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节目 > 评论访谈 > 热点互动直播 > 正文

【热点互动】川普天天看大纪元 中共高层看什么?

相关专题:  [川普新政]   2018-04-21 07:27 PM
360P观看下载Embed 1:   Embed 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4月21日讯】【热点互动】(1751)川普天天看大纪元 中共高层看什么?


正在角逐加州联邦参议员席位的共和党参选人保罗・泰勒表示,他从川普特朗普)的一个好朋友那里得知,川普(特朗普)总统天天都在看英文大纪元。保罗说川普认为大纪元的报导真实、正确,是值得信任的。在言论自由、媒体众多的社会,为何一个新生媒体会受到川普的青睐、这说明了什么?在被称为〝局域互联网〞的中国大陆,中共高层如何得到真实讯息?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正在角逐加州联邦参议员席位的共和党参选人保罗‧泰勒日前对媒体表示,他从川普总统的一位好朋友那里得知,川普总统每天都在看英文大纪元。川普说,英文大纪元的报导真实、正确,值得信赖。

为什么在西方言论自由的社会,一家创办十几年的新生媒体却能够得到总统的青睐?中国大陆在信息被严重过滤的情况下,中共高层究竟如何得到真实的讯息?就这些相关话题,我们今天邀请两位嘉宾一齐分析、解读。两位都在现场,一位是时事评论员唐静远先生;一位是我们的特约评论员也是大纪元的专栏作家夏小强先生。二位好。

唐静远、夏小强: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节目的开始,观众朋友,我们先来了解一下相关资讯,看一看保罗‧泰勒究竟是怎么说的?

加州联邦参议员参选人 Paul Taylor:〝我被介绍给一个人,她是唐纳德‧川普的亲密朋友。当我和她说起(英文)大纪元报纸的时候,她说川普天天看。〞

保罗‧泰勒(Paul Taylor)是湾区一名成功的商人,曾一手打造3家建材企业,创造了1000多个工作岗位。作为总统川普的支持者,今年,他以共和党籍参选人身分竞选联邦参议员,挑战资深民主党议员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保罗说,他是英文大纪元的忠实读者。

加州联邦参议员参选人 Paul Taylor:〝我有理科背景,我看重的是事实,对于我的意识型态,没有人可以改变我的思想。我想了解确实发生了什么,我认为你们的报纸有这样的内容,把信息传递出来了。〞

川普执政以来,大纪元特设〝川普新政〞版面,派驻白宫记者全面、真实报导川普各项改革政策。保罗说,他近期与川普团队成员接触时推荐大纪元,对方明确表示,川普每天阅读多家媒体报导,赞扬大纪元是唯一说真话的报纸。

加州联邦参议员参选人 Paul Taylor:〝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你们是依据事实在报导。她说,不是假新闻,不是假新闻。〞

目前,《大纪元时报》在全球35个国家发行,涵盖21种语言。英文版报纸2004年初首次在美国发行,在纽约、华盛顿DC、洛杉矶、旧金山等全美主要城市拥有众多读者,网路点击量与《华尔街日报》持平。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节目。欢迎您在节目当中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同时您也可以给我们发送手机短信到我们的短信平台,或者在YouTube上跟我们文字互动。

今天的话题是〝川普总统天天看大纪元,中共高层看什么?〞欢迎您在节目当中跟我们一齐互动。今天的两位嘉宾一位是唐静远先生、一位是夏小强先生。节目的开始,小强先生,我很感兴趣,因为川普总统作为西方自由社会的领军人物,他能够关注大纪元,这是非常令人振奋的消息,我不知道您听到这样的消息是什么感受?

夏小强:我的感受可以说是一言难尽,首先感到的是非常高兴和振奋。川普总统能够信任大纪元,说明大纪元的工作得到肯定,也说明大纪元媒体正在迈进美国主流媒体的行列。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除了兴奋之外还有些感慨。因为大纪元从2000年创立以来,到现在有将近20年的时间,这20年时间走过一段艰辛的道路,据我看到,很多大纪元的员工付出很大,就我知道,当初大纪元创立的时候,第一个办公地点就在大纪元总裁自己家中的地下室车库。

主持人:条件很艰苦。

夏小强:对,条件很艰苦。并且很多当时参与的人都有一份日常工作,他们白天要工作,晚上就在车库里边写稿子、排版、校对,然后送报纸出街。

主持人:等于是他们在业余时间办的这份报纸?

