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资讯 > 大陆 > 时政 > 正文

揭秘:江泽民死保〝龙脉〞 至少5千人丧命

相关专题:  [江泽民丑闻]   2018-08-10 02:33 AM
点此看大图片
20年前中国长江流域遭遇了一场世纪洪灾,江泽民死保江龙脉,拒不分洪,至少5千人在洪水丧命。(STR/AFP/GettyImages)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8月09日讯】20年前中国长江流域遭遇了一场世纪洪灾,官方公布死亡近5000人,直接经济损失3000多亿元。但有分析认为,实际死亡人数远与财产损失是官方报导的五十倍以上。


很多专家认为这次洪灾虽是天灾,但更主要的是人祸。如果不是因为时任党魁江泽民执意要严防死守,保江龙脉,拒不分洪,这场灾难原本不会那么惨烈。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中描述,1998年这场洪水被官方报导为〝百年一遇〞的〝特大洪水〞,但许多水利专家们却认为,这场洪水本身其实并不算〝特大〞。

根据长江宜昌水文站的观测资料,此次洪水期内最大洪峰流量是当年8月16日出现的63,600立方米/秒,远未达到20年一遇的洪水流量72,300立方米/秒,应该属于〝小洪水〞。然而这次洪灾却意外地酿成〝高水位,重灾情〞。

严防死守 保江龙脉


按照国务院专门制定的长江防洪计划,一旦沙市的水位达到44.67米,荆江分洪区就必须开闸分洪。然而,荆江分洪闸最终没有被开启。

事实上针对这次〝特大〞洪水,江泽民已确定了〝严防死守、力保长江干堤〞的方针。在7月21日深夜12点,江打电话给温家宝副总理,要求〝沿江各省做好迎战洪峰的准备……,严防死守〞,要求〝人在堤在〞。

〝严防死守〞的口号被喊得震天响。8月17日9时,沙市水位上升到历史最高水位45.22米,比1954年的最高洪水位高出0.55米。地方曾多次呈请中央启用荆江分蓄洪区,但都没有得到江泽民的批准。

外界一直难以理解江泽民为何拒不接受专家们的劝告,坚决不同意从荆江分洪。后来有人传出,江泽民当时相信了在中南海走红的一位易学先生透露的〝要保龙脉〞的〝玄机〞。

江泽民相信如果从荆江分洪区分洪,主动决堤,就等于挖断了自己的〝龙脉〞。1998年是虎年,正是江上台近10年的第一个本命之年,江泽民更是不敢怠慢,于是决心严防死守,决不可主动开闸洩洪。

三次破坏北京风水


中共高层内部都知道江本人十分信奉风水、阴阳、命理。〝六四〞学生运动遭镇压后,江泽民也希望通过风水来延续统治,当时在北京做了三件事。

一件事是给白洋淀灌水。北京六朝帝王之都,东西北三面环山,南面临水,是所谓披山带河的风水宝地。但是中共统治造成的生态危机使北京南面的白洋淀干涸。因此江泽民打着恢复华北明珠的旗号,给白洋淀灌水,实际则是为求〝江〞山永固。

第二件事,则是加高天安门的旗杆。因为天安门放着个停尸房——毛泽东纪念堂,破坏了故宫的风水,而旗杆的高度比停尸房还低,风水先生说这样阴气太重,于是江泽民又以扬国威,树立爱国主义思想为名,增高旗杆。增高后的旗杆远远高于毛的纪念堂。

第三件事是搬走天坛的土山。这个土山是毛泽东时代深挖洞广积粮挖出的黄土,堆积在天坛公园朝天神路的西侧,形成了一个比祈年殿还高的土山。在风水先生的指点下,江泽民命令把土山搬走,在原来的地方种上柏树。

江很在意犯忌,虽然到处走,〝镇江〞这个地方江泽民就从来不去,因为怕被镇住,坏了风水。

这次长江大洪水,江死保其〝龙脉〞,拒绝启用荆江分洪区洩洪。朱鎔基、温家宝等人只得硬着头皮执行江的指示,对外则说是洩洪会造成更大经济损失。在江泽民的天平上,洪水灾区亿万民众的生死远远不如他的〝龙脉〞重要。

藉机调兵 坐实军权


江泽民拒不采用分洪方案的另一个原因,是要藉此调动军队,真正掌握实权。

江泽民虽是军委主席,但是一辈子没摸过枪,更没有老将军们疆场拚杀的资本。没有机会在军中树立威信,在关键时刻军队是否能无条件服从其指挥,江泽民心里一直没有底。

邓小平死后,江更加急于找机会建立自己在军中的绝对权威。1998年这场洪灾威胁,江泽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1998年8月7日,长江的九江段干堤决口。当晚,江泽民立即召开了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会上做出了〝中共中央关于长江抢险工作的决定〞,紧急调动中共军队和武警部队到抗洪抢险第一线。

