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体育 > 正文

陆专家揭中国体坛兴奋剂黑幕 〝特殊营养药〞全国推广

2017-09-01 01:43 PM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09月01日讯】2个月前,前中国国家队队医薛荫娴一家人抵达德国并申请政治庇护,现全家已住进德国曼海姆难民营。日前,她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披露中国体坛用〝特殊营养药〞、〝大力补〞这样的名号将兴奋剂在全国推广。中国服兴奋剂三个原则:有用、无害、查不出来。薛荫娴说,正是因为兴奋剂,中国才有太多昙花一现的运动员。


8月29日,薛荫娴一家被转至德国曼海姆难民营。这是他们向德国提出政治庇护后,辗转进入的第三个难民营。几天前,她通过电话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

薛荫娴1938年出生,在延安中共官员子弟学校念书,是一名〝红二代〞。1963年,薛荫娴从北京体育大学毕业,作为第一代运动医学专家,进入中国国家体育委员会(现国家体育总局)工作。她曾担任国家队11个队的医务监督大组长。

以〝特殊营养药〞之名 全国推广兴奋剂


薛荫娴从医以来便开始记录工作日记,一共记了68本。她回忆道,1978年国家体委在一次会议上首次提出了兴奋剂的问题。〝78年10月11日在大会上讲的,说兴奋剂是给病人用的,但国外兴奋剂用在运动员身上了。我们国家运动员为什么不能用?你们也应该用。〞

此后,中共倡导的这场兴奋剂热潮彻底改变了薛荫娴的人生。从80年代初开始,兴奋剂便不时出现在她的日记中。她也因此成了中共打压的对象。

薛荫娴说,国家体委派医务处一位叫陈章豪的医生去法国学习如何在运动员身上使用兴奋剂。回来后,他便大肆鼓吹兴奋剂的好处。但薛荫娴认为,〝靠吃兴奋剂来出成绩,这是违背奥运会精神的。〞

当时国家体委训练局的一把手李富荣也提倡使用兴奋剂,他成立了兴奋剂小组,组长就是陈章豪。开始向全国推广使用兴奋剂。

薛荫娴告诉美国之音,过度服用或注射兴奋剂会严重损害人体的肝、脑、心脏功能,女性可能变性,不再生育,男性也会出现性功能萎缩。

可是李富荣等人却用〝特殊营养药〞、〝大力补〞的名号将兴奋剂在全国推广,连少年体校也没能幸免。

〝少年体校的小孩一听说营养药来都伸出手去要。吃头几次感到好,出成绩了,进了专业队,慢慢症状都出现了。〞薛荫娴说道。

中国服兴奋剂三个原则:有用、无害、查不出来


李富荣后来升任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2005年,他对中国《新民晚报》说:〝作为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我工作中相当重要的一部分内容,就是反兴奋剂。〞

薛荫娴说,李富荣是贼喊捉贼,他把〝反兴奋剂〞天天挂在嘴上,可是吃兴奋剂的头头就是李富荣。

薛荫娴指,李富荣是训练局国家队的头头,掌握着党政大权,又是吃兴奋剂利益集团的老板。上头还有没有老板(就不知道了)。

前中国体育总局局长伍绍祖曾在回忆录中说过,当时中共体育界有个共识,成绩不行就得服兴奋剂。服用兴奋剂需秉持三个原则:有用、无害、查不出来。

世界游泳教练员协会主席约翰.伦纳德曾指责说:〝没错,全世界都有运动员吃兴奋剂,但只有中国选手是有组织的吃,拿纳税人的钱吃。〞

薛荫娴成了当时体制内罕见的公开反对者,〝本来有些大夫对给运动员吃这个有意见的,但是都不敢说话。〞

当时只有前国家体操队教练宋子玉敢站出来支持薛荫娴,〝他说,你咬住牙,谁让你给运动员吃兴奋剂你也不能给他们吃。〞

宋子玉后因为反兴奋剂被调离了体操队,不断挨整,最后得了肝癌,63岁就抑郁而终。

薛荫娴曾拒绝给中国知名体操运动员李宁注射兴奋剂。她清楚的记得,1988年7月13日,李富荣召集国家队11个队的总教练、班主任开大会,提出要给李宁打兴奋剂。因薛荫娴反兴奋剂,那天,他们特意避开了她,找了另一名队医开会。

薛荫娴对美国之音说,后来,李宁曾亲口告诉她,当年2月陈章豪偷偷给他打了四针兴奋剂,开始时他觉得身上有力气,后来就不行了。

薛荫娴说,从1980年开始,兴奋剂已经在国家队泛滥成灾。唯一让她欣慰的是,在她的职业生涯中,她从来没给任何一名运动员用过兴奋剂。但最终她被调离体操队,成了一名边缘人。

反兴奋剂 成最高级别异见者


由于反对兴奋剂,薛荫娴成了中共最高级别的异见者。中共国安一直想知道她那68本日记到底藏在哪里,警车天24小时停在她北京的家门口监控;电子信箱、手机都被监视、窃听;她被限制出境,理由是〝可能危害国家安全〞。

薛荫娴说,因为拒绝给李宁打兴奋剂,两个儿子都弄失业了,大儿子还为这事做了牢,丈夫也被打致死。用薛荫娴的话说是〝家破人亡〞。

薛荫娴的长子杨伟东是一名独立艺术家,原本生活宽裕。母亲的遭遇和家庭的变故让他想要弄清,为什么在中国敢于说实话的人似乎总会招致不幸。

于是,他拿起摄像机,采访拍摄了400位中国公知、学者和律师等。这些访谈后被整理成文字,在香港出版。这套名为《立此存照》的访谈录因为涉及不少中共眼中的政治敏感人物,在中国大陆成为禁书。

杨伟东告诉美国之音,从2012年以来,他们已经三次被限制出境。这次一家能出来,自己也感到意外。杨伟东说,或许给母亲治病这样的理由当局实在也很难拒绝吧。

去年5月,年进80岁的薛荫娴病重就医,但北京三家医院在中共的指使下竟然不给开药,不给治疗,说无法治了,就要她等着。身为医生的薛荫娴意识到这样下去,只会等死。因此,薛荫娴和儿子杨伟东、儿媳杜兴才寻求外界的帮助,终于于2个月前逃离了中国大陆。

薛荫娴相信,中国现在仍然在使用兴奋剂。

星期一(8月28日),总部设在瑞士国际体育仲裁法庭驳回了两名中国女子举重运动员的上诉,判定她们在比赛中使用兴奋剂,收回二人在08年北京奥运会上获得的金牌。

薛荫娴向美国之音表示,自己在几十年工作当中,有68本工作日志记载了大量的兴奋剂黑幕,在她离开中国大陆之前,这些日记就已经安全转移到了海外。她表示要当面向国际奥委会主席提交这些证据。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标签
   中国兴奋剂   奋剂丑闻   国家队队医   薛荫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7-09-01 01:43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7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