夏小强:对。媒体是相对比较专业的行业,需要专业人才、专业的运作系统、管理系统,大纪元当时面临着方方面面的困难。后来有一些人辞去了自己优厚的工作、拿出自己的积蓄、甚至卖掉自己的房子,投入对大纪元的运转和支持,这些年来,由于参与的员工、记者、编辑,大纪元能够取得现在的成功。

现在大纪元在全世界35个国家设有分社,网站有21个语种,这种成就与所有参与者无私的奉献和付出是分不开的,这一点值得我们的尊敬。

另外一点,大纪元是由在美国的华裔创办的,华裔在美国是少数族裔,由少数族裔创办的媒体能够获得主流社会的认可、能够进入主流社会成为主流媒体,这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也是相当了不起的。在这一点上,值得所有的华人骄傲,其实也值得所有的中国人骄傲。

主持人:其实我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挺感慨,川普总统能够重视大纪元,当然他看的是英文大纪元,但是是一个系统。静远先生,我想了解一下,像大纪元这样的媒体,在西方社会究竟有什么样的影响力,除了川普总统在阅读大纪元之外,据您观察,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况?

唐静远: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看。我们怎么样去衡量一个媒体的影响力呢?我觉得可以从两个方面去看,第一,这家媒体的覆盖广度;第二,这家媒体的报导深度达到什么程度。

我们先看看大纪元、新唐人媒体的广度角度。广度我们当然可以有很多考察指标,这家媒体在地理范围覆盖面有多大、报纸的发行量有多大,点击率、浏览量有多大等,这些数据都可以说明。我本人对新唐人、大纪元一直都比较关注,我看到有几个可以公开的数据,第一,现在大纪元和新唐人媒体每月联合的独立访问量已经超过16亿。

主持人:16亿?

唐静远:对,每月超过16亿。

主持人: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

唐静远:对。在我看来可以说是惊人的数字。还有第二个数据也让我很震惊,大纪元和新唐人是少数族裔发行的媒体,它的中文网站在美国也是属于少数族裔语言媒体,就这样的媒体,在全美每月的浏览量、独立访问量也都超过3亿,也都是这样的数字。还有刚才夏小强先生提到,大纪元的发行量覆盖三十多个国家、21种语文。所有这些数据,我觉得都充分说明一个问题:大纪元、新唐人媒体所触及的人群非常广泛,在地理范围上可以说几乎涵盖全世界。

主持人:35个国家。

唐静远:对。我觉得基本上已经触及到整个社会的所有阶层。是这样的概念。我个人认为大纪元和新唐人在广度这一点上是做得非常好的。

主持人:我打断一下。我很好奇啊,这35个国家包不包括中国大陆?

唐静远:我觉得应该还不包括。

主持人:现在还没有?!

唐静远:对,因为中国大陆还是封锁的嘛,是看不到的。如果真的中国大陆将来有一天能够打开大纪元,大陆的民众也可以自由地浏览大纪元和新唐人,我相信数字肯定会更加惊人。

我再接着说第二个问题,大纪元和新唐人媒体的报导深度。怎么衡量报导深度?我觉得最简单的就是看这家媒体的读者、受众群体在社会上居于什么阶层,是否涵盖社会的主流阶层、是否涵盖一般大众都认为很重要、最具有活力、最具有创新力的年轻族群?这些都是可以看得到的。

今天我们讨论的话题,关于〝川普总统每天都看大纪元〞,我觉得这个例子本身就是非常生动的一个例子。说明什么呢?说明川普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的总统,他每天都在看大纪元,在我个人看来,这不仅仅只是代表他个人的一个小小私人爱好,我不这样看。我觉得川普意外地担任总统是因为他具有代表性,代表着美国社会真正主流精英阶层非常大的人群在他的背后,这个人群都有相同的价值取向观,都坚持着美国国父在建国之初给美国订下的立国之本的价值观,他们是这样的主流人群。

