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节目 > 评论访谈 > 热点互动直播 > 正文

【热点互动】香港〝政治犯〞入狱 现代史的分水岭?

相关专题:  [中共打压]   2017-08-19 12:20 PM
360P观看下载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08月19日讯】【热点互动】(1650)香港〝政治犯〞入狱 现代史的分水岭?


2014年香港争取真普选的三位学生领袖黄之锋罗冠聪周永康,号召集会人士重夺被梁振英政府封锁的政府总部公民广场,两年后被法院判社会服务和缓刑。但香港律政司认为判刑过轻,申请覆核。今年的8月17日,香港高等法院裁定三人被即时监禁6-8个月。三人被一罪二罚是不是中共的秋后算帐?政治犯的出现是否意味着香港的撕裂状态又在加剧?中共制造寒蝉效应会不会阻吓香港的民主运动?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香港3位学运领袖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2014年,强闯被梁振英政府封锁的公民广场,被判〝社会服务〞和〝缓刑〞,但是律政司认为3个人的判刑过轻,要求覆核。在这样的情况下,今年8月17日,香港高等法院裁定3个人被判即时入监6-8个月不等。

为什么3个人会被一罪两罚,这是不是中共在秋后算帐,中共制造寒蝉效应会不会阻吓香港的民主运动?就这些相关话题,我们今天邀请两位嘉宾分析和点评,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连线的香港城市大学教授郑宇硕先生,另外一位也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赵培先生,二位好。

赵培、郑宇硕: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观众朋友,在节目的开始,我们先来了解一下相关的背景资讯。

香港上诉庭周四宣判黄之锋半年,罗冠聪8个月,周永康7个月徒刑,而且即刻入狱。3名学运领袖,成为香港民主运动史上第一批入狱的政治犯。

20岁的黄之锋表示,即使他们即将入狱,他们为3年前参与雨伞运动感到光荣,并相信只要团结一致,就不会被击败。

香港学运领袖黄之锋:〝我们相信只要人们团结,就永远不会被击败。我们争取真普选与民主的勇气与决心,会在这场长期战役中持续下去。〞

24岁的罗冠聪,去年当选香港最年轻立法会议员,但此前被法庭宣布丧失议员资格。

前香港立法会议员罗冠聪:〝但我问大家,你后悔参加雨伞运动吗?(回答:‘不后悔。’)你会后悔重夺公民广场,争取普选吗?(回答:‘不后悔。’)〞

罗冠聪还表示,公民广场的重夺事件是雨伞运动的重要开始。

2014年的重夺公民广场事件拉开了雨伞运动序幕,香港学运领袖黄之锋、罗冠聪及周永康去年被裁定非法集结罪名成立,分别判罚社会服务及缓刑,3人皆已完成。

但香港律政司认为判决过轻提出上诉,香港高等法院8月17日宣判,3人即刻入狱服刑。

雨伞运动的学生领袖、前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表示,3人会上诉到终审法院,为其面对的不公判决申诉,也为所有的抗争者继续抗争。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节目,欢迎您在节目当中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参与节目讨论,我们的电话是:646-519-2879,同时您也可以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参与讨论;也可以发送手机短信到我们的短信平台,手机短信平台的号码是:347-903-8806;另外也可以通过YouTube频道和我们进行文字互动。我们今天的话题是,香港的3位学运领袖被判即时入监6-8个月,这是不是中共的秋后算帐?

节目的开始,我们先请教郑宇硕教授。郑教授,这3个学运领袖,我们知道去年8月份已经被判社会服务和缓刑,而且已经完成服刑,现在被追加即时入监处罚,是不是和国际公约产生矛盾?因为我们知道国际公约是一罪不能两罚。这样的现象我们该怎么理解?

