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州郑州相继封城 上海现随地倒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1月07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今日焦点:郑州洪水后又封城!禹州也封了,上海现“随地倒”,中国疫情扩大;习下令开训动员,应对战争之变;王小洪要“遍地是警”,承认2022风险叠加;大陆记者勇揭西安封城真相,西安模式受捧。

西安社会面“清零”了 这个“清零”做得太绝 病毒都傻眼】

西安封城已经成了继2020年初武汉封城之后,最为人广为谈论的又一个中共极端防疫案例,在这种封锁防疫的有效性备受争议的时候,中共官媒自己,也不敢完全回避西安封城的混乱情况,原因很简单,抱怨的人太多了,最不幸的是,又给“境外势力”递了“枪”。

1月5日,经过超过3天的政治动员,中共新华网得意洋洋地挂上了一串题目,写着:西安本轮疫情社会面基本实现清零。我想说,这个标题写得很“保险”,为什么保险呢,因为它给了“社会面”这个限制词语,没有说西安全面清零,估计是被我们这些“境外势力”给吓怕了,不能随便说“西安清零”,因为西安没有清零,是社会面清零。按照它自己这篇报导的说法,从最近3轮的核酸筛查来看,西安的感染病例,都出现在被隔离的管控区、封控区,也就是说在已经被隔离的人员之中,出现的病例,那在那些管控区或封控区之外,就叫“社会面”,说那些地方清零了。

知道的人都知道这语言游戏是怎么回事。过去几天,西安把是凡有可能接触感染病患的数以十万的人,紧急拉走集中隔离,这样把“有问题的人”解决了,其它地方也就“清零”了。所以以后中共再喊,几月几号必须实现清零,大家还是要相信共惨党和其政府的,因为它们说的是屎话,它在那个日期之前,一定会把所有“风险人员”都处理掉。共惨党从来没有说“清零”是战胜病毒,而是战胜被病毒威胁着的人,人没了,病毒感染谁去啊?是吧。中共这招,就连“新冠病毒”都佩服得五体投地。说来啊,这些都是笑谈,而实际上,真的瘟疫爆发了,那可不是人为的封锁,可以防得住的。

但中共除了封锁这种最笨的办法,似乎没有B计划,而中共封锁有个别名,叫做“不可死于新冠”。在当局眼中,中国人可以死,但是,绝不能死于病毒,你可以在“清零”中,选择渴死、饿死、吓死、冻死、流血死、被打死等等,就是不许感染死。

【大陆记者写《长安十日》 原来不惜一切代价 “我们”就是代价】

过去这些天,在西安发生的很多事,其实就在印证这一点。我们要感谢内地的一位调查记者,也是原《华商报》的首席记者、评论部主任,叫“江雪”,她最新发表了一篇长文,记录了西安封城期间的一串串事件,她把这篇长文叫做“长安十日”,人们称这是西安版的《方方日记》,记录了从12月23日开始到1月初,超过10天的西安见闻,主要是中共在西安突然宣布封城后,这种“突然袭击”带给西安不少市民的疾苦。

江雪在文中写道,12月22日下午五点多,西安当局在新闻发布会上突然宣布“封城令”。很快,西安高新区的沙井村整个村子外面,都被绿色的板子隔了。村口,聚集了很多人。

一位中年男子告诉江雪,自己“早上出去干活时还好好的,晚上八点下班回来,就发现村子封了,进不去了”。还有两位清洁工说,下午四五点出去干活的时候,还能进村,晚上干完活回来,就进不了村了。聚集在沙井村口的人,一直到晚上差不多十点还站在寒风中等待,他们至少等了两个小时。类似的情况,在西安不知有多少。

而且,虽说一开始封城的几天,每家还可以两天派一人出去买菜,可是仍然很不方便,不少家庭还要靠上网订菜,文章介绍说:“没有人能预料到,仅仅过了两天,全西安人都开始在网上找菜,全民买菜难。在这样一个物质过剩、人人都要减肥的年代,吃饭会突然成为一件难事。”

