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一段讲话再被热传 亲口提“坦克碾人”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5月08日讯】大家好,欢迎来到《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今天焦点:邓小平亲口提“坦克事件”,讲话再被热传!上海工人怒闯封锁线,去游行抗议吗?打死47人后,政府垮台!同济大学学生轻生;《纪念刘和珍君》背后真事,到底什么是新中国。

邓小平一段讲话再被热传 亲口提到“坦.克.碾人”

节目一开始,我们先来看一段近日在推特上被人翻出来热传的,邓小平在1989年的讲话。很多朋友以前也都看过,我们只播放大家传播的这一段,因为我觉得,这有助于大家了解中共高层的心态。

在这段讲话中,所有部分大家都应该听得很明白了。唯有讲到坦克那段,邓说得有点模糊,影片的字幕也不准确。邓的主要态度是肯定了中共军队杀人,说“不伤亡这么一些人哪”,后面似乎应该直接接“得引起全国的是非不清”,而“引起全国的是非不清”前面那几个字,说得很含糊,听起来就像是“这个问题会”,合起来就是“这个问题会引起全国的是非不清”。但是呢,邓在这两句中间,插了一个六四镇压相当敏感的细节,说“如果哪个说,拿坦克压下去呀……”但这句好像是没头没尾,后面紧接着就说的是“这个问题会引起全国的是非不清”。这四句合起来就是:“不伤亡这么一些人哪……如果哪个说,拿坦克压下去呀……这个问题会引起全国的是非不清”。我们再来重放一下邓小平说的这部分。

从邓的原话来听,“拿坦克压下去呀”这句话,他是在学别人说的话,邓小平一定是听到军方官员反映或者提到了这句话,我们想像一下场景,假设应该是一帮子共军在那里商量镇压对策,说有人阻挡军队行进怎么办,或者反抗怎么办,抑或是继续坚持抗议怎么办,这时就有共军官员喊“拿坦克压下去呀”。邓小平应该是在学这句话。但是这句话,听上去邓是没有说明白,后面那句“这个问题会引起全国的是非不清”,应该接的是前面那个“不伤亡这么一些人哪”,应该接的是这句。伤亡什么人哪?就是学生和北京市民,也就是邓和共党口中的“暴徒们”,这些人不伤亡一些,全国会是非不清。大家知道,邓是支持流血镇压的,那支持流血镇压,他口中的“是非”是什么哪?学生是暴徒开枪镇压有理,这就是“是”,学生无罪镇压者是屠夫,这就是“非”,这就是邓小平和共党眼中的是非。那现在我们再来想想,中间夹的那句“如果哪个说,‘拿坦克压下去呀’……”,这句邓虽然态度表达得模模糊糊,但联系前后语义,我们可以做出合理判断,邓一定是支持这么做的,而且觉得这么做,是通过了所谓“政治考核”的表现,是让全国人“是非观”清楚地表现,什么“是非观”哪?就是不能反党,反党那六四被镇压的学生就是个榜样。这就是共产党要强加给全国人的“是非观”。而这种“是非观”,其实是从建政以来,一直给人民灌输的。

中共杀人哲学洗脑 淡化真实历史 有人佩服“屠夫”

为什么共产党做什么,社会上敢提意见的总是凤毛麟角啊,都在心里憋着,说出来的人不多,甚至你想说,有的人还要把你的嘴给捂上,也不让你说,就是被共产党统治以来,给人民群众描绘的一幕幕恐怖景象,给吓住了。不过现在这个时代不一样了,人们私下里骂共产党,骂中共的领导人,都成了家常便饭。只是缺少更多人敢于公开反抗不公。

我在以前节目中也多次提过,有的人会说,他要是中共领导人,他也会镇压,他也支持这么做,甚至佩服邓小平这种屠夫。那这种人就是脑子被洗黑了,崇尚这种暴力,觉得这么干多威风啊、显得多有权术啊。这是是非颠倒、黑白颠倒,人的善恶理念被颠倒。该谴责的,却变成了个别小粉红羡慕的东西。如果不久的将来这个世界要净化,那这种死死信仰中共杀人哲学的人,很可能就要随着历史被淘汰了。

有的个别人还歪曲历史,说历史上有什么例子,给共党镇压找理由,可历史上没有,共产党在哪个国家都会篡改那个国家或民族的历史,断章取义一些东西,而中国历史上浩如星空的德政、佳话、为政者如何爱民,却在中国永远成不了主流。那些厚黑的东西、权谋,却得到共党着力宣扬,为啥啊,就是混淆你的是非,叫人觉得统治就该这个样。可是不是这个样。有几个人知道,唐朝最后一个皇帝,在庙堂之上向天祈祷,渴望降下英主,结束乱世。有几个人知道,东汉最后一个皇帝,禅让给曹丕之后,悬壶济世,他与退位的皇后一起,夫妻俩在封地内,免费给百姓看病,造福一方。

中国历史上,在共产党统治以前,如果发生六四这样的学生运动,谁要是这么镇压学生,而且还大言不惭的说不伤亡这么一些人,全国就无法树立是非观,甚至支持拿坦克压人,那哪个人就会是人“人得而诛之”。这种大规模杀人,坦克公开碾人,然后理直气壮喊杀人有理的,现在的共产党是独一份。