总参谋长傅全有随即下达命令,要求被指定参加抗洪抢险的部队在接到命令后2小时内,必须无条件执行命令,迅速开往前线。

在这次军队〝抗洪抢险〞行动中,江泽民调集了广州、济南、南京、北京和沈阳军区,包括空军、海军、二炮、武警部队以及解放军沿江沿湖各大专院校,共计10多个集团军、30万官兵。

在这场洪水中,总计出动官兵700万人次,组织民兵和预备役人员500多万人次,用兵总人数居然超过了中共建政之前的淮海、辽沈、平津三大战役军队人数的总和。

此外,江泽民在抗洪部队中还进行了〝指挥互换〞的操演,如将广州军区和南京军区的司令员对调指挥。这显然与抗洪抢险毫不相干,完全是军事演习的训练内容。

不但如此,抗洪部队还经常接到换防〝转移阵地〞的命令。例如,某摩托化师被紧急空投至武汉,再赶到800里之外的石首、监利——如果只是为了紧急抢险,直接空投石首、监利自然最快,何必让将士空耗体力,而且还耽误时间?

又如,北京军区某部先在江西九江抢险,然后接到命令赶往湖北沙市,最后又急急赶赴湖南岳阳,如此等等。

实际上,冠冕堂皇的〝抗洪抢险〞口号,不过是使得江泽民〝师出有名〞,能够在和平时期检验自己对军队的权威控制而已。

灾区亿万百姓的生命财产,不过是用来调兵遣将的砝码,几十万官兵的性命,在江泽民眼里也不过是儿戏。

江泽民利用长江洪水,组织了自〝抗美援朝〞以来最大的一次军事行动,在长江流域进行了一次渡江战役以后的最大一次兵力调动,满意地检验了军队不顾险情只听命于自己〝核心〞地位的〝政治觉悟〞。

通过这次调兵,江泽民真正地掌握了军权,完成了第二、第三代之间的权力交接,这正是〝严防死守〞背后的第二个真实目的。

大堤决口 哀鸿遍野


洪水期间,江泽民除了不断下令增派军队和武警,还指示各级官员务必增派人力物力严防死守大堤。据水利部门统计,仅长江沿途调动官兵及民工7,000万人次以上,投入财力物力100亿人民币。

在江泽民不同意分洪的情况下,在〝严防死守〞、〝要人给人,要物给物〞的指示下,100多亿元劳民伤财的财力物力投入并没有收到成效。

8月5日,长江嘉鱼县排洲段、九江段、江心洲等民垸先后溃堤。长江嘉鱼县排洲段大堤内人口密集,是土地肥沃、风调雨顺的鱼米之乡,且工商业也很发达,工矿区林立。下游的二十多个乡镇近五十万人口,年富力强的劳力都上堤筑坝去了,滞留在家的都是年迈体弱的老人、妇女及初级中学以下的儿童。

由于决口是发生在8月5日深夜,浸泡了一个多月的大堤终于抵抗不住越来越高涨的洪水的冲击,洪水一下子就决开了50米的大口,以摧枯拉朽之势向村庄、向工矿区、向学校、向农田奔洩。守卫在堤坝上的近100名武警官兵和民工当即被洪水卷走,睡梦中的老人、妇女及儿童有的还没惊醒就已被洪水吞噬。

惊惶失措的人们有的爬上屋檐、大树,但不一会儿,屋檐和大树就在洪水的冲击中倒下了。祖祖辈辈的辛勤劳作创造的财富及栖身之地顷刻间化为乌有,鸡鸭猪牛等牲畜多数葬身洪魔的大口。从8月5日深夜3点到第二天下午,短短的二十四小时里,天塌地陷,数十公里内一片汪洋,洪流滔滔,哀鸿遍野。

8月6日到7日,除了一部分爬上大树、高楼的幸存者被救助以外,全县1.1万人〝失踪〞。事后,湖北嘉鱼县的民政部门内部统计得知,全县两次决口期间,在洪水中死亡及失踪妇女、儿童及老年人1.1万人,官兵及民工1千多人,很多家庭妻离子散,有一些家庭全数葬身洪水,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8月5日那天,长江下游的九江段、江心洲一同溃口,所幸这两地溃口都在白天,人员伤亡要少一些。8月7日九江长江主干堤决口,官员们一时间手忙脚乱,像热锅里的蚂蚁急得团团转,指挥员手足无措,下令胡乱向决口处抛进物品,只要能装的物资都向决口倾倒,推进大米、稻谷、黄豆等粮食达500万吨,大卡车50多辆,炸沉船18艘,后来调集一支来自张家口地区约200人的堵漏特种兵团,采取了外围打桩,固定铺板,灌注泥石堵口,终于把决口堵上。

此次溃堤共造成了82亿元的直接经济损失。除排洲湾死亡1.2万人外,外江民垸合镇垸、九江段、江心洲及九江长江的四次溃口共死亡平民百姓6千多人,损失财产达500多亿元。