很快,到了12月27号,西安“管控升级”。原本“两天出门买一次菜”的规定,也没戏了,27号开始任何人都不能进出小区。这更增加了民众生活的不便。

有位年轻人在社交群里求助,看谁能卖给他一副碗筷。原来,他家就住在他工作的公司附近,管控升级后他回不了家,办公室从未开火做饭过,所以啥都没有。他费尽周折弄到了一个炖锅,可是又没有餐具,又买不到。

文中还提到了前些日子好多媒体报导的那件事。27号管控升级后,一位老家住在咸阳淳化县男性,为了从西安回家,骑着一辆共享单车,在零下六七度的低温中,从晚上8点骑到早上6点,将近90公里,在接近老家时被防疫人员“捉住”了,还罚款200元。文章说,“还有一个年轻小伙,为了回家,从咸阳机场走到秦岭,又在山里走了八天八夜,一直到分水岭附近的广货街,被人发现。”

有的民众,听信了政府“全市生活必需品市场供应充足,疫情管控期间可以满足居民日常基本生活需求”的宣传,就没有自己储备粮食,结果封城升级后的第二天就出现了粮食危机。

12月28号,社交群有两个年轻人说,他们已经吃了一周泡面,嘴都烂了。一个人讲,她现在所有的库存,只剩两包方便面;另一个则说,自己已“弹尽粮绝”。也有住在西安一个“城中村”的年轻男人,因为封城吃不上饭,饿得大哭。这“城中村”是西安市的一个城市特点,按照大陆百度百科的介绍,西安三环路以内,“城中村”有292处,被高楼包围的有187个。目前仍在持续拆迁中,所以数字会有浮动。

那么,西安封城自12月28号之后,一直到31号,更多人开始面临食品危机。当时西安的快递已经不是很方便递送,无论在哪个网站购物,“只要住在西安,就无法配送”。12月29号,西安政府的新闻发布会直播,不少人在评论区反映“买菜难”,政府直接关闭了评论区。

直到12月31日,记者江雪才买到了管控升级后的第一箱菜。她说之前网上曝出不少新闻,说政府的免费菜发到了一些小区,但网友追查发现,保障充足的小区都和政府有关。

而且随着管控升级,每天都有高危孕妇无法去医院待产,肾移植患者无处买急需用的药,考研学生也滞留街头忍饥挨饿,农民工在建筑工地上吃不到饭。据大纪元报导,被困在工地的民工,不少人在地下停车场内席地而卧。西安现在是冬天,夜里在那种地方睡觉,是很冷的。

《长安十日》还记录了一个细节,就是从12月27号以来,几乎每一天,都有灾难发生,开始是吃不到饭,后来有关治病就医的呼救越来越多。

1月3号,有位网名“太阳花花花”的女孩发消息说,自己的父亲心脏病发作,好不容易出了被封的小区送到医院,可是医院拒收,因为她居住的小区是“中风险区”。后来医院勉强接收了她父亲,因为拖延抢救时间太久,老人没抢救过来,走了。

这名女孩在“小红书”上公布了关于自己父亲的遭遇,有网友留言说:在这荒谬的城市,只要不是死于病毒,就不算死亡。实际上,又何止在这一城呢。而后,小女孩这则帖文,很快被删除。

作者江雪在《长安十日》中记录了太多的细节,也有很多发人深省的点评,在文章最后,她的很多话,堪称对西安封城灾难的点睛之笔。比如,说当局宣传的“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其实这句话不错,最重要的就是“我们”那两个字,就是we the people在付出惨重代价。

作者还写道:事件过后,如果没有反思,不吸取血泪教训,忙着立功摆奖,歌功颂德,那人们的苦难只能是白白承受。并在文章结尾说:这世间,没有一个人是一座孤岛,每一个人的死亡就是所有人的死亡,病毒没有在这城市带走生命,但别的,却真有可能。