郑宇硕:这件事情代表政府就一些案件的判刑表示不满意,表示过轻或是不适当,这种先例是有的,目前的情况就是政府就一系列的社会抗争、公民抗命的案件不要求重审,要求重判,理由就是说,你不能过分重视这些有关年轻人的心态、诉求,应该重视判刑所起的作用。当然,在我们的理解,目前警察当然要听命于特区政府,特区政府要打压香港的民主运动的意图是非常明显的。

检控是律政司的权责,而律政司是特区政府非常重要的任命,大家也毫不怀疑这是政治任命。所以律政司提出上诉的要求,当然代表以前梁振英政府的立场;目前比较争议的就是法庭的判决。香港的司法界一般还是采取相当容忍、尊重的态度;法官可能错判,但是不能因为目前的法官受到政治压力做出政治性的判断。所以我们看到香港大律师公会和香港律师会刚刚发表了联合声明,目的也是反驳西方媒体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说的,香港法官受到北京的压力重判学运。

但是的确你都承认了目前香港人特别是香港的民主运动,对于警察、对于律政司署的信心是很不够的;对高层法院法官的保守倾向也是不满意的。这是目前的基本情况。

主持人:刚才您说到香港以前也有过类似的情况,以前像这样的情况是怎么样处理的呢?

郑宇硕:刚才说了,律政司署对于法官判刑过轻或是不适当提出申诉,要求重审,要求上诉庭重审,这种情况是正常的,大家不觉得有什么不适当,但是目前我们看到了政府的立场,就是一系列的,不是单一的,就一系列的公民抗命、社会抗议的案件要求重判,要求就阻吓力量方面给一个量刑的标准。意思就是说,它非常重视阻吓的作用,没有重视从社会的角度来看这些年轻人为什么有不满的情绪,怎么样抒发他们的不满、减少社会的矛盾,政府应该要反省政策这一方面完全欠缺了。

主持人:我们再请问赵培先生。赵培,我们看到刚才短片里介绍,3个人被判刑入监之后,前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说这3个人都会上诉到终审法院。在您看来他们翻案的机会有多大呢?

赵培: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不管中共怎么施压、影响香港的法官,因为他总是还保留了一定的独立性,主要看接案的法官是谁,这是我比较关心的一点。我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香港法庭在今年2月17日宣布,2014年负责清理〝占中〞的7名警察全部入狱2年,立即收押,不得缓刑。判得非常重。也就是说,有的法官心里是更倾向于公民的人权和人民有抗争的机会。

如果是这样一位法官的话,那么他对这个案子会有更高的要求,或者会把警察的要求、律政司的要求给驳回,这才是最重要的一点。

主持人:郑教授,这个案子出来以后,香港的民间社会有什么反应?

郑宇硕:香港一般人对这些年轻的学生、年轻的学运分子是同情的,也觉得不应该判得这么重、要他们坐牢,因为这样子对他们的打击是很重的。当然从政治的立场、从北京的立场来说就是大声叫好了,总得要给这些年轻人一点教训;维持香港的法治你得乱世用重典,这样的立场。从民主运动的角度来看,当然这是打压了,年轻人的感觉那就是在目前打压的气氛这么重的底下,要动员年轻人、动员市民参加一些抗议示威的行动是越来越困难了。

但是我们也得指出这样的打压不能解决问题。年轻一代,特别是年轻一代的不满,他们对政府的反叛心态、对所谓〝中华民族〞疏离的心态只会越来越严重,社会的分化只会恶化下去,民间欲和政府说什么〝大和解〞甚至是没得谈、没有气氛、没有这个条件了。

主持人:赵培先生,我们看到网上有很多的国际主流媒体都在关注这个事,对中共纷纷进行谴责,批评中共是在摧毁香港的民主,尤其我们看到《纽约时报》有文章还说要把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这3位学运领袖。怎么看待国际社会如此强烈的反应?