川普总统的取向、整个这个人群的价值取向、他们对社会的观察、他们获得信息的渠道很可能都有相似之处。在我个人看来,川普总统为什么比较偏爱大纪元、每天都要看?其实他是具有代表性,也就是说,主流社会对于大纪元是非常关注的。代表一种倾向。

第二,还有一个数据,刚才我们提到。我发现大纪元和新唐人的Facebook粉丝量非常高,已经超过了8,000万。

主持人:8,000万!

唐静远:对,是这样的数字。而且我有留意,这8,000万的粉丝超过60%的比例是35岁以下。年龄都在35岁以下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很清楚的一个结论:大纪元和新唐人媒体集团对于年轻族群、最有活力、代表着社会未来的这群人拥有相当巨大的影响力。所以在我看来,无论从广度还是深度这两方面,大纪元和新唐人都做得非常好,真的是在整个西方社会拥有一种巨大的影响力。

主持人:能够在西方社会不仅站稳脚跟,而且像静远先生刚才提到,在深度、广度都有这么大的拓展,非常不容易,作为华人一定是心里面非常开心看到有自己的媒体。我想向您了解一下,夏小强先生,大纪元能做得这么成功,您觉得原因是什么?

夏小强:我觉得原因有很多种,首先一个原因就是大纪元秉持的理念,那就是维护普世价值、捍卫人权、捍卫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这是至关重要的,普世价值体现在大纪元办报的宗旨和特点上就是客观、真实、独立、敢言。

说到这里,需要说一下当时创立大纪元的背景。2000年,大纪元创立的时候,因为当时中共言论控制和言论封锁,中国大陆发生的所有事情、真实的消息不能够被国际社会和国际媒体所知道,其时,在中国一直发生着严重的大规模迫害人权事件,都被中共所封杀。

我举法轮功的例子,1999年7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当时迫害波及中国国内和国外的法轮功学员有上亿人,这么大规模的人权迫害,国际社会和国际媒体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这种情况下,国际媒体对法轮功的报导,基本上大多数都是在转载中共官方媒体的报导,这些报导对法轮功全都是诬衊、构陷、造谣、妖魔化的内容。从这一点来看,对法轮功学员是十分不公平的,这些被迫害的民众是主流社会的民众,他们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外界无法知道;对西方的民众来讲也是不公平的,西方自由社会的民众有权知道世界上发生了什么事情,等于是中共剥夺了西方民众的知情权。

在这样的背景下,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创立了大纪元和新唐人媒体,这两家媒体创立之后,不仅仅是关注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情况,并关注整个在中国发生的所有迫害人权的状况,西藏人、新疆人、维权民众、访民都即时跟进报导,使全世界都知道了在中国发生的事情。

主持人:等于是真正的为那些普通的民众在发声。

夏小强:对。其实在短短几年之后,通过大纪元和新唐人的报导,全世界大部分的国家、政府和民众都了解了法轮功是什么、法轮功学员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这些他们都知道。我觉得这是大纪元能够获得成功的首要原因。

另外一个原因我觉得是参与大纪元的人才济济。这几十年,中国大陆的很多精英到美国和海外留学,中间有很多人获得多个硕士、博士学位,有工程师、科学家、医生、律师等各方面的专家学者,很多人都参与到大纪元中来,使大纪元逐渐进入专业运作和运转。这是一点。

另外一点,大纪元有着广泛的人脉和讯息渠道,在中国大陆主要体现在法轮员学员身上。因为创办大纪元的人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为大纪元提供一些在中国大陆发生的事情的讯息。法轮功学员遍布中国社会的各个阶层,同时也遍布中共的各个部门,从每年明慧网上发表的大陆法轮功学员向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新年问候,可以看出来那些学员们的所在部门,有来自中共的国务院、公安部、总参、总政等各个部门,核心部门都有,涵盖所有部门。所有这些广泛的人脉,有力支持大纪元和新唐人对事件作出真实的报导。

主持人:有观众给我们发送手机短讯,我们来读一下:〝大纪元为什么能这么准确地判断出川普当选总统?当时希拉里的呼声也很高。〞(主持人:对,这个是。)观众朋友说:〝大纪元真神了,从那以后我也是经常看大纪元,希望你们越办越好。〞

主持人:这位朋友说的话,我不知道小强您怎么回应观众朋友?

