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陆 > 社会 > 正文

杨洁自述:亲历灵魂离体 《西游记》剧组遭遇两起灵异事件

2017-04-21 04:24 PM
点此看大图片
86版《西游记》导演杨洁。(新浪网)

【新唐人2017年04月21日讯】4月17日,86版《西游记》总导演、制片人杨洁女士去世。杨洁1929年4月15日出生于中国湖北麻城,曾是电台播音员。1982年至1988年,历时6年时间拍摄完成电视连续剧《西游记》,备受外界关注。


下文是从她的著作《敢问路在何方——我的30年西游路》中节选的,有关她和剧组人员在拍摄过程中遭遇的两次灵异事件,以及她亲身体验灵魂离体的经历。

1987年10月2日,我们在清西陵拍摄唐王迎接唐僧四众归来的戏,也就是《西游记》最后的场面。上次拍唐王为唐僧送行,也是在这里。

这两次住的都是清西陵附近一处招待所。它一进大门就对着一座类似宫殿的大房子,这宫殿的大门紧锁。后面有几排后来盖的平房,用于客人居住。上次,我们几个主创人员住在第一排平房里,其他人则住在这些房屋旁边一个园门内的招待所里。这次,我们和大家一起住在圆门内的招待所中。

刚到西陵,天已经不早。放下行李,大家就到食堂去吃饭。吃完饭后,我和杨斌、迟重瑞先出了饭厅。

饭厅和招待所中间,便是我们上次住过的那几排房子。这排房子和前面的房子之间,长起了许多竹子,使得光线很暗。上次来拍摄送别唐僧的戏时,迟重瑞还没有到剧组来。所以我就指点给他看,告诉他当初我们住过的那排房子,以前是什么样子。

正说着,杨斌忽然指着那竹林尽头:〝你们看,对面来了个人!〞

我和小迟都看到了:是有个人影,瘦高个,看不清面目,正缓缓地向我们走来。

我问他们:〝是谁?看清是谁了吗?〞

他们说:〝看不清脸!不知是谁。〞

我说:〝走!我们迎着他走,看看是谁!〞

我们就迎着那个人走去。我并没有注意那个人影,还在给小迟讲:〝这里从前没有竹子,我们还在门口吃西瓜,没想到几年就长得这么茂密。〞

杨斌忽然又说:〝你们看!他退回去了!〞

我这才注意:那个人影似乎在躲避我们,他真的退走了,还是用那种缓缓的梦游似的步伐。

我以为是剧组里的哪个人:〝咱们快点走,赶上他!〞

我们加快了脚步,但那人影却比我们还快,马上就消失在这排房屋的尽头。

我们追到那排房子的尽头,右边有一条路,通向另一个圆门。杨斌指着圆门说:〝他在那里!还伸着头看我们哪!〞

我回头看去,却没看见什么:〝没有哇!〞

他们两个人都说:〝真的!他这样歪着身子看我们!〞杨斌还模仿着他的姿势。

我说:〝过去看看?〞

不知为什么,他们两个却都不动。

我说:〝我去看!〞

我就大步流星地赶到那个圆门处,只见对面有一个挺大的广场,远处有一条小路,路上空无一人。左边是一大片空地,远处有一个茅厕一样的破屋,右边则一望无际,什么人影也没有!

我回来对他们两个说:〝什么也没有哇?你们看花眼了吧?〞

杨斌坚持说:〝不!刚才他就在圆门那儿,侧着身子看我们呢!〞

小迟说:〝我也看见了!〞

两个人都看见了?可是那里的确是什么也没有哇!我说:〝你们看花眼了吧?〞

他们两个没有回答。我不知道他们此刻正被吓得心惊胆战,自己若无其事地回到了屋里。

第二天,大家到西陵去拍戏。我在西陵博物馆看见了这样一幅介绍:西陵附近的行宫,是光绪皇帝停灵三年,等待灵宫建好的地方。以后,珍妃的灵柩也在行宫停了半年等待入土。

我对这〝行宫〞发生了兴趣,就向同行的制片主任李鸿昌介绍,还问李鸿昌:〝不知道行宫在哪儿?咱们有空去看看?〞

李鸿昌说:〝嗨!咱们住的那里不就是行宫吗?〞

我大吃一惊:〝什么,我们就住在行宫?光绪的灵柩就停在那儿?〞

他说:〝是呀!咱们前面的一排房子就是!〞

我这才想起昨晚的那一幕,惊出了一身冷汗!难道那行走的人影就是光绪的幽灵?