江雪的《长安十日》很精彩,但也只能记录有限的事件,作者所鞭挞的现实,仍在一天天发生着。

【禹州郑州相继封城 上海现随地倒 卫健委欲广推“西安模式”】

1月4号,中共卫健委的流行病学专家“曾光”提出新的观点,宣称“今天在西安发生的事情,在以后在中国的其它城市还可能发生”,而且在短期内,突击型防疫和小区全面封闭式的防疫,会不可避免地出现。有海外媒体给他的这段话做了很精炼的概括,就是“西安模式”会扩展至全国别的地方。而现在,一提到西安封城,我们就会想到,过去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幕幕,当街被抓走隔离的求生者,凶神恶煞的中共警察,隧道里的隔离床,流了一地鲜血的孕妇,封门闭户中病死的老人,以及在家里喊饥喊饿的各类人群。

然而,我们说到这的时候,其实,“西安模式”已经在其它地方上演了。如我们上一期节目的报导,河南的洛阳、许昌、周口、郑州等至少六个地方先后出现本土确诊病例,相关城市祭出了不同程度的封锁措施。

继有120万人口的河南禹州市,1月3号深夜宣布封城后,郑州在1月4号发布2022年中共病毒疫情1号通告,因为官方数据显示有两例感染者,所以宣布封锁郑州市唯一的一个回族聚居区“管城回族区”和地处郑州市中心的“二七区”部分区域,也就是部分封城。

有网友质疑郑州说:“两例就封城?这代价太大了。那红黄绿码不就是拿来防堵感染源的吗?不然到底是做什么用的,我就问。”

也有网友提醒道:“郑州韭菜还不赶紧屯粮?看看西安!”“备好粮食吧,不然这种封城制度只会让你哭。”

这个经历了去年7月大洪水的河南城市,如今正面临另一场考验。郑州下令部分地区严管后,包括郑州地铁医学院站在内的4个车站临时关闭,中小学及幼儿园纷纷停课,大学和中专院校也都实行封闭式管理。

郑州当局在通告中要求,封控区内的人员不准出区、不准聚集,还要定期进行核酸检测。郑州也切断了城内高速公路出口,禁止中高风险地区车辆驶入。

当地“二七区”的一位化名为谭星的市民,1月5号告诉海外媒体大纪元,说目前郑州实际是全市严管,所有学校停课,因为中原区、二七区、管城区都出现病例。谭星说,自己居住地的一个校区,1月4日深夜连夜做了核酸检测。

有短片显示,快递员不准进入封控区,居民订购的外卖也送不进去,里面的人禁止离开,想回家的居民都被拦在隔离线外不让进。有居民不得不打电话告诉在外的家人不要回来了,小区封了。

另外,河南省许昌辖下的禹州市,1月2号核酸检测发现2名无症状感染者,禹州因此连夜封城。禹州市当局要求所有市民都必须“居家隔离、足不出户”。

目前,禹州全市高速路口、县域交界口、城乡交界处都设置了关卡点,678个村、社区等都设立哨点和门岗,人员只进不出,中心城区人员不进不出。

此外,禹州市的公交车、出租车、网约车、客运班车等都暂停营运;体育场馆、旅游景点等也都暂时关闭、餐饮业暂停营业。

禹州市的图书馆、文化馆、城市书房、基层文化服务中心等各类公共文化场所从1月5号开始暂时关闭。

禹州市的一位化名为陈敏的市民说,整个禹州市全封了。说他住的镇子也封了三天了,所有居民不让出门,店铺全部闭店,街上看不到人和车,只有执勤人员。

禹州市中心医院的一名护士说,因为疫情,医院门诊、急诊都停诊了,只有住院部还开着。

还有河南的洛阳市,去年12月31号,洛阳就报告发现了多名无症状感染者,此后,许昌、周口、固始、商丘等地也先后出现感染者,波及范围逐渐在扩大。

昨天我们在节目中提到,浙江宁波的“申洲国际”纺织品公司,截至1月4号,感染人数也已经上升到23人。

而在1月3日,上海市也新增了2例所谓“无症状”感染者。这都是中共编的词汇,说起来很别扭,感染了就是感染了,还分成有症状、无症状。中共的宣传十分刻意,任何一句话、一个词,它都是有目的的,这么多年,篡改了无数的东西。