夏小强:首先谢谢这位观众。您的问题是?

主持人:他说,大纪元为什么能准确判断川普能当选总统?因为西拉里当时的呼声也是很高啊。

夏小强:简单来讲。因为大纪元真切了解川普的思想、川普想的是什么、川普想做的是什么,对川普有比较真实的了解,这就可能是大纪元办报的宗旨和川普的理念是相通的,比如回归传统。川普的性格也是说真话;大纪元也是真实敢言,这一点可能相通,同时大纪元对美国社会有真切的、实实在在的了解。这是一个原因。

另外一个原因,美国主流媒体对当时的情势有误判,可能当时被政治正确的观念冲昏了头脑,放出的所谓〝民调〞都是错误的,其实当时竞选的情势川普并不落后,只是体现在主流媒体的报导中所谓〝西拉里要当选〞,实际情况不是这样的,关键是主流媒体误导了民众。

主持人:静远先生,我想也听听您的看法。大纪元在西方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就像刚才您分析的深度、广度都有很大的拓展,您觉得成功之道在哪?

唐静远:我觉得刚才夏小强先生谈的都挺全面,也都说在要害。我个人可以补充一点,据我个人的观察,我们看到近些年以来,整个国际社会出现了两个比较大的趋势,什么趋势呢?第一个趋势是关于共产主义的扩张。我们知道从冷战以后,西方自由世界对共产主义一度比较放松,觉得共产主义已经大势已去,连美国跟中共都结成战略伙伴的关系,是这样定位的;并没有把它视为敌人或对手。

但是我们看到近些年,随着中共的经济实力增强之后,中共在整个世界范围之内开始进行扩张,抛弃过去它所谓〝韬光养晦〞的路线,在世界范围内进行意识型态以及经济、文化、宣传等各方面的渗透,必然带来的结果是导致全世界的自由社会以及西方社会对中共产生警惕和戒备,而且警惕和戒备趋势越来越明显、越来越突出,我们看到尤其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共在海外的孔子学院连续被取缔。

还有一个典型例子,前段期间中共开两会,翻白眼事件弄得很大,把中共在海外大外宣的老底给翻出来了,在世界范围之内引起的舆论影响都非常大。我觉得这两件事情都可以说是冰山之一角,反映出国际社会对中共的防范和警惕意识越来越强。

我们看到,大纪元和新唐人媒体的报导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对共产主义、对共产党是彻底否定的态度。大纪元陆续发表了《九评共产党》以及《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这么棒的文章,全面揭露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什么,它给人类社会带来什么。从这个角度上讲,我觉得大纪元、新唐人媒体的立场、最根本的立场,和刚才我们谈到这个世界范围之内的趋势是相契合的。

另外我想要谈的是,我注意到,尤其是近些年我们发现国际社会出现一种趋势,就是向传统价值的回归,尤其是现代文明发展到现在以后,出现很多现代人已经难以解决的社会困境,很多人发现,原来回归到传统的价值、回归到传统的文化上面去,才可能是走出当前人类社会困境唯一的出路。我觉得最典型的例子是川普总统的当选,刚才我们已经提到,川普是代表美国社会主流精英阶层,他们整个阶层有一个非常突出的特点,都是注重传统,他们的价值取向也都是传统的价值观。

我们看到大纪元和新唐人也有一个突出的特点,也是秉持回归传统、恢复中国传统文化的理念,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无形中大纪元、新唐人媒体和整个国际社会出现的趋势、回归传统的趋势产生契合。

虽然我们知道不同的民族文化差异可以很大,很多方面差异很大,但是在过去,不同民族、不同国家的传统价值观的核心理念其实是相通的,我觉得这也可能是大纪元和新唐人为什么在整个世界范围内能够逆流而上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

主持人:夏小强先生,我想听听您的看法。川普在西方社会,他有很多的讯息来源,我们知道他还有早餐会什么的,可是他却能关注英文大纪元。我想知道,西方国家的元首在看大纪元;中国大陆是封闭的,相当于渔网一样,讯息是过滤的,如何获得真实的讯息?

