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第五百零九期】良知覺醒與慈善義演

【新唐人】各位观众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主持人林晓旭。为了呼应八八工业国联手起来一起帮助非洲人民摆脱贫困,在上个周末live in concert在全球八大城市同时上映,可谓盛况空前,今天在费城一地就吸引了三百万的现场观众。这件事情可说是全球的人们跨越国家、跨越时空、距离一起来关注非洲的贫困人民,可以说是非常令人称道的一件事,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特别邀请本台特约评论员韦实先生和我们一起来谈一谈这个现象。你好,韦实先生。

韦实:晓旭您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live in concert上周末可说是非常热闹,看一些巨星,像玛丹娜之类都参与了现场的演出,那你觉得这次的缘起会是怎样?为什么会让人们关注到非洲地区的贫困,而且这些上映的城市基本上都在西方。

韦实:嗯,缘起基本上是从八十年代曾经当时一些的流行巨星搞过的我们的世界这一个主题。

主持人:we are the world。

韦实:we are the world,然后它是来进行这种慈善的义演,那这次缘起实际上是因为这种,因为很多摇滚巨星包括这种这个流行的明星,他是很关心这种人权事件的,譬如说U2其中一位成员就做到了这方面的人权大使。G8实际上是八个主要的西方工业国,那么在这个里面,他想要在一以大面积群体的人来以音乐的方式,因为其他譬如说网站签名等等,真的没有比这种摇滚音乐会,或者现在西方的流行音乐会能唤起这么多的人。而且这些人都是天王巨星级别的,它吸引的不光光是这种一个、二个的人,而是一带的人,所以说都在几个主要城市巡演,譬如说费城一百多万人,那么就造成了一个很大的声势,就使得很多人因为要看这个音乐会,这个实际上对西方而言,户外音乐会它就是一个很正常的文化的休闲。

主持人:对,像夏天的时候特别流行。

韦实:夏天的时候特别流行,你譬如说中央公园开音乐会,像披头四来的时候那也是几十万的人。但是这种想法有更大的想法在后面,就是说在这个主题之下,它使得人关心这个事情,同时形成一个强大的国内民意,民意就要迫使这些主要各个国家的领导人、政策的制定者来对非洲进行更多,譬如说工业上、经济上的支持,和减免对它的这种贷款,或者世界上进行一些经济上的项目来帮助它脱离贫穷,你譬如说布什最近把对非洲的援助翻了一翻,当然跟这个音乐会关系不大啦。

主持人:对非洲的援助翻了翻。

韦实:对,就是说对非洲的经济援助。那么实际上这个里面就会造成一个整个在一个群体下面,譬如说工业国的人,包括他们的家长、孩子、学校,扶值到各个人群里面形成一个强大的核力,譬如说这些人回去给这些议员写信,用各种各样的民意一级一级去递到他这领导人这,来实行一个把他们的想法来通过用国家的力量,用国家的机器来达到他们的想法。因为这个实际上是非洲这个贫穷跟这个两边的贸易,譬如说跟西方和非洲的贸易之间有这种已经从世界大战之后有这种工业上的壁垒,有这种贸易上政策的不平等,包括这种种的人为的各种因素造成他的贫困,所以说实际上说大一点是一个制度性经济上的,那么说做为一个人的捐钱他根本解决不了这种问题,所以需要这些人用国家的力量来制造这种事情。

主持人:我上次看过一个联合国的一个纪录片吧!那里面有谈到八大工业国只要在他的财政支出上拨出0.1%,就可以使非洲上千万的人民免于贫困潦倒之死亡,所以这种在西方国家好像就是那么一点点善心,但是对整个非洲大陆影响非常大。那么就是说我觉得非洲大陆毕竟是在世界的另一种角落,世界上的人为什么能关注到那呢?这个过程是怎么样发生的呢?

韦实:实际上工业国有工业国的问题,就拿美国而言,美国也有很多人贫困,譬如说像孩子的教育、毒品、少女堕胎问题,这实际上不要说中国政府搞人权,美国自己也都承认。包括西方工业国也有工业国的问题,不是说人人都有钱,那么为什么它对非洲那么远有这个想法,实际上这个是和欧美国家他对人权,对人性的这种尊重是有直接的关系。

主持人:联想起一件事情来,就是说关于非洲这个灾难,当时是有一部就是森林家所拍出来的杰作,一个秃鹰要吃掉非洲的一个小孩,那么它本身就说一个非常令人震惊的一个画面,后来这个记者虽然获奖,但是他被谴责他没去救这个小孩,那结果这个记者自己觉得良心过不去自杀了,你觉得这种现象是不是也有一定的代表性呢?

