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国防部暂停过渡四方皆惊 最高法拒德州诉讼内幕曝光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19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2月18号星期五,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昨天我们刚讨论了司法机构不作为,川普难以指望的话题,话音未落,马上就有关于联邦最高法院的猛料被抖出来了。而且还真应了那句成语:祸不单行,猛料一爆就是两个,矛头直指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兹。

这个事件是继德州诉讼被驳回之后,最高法院公平、严明、维护正义的形象遭受第二次重创。如果说在德州诉讼事件中,民众对最高法院还只是失望的话,那么昨天关于罗伯兹的丑闻可以说让大众对曾经视为正义化身的最高法院达到了鄙视、唾弃的程度。

今天我们就先来讨论这个话题,看看早就被华人朋友看穿的“伪保守派”首席大法官罗伯兹,究竟是一个什么货色。

丑闻曝光 最高法密谋“做掉”川普

第一个猛料来自林伍德大律师。他在昨天下午1点过贴出一条推文说,在8月19号的电话交谈中,约翰•罗伯茨大法官表示,他将确保 “这个混蛋永远不会连任"。罗伯茨与斯蒂芬•布雷耶大法官进行了电话交谈,讨论如何努力让川普被投票淘汰。

这无疑是一个惊人的消息,而且这并不是林伍德第一次爆出首席大法官罗伯兹的猛料了。此前林伍德就曾经发推揭露说,他怀疑乘坐私人飞机飞往爱泼斯坦私人小岛乘客名单上的约翰•罗伯兹就是最高法院的大法官。

爱泼斯坦是臭名昭著的长期性侵未成年人的纽约犯罪大亨,他拥有一个被称为“娈童岛”的岛屿,经常邀请名流人士到该场所放纵。2019年爱泼斯坦在被捕后仅一个月,就被发现死于狱中,一度轰动整个美国传媒界。

林伍德上一次的爆料还只是针对罗伯兹个人的道德犯罪问题,但这一次爆出罗伯兹的通话内容,可以说是直接涉及到美国司法高层涉嫌卷入政变的最深的黑幕了。

尽管林伍德没有透露他的消息来源,但他随后很快又发文说:“我的关于罗伯茨和布雷耶法官的声明的文件已经交由几个第三方处理了。”

也就是说,他对自己发布的信息负完全的法律责任,这几个“第三方”不排除有某些三字头的机构在内。

罗伯兹是与爱泼斯坦这类人渣有共同癖好的人物,与他对话的布雷耶大法官则是比尔•克林顿提名的典型所谓自由派大法官。

我们都知道美国对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基本要求就是政治中立,每个大法官在接受提名时,都会努力证明自己不会持党派或个人立场,就是所谓的反对“司法能动主义”(Judicial activism)。

罗伯兹和布雷耶的这个通话被曝光,说明他们两人事实上已经有了强烈的党派倾向,已经丧失大法官最基本立场原则,所以林伍德才公开呼吁他们两人辞职。

讹诈:德州诉讼被拒内幕

而另一个与罗伯兹有关的猛料其实是几天前在12月14号就已经被披露出来了,但昨天罗伯兹成为焦点人物后,这个信息才真正引起大众的关注。这个爆料直接披露了德州诉讼为什么会被最高法院拒绝的内幕。

这个爆料来自C-Span(公共事务有限电视网)转播的政府听证会视频,视频中一位证人正在转述另一个法庭书记员的话,这个书记员听见了大法官们讨论德州诉讼的情形。证人说,是罗伯茨以及几个自由派大法官阻止了其他法官接德州诉讼案的决定。

根据这个书记员的书面证词显示,大法官们在闭门会议中爆发了罕见的高声争吵。以至于证人在大厅里就听见了他们的叫喊。他听到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大喊说:如果我们审理这个案子,你能为暴乱负责吗?不要告诉我布什和戈尔的案子,我们那时候没有暴乱;你忘记了你在这里的角色是什么,尼尔,我不想再听那两个初级法官说什么了,我将告诉你们怎么表决。

这里的尼尔,是指另一个被视为偏保守派的大法官尼尔•戈萨奇(Neil McGill Gorsuch)。证人听到保守派托马斯(Thomas)大法官说了一句:约翰,这是民主的结束。最后,当大法官们离开房间的时候,罗伯茨、自由派法官和卡瓦纳(Kavanugh)都带着大大的微笑,阿利托(Alito)和托马斯明显很生气;而戈萨奇和新任的巴雷特大法官则面无表情。

这份证词再次清楚的显示了左派在舞弊政变的过程中屡试不爽的一个手法,就是用暴力做为筹码对相关人员进行恐吓与讹诈,这种恐吓不仅针对其本人,也包括针对其亲人家属,甚至可以扩大到针对与对方同属一个阵营的人群。

这当然是典型的强盗黑帮逻辑对吧,你不满足我的要求,那你就等著打砸抢、纵火甚至杀人找上门来。这些年左派就是靠着这一手横行无忌,和翟东升洋洋得意自我曝光用了电影《教父》中的手法来达成目的,可以说是一个模子做出来的。