夏小强:首先我们可以肯定一点,中共高官不会从中共官方媒体来获得讯息。

主持人:这是为什么呢?

夏小强:我可以举一个例子。中共前总理朱鎔基在2011年的时候,他到清华大学参加清华百年校庆,他当时发表演讲,他说:我退休之后,每天吃完晚饭要看7点到7点半的新闻联播。

主持人:那不是他在看官方媒体呀!

夏小强:你听他说什么吗?他说:我看他们在胡说些什么?然后他又提到新闻联播中的一个讯息,新闻联播中说:中国汽车行业引领世界。朱鎔基就说〝这是狗屁〞。这个消息当时是被媒体报导过的!

这说明什么呢?朱鎔基作为中共的总理、正国级官员、中共政治局常委,他是不信任中共官方媒体的。所以说,中共官方高官们是不从中共官方媒体中获得真实讯息的。

主持人:他还有别的渠道吗?

夏小强:他们的渠道就是内参制度。中共的内参制度是从上个世纪的红军时代,江西瑞金的时候开始的,当时他们有一台发报机,他们从发报机中收取国民党中央社和苏联塔斯社的一些讯息,汇编成所谓的〝内参〞,然后交给中共的领导人观看。中共建政之后,这套内参系统继续传承下来进入系统运作,从最高级别的媒体新华社到省部级的媒体都建立不同级别的内参,不同的内参由不同级别的人观看。

新华社的记者曾经说过,中共最高领导人、到部级的领导,上班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调阅新华社的内参。当时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在自杀之前,也是先取消他观看内参的资格。

主持人:这还不是所有的中共高层都可以看?

夏小强:对,不同级别的官员对照不同级别的内参。当时邓小平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复出之前,先是恢复他观看内参、观看文件的资格,说明内参制度对于中共来讲就是主要获取讯息的渠道。2000年之后,也就是大纪元和新唐人媒体建立之后,大纪元和新唐人的讯息也成为中共内参的重要部分。我有一些权威渠道得到的消息,中共高层都在看大纪元和新唐人,纽约中领馆搜集每天的大纪元报纸发到北京去,中央政治局召开的会议上曾经摆放大纪元的报纸,中共现在有政治局常委定期录下新唐人的视频节目观看。

主持人:现任的政治局常委吗?

夏小强:现任有政治局常委定期录下新唐人的节目视频来观看。中共高官们现在有专门的网路渠道,不需要翻墙就可以看到大纪元、新唐人包括美国之音等海外中文网站的讯息,现在中南海有专门人员搜集大纪元和新唐人的讯息供他们参考,不光是中共高官在看,其实中共高官里面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集团和610办公室也在看大纪元和新唐人。

我可以举一个例子。在2005年的时候,天津市前国保和610办公室的一个官员郝凤军,因为不愿意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从天津逃亡到澳大利亚,在澳大利亚获得政治庇护。他出来的时候,带出来一批610办公室针对法轮功的机密文件,这些文件我是看到的。

主持人:您亲眼看到?