赵培:国际上的反应是表现对公民抗争的认同。如果政府违法的情况下,公民应该怎么做?当然不提倡暴力,这个时候如果公民通过和平的方式,比如上街游行或者是静坐,或者是集会的方式,促使政府能够遵守法律而不去破坏人权,这些都视之为和平的举动,申请诺贝尔和平奖也无可厚非。因为他们没有暴力,他们在遭受到打压的时候用的是和平的手段,我觉得这是普世价值观的体现。

我要补充一点。为什么说这一次香港特区政府对学生打压得非常厉害?从刑期大家可以看到,所有人都是6个月或是6个月以上,为什么刑期要定成这样呢?香港的法律,现行法规规定如果监禁超过3个月,将不能够参加立法委员选举,这就影响了黄之锋或者是这3位明年能够参选的可能性,首先给打没了;另外,在英国包括加拿大、香港都是一样,如果判刑超过6个月,这是要留下案底的一项非常严重的罪行。

比如在加拿大的移民身分,没拿到公民之前如果判刑超过6个月,公民申请将会被拒绝;6个月是门槛。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是想把这3位年轻人的未来给阻断。为什么说它对香港人构成的心理压力非常大呢?第一,他们参政的这条路被阻断;第二,如果判刑超过6个月,在香港社会找工作会受到非常大的压力,人家会进行背景调查、各种调查。因为留有案底,在社会上的发展也会有很大的压力。

大家都是平民、老百姓,还是有吃饭的问题嘛,这等于是各个方面的打压,对年轻人的压力是十分巨大的,我觉得这是对中国的年轻人或者香港的年轻人的示范作用非常恶劣。

主持人:郑教授,我想请问您,作为香港市民,在您看来这是不是中共对他们在进行政治迫害或者是秋后算帐?

郑宇硕:的确是这样。北京的立场非常清楚,在我们看来北京是有意把所有民主运动的活动、所有民主运动的组织都抹黑成为港独组织,它把〝港独〞稻草人一竖起来就说是港独,就用国家安全、法律与秩序这样的大帽子扣压下来,以争取社会的同情,进行打压。

刚才赵先生说的情况我想补充一下。我们香港的槛是3个月,如果你被判刑3个月,5年之内不能参选。这3位年轻朋友我都很熟悉的,黄之锋、罗冠聪都有意参选;周永康本人倒是没有去参政。

主持人:赵培先生,我还想请问,我们看到路透社的一篇报导,引述香港特区政府一名高层人士的话:当时检察官并不主张进一步推进这个案件,是律政司一定要进行上诉。我想请问,律政司为什么非要这么做,置这些年轻人的未来于死地呢?刚才郑教授已经分析这一点。

赵培:刚才我们分析了两个原因,一是秋后算帐;二是对其他参与其中的学生的恐吓作用。这是两个作用。如果律政司采取这种行动,证明在未来或者是明年的立法会,可能中共想看到什么样的景象?它不想看到这些人出现。就代表着中共政府施压特区里的律政司在做一件事情,就等于是对明年的立法选举的操控,因为相当于把你的候选人给打掉了。民主派或者是更多的学运领袖有多少机会进来呢?这就是一个问题。

这种不好的示范作用对于未来会是什么情况?除了学生之外谁敢参政?!它会用政治手段来打压你吗?不会。它可能通过法律、刑罚或者可能动用经济法的方式来做一些黑暗的手段,这就跟中国大陆的情况有类似,它所用的手段非常轻微,用〝非法集会〞罪名;我们知道大陆打击异议人士也是用〝非法集会〞罪名。这是律政司作了非常不好的示范,等于是向中共体制靠拢的迹象,我们应该予以谴责。另外,我们应该关注明年立法会选举候选人的一些安全问题。

主持人:我还想追问一个问题,赵培先生。这种情况在香港社会会不会越来越严重呢?