韦实:这很有代表性,实际上当时两个月之后他得了"普利特"奖,马上因为那个照片实在太写实了,很多人就问这个小孩后来到底怎么样了,那个记者当时是把这个秃鹰赶走了,但是他没有管那个小女孩,短短两个月之内他就承受不了这种舆论的压力,其实舆论如果说它不在的话,其实也无所谓,因为在美国毕竟舆论也不能出于法律把他抓起来,但是他内心受到很大的谴责,就是说他当时选择不作为。那么作为记者,他当时做的事情无可厚非,为什么呢?他拍那张照片实际上是把生动的图景,他传给了全世界的人。那么如果你光讲什么饥荒、战乱、贫穷其实你无非就是一个词语,对于西方人而言,很难感受到就是说有人可能过的那么惨。

但是那张照片就说西方有个谚语,就是说一张图片胜过一千个字,那个就是很生动的展现在人的眼前了,这个没有错。关键是他之后没有尽自己一切的努力去帮那个小女孩,那你譬如说光把那个秃鹰赶走,牠还会回来,他应该做的事把那个小女孩抱起来,找到附近有没有医院。

主持人:国内的一个报导,就是说当时有一个记者,应该是在广州那边的街头,他看到一个十几岁的少女被迫去卖淫给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结果这个记者没有去制止这个事情反而是去采访这个相当于是拉皮条的这个人,就问他们说这要收多少钱,他没有去制止,只是把它做一个新闻报导呈现出来,这件事情也引起相当多的争论,不知道你是怎么看这件事情?

韦实:国内相对还有这么一例,就是那个一个记者譬如说下雨天,他专门守在一个没有警告的地方,来拍别人连车摔倒的时候,这也起了很大的争议,那么毕竟记者并没有给你规定一个说你记者是个警察,你要去怎么怎么样,那么作为现在中国媒体,现在这么激烈,为了一个饭碗无可厚非。

但是这里面有一个心态的问题,毕竟如果说最简单一点,如果说设身处地,如果说这名记者是一名女孩,或这名记者是那个骑车的人,设身处地想一想,恐怕他就知道他应该干什么了,这个说到底其实还是一个,法律说到底法律还是一个最低的一个底限了,在法律之上还是有道德的,如果没有道德的话人都以法律为最低底限,那么社会就变的很残酷了,那在这个里面就是从一个记者的角度来讲,这个你不能说用法律来约束它,但是这个事情的本身也可以讲说是一个如果他还有良心监督自己的话,相对而言我们不能说美国人比中国人高尚多少,但相对于记者对记者,我觉得虽然自杀那个人并不一定是这个事情是很好的一个结局,但是他还是勇气去面对自己的良心,这个还是比较可贵的。

主持人:说到了中国的情况,那我又联想到了刚才我们谈到了这个自杀的意念,那最近在纽约曼哈顿的街头,也一直收到各种各样宣传的资料,里面也去谈到了另外的义演,就是关于营救法轮功孤儿的义演,这个义演也是多个国家的这个演艺界的人士来支持这个事情,你觉得这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呢?

韦实:特别的意义,实际上我看了一下节目单,东方的人是有,西方也有一些声乐家这些演奏家也加入了这些义演里面,那么实际上这个义演规模和我们刚才谈到的那个八国的根本没法比,那个基本快要上亿人了,但是这个实际上就说明了中国一个重要的事情现在有人来关心了,就是说法轮功孤儿的问题。而且这种关心并不光光是华人,而且是西方人、各个国家的人开始关心这件事情,而且也是相对非洲难民一样大家要做自己的一点点贡献。那么我觉得实际上是一个很好的开端,因为不管父母遭受到什么样的待遇,孩子是无辜的,这种义演实际上也是要让世界知道在中国发生了这种迫害。

那么对这个迫害真正致死的也好、生也好,起码是按法律来行使的情况下,这对孤儿、这些孩子实际上对他们的这些父母而大至中国法轮功学员,而再大至整个中国人权的发声,就是说你不管是用什么事情,有人看法轮功对也好错也好,但是一个人做了什么事情你必须用法律来衡量,而不是以当权者或某几个人的好恶来衡量,那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对法轮功的镇压其实不次于另一场文革,那么实际上更在防止一种更大的悲剧发生。

那么今天可能是法轮功修炼者的一些孩子,明天很可能是其他中国人的一些孩子,而且你看这次对法轮功学员遗孤的这件事情,我也看了一些材料,并不是某一两个省是波及全国,也不是说对某一种人,譬如说某一种法轮功学员,它不是,各个年龄层、各种职业的父母被迫害死的孩子都有。

主持人:另外我问你一个也是很多人在关心的一个问题,就是说中国的灾难可以说很多,你譬如说最近各地的水灾、还有沙兰事件这么悲惨的事件,那当然还有希望工程、爱滋病孤儿,那对于一个慈善家他为什么要特别关注这个法轮功的孤儿呢?