我们接着说事件,上海在发现官方所谓的2例无症状后,1月4号早晨在客流高峰时段,上海地铁1号线汶水路站台,一名男子突然晕倒在地,旁边有懂点医护经验的人,还帮他做心肺复苏,可最后送院后,还是不治身亡。

还不清楚这名男子的死因,但是中共病毒疫情最初在武汉爆发的时候,像这名男子这种“随地倒”现象时有发生。

【习下发2022军委1号令“开训动员” 山东舰旋即开始政治表演】

在疫情蔓延、西安等地民众面临封城危机之时,中共高层更上心的,还是“权力安全”,为了这四个字,他们正在继续加强军队训练、还有强化“警察治国”。

1月4号,习近平签署了中共中央军委2022年1号命令,也是所谓“开训动员令”,要求全军贯彻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策,根据什么“科技之变、战争之变、对手之变”,全方位推进军事训练转型升级等等,让军队练好所谓战斗本领,为的是迎接“二十大”。

随后,一些听懂风向的中共军队部门,就开始组织“政治表演”,迎合上意、表忠心。例如中共航母“山东舰”,就出动上千名军人投入练兵备战。

谁都知道,中共航母只是花瓶,真实战斗力很成问题,当局费尽心思搞各种武装备战,与其说是为了潜在的台海战争,在国际面前作秀表演,不如说更是为了“大内宣”,迎合一些人爱看“大片”的心态,天天搞武装烟火秀,让人一饱眼福的同时,震撼于党国的“强大”。实际上人家当兵的想的是,赶紧拍完这段,该吃下顿饭了。大家不要忘了,山东号航母一天7顿饭,辽宁号稍微委屈一点,一天6顿。大家也不用担心,这些饭里面,一定没有“冻土豆”。

【王小洪预判2022“风险叠加” 加强警察治国 遍地是警】

与此同时,1月5号,中共公安部党委书记王小洪,在《人民日报》第9版《人民要论》上发表署名文章,声称“受国内外各种复杂因素影响,各类风险叠加、联动、传导、共振效应可能增强”,宣称要“坚决捍卫政治安全”。

王小洪在文中强调“两队一室”、“一村一警”等警务模式,换句话说就是“遍地是警察”。还说要把“全警实战大练兵”作为载体,进行多种形式的实战练兵,保障在什么关键时刻,能拉得出、冲得上、打得赢。

王小洪的全文三千五百多字,还发表在相关版面的头条位置,而“安全”一词,在文中出现超过36次。

在同一天的同一个版面上,还有中共的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袁鹏和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徐汉明的署名文章,主题都是保中共的“政权安全”。

特别是王小洪的喊话,很明显,是要新官上任放把火,既然习近平要他干,那肯定是要搞点什么名堂出来。王小洪这次继续喊出的“两队一室”、“一村一警”等等方式,就是在加强“警察治国”。有些模式其实早就有了,比如这个“两队一室”,指的就是派出所的“综合指挥室”,指挥执法办案队和社区警务队,为的是提升所谓“破案能力”。而“一村一警”,指的是从大行政区的警察中,挑人下派到最基层的最基本行政单位:村庄,实现所谓“村村有警察、月月见警察”。搭配无处不在的监控镜头,再加上在网络的网警,朝阳大妈等等,中共已经成功把中国变成“大监狱”。而接下去,警察治国的模式很可能继续加强。这也对中共的“清零”有好处,警察越多,当局的各种“清零”,似乎也就越容易。

好,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观众讨论群是t.me/xwpajq_us,节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还有我的会员网站,网址是dayuus.com。也欢迎您订阅本频道,并点击小铃铛,获得节目发布通知。那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再会!

优乐客会员新年优惠方案:

2022年费通票大优惠,每个月只要不到$2美金
https://www.youlucky.biz/post/2022-youhui
(优惠只到2月22日喔!马上行动)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