争勇气

三、校园灭声:扑灭青年人反抗意志 洗脑下一代

四、传媒灭声:扫荡不和谐言论 唯北京是从 >>

一、立法灭声:逼迫民主派总辞,垄断立法权,让建制派控制立法会,配合中共指令通过各项法案,帮助北京全面而深入地控制香港。

二、社运灭声:截捕12港人,打击社会抗争勇气。中共用“送中监禁”、“秘密审判”的手段对香港实施恐怖统治。

三、校园灭声:扑灭青年人反抗意志,洗脑下一代。重判黄之锋、周庭等人,让青年人恐惧,再加大“爱国教育”对香港人洗脑。

四、传媒灭声:扫荡不和谐言论,唯北京是从。逮捕黎智英并判刑,让香港传媒害怕噤声,让北京统一香港言论。

⊙Ending(网络版)

好,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你喜欢我们的节目,请记得订阅、留言、按赞,介绍给你的亲朋好友知道。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再会。

好,很抱歉,因为电视节目时间有限,我们今天就先聊到这里。如果您想看完整的节目内容,欢迎您上YouTube网站查询“唐浩”或者“世界的十字路口”。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再会。

英智

天铸强国陷诡弊

赤魔群邪舞妖戏

众生惑忧四海危

神魄挥剑扶正义

唐浩

观看影片:https://bit.ly/TangHao1216

欢迎支持“世界十字路口”: youlucky.com/crossroadtang
Parler:https://parler.com/profile/crossroadtang/
欢迎订阅: bit.ly/SubscribeCrossroadsOfTheWorld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