韦实:如果是我的话,我倒觉得比如说像要按人数而言沙兰县其实死了二百多人,那个死的也不少,包括希望工程关系到中国整个下一代的问题,但是关键而言,如果让我捐钱的话,我可能会在营救孤儿和植物造林之中选一个,但是到最后我可能会比较有保留,弄不好有两个可能,要不都不捐,要不就捐法轮功这一个,为什么呢?因为这些我相信要捐法轮功这一个可能数目不会那么多,但是可能会起到一个善的作用,就是说它会到那个孩子的手里,给那个孩子一个比较好的环境,就是给他一个正常的童年。

那你譬如说希望工程植树造林这个事情也是很重要,但是关键就是说,希望工程不要说那个前共产党的官员贪污,这个香港媒体早就报过了,实际上沙兰县的事情完全就是中共政府不作为造成的,包括希望工程这种钱,因为钱从那去了呢?譬如说买一个尤尼科可以花二百亿美元,那么中共一年譬如说这个公车费可能二千亿的人民币,出国考察二千亿的人民币,公款吃喝三千亿的人民币,那么中国现在国民生产总值现在世界上可能排名第七位,但是你譬如说像这个教育的投入,占全国人民生产总值的比例不如乌干达,在联合国大把上是倒着数的。

主持人:所以你是说这些问题实际上是中国本身、中共政府造成的,那么就应该政府自己来解决,而不是靠外面的这些慈善来捐款的。

韦实:甚至说政府不用你解决,你不作为就行了,包括这个我们这个沙尘暴实际上是一直波及到日本韩国,结果日本人跑来要帮我们植树造林,来保持环境,那么这个实际上完全是政策倒向的问题,也就是说它这个可恶的地方在那里?它不光造成了这种问题,他还给了你这一种捐钱的渠道,因为中国人都很善良,包括我也给过这个黄河植树捐过钱,那么我后来想到,其实他给你一个渠道,满足了你的善心,满足了他贪污的欲望,就是说不排除一部分的钱流到那个工程里面了。可是事实是这真是杯水车薪的问题,你不从根本上解决一个体制的问题,也就是说他造成了一个问题,希望你用善心去解决,然后同时再作出贪污的勾当,实际上我觉得助纣为虐,现在看起来。

主持人:所以你觉得法轮功孤儿营救这件事情,虽然看起来好像事情小,但是它譬如说钱能够落到实处同时又能呼吁这次迫害,是这样子吗?

韦实:我觉得是这样比较好,再一个就是说在每一个事情都是一个选择,你譬如说像西方的人他可以说将来他的子女会在某年某月某一天,你为非洲的孩子做了什么?当他看到了那个秃鹫照片的时候以后,譬如说他说那个人在挨饿你做了什么?你可以讲说我参加了什么什么义演。那么对中国也说我在什么时候救助了什么什么人,就是说中国人也讲过,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包括文革的时候很多孤儿也好,或着是家里打成黑五类的人,你问他他记起来什么,他最记起来的就是穷困潦倒的时候谁帮了他一下,那么将来如果说一般的亲友也好、子女也好,问起来当年法轮功受迫害的时候你做了什么?那我觉得不管大小这是你一个选择,这我觉得这是从良心上而言很重要的一点。

主持人:韦实先生,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先谈到这儿,谢谢。各位观众朋友,法轮功的营救孤儿的义演,7月9日要在纽约上演,请大家关注这一件事情的相关讯息。感谢您收看这一集的热点互动节目,我们下一集节目再见。

據晚會的組織者-全球營救受迫害法輪功學員委員會發言人介紹,此次演出的全部收入將用於營救孤兒,他們的父母在中國鎮壓法輪功中被迫害致死。

音樂會票價:$25, $40, $65 ($65 包括招待會門票)

購票熱線: 718-886-7080, 888-268-2698, 212-352-3101, 212-714-0661, 212-220-1460

網上訂票:www.rescueflgchildren.org

電子郵件訂票:info@globalrescue.net

捐款給“營救孤兒基金會”, “GMR RESCUE FLG CHILDREN FUND”

GMR Rescue FLG Children Fund

5 Henshaw Terrace, West Roxbury,

MA 02132, U.S.A

相關文章
評論