这时,就在我们拍戏的地方,又出现了一件怪异的事:当群众演员都化好妆等待上场的时候,管道具的甄志才口渴了,他看见一个抱着孩子、穿着花衣服的女人推开博物馆的一个房间的门进了屋,就拿着杯子跟了进去,想要点水喝。没想到一进去,屋里没有那个女人!他四面找寻,也没有找到第二个出口!她到哪儿去了?

他吓坏了,逃也似的跑出了这个房间。

这一幕,被坐在博物馆旁边一棵大树下休息的我的女儿丫丫看到了。她也看见了那个走进屋去的女人。那个女人梳着辫子,穿着花衣服,抱着孩子,进了屋。老甄拿着杯子追进屋又很快地出来了,可是没有看见那个女的出来。

这两件事,让我感到十分惊异。真是无法解释!我们在吃饭时,谈起了这两件事。大家都感到奇怪。

下午,我们又到西陵去拍最后一个空镜头,作为师徒四人飞升的背景。

在路上,我忽然上嘴唇发痒,坐在我身旁的荀浩发现了:〝导演!你的嘴怎么肿起来了?〞

我一摸,果然!上嘴唇肿得快像猪八戒了,而且还在不断的增大。车开到了地方,先去的王崇秋看见了,吓了一跳:〝赶快回去!找大夫!〞

于是我们立即驱车回到招待所,跟随剧组的曹大夫一看,很紧张,他赶紧给我吃了药,然后立即让我回京。

我和王崇秋先回来了,没想到这嘴上的浮肿一路走,一路消,到家了,肿也全消了。真是奇怪!难道那个幽灵责备我把他的事说得太多?

回想这段事,真是莫名其妙!我们到底看见的是什么?是人?是鬼?谁也说不清楚。但后来,副摄像师唐继全告诉我:行宫看门的老头跟他聊天时告诉他:〝不只是光绪和珍妃在这里停灵,那个广场上还死过不少人。抗日时期、‘文化大革命’时期,都有不少冤魂。晚上经常听到哭喊等怪声!〞唐继全曾经想到那个广场去看看,但一直没敢去。

我不禁联想起了一件事:这件事深藏心底,从没有对人说过,因为怕人说我散布迷信。但这时,不由我不产生联想:

1963年新年过后的一天。中午吃完饭,我在上班前,照例要休息一会儿。那天,保姆没有把蜂窝煤炉端出去。我就睡了。

也许是多年养成的习惯,我的脑子里似乎有个生物钟,一到时间,就自动醒来,从不会因为睡觉误事。这次也是一样。我睡了十分钟,起来拿着提包就出门。可是刚到下楼的扶梯那里,我就失去了知觉。

我感觉从未有过的舒服,觉得自己变得轻飘飘的,失去了重量感,向上飞呀,飞呀,向着前面一片白光飘去。

这时,耳边听到有人在叫:〝杨阿姨!杨阿姨!快拿醋来!快掐人中。〞

我奇怪地向下面看去:〝谁在叫我?〞

这时我发现自己飘浮在我家楼梯间的上方。在我身下约两层楼高的地方,邻居白大妈和她的儿子们正围着一个躺在地上的人体呼叫着,忙碌着,我仔细一看:原来那个人是我!我正在惊奇:我明明在这里,他们叫什么?

忽然一阵难受,我变成了躺在地下的那个人!白大妈一家人的脸孔都在我的上方:〝醒了!好了!活过来啦!〞一切正常的感觉又回来了,但它远没有刚才舒服!

这一场煤气中毒,使我有了一次灵魂脱体的体验。以前我就一直希望知道:究竟有没有灵魂?这次体验是我的财富,我得到了答案!我确信:灵魂是有的。死亡并不可怕,因为我已经经历过一次了。

因此,我觉得那个影子和那个女的就是亡者的灵魂,他们存在着,并在生前待过的地方徘徊,是可能的!

(责任编辑:云涛)

相关标签
   杨洁   西游记   灵魂离体   灵异事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04-21 04:24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新唐人网友2017-04-21 11:28:31

    究竟有没有灵魂?这次体验是我的财富,我得到了答案!我确信:灵魂是有的。死亡并不可怕,因为我已经经历过一次了。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