而这种黑帮手法能够屡屡得逞,与这些被威胁对象的软弱也有直接关系。川普总统在德州诉讼被驳回后发推,说这些大法官们既没有智慧也没有勇气,还真是一点没说错。

大家有注意到吗?罗伯兹的话很直接,他说我们如果审理这个案子就可能引发暴动。这说明什么?只能说明大法官们都非常清楚,只要接下了案子,判决就不会有其他结果,德州是必赢的。所以左派一定会发起暴乱。为什么他们敢拒绝案子而不用担心暴乱?因为他们都知道保守派遵纪守法不会乱来。

所以整个最高法院的裁决,完全偏离了司法最基本的公平公正原则,而是在进行政治化判决。虽然我们看到这两个爆料都显示罗伯兹是破坏司法公正原则的始作俑者,但他的负面影响力是不可低估的。

最高法院“缓兵之计” 川普被迫“走钢丝”

也是在昨天,鲍威尔律师发出推文说,最高法院的电子档案系统显示,她提交的关于乔治亚州和密歇根州诉讼的紧急请愿书,被缓慢的安排要求被告州政府在明年1月14号给出回复。而她周五提交的紧急请愿书已经被拒绝。

1月14号是什么概念,大家可能都看清了,到那个时候被告才给出回复,等到最高法启动审理程序,很容易就拖过1月20号了。

所以,这就是明目张胆的缓兵之计,罗伯兹正在利用自己在最高法的地位,阻断川普的法律诉求之路。

一个客观的现实情况是,无论川普团队在各州发现了多少证据,履行了多少法律程序,地方法院要么是驳回,要么就不接,因为谁都不想、也不敢接手这个天字第一号大案。所以这些案子最终都要汇总到最高法院。

然而昨天有关最高法院的这3条重要信息已经清楚的告诉所有人:川普不是秋菊,他要的这个“说法”,最高法院几乎肯定不会给他了。也就是说,川普在明线走路的两条腿之一,最高法院已经指望不上了。

那么剩下另一条腿,就是通过议会否决拜登选举人票呢?客观的说,不能说没有一点希望,但这个希望,的确只有那么一点点。

早在12月13号的时候,就有两位参议员公开表示,他们不排除在1月6号这天对争议州的选举结果提出挑战,这两位是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和参议员罗恩•约翰逊(Ron•Johnson)。而我们都知道,更早时候,已经有至少一位众议员布鲁克斯(Mo•Brooks)也表示自己将发起挑战。

这当然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但能否挑战成功,我们是需要理性看待的。

我们都知道,现在想要在州议会夺回选举人票已经不可能了,因为14号各州已经进行了选举人投票,所以川普夺回6大摇摆州的唯一希望,就是在1月6号的国会认证这一天。

按照规定,如果当天有至少一名众议员和一名参议员在当天就某个州的选举结果发起挑战,两院就必须进入辩论环节,2小时后各自进行投票。如果两院一致同意挑战有效,该州选举人票就将被废除,两位竞选人谁都得不到。如果两院意见不一,该州选举人票就将被视为继续有效。

这条路的难度在于,挑战的目标至少要有3个州,才能确保拜登得票低于270票,而且挑战之后能否获得两院顺利通过本身就难度极大,即便达成了这个目标,也只是将程序拖入了权变选举环节。

权变选举是一州一票,共和党名义上握有26州,但很难保证不会有倒戈的。就像乔治亚州那样,州长和州务卿都是共和党,但早就与民主党联手闷声发财,这样的事恐怕不止这么一例。

这方面我在此前的节目中有过详细的讨论,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去查看一下。总之一句话,国会挑战这条路基本上已经不是路,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峡谷走钢丝,而且只有一次机会,且没有任何保险绳,稍有风吹晃动,随时可能跌落万丈深渊。

也就是说,这条路也很难指望得上。

川普自己说过,如果国会选举人投票结果是他输,他会离开白宫。如果他就这么出局了,谁来还给美国人一个公道?谁来恢复他们对宪法的信心?对美国未来的信心?很显然,川普如果要兑现他在“此生最重要演讲”中的承诺,他就只能在1月6号前解决政变危机。

这样一来,我们的讨论重点必然转入另一根线,就是国防部这根“暗线”。

暂停过渡 国防部闹出大新闻

在今天,国防部闹出了一个大动静,几乎是瞬间就传遍网络,可见大家的关注度有多高。

事件的源头,是AXIOS这家媒体,在今天上午爆出了一条独家新闻,标题一看就很劲爆,是这么写的:五角大楼停止拜登过渡期简报会。

报导的主要内容大概说,昨天晚上,代理国防部长米勒突然命令整个五角大楼的官员取消预定的与拜登团队的过渡会议。这个决定震惊了五角大楼的官员,因为这些官员不确定是什么原因促使米勒采取这样的行动,也不确定川普总统是否批准。