夏小强:对,我亲眼看到的。据郝凤军说,在2004年底到2005年初的时候,天津、北京等9个省市的610办公室人员集中在深圳召开专门针对法轮功所谓三大媒体的专项会议,他们把法轮功的大纪元、新唐人、希望之声称作三大媒体,这个会议就是专门针对如何对付这三大媒体、如何在三大媒体监控、如何派遣特务渗透到媒体中去、如何分化瓦、解媒体中的力量、如何进入内部成为他们的成员,都是针对媒体渗透、搞破坏的。

主持人:有系统地安排。

夏小强:有系统安排,等于说它在全面针对大纪元、新唐人、希望之声等媒体。这个事情就说明什么呢?就说明610办公室每天都在看大纪元。

主持人:我们现在来接听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是加拿大的张先生,张先生您好。

加拿大张先生:从大纪元、新唐人还有希望之声一开始办的时候我就关注了,我一直很能抓到它的各种性格、个性,尤其是《九评》那江泽民几人,对着江泽民也对党文化,还有现在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等,我非常认识中共邪恶的本质,我也希望川普和西方的政客们认识到,中共和其他前面几个大恶魔,大恶棍、大淫魔毛泽东一样都是血债累累、罪恶滔天、恶贯满盈、十恶不赦。

我心里有时候想、有疑问,为什么中共在〝六‧四〞镇压以后,西方对它进行制裁,到现在怎么变成了第二大实体呢?它势力满天下,不仅是威胁;它是最大的祸害、是世界上迄今为止最大的暴政,到现在竟给西方造成了无法估计的深重灾难后果,这就是它的〝民主〞和它的意识型态造成这样的后果;不仅是经济,经济只是一小部分。我希望他们看得到,但他们没看到这一点。为什么?就是他们脑子里出了毛病,头脑麻痹,对中国的意识出现模糊不清、混乱不堪,头昏眼花,腰软腿软,这个就是绥靖主义,我把它叫成〝瘟病〞,一般大陆叫做〝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用这种形象可以比喻他们这种绥靖主义情况;政策、观念和他的行为、举止表现就是亲共、媚共、恐共、通共、投共,尽是这些,中共得意地利用了西方政府到民间的绥靖主义。

主持人:好的,了解您的意思。请静远先生来回应一下张先生的说法,他就说希望川普能够认识到中共是一个恶魔。

唐静远:我知道了!其实我个人是这样看的,我们看到在苏东巨变以后、冷战结束以后,中共蛰伏了一段时间,为什么它现在突然变得好像更加嚣张?刚才其实我们已经提到,我觉得这里面最主要有两个因素,一个因素就是中共在苏东巨变的过程之中,用它的话说就是〝吸取了一些教训〞,所以变得更加狡猾,它利用(我们把它叫做跛脚鸭式的)改革,开放了经济领域而进行的一些所谓改革,放松了对百姓的一些控制,这样,它在经济上让老百姓的生活获得一些改善。

尤其在1989年〝六‧四〞以后,那时邓小平通过经济改革,把人的注意力从1989年〝六‧四〞的压抑、悲惨之中转移到了闷声发大财,变成这样一个局面。所以到现在为止,我们看到中共在经济上面获得一些增强,实质上是中共很狡猾地为延长自己的寿命而采取的手法。

还有一个原因,我觉得刚才这位观众提得很好,说到川普总统,说到这个问题。以美国为首、为代表的西方最主要的这些国家,过去对中共其实是纵容,在我个人看来是这样,他们在相当长的时间之内,忽略了中共、小看了中共的危害,正是因为西方世界这种不恰当的宽容给了中共喘息之机。本来〝六‧四〞的时候中共就已经基本走到绝路、快要崩溃了,由于国际社会在经济上给它输血,又让它入世,事实上是让中共重新获得喘息之机,最后演变成了现在今天这样的结果。

所以我觉得看起来川普总统的上台,恰恰代表着刚才我们提到的〝回归〞,川普就是代表着一个标志,他对共产主义的排斥和反对,其实代表着整个国际社会重新开始认识到中共的危害,也都在开始行动起来对中共进行排斥和抑制,对中共的邪恶进行抑制,比如我们现在看到的所谓〝贸易战〞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

主持人:有观众朋友在YouTube上给我们留言,我们读一下。第一位观众朋友说:〝我也天天看大纪元,它是我毕生所能看到的最好的中文报纸,有良心和正义的报纸,在此感谢全体成员和发行者,并致以崇高敬意。〞

另外一位观众朋友是这样说:〝大纪元、新唐人有为有信的广告业务,照顾衣、食、住、行、体育、娱乐,本人足迹遍及世界,每至一处必看大纪元,大纪元时报坚持正派办报,讲真话,争取新闻自由,而中共讲假、造假,终将被历史唾弃。〞

我不知道夏小强先生您听到观众朋友的留言是什么样的想法?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我想向您了解一下。刚才您提到中共高层既看内参又看大纪元。我想知道,它每年都会投入大笔的金钱办报、办电视等各种媒体之类,他们为什么不看这些而非要坚持看大纪元呢?