到了8月中旬,已有2.4亿人因洪水肆虐而撤离家园,与此同时,洪灾地区爆发了传染病,此后灾区人民一直承受着难以想像的痛苦。

1998年举行的第七届河流泥沙国际学术讨论会上,原水利部长、九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杨振怀在分析洪水造成重大损失原因时说:未按原规划使用分、蓄洪区,是致使洪水逼高的主要原因。

面对这一重大的决策失误,江泽民指示媒体进行全面掩盖,官员们统一口径、统一上报人员死亡及财产损失的数据,将统计数据缩小到最低限度。人员死亡与财产损失,实际情况是官方报导的五十倍以上。

在中共的宣传机器中,在〝百年一遇特大洪水〞说辞下,如此惨重的人祸彷佛真的只是一场天灾,江泽民的罪责被完全掩盖过去。

蹊跷的洪水


1998年这场大水来得实在蹊跷。在发大水的时候,北京流传着一种说法:江泽民,江泽民,江水淹死人,就是说江泽民上台会带来水灾。

此说法并非完全空穴来风。1996年,江泽民去南方路过一著名寺院。在大殿上香后,江泽民便来到钟楼。不料方丈以善言百般相劝:〝施主万不可在此撞钟。〞江泽民大为不悦,毫不理会,撞响了古钟。老方丈当场半晌无语,只是默默垂泪不已。后来有人得知,老方丈曾言道,江泽民本蟾王转世,钟声一响,必定引发中原水族作怪,从此中原大水连年,再难平安。

在那之后,中国大陆水灾似乎确实比过去来得猛了。在98年这一江泽民的本命年,中国出现了前所未见的洪灾。在后来几年,中国洪灾仍然频繁。

蟾王钟声一说,或许有点难以考证。但江泽民的确嗜水出名,一生不能离水,出访时亦不忘随时到水里泡泡,媒体上流传很广的就有他在夏威夷和死海游泳的照片,他入住的酒店也多选养有水生尤物。江的突出的蛤蟆眼及大嘴薄唇外貌特征酷似蛤蟆,五指张开的爪式鼓掌方式乃江的独家专利。

国外近年来人们从研究圣经《启示录》、诺查丹玛斯的《诸世纪》、唐朝《推背图》等古今中外的著名预言中,发现江泽民在现在扮演着一个非常特殊的角色,给中国以至全世界都带来灾难。

江的出身和水有密切关系。法国著名预言家诺查丹玛斯曾预言〝一个虎年出生的三水之人将给东方带来巨大灾难〞。

江泽民1926虎年出生在江苏(一水),发迹于上海(二水),到北京后当上〝三位一体〞后居于中南海(三水)。提拔他发迹的几个人也带水性,例如江冒认江上青为养父而得到张爱萍的提拔,萍有水字;在上海得到汪道涵的提拔,汪有水字。江的政治恩人薄一波,帮他搞掉北京帮,波带水字。大家知道蛤蟆平生喜水忌土厌火,所以紫阳、乔石等必犯其忌。

令人惊叹的是唐朝《推背图》第五十像也直接预言了这场和江有关的洪灾,第五十像的图示画的是一只很凶的虎在草丛中寻食,成攻袭之势,其谶语中一句〝兽贵人贱〞寓意深刻。

第五十像颂曰:〝虎头人遇虎头年,白米盈仓不值钱,豺狼结队街中走,拨尽风云始见天〞

〝虎头人遇虎头年,白米盈仓不值钱〞指属虎的当权者江泽民(〝虎头人〞)在1998寅虎之年(〝虎头年〞),出于私利不正常处理洪水导致严重洪灾。众人为了挡住大堤缺口,把许多的粮食当杂物抛入河中浪费掉,滚滚而来的洪水,更冲毁了无数〝白米盈仓〞,这些平日最值钱的东西瞬间就成为一钱不值的废物了。

(责任编辑:唐颖)

相关标签
   江泽民   世纪洪灾   死保江龙脉   5千人丧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新唐人,请进入 安全爆料平台
发表时间: 2018-08-10 02:33 AM

本文网址: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请关注新唐人的广告商家,向朋友推荐新唐人,感谢您的支持!

订阅电子期刊

为您精心挑选 精彩资讯 不容错过 立即订阅哦!

请选择期刊内容:

为保护您的隐私,我们绝对不会将您的电子邮箱透漏给任何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已提交,谢谢!
请输入您的评论后再提交!

网友热评

  1. 新唐人网友2018-08-09 01:38:49

    天理不昭 , 惡人得道 , 公平正義何日方能伸張

互动空间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 Plurk

补充导览

Copyright © 2002-2018 NTDTV. All Rights Reserved.

纽约总部: NTDTV 新唐人電視台
229 W. 28th Street, Suite 700,
New York, NY 10001
  • 电话 212-736-8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