然后国防部一位高级官员出面说明,这只是因为很多高级官员日常工作加上过渡团队的会议要求太多,导致负责过渡 会议的工作人员负担太重,已经被“压的喘不过气来”。刚好圣诞假期即将到来,因此国防部只是把过渡会议的日期推迟到假期之后再重新安排。

这位官员以非常官方的用词最后说:“我们仍然致力于进行富有成效的过渡。”

在这个高度敏感的时期,这样的新闻当然备受关注。从新闻内容看,似乎没啥特殊的,美国人最重大的圣诞节到来,大家休假2周,明年新年新开始,万象更新,很正常。

但实际上,围绕这个消息今天上午可以说爆发了一场小小的信息战。

川普2020年竞选战略高级顾问斯蒂夫•科特斯(Steve Cortes)当即发推赞赏,说拜登连低级别的安全许可都拿不到,他向中共妥协了。

但前国家情报总监理查德•格伦内尔(Richard Grenell)也迅速出面否认,说这不是真的,当前的五角大楼团队举行了比2016年更多的过渡会议。这些匿名消息来源有政治议程,而且绝对不是在分享事实。

这个舆论效应当然直接反映到了国防部,于是代理国防部长米勒亲自安排发表了一份声明,大意说国防部将继续提供必要的过渡工作支持,也从未拒绝或取消任何有关的会面。这次只是双方商定好的在假期之后来重新安排相关的过渡工作。

但是拜登的发言人亚伯拉罕在今天下午1点过的时候反复表示说,双方没有相互商定的放假计划,他们非常希望过渡会议继续进行,这非常重要,因为他们遭到了来自国防部的某些抵制,所以他们要寻求推翻这个放假的决定。

圣诞假期:阴谋与阳谋

所以,大家看到了吧,国防部在圣诞期间正常安排这么一个放假,都成了一个罗生门事件,各种说法都有。谁的说法更可信呢?当然我们更倾向于国防部长的官方声明,因为圣诞节大假是每年都例行进行的安排,虽然左派一直叫嚣要取消圣诞节,甚至一度规定不能说圣诞快乐,因为不符合政治正确。

但毕竟现在的总统还是川普,该过的节日当然照样过,不能因为你拜登得了史无前例的8千万选票就搞特殊对吧。更何况米勒在声明中说的很清楚,这两周还有更关键的工作是要聚焦于疫苗分发和抵抗COVID-19(中共病毒)的基本要求,只有做好这些工作了才能保证完美的过渡。

我们看到米勒的意思很清楚,你们不是成天嚷嚷防疫很重要吗?我们现在就必须先处理这部分,频繁开过渡会议显然不利于防疫,等我们把防疫工作更加完善了再来和你们进行完美的过渡安排,岂不是大家都很安全很开心啊。

而且,国防部高级官员此前的澄清也已经说的很清楚,我们的员工已经不堪重负,如果坚持开会,万一累出什么好歹来,谁来负责啊?

所以,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这假必须放,不放不行。

无论如何,拜登过渡团队是休假也好,还是被休假也好,反正从现在开始,他们至少2周时间无法接触国防部的任何机密资料,也无法共同出席国防部的重要会议。也就是说,这2周成为了拜登团队进入全世界最强大武装力量核心道路上的一段真空期。

2周时间,米勒他们可以做很多很多的防疫工作了。

按照官方的预定日程,国防部长米勒在今天下午3:30已经和川普进行了会面,而CNN的白宫首席记者、极端反川的阿科斯塔则在下午1:30左右发出一张偷拍的照片,然后写了一句话:朱利安尼在白宫。话里话外,透著一点紧张。

这条推文的下面一大堆各种猜测,显示拜登的支持者们似乎都很紧张。其实我觉得很正常,朱利安尼刚刚从感染病毒中恢复,又遇到圣诞节将至,前往白宫和川普等人讨论一下防疫工作,相互交流一下战胜病毒的心得体会,很正常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这些左派媒体长期打击阴谋论,几乎所有揭露左派黑暗面的丑闻都被他们说成是异想天开的阴谋论,说相信阴谋论的人都非常幼稚无知可笑,这阴谋论几乎成了他们万能的打人的棍子。现在国防部放个圣诞假,朱利安尼到白宫和雇佣自己的老板见个面,反倒成了一个大阴谋了?足见左派一向都是双重标准。

好的,下周就是圣诞节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节日,尤其在今年这样特殊的背景下,这个节日具有了非常特别的意义,我们不妨都放松下来,看看圣诞老人会不会给我们带来一点小小的惊喜。

今天就讨论到这里,谢谢大家,祝各位周末愉快。我们下次再见。

 

欢迎订阅频道 +打开小铃铛:http://bit.ly/远见快评
Parler:https://parler.com/profile/YuanJian
推特专页: 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脸书专页:https://www.facebook.com/yuanjiankp

远见快评》制作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