《纪念刘和珍君》背后真事 打死47人后 政府垮台

是,有人想说,左派文人鲁迅的一篇《纪念刘和珍君》,一直在中共教科书里登载,潜移默化让学生以为,政府镇压反抗者是常识。但是中共教科书里没说的是,当时北洋政府的镇压,造成47名学生死亡,立即招来全社会的口诛笔伐,能叫得上名的报刊,如《晨报》、《现代评论》、《京报》,能叫得上名的文人,除了鲁迅还有朱自清、林语堂、闻一多,还有梁启超等等,都在发声谴责镇压,这迫使北洋政府的“花瓶国会”前所未有召开紧急的非常会议,通过决议,要镇压首犯听候国民处分,北京的地方检察厅,还对此进行调查,结论是学生请愿合法,军队镇压有过。北洋政府的首脑段祺瑞,是亲自赶到镇压现场,向死亡学生下跪,其中就有刘和珍的遗体。当时的北洋政府都这么反应了,还不够,不到一个月,这个政府就倒台了,跟流血镇压不无关系。这共产党啊,自诩为为人民服务,高喊“全过程民主”,但民主程度都不及20世纪初的中国北洋政府。哎呀,我真的不该在这里把共产党跟民主俩字放一起说,玷污了民主。

2021年消息指“八·九死3万多” 换来今日权贵资本

那大家知道六四时死了多少人吗?共产党杀完人后宣称天安门广场上一个人没死、没开枪,这是玩了文字游戏。不管你天安门广场上到底开没开枪,但是广场周围,长安街一线,那可是枪声阵阵,血迹斑斑,弹孔累累,还发生了坦克碾人。共产党自己不敢公开说,可是没有不透风的墙。2017年,英国的一份解密档案显示,当时天安门大屠杀至少造成一万多人死亡,白宫的解密文件,人数也与之接近。

而在2021年10月30日,网上再传出爆料,说来自清场部队内部的数据,相当具体,包括各个地点死了多少人,一共死了多少人。其中包括学生死亡10,974人,普通人7,992人,不明身份的人员,死亡11,865人。按地点分,长安街超过9,000人,博物馆区域逾5700人等等。有人说不相信,说怎么会死那么多人。那没关系,见仁见智,历史真相早晚要全面揭开。其实何止六四,1999年开始,法轮功学员在持续至今的迫害镇压中,遇难者无数,但公开能拿到姓名的,也是相当有限。还有武汉疫情中,包括现在持续的疫情爆发中,真实的死亡人数,这些以后全都得揭开。

就说,当年北洋政府,镇压致死43名学生,不到一个月倒台了。共产党你不管说他杀了一万多学生也好,杀了三万多也好,它在做什么呢?

大家知道,刚才给大家放的邓小平的那段影片,是在哪里的讲话啊。是1989年6月9日,在接见参与六四清场的戒严部队官员时的讲话,也是唯一一次专门针对六四的讲话。整个讲话很长,不仅强硬肯定了镇压,表扬了杀人者,而且冷静地、语重心长地继续谈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经济发展,而发展到现在,全国最有钱的群体,就是共产党的权贵资本家们,就是今天胡锡进在这,他也不敢否定这一点。那当年北洋政府的中国人,叫中国人,现在的中国人,也叫中国人。你那些在海外对着同胞,或者对共产党表达不满的小粉红,你跟当年那些真正的爱国先辈比一比,你看看当年那些人敢于反对的是什么,而现在,小粉红们反对的又是什么,又是用的什么下作的语言。什么是真正的爱国?这个可真是个不小的命题。

中共驭民逻辑没变过 上海工人冲破封锁 只为吃东西

一个世纪过去了,中华人物,物是人非,中国人任重道远,这个国家真的能不能复兴,靠的不是共产党,恰恰相反,是每个人对共产党,能不能觉醒。

回头说现在中共的清零防疫,其实不管什么事,共产党都是那个邓小平说的那个逻辑。为了共产党的权力,中共的暴力部门始终在接受着所谓考核,看你能不能下狠手,敢不敢为了这个邪恶的党,放弃你的所有良知,而死一些草民,那是不怕的,不死一些人,像邓小平说的,全国就会是非不清。

上海饿死了人,封城中,憋疯了人,想不开跳楼的人也大有人在,中共高层不知道吗?他们清楚得很,那数据比谁统计得都准,但是呢,在他们眼里,这些人死得其所,为了“清零大业”,死一些草民算得了什么?而“清零大业”,联系的是什么,还是“权力”二字,跟六四时的是一样的。

5月3日,上海同济大学也传出有大学生跳楼,在封控中被憋得失去了活的意志。

5月5日晚,上海达丰电子厂的职工,实在是忍无可忍,冲出警察的封控,原因是长期封锁后复工,几天内又封锁起来。但是大家可别误会,这些人可不敢冲到中南海,连上海市委都不敢去,他们费这么大劲,冲出来,就是为了去超市,去超市拿一碗泡面。然后呢,还是乖乖回到隔离点,等待政府解封的通知。而一旦解封,他们可能很快会忘记这份痛苦,继续跟着共产党大忽悠们,去做醒不来的“中国梦”了。这一件小小的事,透露了多大的悲哀啊?这一件小小的事,值得这个社会,思考多久啊?

反过来想,无论六四、还是当今的残酷封锁,只要做一件小小的事,全都解决了,也不用流血,也不用把学生用坦克压成肉饼。很简单啊,某个党,主动滚开,就好啦。可是就是为了它自己屁股下的那把椅子,中国人为此不断在付出代价,活在人世,却经受着十八层地狱的苦。

好,我在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观众讨论群是t.me/xwpajq_us,节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还有我的会员网站,网址是dayuus.com。也欢迎您订阅本频道,并点击小铃铛,获得节目发布通知。那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