夏小强:我先回应一下这位观众。我们这些年来收到大量类似于这样的反馈,正是这些反馈给了我们鼓励、动力,让我们对大纪元越办越好,我向这位观众表示衷心的感谢。

主持人:另外我想了解一下,为什么中共高层不看自己的媒体反而要看大纪元?大纪元在大陆是被屏蔽、过滤的。

夏小强:因为他们自己都知道中共的媒体报导是假的,中共高官都知道通过看大纪元能了解一定的真相。他们每个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想法,通过了解真相之后,很多中共的高官都把家庭的人员安排到国外;他们肯定要选择了解真相,也想为自己留一条后路,这是主要的一方面我觉得。

唐静远:我非常赞同夏小强先生刚才的判断。我个人也有这样的看法,中共高层为什么不看自己的媒体呢?我们知道中共起家就是靠两样东西,第一是暴力杀戮,第二是谎言欺骗,也就是通常人们挂在嘴上的〝枪杆子〞和〝笔杆子〞。笔杆子起的什么作用?枪杆子我们在这里不讨论;我们说笔杆子,中共的笔杆子起的最主要作用就是从人的精神层面来毁灭人。

它毁掉人的道德、毁掉人的道德底线、毁掉人伦、毁掉很多人的精神层面的东西,那么它会带来一个直接的结果,就是把人变成像行尸走肉一样,变成被中共驱使的工具。作为中共的高层其实看得很清楚,他知道笔杆子这套工具是用来愚弄民众的,对他自己没有任何好处,所以他不看。就是刚才夏小强先生提到,出于生命的一种本能要趋吉避害;在我看来因为人性是共通的。

对他们来说,看大纪元、新唐人,他们可能获得一个机会,真正来了解一下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它给中国社会、给整个人类带来了什么,造成什么样的结果?我觉得这个答案其实是很清楚的,比如像我们看到川普总统在联合国的讲话,事实上我觉得他已经给出了答案,这个答案是做为一个大国领导人对共产主义非常清醒的判断和认识。我觉得这个就是答案。

主持人:我还想追问一下,像这么好的媒体,中共高层看过之后,有没有可能帮助他去抛弃中共?

唐静远:我个人觉得这是完全有可能的。我们看到中共现在高层的很多官员都是在中共建政以后逐渐成长起来的,他们对中共过去真正历史上的罪恶、很多的真相可能不一定完全真正了解,如果他们有这样的机会,能够真正理性地认识中共的本质、邪恶的本质,我相信对他们来说也是选择自己未来的机会。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的精采分析。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也希望这样的好媒体能够早一点进入中国大陆,让民众也能够获取真实的讯息。观众朋友再会。

相关标签
   川普   大纪元   新唐人   中共高层   特朗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8-04-21 07:27 P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新唐人观众2018-04-22 08:04:54

    太好啦!
    祝我们的媒体“新唐人、大纪元”越办越好!
    这里有你们多少艰苦的付出啊。

  2. song_85582018-04-22 01:14:32

    川普的作为很实际,以平民只敢,在习近平共党的体制下,我们能会忍耐的,只要能推翻共产党就行!

  3. 网友2018-04-21 01:31:40

    在大紀元網站上拜讀夏小強先生評論文章多年,今日在電視節目中親睹先生本人,深感榮幸。先生的分析深入淺出,條理縝密透徹,讓愚笨遲鈍的我豁然開朗,深受啟發。感謝先生多年筆耕不輟,期盼拜讀更多先生精彩好文。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