赵培:应该怎么说呢?我们应该感谢香港人自己的抗争活动。为什么呢?我们看到,中共说〝一国两制〞,其实是给自己吞并香港时间。香港人的抗争是非常了不起的,我非常认同他们做的,我们知道中共一开始的做法是想通过《23条》立法,直接把香港搞成跟大陆一样,各种的黑箱操作、各种非法的罪名,扣上〝国家安全〞就可以把你打倒在地,各种污名化的运动可以直接透过政府做,而媒体必须噤声。

现在它不能这么做,就是因为2003年之前香港人做得非常好,50万人〝七一〞大游行把它打掉了,现在它只能采取边边角角地做,但是我们看到雨伞运动也好、香港人争取真普选也好,也确实成了中共吞并香港的阻力,可以说香港人一直在顽强抗争,特别这一次在被判入狱之前黄之锋说得非常好,他说:我有付出代价的心理准备,我根本不后悔。周永康也说:没有什么可怕的。说明他们一直非常爱香港,他们不曾放弃过香港,也正是因为香港人这种坚定的决心、勇气和他们对香港的爱,才抵制住了中共,或者让中共吞并香港的步伐越来越缓慢。

但是作为中共来讲,《23条》立法不能一下吞并香港,它采用什么歪招呢?不断换特首。从董建华,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人选,你不推行《23条》,我换上来一个,换上来一个公务员,公务员会听我的话,也不听;那么换梁振英地下党员;再换下一个,这一个特首是梁振英2.0版本。所以我们看到出来这些事情。中共是一步一步在做,可以预见这样的过程会拖多长?不知道!要看香港人拿出多少勇气和努力去抵制这种情况。不放弃香港,才是香港的希望。

主持人:我也想请问郑教授,刚才赵培也分析了香港的自由空间恐怕是越来越紧缩、越来越收展。像这种情况,我知道中共可能就是制造一种寒蝉效应对香港的一些民众进行阻吓,在您看来,它会不会对民主运动形成一种阻吓?

郑宇硕:的确是有这样的阻吓作用。现在年轻人对于公开参与种种活动的确是有戒心,起码他们的家长也表示要有所保留,很多家长也不希望他们的子女参与这些活动。现在我们也发觉这些活动有一个特点,在香港游行的时候很多人给你照相,在我们来看,给你照相的这些人都不是香港的记者,也不像是香港警方的人;看来很可能都是来自中国的特务。我们同时也发觉,有很多的学生他们也没有什么名气、也不是在活动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但是他们到中国去、到澳门去就被拒绝入境,很明显他们的活动、他们的参与已被纪录。

你想想,要是一个年轻人不能去中国、不能去澳门,他找工作也一定有困难,老板可能说:你年轻时当学生参加什么活动我不管,你只要能做好你的工作我就聘请你。但是他发觉你去中国也不行、去澳门也不行,他就很难聘用你了。所以的确是有这种压力,但是我们刚才也说了,这个社会的不满没有消弭、还在累积,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正常的抗议、示威活动,事实上你就没有一个安全阀,使这些不满积累起来。

我们从民主运动的角度来看,你这个政府一天不尊重人权、不尊重我们基本的政治权利、不给我们民主我们就一直抗争下去,我们就不能让你有效地管制。这是我们民主运动的基本立场。

主持人:赵培先生,我也想请问您,中共制造的寒蝉效应会不会阻吓香港的民主运动?这是一个问题。另外还想请问,林郑月娥在竞选特首的时候,她说上任以后要弥补香港社会的撕裂。但是我们看到她上任还不到两个月,却在短短的时间里面发生了很多令人失望的事,比如民主议员被褫夺议员资格、台湾的法轮功学员被剥夺入境的权利,再加上现在的学运三子被判入监等等,这样的情况在您看来,是不是香港的社会撕裂状态又加剧了?

