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拜登的耐心能克习近平的定力吗?

1月25日,习近平通过达沃斯论坛向拜登公开喊话,显得咄咄逼人。拜登至今没有直接回应,白宫新闻发言人普萨基(Jen Psaki)间接回应,并首提“战略耐心”(strategic patience),看起来令中共的第一轮软硬兼施落空了。

1月11日,习近平对内称“时与势在我们一边,这是我们定力和底气所在”。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前后,习近平似乎并未表现出应有的“定力”,却试图频频出招,没想到碰上了拜登的“战略耐心”。习近平几乎一股脑打光了手里的牌,下一波如何动作暂时也没了主意。

全世界应该都在关心,拜登的“战略耐心”是否能克习近平的“定力”,目前似乎看不出端倪,但越来越多的人应该会看到,美中关系很可能将进入一个新的风险期。

拜登的“战略耐心”是什么?

拜登本人没有出面解释“战略耐心”的内涵,但这个词汇应该不是白宫发言人自己杜撰的。作为白宫发言人,普萨基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她也知道,美中关系是必须回答的问题,当然需要从拜登那里得到明确的说法,才能对外说明。所以,“战略耐心”应该是拜登本人的用词。

从白宫发言人的话中看到,“战略耐心”并非是拜登针对美中关系的系统策略,而是拜登需要较长的时间思考、制定相关策略,需要有耐心。

白宫发言人一开始就说:“复杂的评估才刚刚开始”,“需要进行跨部门的评估。国务院、财政部以及其它好几个部门将评估我们如何行动。在涉及美中关系上,我们正在从耐心的方式开始(an approach of patience)。这意味着,我们需要与我们的盟国进行磋商。我们将与民主与共和党人进行磋商。我们将允许跨部门的评估走完它的流程,再评估我们应该如何推进。”

这段描述很清晰,拜登并未确定对华战略,仍然在等待他的团队各自评估后汇总,然后再讨论具体策略,这样的过程需要时间,所以要“耐心”。拜登政府还需要与盟友协调,应该会更复杂,包括在国内与两党协调,也需要“耐心”。

因此,白宫发言人谈到的“战略耐心”,只是拜登团队目前的工作方式而已,并不代表对华政策。在记者会上,关于对华政策的问题很多,包括川普实施的关税、一系列禁令和制裁、习近平最新讲话的回应等,白宫发言人实际小心翼翼,避免提及任何可能的政策变化。

在一再追问下,白宫发言人才说,“我想我们对中国(中共)的方式会保持过去几个月的状态”(I think our approach to China remains what it has been since — for the last months, if not longer)。之后,她强调了“我们正与中国(中共)展开激烈的竞争,与中国的战略竞争是21世纪标志性的特征”,“中国(中共)的行为伤害了美国工人,削弱了我们的技术优势,威胁了我们的同盟关系和我们在国际组织中的影响力。我们在过去几年看到的是,中国在国内越来越专制,在国外越来越强势。北京现在在明显挑战我们的安全、繁荣和价值观,这要求美国采取新方法。”

白宫发言人也特意强调了拜登的看法,她说,“总统的观点是我们需要采取更好的防卫”(the President’s view is we need to play a better defense),包括“让中国(中共)对其不公平和非法行为担责,确保美国技术不会为中国的军事建设提供便利”,“确保中国公司无法挪用和滥用美国人的数据”,“需要一个全面的战略和一个更系统的方法来解决所有这些问题”。

白宫发言人的描述很清晰,目前拜登团队还在最初的评估中,需要耐心来制定全面的对华政策,目前还没有明确表示要改变以往川普的对华政策。

因此,“战略耐心”这个词汇并非那么重要,只能表明拜登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有清晰的对华政策。人们应该关心的是,拜登的模糊政策到底会持续多久,或者说,拜登是否会尽可能长时间地持续这样的模糊政策,如同他在竞选总统时的模糊对华策略一样。但习近平显然难以适应这样的耐心。

习近平还能保持“定力”吗?

