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本书看共产主义在美国 ——《孙子兵法》和《赤裸裸的共产主义》

文/新以安 

共产主义和自由世界的大战,从马克思时代就开始了,一直在系统地进行着,一百七十多年以来从未停歇,也并非少数个人的即兴行为。

一、始计

说到大战,中国人都知道《孙子兵法》这部著名的兵书,也知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句名言。《孙子兵法》的第一篇就叫“始计篇”,由此对计划的重要可见一斑。

《始计篇》开宗明义说,“用兵打仗是国家大事,关乎百姓和国家的生死存亡,所以不能不深入了解。”[1]

最后又讲,“还未交战,“庙算”阶段便预测某方取胜,是基于它取胜的条件较多;还未交战,“庙算”阶段便预测某方不胜,是基于它取胜的条件较少。战略筹划周密就有可能取胜,战略筹划不周密就不可能取胜,更何况根本不做筹划呢!我们依据这些观察,谁胜谁负就会一清二楚。”[2]

2021年1月20日,美国的传统派已被迫将总统大位移交给极左派,很多诚实、善良、正直的人,在难过的同时惊讶极左派的无耻,批评极左派的倒行逆施,期盼著四年之后还能通过正常的民主竞选,再将局面扳回。笔者不禁想,这是否正反映了这个人群太善良?对己对彼都还不够了解?善良人总是想像不出邪恶有多邪恶,但相信从苏联和中国的共产党迫害中觉醒的人们,都知道我在讲什么。

正邪大战,非同一般,必须知己知彼,必须计划周密,然后才可能实施计划,取得胜利,因此善良正义的人们,应该马上反省不足、总结教训,不再掉以轻心。美国的这场变故,希望我们都得到了神的启迪、学到了教训、增长了智慧。

二、共产主义的颠覆计划表

共产主义要通过控制美国来统治世界,为达到这个目的,他们是赤裸裸的,不怕暴露他们的暴力、低俗和卑鄙。他们并不愚蠢,也不怕你看穿。你发现了又能把我怎么样?法庭在我们手里,国会在我们手里,你的钱在我们的银行里,你的孩子在我们的学校里,你的生计在我们的公司里,你的衣食住行都由我们说了算。“巴黎公社的流氓是我们的祖宗。”“我是流氓我怕谁?”这就是共产主义思想。共产党人的赤裸裸,并不仅在于其猥亵乱性乱交,更在其目地和手段的暴虐嚣张。

克里昂·思考森(W. Cleon Skousen)在他的著作《赤裸裸的共产主义》(The Naked Communist:Exposing Communism and Restoring Freedom)中说:共产主义教人相信“利己为先并不邪恶”,而这是最该诅咒的教义。真正接受了这种教义的人,既无良知也无荣誉感。对他们来说,暴力、诡计、背信弃义,全都成为合理的。”

《赤裸裸的共产党主义》是1958年在美国出版一本书,作者斯考森是法律学者,专业领域涉及自由原则、美国宪法、经济学和古代历史及经文,曾受邀为加拿大编写新宪法。斯考森在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工作了16年,也担任过大学教授。

1963年1月10日,佛罗里达州众议员艾尔伯特·何龙(Albert Herlong)在国会发表演讲,读出了该书收录的共产党的45个目标,提示人们警惕共产主义的潜在威胁。不幸的是,在安逸的生活中,在与生俱来的自由中,善良乐观的美国人逐渐忘记了敌人的虎视眈眈,以及敌人无缝不钻的计划实施。

从《赤裸裸的共产党主义》这本书出版到63年后的今天,对照现实,让我们看看共产主义的目标有多少项在美国已经变成了现实,并影响到2021年美国大选后的权利移交:

在书的结尾,思考森预测说,很快,有一天,你在学校或图书馆或任何地方,都不会找到真相,因为在印刷品中,真相不复存在。因此,你必须收集这些书籍。”

美国畅销书作家、广播主持人、政治评论员格兰﹒贝克(Glenn Beck)说,思考森在1958年出书时就预见到,“有一天,这个国家的历史将会遗失,因为它会被知识精英和共产党人等份子劫持。我认为,我们现在已经到了那个地步了。”

2014年,著名神经外科医生、川普内阁的住房与发展部部长本﹒卡森(Ben Carson)说:“你读这本书的时候,你会以为它是去年写的。”

对照当前在美国发生的种种怪象,您是否可以看出共产邪灵处心积虑、和平演变美国的计划与推进?善恶的标准是上天制定的。在正邪善恶被公然颠倒的今天,美国和世界正处在一个几位不同寻常的时点。善良的人们,您计划好了吗?准备好了吗?我们如何坚守自己的良知和信仰?如何传给子孙一个和平幸福的家园?

注﹕
[1]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2]“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