赵培:是的。香港人之间不管有什么争论都好,他们可以通过选票选立委,或者以公民投票方式去解决香港人内部的纠纷,其实这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因为香港人有能力也有觉悟去做。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特区政府到底是站在香港人的立场还是站在北京中共的立场?这是香港人比较关心的,这才是香港撕裂的根本原因。

香港人为什么要争取民主权利,为什么要真普选?他们就是要一位自己的特首,能站在香港人的角度去治理这方土地,这也是现在社会上的普世价值。你看加拿大也好,美国也好,州长都是这一州的人选出来的;联邦有总理也好,美国作为一个国家有总统也好,总统有总统的职务,州长有州长的职务,为什么香港人就不能选一个自己的特首管理自己的这一方土地呢?!这是可以的,这不涉及到国家主权;这就是人权的问题,或是普世价值你要不要遵从的问题,这是北京应该仔细考虑的一个问题。

我们看到现在的问题在于香港人不要中共国内的制度,所以〝一国两制〞一定要走下去,这是对香港人来讲。所以保护最好的就是:我们有投票权,我们能选出代表自己的特首,我们要制度的保障。

我觉得香港人非常聪明,他们争取的是制度,我觉得这一点才是根本的对立。林郑月娥真的要做,那就要去跟北京争取真普选。现在的做法等于是要把社会上一切不公平的声音抹掉,明年立法会里面这两位有意参选的年轻人进不去,听不到不同的声音是不是代表香港就没有对中共的反抗呢?有!民间的声音会越来越大,还会看到有人站在街上公民抗命、不服从、争取民主,这是香港人的声音,而这种声音你只是装做听不到,或者明年你想各种方法在立法会里看不到,那你跟共产党是一样的。因为共产党搞了一个人大,说〝没有分裂〞,全都是一个声音,那好吗?那是贪腐遍地的情况、环境污染遍地的情况。

我想这才是根本的问题,不要做中共那样的表面工夫、虚伪工夫和恶毒的工夫;要做真正的、相当有利的事情,这样才能是香港人认同的特首。

主持人:刚才我追问您的问题是,中共制造的寒蝉效应会不会阻吓香港民主运动的发展?

赵培:我想刚才郑教授已经说得非常正确了,是,会阻碍,但是香港人还能够拿出多少勇气我们也拭目以待。因为现在正处在一个历史时期,中国大陆的人,在中共统治大陆之下,我们这些人也不认同中共,我们也走了出来。各种这样的迹象,如果北京的中共政权倒台了,对香港的民主会有很大的作用,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香港人应该拿出努力,继续拖延下去,让中共不能那么快吞并香港,这才是重要作用。当然寒蝉效应会有,但是会达到什么地步?还不会达到大陆那种地步!我想还会有更多的香港人会站出来。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请教郑教授,我们知道中共接管香港时曾经承诺〝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推出〝一国两制,50年不变〞,但是现在仅仅过了20年就发生了很多这样的事。在您看来、在香港的民众看来,〝一国两制〞在香港还是不是存在?

郑宇硕:在香港人眼中,现在你可以说北京已经是掌控了人了,〝掌控了人〞的说法就是它明白在2013年、2014年就政改的抗争、占领运动以后,北京不能再对香港人说〝条件成熟的时候我给你民主〞、〝民主要循序渐进〞,这些话它知道没有说服力,谁也不相信,谁也不听的。〝掌控了人〞它基本上就是说:现在是我当家作主了,一国两制的底限、一国两制的框架是我定的。

当然它也是说,相对香港的经济是非常严重地依赖中国大陆的经济,没有香港,中国大陆也可以很好。就是说香港没有任何议价的能力了。但是从民主运动的角度来说,我们还是坚持这一点:你不给我们民主你就不能有效管制,我们还是以非武力抗争的手法坚持下去、抗争下去的。

主持人:非常感谢郑教授和赵培先生。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我们今天的节目时间到这里结束了,观众朋友再会!

相关标签
   黄之锋   罗冠聪   周永康   雨伞运动   香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08-19 12:20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新唐人网友2017-08-20 08:19:28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伙子,还年轻,等着瞧!!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