近期习近平下令采取的一系列动作,包括他本人在达沃斯论坛的讲话,都表明他实际无法保持“定力”。在美中无法直接沟通的情况下,习近平才不得不公开对拜登喊话,这在国际外交上实际很罕见,但并未奏效,拜登用“战略耐心”表明,他正在避免与习近平的直接互动,而且时间可能不会短。

习近平喊话要求拜登承诺“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顺畅稳定”,“国际上的事由大家共同商量著办,世界前途命运由各国共同掌握”,“不能由一个或几个国家发号施令”,还代表发展中国家要求拜登承诺“科技成果应该造福全人类”,不要“动不动就搞脱钩、断供、制裁”、“贸易战、科技战”,还要求拜登放弃“意识形态偏见”、“不干涉别国内政”,“不搞冲突对抗”、“冷战、热战”……

习近平实际希望尽快与拜登会谈,并提前喊高了价码,但拜登用一句“战略耐心”,暗示短期内没有会谈的可能。拜登连俄罗斯总统普京都通了电话,唯独撇下了习近平,习近平自然更没法保持“定力”了,但似乎该出的牌也都出得差不多了,暂时又无计可施。

1月26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直接要求“美国新一届政府能够吸取特朗普政府对华错误政策的教训”,表明中共确实黔驴技穷了。

过去的几个月,美中外交一直在“无线电静默状态”,拜登至少目前还维持这一状态。自认为是美国通的杨洁篪,还曾与蓬佩奥见过一次面,如今却没有了机会。无奈之下,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又受命出场了。

1月26日,崔天凯接受央视专访,再谈美中关系。然而,崔天凯的出场却很尴尬。目前的信息表明,崔天凯没有出席1月20日拜登的就职典礼,可算是一大败笔。

央视的访谈中,主持人询问“注意到在拜登就职当天”,崔天凯仅“表示了祝贺”。崔天凯回避了这一话题,仅称“拜登总统当选的时候,习近平主席向他发去了贺电”。几乎可能断定,崔天凯当天确实没有出席,应该主要因为拜登邀请了台湾驻美代表,中共的赌气行为,不但失了外交礼仪,更失去了直接沟通的良机。不能排除,拜登团队很可能预料到这样的结局,才故意而为。

主持人还引导性地称“拜登可能也是您的老朋友了”,崔天凯却回答,要“听其言、观其行”。主持人还自称“中国在中美关系上一直保有足够的耐心”,崔大使却回答要“只争朝夕”,“不要浪费任何时间”。 主持人还问,是否“美国换谁当总统中美关系都好不了?”崔天凯仅用套话回应,没敢直接回答。主持人询问美中贸易战,崔天凯的回答很矛盾,一面说“可以奉陪到底”,一面又说“中美第一阶段的经贸协议,应该说这个协议有利于两国……我们还是做了很多努力执行这个协议”。

央视主持人没能很好配合,崔天凯回答很尴尬,都透露了中共高层的无奈。崔天凯的话表明,中共高层不可能在这样的无奈中静心等待,接下是否可能完全丧失“定力”、铤而走险呢?

美中关系或进入另一个风险时期

拜登表示要耐心等待,中共高层显然没有耐心等待,必然陷入两难选择。

中共的一系列高调动作,表面强硬,实际仍然要求和,只不过想喊高价码而已。但中共高层应该在某种程度上卸下了之前对川普的惧怕,显得胆子大了很多,姿态明显摆高。为了压制拜登最大限度地让步,中共亮出了某种好战的架势。

拜登的“战略耐心”相当于挂出了免战牌,既不应战,也不急于谈和。这样的姿态虽然可能为拜登赢得回旋空间,却可能令中共高层走向极端。

中共高层应该知道美中的实力差距,也应该知道中国太需要美国,虚张声势实际只为以战求和,暂时应该没有真的要战。面对拜登的免战免谈,中共高层变软的可能性较小,继续强硬的可能性更大,果真如此,美中关系的风险实际在升高。

拜登的免战牌,很可能被中共解读为示弱的表现;拜登表示要联合盟友,中共很可能认为美国新政府不敢与中共单打独斗,至少是某种犹豫;拜登称需要耐心评估、制定全面的对华政策,同时也没有确认会延续川普的对华政策,这同样会令中共高层误判。

拜登目前的态度,几乎无法令中共高层主动放软,中共高层在激烈内斗中也不可能放软,相反却可能导致中共高层亮出更大的挑衅动作,继续大幅度试探美国新政府的底线,迫使拜登回应。拜登模糊的时间越长,这样的风险越高,冲突升级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拜登的“战略耐心”短期内或许能回避一些麻烦,但稍微长久看,却可能产生更严重的对抗和冲突,这是中共的本质所决定的。中共高层实际已经产生了误判,也不再保持面对川普政府的低调。或者说,川普明确的脱钩政策,实际吓阻了中共的野心和咄咄逼人;拜登的模糊政策,却令中共正在重拾争霸之路,美中之间更大的对抗恐怕在所难免。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